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于陈俊男[黑龙江]:我家“老先生”



在同学和朋友面前,我对他的称呼大多以老先生为主,在他面前嘛,怎么称呼完全取决于场景。

看中什么想买的东西,有了什么老妈那里过不了关的事情,自然要嗲里嗲气的、拖着长长的尾音一叠声叫:爸爸——爸爸——,一直叫到他妥协为止。

照片里年轻时的老先生,一头七十年代特色的中分发,浓眉下一双三角形的小眼睛,上挑的嘴角,匀称的体型,虽然眼睛小点,总体看来还是挺帅的,这跟我印象中的老先生天壤之别。

我只能遗憾地说:我错过了他的风华正茂。等我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已经从清纯帅气的小伙子朝着油腻大叔的方向飞速发展。

我到来之后,妈妈一直在忙,老先生负责事无巨细地照顾我。开始发福的身材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和蔼,但是,他真的和蔼么?不。他总喜欢欺负我,比如说,在我五六岁的时候带我去狗市,中途一只拴在树上、脸上堆着肉、懒洋洋的大狗,冲着我眯了眯眼睛,几声吼叫开始疯狂追赶,吓得我魂飞魄散撒腿就跑。你当然会问我家老先生呢?他在灯火阑珊处,自然分开粗壮的双腿,两手抱着肩膀,吹着口哨,含着笑,看热闹!

这件事在我心里打了一个节,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也是一把心酸泪,我在想,等他老得跑不动时,我要不要弄几条狗追着咬他一顿?

后来的老先生,两只脚步入中年,又恰逢我青春期。从儿时黏腻的父母深情到后来的水火不容。他此时不仅彻底堕落成了一个肥胖的油腻大叔还变得琐碎不堪。每天的话永远都是埋怨我不努力,中间还夹枪带棒,高一声低一声的呵斥。

而我恰好性格倔强,他呵斥我,我就更不愿意做。从冷战十天半个月到后来的冷漠疏离,我一度认为我在他眼里只是个学习的工具。除了给予训斥没有任何安慰和理解。我一度觉觉得,在他眼里,我是那么不堪又不值一提。直到后来的某一天,亲眼所见老先生和同事提起我时,那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和语气中不自觉的骄傲和自豪,等我站在他面前,他立马又换上了从前那副表情。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偷窥到他的内心:怕我骄傲怕我飘!

现在的老先生呢,经常顶着光溜溜的头,笑眯眯的眼,带着上扬的嘴角,摸着鼻子,讨好似的凑向我:“闺女,中午吃啥啊?”我也总报复似的回怼一句:“吃粑粑。”他也不恼,淡淡的笑着吐出一句:“好嘞,是不是得吃热乎的。”

我家老先生呢,不像其他父亲那样,允许自己的孩子做一些她们向往的事。他没有很开明,他没有很帅气,也没有特别富裕,但这些都不妨碍我爱他,因为他把他拥有的最好的都给了我,他总说他没多大的能力,给不了我最好的,其实我忘了告诉他,他一直是我心中的大英雄,他给的都是最好的。

老先生,我在他的目光中长大。也希望他在我的目光中慢一点,再慢一点变老。


作者简介:于陈俊男,绥芬河市高级中学二年级学生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