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木 糖[大 庆]:小耳朵



1


“你这个机器脑袋,怎么才叫我起床?”  

“快点把水给我端来,哎呀,太烫了。”  

“你这个机器脑袋,也太能磨蹭了。”  

这个大喊大叫的男孩叫小耳朵,顾名思义,他有一双圆圆的小耳朵,小得好像用手指轻轻一弹,它就能哎呦哎呦地掉下来。  

每天早晨起床,小耳朵都和莱米大发脾气,张口闭口机器脑袋。对于小耳朵暴风骤雨一般的起床气儿,莱米毫不介意,因为他的程序里根本没有发脾气、抱怨、抵触这些指令,更何况,只要早餐一端上来,小耳朵的火气立即在瞬间里烟消云散。  

莱米做的饭菜,都是按照小耳朵的口味,输入他程序里,然后做出来的。小耳朵当然会100%满意。  

烧菜做饭对莱米来说,太简单了。他的肚子就是冰箱,装着新鲜蔬菜与冻肉。两手可以任意变形,一会儿左手是砧板,右手是菜刀,一会儿左手锅铲,右手马勺,左右配合,按照程序设定的步骤,眨眼间,一道菜就能做完,乐颠颠地端到小耳朵面前。  

别看小耳朵总跟莱米发脾气,骂他是机器脑袋,但在内心里还是非常喜欢莱米的。爸爸不在家,又没有小朋友一起玩,玩具全都死气沉沉,最佳的陪伴当然只有莱米。  

吃完早餐,窗外的太阳也升起来了,小耳朵的心情还没有完全好转,玩什么都觉得无聊。爸爸不在家,时间都偷懒了,慢腾腾的。小耳朵唉声叹气地在窗玻璃上画了一块表盘,对应着太阳的运行轨迹,标好刻度,当太阳移到五点刻度时,爸爸就回来了。  

爸爸是个科学家,可能工作劳累,小耳朵发现他老得很快,每次回来,都满脸的疲惫,今天也不例外。不过,一看见小耳朵,爸爸的疲惫立即不翼而飞,从包里掏出表情虫,邀功似的说,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  

表情虫是一款新型玩具,肉呼呼的身子,一张表盘似的脸,表情总是随着周围气氛进行变化。此时,它正咧着嘴大笑。爸爸回来了,小耳朵心情多云转晴,屋内的气氛暖融融的,表情虫当然是这副表情啦。  

太阳落山,灯亮了,那闪闪发光的钨丝,多么像太阳遗留的火种。莱米在烹制土豆泥,香气一点都不老实,四处乱窜,馋得小耳朵直咽口水。  

爸爸可不像小耳朵那样没出息,饭前这一会儿工夫,他稳稳当当地坐在沙发上看书。隔一会儿,他又站起身来,背着双手看墙上的照片。  

那些照片几乎都是小耳朵的,有单人照,还有他跟爸爸妈妈的合影,挂了整整一面墙。说实话,小耳朵已经不记得这些相片什么时候照的,甚至也记不起妈妈。  

爸爸说过,妈妈刚一生下小耳朵,就得病去世了。小耳朵虽然已经不记得妈妈,可是一想到她的死,还是禁不住很难过。哎,要是她不死,家里肯定比现在还热闹。  

其实,小耳朵并不确定现在的家里,算不算热闹。尽管到处都是玩具,莱米脾气好得无可挑剔,爸爸对自己千依百顺,可是小耳朵还是觉得缺点什么,对啦,是伙伴。  

小耳朵不是没有小伙伴,可爸爸的工作特殊,要在世界各地到处走,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搬一次家。很多小伙伴,小耳朵刚跟他们熟悉,就要说再见,这真是让人伤感的事儿。  

