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诗歌

黄 海[海 南]:飞鸟(外一首)



    1


羽毛一点点形成

飞鸟以枝桠

为出发点

前往飞行的终点


羽翼,支撑着利爪和喙

却没有支撑它的身体

翅膀不会支撑

它自己的灵魂


翅膀,只会让它的灵魂

自己去摸索飞翔的大道

找到了,就可以高飞

找不到,就静候死亡


    2


有无数飞鸟

扑棱着翅膀

可以飞往世界各地

却飞不回自己的家乡


在家中,那小小的鸟巢

却早已变成

风雨中的幻想


羽毛丰满,背井离乡

背的那一口井

在何处生根

家乡就会在何处消亡


    3


它们为自己

塑造了铁翅

却没有为灵魂

穿上铁甲


铁甲太过沉重

只有翅膀,还在

搏击风雨

曾经将飞翔视为梦想


梦想却再也无法

变成那一抹乡愁

只能等待一生完结

鸟鸣声依旧

家乡却早已不在


    4


汇聚了万千民众的鸟巢

却不曾汇聚一只小鸟

钢铁的鸟巢

过于强大


在鸟巢中

庞大的鸟太过渺小

飞鸟,在岁月长河中的思念

终将变成对家乡的祭奠


大雁南飞

候鸟归家

曾经的小小鸟巢

已经不在


有多少鸟雀的悲伤

在树林之上

通过风的口琴

发出悲鸣


    5


家乡的土地

是否会变成废墟

去问那些在地上的青虫吧


它们吃了一辈子的树叶

最终将会滋养树根

有多少只鸟的悲伤

正在重复

那一次次重演的悲剧


提醒了谁

或是还在重复

蓝天依旧蔚蓝

但鸟巢不在

麦场中不变的味道

正在一次次重新演绎


    6


那些纪念岁月的内伤

最终会变成世间的影子

在世界上

无数次缩放


家总会倾倒

却送走了一代一代的飞鸟

被拆散的树枝

轻轻地躺在大地上


不想发出一点声音

它需要一个

安静的环境

以便它在大地上

长眠


    7


鸟叫声

依旧一次次地环绕

却再也无法回到鸟巢


曾经的思念在何处

早已成为四散的飞鸟

那一抹最深刻的怀念

究竟还要沉睡多久

才能再一次醒来


去看看世间的美丽风景

在家乡之中一次次循环

杜鹃泣血,布谷啼鸣

鸟,展开了翅膀


它准备离开鸟巢

向着天空高飞

不知要飞向未来

还是飞向历史


    8


它不会唱着

凯旋的歌归来

它的家乡早已不在


羽翼渐渐丰满了

骨头被风雨

锻造得坚硬了

比强大的人更加强大


在黑暗之中

它们总会死亡

或是撞死在玻璃壁上

或是撞死在蓝天上


    9


没有什么

能真正阻隔它们

除了笼子和网

一场凤凰涅槃的飞翔

容纳了多少悲伤

在世界上又一次重演


重复曾经的悲剧

却再也没有人观看

鸟总是努力高飞着


向着天空努力飞着

飞到最高位的鸟

才是真正的王者


    10


在天地之间

放荡不羁

或者,为了庆祝生命

为了岁月

谱写生命的歌曲


这也曾是所有鸟类的梦想

但抵达最高空的

却少有机会会是自己

有多少个曾经

能让它们去重来


    11


只能更努力地向上飞翔

飞到世界的更高处

或是超出王位的限制


渐渐地,总有鸟离去

总有鸟新生

一有梦想

便努力去实现

在这世间继续飞翔


命运的刀

总会有刺不穿的地方

鹰击长空

百鸟朝凰



流动诗经的河(长诗)


