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侯发山[河 南]:我是一只粗瓷碗



我是一只瓷碗,一只普普通通的瓷碗;一只用陶土烧制的粗瓷碗。我原本生活在一农家,因打了两个豁口被主人丢弃到了垃圾堆里。我饱经风霜了多天,被一捡破烂的李老汉收养,李老汉把我沐浴了一番后放到了他拉的架子车上,只是

渴了用我喝喝水而已。

这天,李老汉去一家文化单位收购废旧物资,他把我也带了进去。这家文化单位将要举办一个工艺品展评活动,李老汉帮忙摆放那些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工艺品。单位的王科长站在一边呵斥着李老汉,说:“老头,慢点儿,哪一件损坏你都赔偿不起。”李老汉唯唯诺诺,丝毫不敢回复一句话。李老汉喝过水后,就随手把我放在了展架上。我和李老汉一样,感到很自卑,因为我的周围摆放的都是千姿百态、光彩夺目的工艺品。

李老汉一直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才让王科长满意,可他走的时候竟然我遗忘在了展台上!一时间,我局促不安,惟恐王科长他们发现我,把我给摔了。正当我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几个胸口上别着鲜花的嘉宾谈笑风生地走了过来。我从王科长的口里得知,他们都是专家,应邀来做本次评展活动的评委。

评委们走到我面前,像哥伦布找到新大陆似的刷地把目光聚焦到我身上,一个个目瞪口呆!王科长这才发现了我,他慌乱地手足无措,正要张嘴给大家解释,一个谢顶的评委指点着我,竖起大拇指,说:“好,这叫返朴归真!”

一个挺着啤酒肚的评委点了点头,说:“妙,这是原始的匠心独运!”

一个酒糟鼻的评委一脸惊喜,说:“高,实在是高!”

一个蓄着长发的评委说:“OK,瞧这碗上的两个豁口……啧啧,断臂的维纳斯,这叫残缺美!”

王科长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看到评委们对我赞不绝口,好评如潮,他松了一口气,悄悄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很是佩服地附和道:“我今天算是长了见识……真是听各位专家一席话,胜似我王某读十年书啊!”

我如坠云山雾海,心说,是这世界变化快还是我不明白?

令我吃惊的还在后面,我以全票荣获本次工艺品参评活动一等奖。

等李老汉想起我时已近中午,他忙返回来找到我而且要把我带走。王科长急忙把李老汉拉到一旁,说:“这个碗我买下了,说罢甩手给了李老汉两张百元的票子。”李老汉以为是在梦中,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他咧了一下嘴,才嘿嘿笑着揣上钱走了。

我不怪李老汉见钱眼开丢下我不管,他也是个俗人,我不也是在向往美好的生活吗?但此刻我却高兴不起来,我觉得自己是《皇帝的新装》中的那个皇帝,唯恐哪个小孩认出我来。

我想对评委们说:“我是一只瓷碗,一只普普通通的瓷碗,一只用陶土烧制的粗瓷碗……”但他们不在跟前,他们此刻由王科长陪着正在酒店里大吃大喝呢。



作者简介:

侯发山,当代作家。河南省小小说学会秘书长,巩义市作家协会主席,郑州商学院客座教授。在《北京文学》《小说界》《山花》等一百多家刊物发表小说、散文上千篇,有二百余篇被《小说选刊》《新华文摘》《读者》《特别关注》《意林》等刊物转载。著有小说集十七部,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海外,有六部作品搬上荧屏,获奖多次。小小说金麻雀奖获得者。

(责任编辑:隋荣)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