在小耳朵的小伙伴里,让他记忆最深刻的是喔喔佳。喔喔佳比小耳朵小两岁,不管小耳朵说什么,她都觉得有趣,咯咯笑个不停。  

喔喔佳一定还有别的名字,小耳朵从来没问过,他只记得这个住在隔壁的小女孩,兜里总是揣着各式各样的糖果,一跑起来,兜里哗啦啦地响,好像那些糖在说什么悄悄话。  

有天黄昏,喔喔佳来找小耳朵玩。他们坐在后园的秋千上,每人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莱米笑嘻嘻地推动着秋千。  

秋千一荡一荡,每次从空中落下时,夕阳都好像悄悄地下沉一点。晚霞越来越浓,两个孩子的脸都被染红,好似涂了厚厚一层胭脂。  

那天分手时,小耳朵答应喔喔佳,第二天领她去阳台参观爸爸的时空望远镜。这个望远镜可以看到很多过去的事,不过,爸爸设了密码,除了他,谁也打不开镜头盖。  

喔喔佳表情夸张地瞪大眼睛,既对这个神奇的望远镜充满向往,又担心打不开镜头盖。小耳朵胸有成竹地笑笑,拍了拍喔喔佳的肩膀说:“放心吧,我有办法。”  

然而第二天,小耳朵就跟爸爸搬走了。喔喔佳最终也没有看到时空望远镜,小耳朵既觉得遗憾,又担心喔喔佳以为他在吹牛。  

对于马不停蹄地搬家,小耳朵烦透了,每次他跟爸爸发火,爸爸都局促不安地搓着双手,隔了好半天才说,我也是迫于无奈啊。  



2

小耳朵有什么办法呢?他的脾气再大,终究不过是个孩子,只能跟着爸爸东奔西走,都不记得去过多少地方,搬过多少次家。  

后来,他们搬到一个海边的城市。站在阳台上,就能感受到风里咸咸的味道。小耳朵很想迎着风,一路走到海边,然而爸爸却一脸严肃地说:“海边太危险,等我有空陪你去。”  

爸爸的空闲少得可怜,小耳朵等不及,于是,趁着爸爸去上班,他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直奔海边走去。  

路又窄又长,两侧种着白桦,树干上贴满广告,其中一则广告上写着:低价改装机器人。小耳朵脸上现出一丝调皮的坏笑,真想把莱米改装一下,看看他会变成什么样?  

小耳朵边走边想,忽然,耳旁传来海浪翻动声,抬头望去,只见眼前波光粼粼,现出一片蔚蓝的海面。岸上的沙子好似黄金的碎屑,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  

小耳朵环目四顾,心里想,要是有个小孩就好了。刚想到这儿,他就看到一个跟自己岁数差不多大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个红气球站在沙滩上。海边的风有劲儿,气球被吹得来回摇动,好像随时都会飞走。  

小耳朵欢天喜地跑过去,很快就跟那个小女孩熟悉了,两个人蹲在地上堆沙子玩。后来,小女孩提议堆个城堡,小耳朵晃着脑袋说,城堡没意思,我们做个时空望远镜吧。  

这时候,小女孩的妈妈从远处走来,环抱双臂,笑吟吟地对小女孩说:“该回家了。”  

小耳朵别过脸来,央求说:“阿姨,你让我们再玩一会儿吧。”  

女孩的妈妈一见小耳朵,不由愣住,喃喃地说:“长得实在太像了。”  

小耳朵问:“像谁?”  

女孩的妈妈说:“我小时候的一个玩伴,他叫小耳朵。”  

“不会吧,我也叫小耳朵。那么你叫什么?”  

女孩的妈妈略带羞涩地说:“小时候我叫喔喔佳。”  

“什么?喔喔佳,怎么可能。”  

“这是我的小名,记得那时候我经常去小耳朵家玩,他家还有一个会做饭的机器人,叫……”说到这里,女孩的妈妈恰好望见远远走来的莱米,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呼了一声:“莱米。”  

这时候,小耳朵也看见莱米,责怪道:“你怎么也跟来了?”  