    1


平静的河水,带着内心的

呼啸,怯生生地流淌着

在那一层清甜的流水之下

有春秋战国,饱蘸时光的笔墨


鬼谷子用锦葵,横向书写

梦想的河,抒发中华第一武校

张仪们,都是在那一刻

成就了一个个勇敢的战士

开拓并守护每一寸疆土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太阳温暖的光芒

透过那一层河水

变成诗经里的每一根水草

驰骋江河中的沙场


淇河,这诗意的江河

这最悠久的最有风味的密度最高的

被诗经反复咏唱的江河

一切源于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2


南运河的支流,一条液体的诗经

奔涌不息的情感,自支流的支流

正在传承那些

延续了两千多年的诗句


从最开始的荒谬,原始的真情

找到其中江河的沧桑韵律

江河奔涌着,像一匹野马


那些被淹没的历史

也开始一一浮现在心头

生长在荇菜里,在苕里

在每一株成长的风景里


河岸边,千年前的甘棠

会跟着雨水的残影,飘向更远的

每一首诗经发芽的地方


    3


在淇河上的那座石桥

替代了木桥和棣棠花

像勺药替代了荒芜的时代


那个踩到了金子的贫穷读书人

种着荍子,盖了一座石桥

不知道桥墩之下

是否还有那破烂的布袋


那套着沧桑记忆的书生

用石桥的坚硬

让地主的木桥退败


家国情怀,汗水浇灌的锦葵

像波浪一样跌宕起伏

侧伴沉舟,拥立诗经的两岸

还绿着那么多虫草


    4


鲫鱼游在淇河东,游在淇河南

游在淇河西,游在淇河北

用鱼卵的生命传承,没有核的

枣子,被长河洗净了邪恶


莲叶,刻出的年轮

从荷花的心里移入了大地

游龙,被风吹散灵魂

斑驳在了千年的黑夜中


空空如也的梦,在召唤

出水的红蓼,平静无比的河流

面对善良,摘除了邪恶

静静地流淌在采薇女的脚下


淇河从诗经流出,现代水波

依旧扬起那条诗意的龙头

与巢菜一起,带着温柔的回忆

在中原大地上不停奔涌,不舍昼夜


    5


淇河,要顺着一条大江的支流

汇入一片沧桑的生命里

继承梧桐花生存的轨迹


漫长的河流

率领香蒲不停地奔跑着

蓍草永不说再见,与淇河结下

长长的恩怨和忧愁


承载着忘了时间的一叶扁舟

用梦中的猜想唤醒天雷

漂泊在流水之上的诗句

带着鬼谷子的谋略,向着战火逆流


时光带走的泥沙清澈

桃花依旧率领春秋

要到大海里面,凝结珍珠

用最为闪耀的星星上色


    6


茯苓的血液,已经流干了

像一朵枯萎的花

脑袋垂到了地上

这只是死亡的屈服


凌霄花,在敬这个礼之后

会在淇河两岸,重新被河水捧起

用慈母之爱,去仰望高高的天空


曾经所亏欠的生命

看透人间的痴迷和死亡


春秋木槿,那永恒美丽的风暴

把呐喊漂泊在大河之中


    7


芦荻来不及观赏沿途风景

就在浪中消散

没有停下连根拔起的怒吼


平静的河面之下是沸腾的烈火

每一根水草,只想逐水而居

流传了千年的意志

像是无法还的债


荭草,超度了整个生命

一条长河留在原地

跟散步的人赛跑

河边一层薄薄的苦叶

呵护着整条河的体温


    8


那里曾经陷下了一首桃花诗

每一条奔跑的浪,

组成毛笔上的白发,目光折射黑暗

一直顺着阳光看到水下


唯一铸造的避雨亭

陪伴旁边孤独的野草

不知谁还为了永不回头的河水认真

雷电也汇入河水之中

不停地奔腾着


淇河,曾经学习万紫千红

如今,淇河两岸又嫩绿无边

成群的水鸟嬉戏在河水里

饮下白云刚刚激动的泪


春天,再一次到来了

千年诗草,那闪烁着波光的河面

像是孔圣人还在击桨打捞离歌

春秋已远,怎敌那声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作者简介:

黄海,2008年出生,蒙古族,海口中学初一学生。海南作协会员,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有500余篇首诗文发表在《文艺报》《扬子江》《绿风》《台湾秋水》《西湖》《海燕》《千高原》《青年文学家》《重庆诗刊》《四川诗歌》《中文自修》《海外文摘》《作家天地》《科幻画报》《小溪流》等报刊杂志。在《海华都市报》连载长篇《我是猫》《慕辰游》。出版诗集《黄海诗四百》,入选《中国散文诗选》等数十个选本,多次获得各种征文奖项。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