莱米嘻嘻一笑说:“不放心呀。”  

“这个人说她是喔喔佳,”小耳朵大惊小怪地跟莱米说,“太离谱了吧。”  

“不离谱,她真是喔喔佳,因为……”莱米说完之后就后悔了,连忙捂住嘴,眼睛东张西望没地方放,神情慌乱,转身就走。  

小耳朵发了一会儿呆,转身追上莱米,大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莱米低着头不说话,越走越快,好似在逃避什么。  

一直到家,莱米也不肯说话,小耳朵气呼呼喊道:“好吧,你要是不说,我就离家出走,这次再也不回来了。”  

莱米慌了,一着急,脱口而出:“她真是喔喔佳。”  

“奇怪,喔喔佳怎么长得这么快,她中魔法了吗?”  

“不是她长得快,而是……”莱米看了小耳朵一眼说,“是你没有长。”  

“胡说,我怎么会不长?”  

“哎,因为你和我一样,也是机器人。”  

“不可能,你骗我。”小耳朵大吃一惊,随后指着墙上的照片说:“我有妈妈,有爸爸,难道他们也都是机器人?”  

莱米并不看那些照片,低着头说:“那个小孩不是你,他才是真的小耳朵。”  

“真的?”小耳朵一脸迷惑。  

莱米继续说道:“不错,小耳朵刚一出生妈妈就死了,一直跟着爸爸生活,有一次出门去买冰激凌,不小心被车撞死。他……你……哎,真别扭,你们的爸爸悲痛欲绝,就花了很多钱,按照小耳朵的样子订制一个机器人,也就是你。”  

说着,莱米指了指书柜:“不信的话,第三层抽屉里,有你的说明书。”  

小耳朵踩着凳子,果然在抽屉里翻出一张说明书。上面不仅写着小耳朵的名字、价格、生产厂家,还有很多相关事项,比如,如何保养仿真皮肤,在出厂前都安装了哪些记忆程序,又如何手动设定梦境的程序。  

到此为止,小耳朵依然不肯相信自己是机器人。忽然,他想起时空望远镜,转过脸来盯着莱米问道:“你一定知道望远镜的密码,快点告诉我。”  

莱米没有办法,只好将密码告诉了小耳朵。  

“原来是我的生日,以前怎么没想到。”小耳朵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到阳台,掀开望远镜上的红布。明耀的阳光下,顿时飘起许多细微的灰尘,好似一群忽然活过来的小虫。小耳朵并不理会那些灰尘,在操作台上飞快地输入密码,吧嗒一声,望远镜的镜头盖猛地打开。  

说起这个时空望远镜,可不是什么都能看到,它只跟购买者的脑电波绑定在一起,也就是说,这个望远镜只能看到小耳朵爸爸记忆里的事。  

莱米在一旁小声提醒道:“那是三十六年前。”  

小耳朵哼了一声,将时间调到三十六年前,顺着目镜望进去,只见里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正想将视线移开,忽听有人说话声,是爸爸,声音里有难以抑制的喜悦。紧跟着,望远镜里猛地一亮,现出一个粉刷成哈密瓜色的房间,爸爸满脸兴奋地站在地中央,一个女人抱着婴儿,倚在床头。不用说,这个女人就是妈妈了,她刚生完孩子,身子很虚弱。  

望远镜里的画面断断续续,并不连贯,下一个画面是爸爸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妈妈死了,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再往下的画面里,只有爸爸和小耳朵。小耳朵越长越大,先是会说话了,爸爸将他驮在脖子上,大步流星地走在街上,两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米黄色的冰冰激凌。隔一阵子,小耳朵会走路了,跌跌撞撞地走在前面,爸爸弯着腰在后面跟着,神情紧张,两臂向前伸着,护在小耳朵的左右,唯恐他摔倒。  

又过去一段时间,小耳朵长高了,特别淘气。爸爸买回一个机器人,嗯,就是莱米了。小耳朵兴奋得够呛,让莱米给他做土豆泥,然后大喊一声,我去买冰激凌。  

爸爸从厨房跑出来,想制止小耳朵,可是已经晚了。楼道里传来欢快而急切的脚步声,爸爸苦笑着摇摇头,走到窗前,点了一根烟。忽然,窗外公路上传来一阵紧急刹车声,爸爸含在嘴里的烟落到地上,神情惊骇地朝窗外张望。窗外,小耳朵被一辆大卡车撞出去很远,当场就咽气了。  

时空望远镜外的小耳朵,猛地“啊”了一声,随后神情黯然地喃喃自语:原来他不是我。略一迟疑,小耳朵又朝望远镜里望去,只见爸爸消瘦很多,独自坐在灯下,满屋的玩具,莱米站在墙角,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接下去的日子里,爸爸几乎每天都是这样闷闷不乐,直到有天,他将一个大箱子搬回家,脸上才露出点笑模样。箱子里有许多机器人的零件,爸爸按照说明书安装了很长时间,忽然,一脸兴奋地喊道,成功了。  

随后,爸爸兴高采烈地坐在电脑前编程序,自言自语说,有了这些记忆,他被激活后,还以为自己刚刚睡醒。想了想,爸爸将地上的机器人抱到床上,自己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床头,双手托腮地凝视着机器人。  

小耳朵将眼睛紧紧贴在目镜的镜片上,朝里面望去,果然不出所料,那个躺在床上的正是自己。这时,他已经醒来,揉揉眼睛,冲着爸爸说,我刚才做了梦。  

小耳朵实在看不下去了,收回视线,隔了半天,叹口气道:“原来我真是机器人,是别人的替代品。”  

此时的小耳朵既绝望又悲伤,同时还怪责爸爸,他为什么一直瞒着自己。他对自己那么好,原来都是假的,他只是想让自己成为他亲生儿子的替代品。  

隔了很久,小耳朵忽然问莱米:“就因为我是机器人,所以才不能长大,对吗?”  

莱米点点头说:“是的,你的爸爸不停搬家,就是担心你发现身边的人都长大,而自己却一直这么大。”  

“那样,我就能猜到自己是机器人了,是吗?”  

“是的。”  

“我要长得跟喔喔佳一样大,”小耳朵忽然一脸坚决地说,“那样,我就不会是谁的替代品了。”  

“我们机器人只能变旧,不会长大。”  

“一定有别的办法。”  

“我不知道,除非问问厂家。”  

小耳朵眼睛一亮,连忙按照说明书上的电话号码,拨通售后热线电话。对方的声音冷冰冰的,好像也是机器人,他告诉小耳朵,目前还没有开发出这一功能。  

撂下电话后,小耳朵大失所望,不过,他很快想起早晨见到的广告,那上面不是说可以改造机器人吗?  

小耳朵瞅了莱米一眼,说道:“等爸爸回来,你告诉他,我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莱米大吃一惊,想将小耳朵拦住,结果被小耳朵按在椅子上,绑了起来。莱米懊丧极了,他说出真相,本打算留住小耳朵,结果小耳朵还是走了。



3

爸爸晚上回家,听莱米学完经过后,并没有责备他,而是一脸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终归还是没有瞒住。  

看样子,小耳朵很生气,发誓再也不回来。是啊,无论是谁,忽然发现自己是机器人,都很难接受。  

不过,小耳朵离开家没多久,气就消了。不管怎样,除了家,他还能去哪?除了爸爸,他还有谁呢?虽说消气了,但他依然没有放弃去机器人修理部的决定。  

小耳朵按照广告上的地址,走进一座破旧得不成体统的小楼。沿着长长的走廊往前走去,壁灯昏昏欲睡,空气里有一股金属与橡胶的混合气味。  

修理部没挂牌匾,门半开着,室内光线黯淡,空间狭仄,一张又笨又丑的大铁桌上,堆着乱七八糟的机器人零件,有手臂、大腿,也有内脏和毛发,让小耳朵感到很不舒服。  

“找谁?”说话的人是个大胖子,两只金鱼眼很夸张地往外突着,仿佛扣着个玻璃罩。  

小耳朵仰起脸问道:“我想和……和人一样,能长大,可以吗?”  

金鱼眼笑道:“想法不错,有勇气,不过手术费很贵。”  

直到这个时候,小耳朵才想到需要交诊费,想了想说:“手术后可以让我爸爸来交。”  

金鱼眼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爸。”  

小耳朵大失所望,转身要走,又转回来,将说明书掏出来,踮着脚放在桌子上说:“我先把它押在这里,可以吗?”  

金鱼眼漫不经心地将说明书拿起来,扫了两眼,忽然惊住,哇,这不是普通的机器人啊,可以说是精品中的精品,每个零件都能卖很多钱。  

金鱼眼眼珠转转,有了主意,装着很勉为其难的样子说:“好吧,我先给你做手术,术后让你爸爸来交手术费。”  

随后,金鱼眼将小耳朵领到诊室,关上门,让小耳朵躺在一张床上。  

小耳朵刚一躺下,就听见兜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伸手从兜里摸出表情虫,只见他满脸惊恐,牙齿不停地打颤。小耳朵立即醒觉,刚要爬起来,身子便被金鱼眼按住。  

“你要干吗?”小耳朵满脸惊恐地问。  

金鱼眼嘿嘿冷笑道:“小家伙,你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很值钱吧。”  

“你想把我卖掉?”  

“不,我要把你的零件拆下来,一个个卖掉。”金鱼眼对自己的这个创意很满意,忍不住又嘿嘿笑了两声。  

就在这时,诊室的门突然被撞开,爸爸从外面冲了进来。原来,小耳朵刚买回来时,爸爸就在他身上安装了定位器,无论走到哪里,爸爸都能找到他。  

“放开他。”爸爸冲着金鱼眼怒吼道。  

金鱼眼抽出一把刀子,狞笑道:“相信你不会为了一个机器人,连命都不要吧。”  

“你错了,他不只是机器人,还是我的孩子,”爸爸转过脸,面向小耳朵说道,“孩子,我以前曾亲眼看见自己儿子被车撞死,却无能为力,这一次,我说什么都要救你出去。”  

说着,爸爸揉身朝金鱼眼冲了过去,任凭金鱼眼的刀子毫不客气地刺进体内,一下、两下、三下……一连中了好多刀,都不肯倒下。金鱼眼从来没遇见过这样不要命的人,吓得连连后退,一转身就跑掉了。  



4

金鱼眼一跑,爸爸就支撑不住了,如释重负地看了一眼小耳朵,随后便昏了过去。  

爸爸伤得太重了,在医院抢救很长时间都没醒过来。最后,医生无能为力地告诉小耳朵:“你爸爸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不过,由于他的脑电波一直和时空望远镜绑定在一起,记忆还没有完全死去,要想救活他,除非修改望远镜里储藏的记忆,让他感到意外的惊喜,在强烈的刺激之下,可能会活过来。”  

“究竟怎样修改记忆呢?”  

“这个需要有人进入到时空望远镜里,当然,这非常危险,假如你爸爸忽然死去,所有记忆都消失,那个人就永远回不来了。”  

小耳朵没有言语,将头低了下去。  

当天,爸爸就出院了。回到家后,小耳朵每天都守在爸爸床边,盼望着出现奇迹,爸爸能忽然醒过来。  

这天,爸爸的眼角忽然流出一行眼泪,小耳朵用手将泪擦干,叹口气说:“爸爸大概想起什么伤心事。”  

莱米说:“肯定是想到他儿子出车祸的事。”  

小耳朵转过脸来,跟莱米说:“我知道爸爸为什么要瞒着我了。”  

“为什么?”  

“假如我知道自己是机器人,就无法像那个小耳朵了。”  

莱米很紧张地望着小耳朵,半天没说话。  

小耳朵笑笑说:“放心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抱怨,因为,爸爸救我的时候,并没有把我当成那个小耳朵。”  

莱米长长松了口气,他觉得小耳朵比以前懂事多了。  

“如果不是我太任性,爸爸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所以我已经决定,去望远镜里修改爸爸的记忆。”小耳朵神情凝重地说道。  

莱米吃了一惊:“你要想好了,很可能是有去无回。”  

小耳朵一脸坚决地说:“只要能救活爸爸,不管多么危险我都得去。”  

说着,小耳朵走到阳台,掀开蒙着时空望远镜的红布,将望远镜的时间调到出车祸的那天,然后找到一根数据线,摸了摸自己肚子,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哎,我过去以为这是肚脐眼,现在才知道,它其实是USB接口。”  

说完这话,小耳朵便用数据线将自己连在望远镜上,然后钻进一个充气的玩偶服里,立即变成一个高大魁梧,威风凛凛的中年人。  

莱米走到小耳朵对面,瞅了瞅玩偶,问道:“这人怎么瞅着有点眼熟呢?”  

小耳朵在玩偶服里瓮声瓮气地说:“这就是多年以后的我,不,是真正小耳朵日后的样子,我是根据电脑预测出来的。”  

小耳朵一边说着,一边欢快地眨眨眼睛,随后,一按发射键,人就进到望远镜里。  

小耳朵逆时而行,这一路上,很多往事都飞快地从身旁经过:爸爸回来晚了,他大发脾气;爸爸驮着他,在屋里一圈圈地跑;他们手携手站在楼顶,仰望镶钻般的星空……尽管那些事只是飞快地掠过,小耳朵依然能在只言片语中,回想起当初的情景,等他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此时,距离发生车祸只有十几分钟,到时候,真正的小耳朵将会从家里跑出来,过公路去买冰激凌,当他走到公路中央时,一辆装着水泥的大卡车,将会从侧面开来,把他撞倒,这一幕场景,将会如同霹雷一样,击中正站在窗口望向公路的爸爸。  

究竟怎样才能避免这件事,小耳朵早已胸有成竹,只见他站在路边,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小楼。十分钟后,有个小男孩从楼里走出来,没错,他就是那个真正的小耳朵,为了便于叙述,不混淆,我们就称他为原装小耳朵吧。  

小耳朵远远望过去,发现这个原装小耳朵果然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动作神情都一样。小耳朵忍不住笑了,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暖融融的亲切感。  

那辆卡车已经开过来了,一副没心没肺地傻样,它当然不知道,自己即将制造的祸端。原装小耳朵也不知道,低着头,两手插在裤兜里,走得很快。  

小耳朵深深吸了一口气,朝对面窗口望了一眼,只见窗帘慢慢拉开,现出爸爸的身影。  

“放心吧爸爸,你的儿子不会有事的。”小耳朵默默念叨着,忽然将腰弯下,双臂摆动,迎着卡车跑了过去。刹那间,路上所有人都愣住,大卡车也吓傻了,发出长长的刹车声,可是已经晚了,“砰”地一声,那个高大威猛的男人飞上了空中。  

在空中,小耳朵心满意足地笑了,他看到原装小耳朵目瞪口呆地站在路中央,那辆卡车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爸爸站在窗口,一脸惊恐,不过当他看到自己儿子安全无恙时,脸上的惊恐不见了。  

小耳朵长长松口气,尽管他无法改变真正小耳朵的命运,但是却能篡改爸爸的记忆,让他误以为自己儿子并没有死于车祸,  

“砰”地一声,小耳朵落在地上,摔成了一堆零零碎碎的金属零件。同一时间,在时空望远镜外的爸爸,睫毛微微一动。  

原文发表于《少年文艺》2021年第1期  

(责任编辑:王如)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