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新书推介

纸上童音|一枝春花凌寒开



17位儿童文学作家与38个孩子共同演绎一场关于自然与生命的颂歌,用孩子的视角观察世界,用孩子的语言书写童年……

书  名:纸上童音

主  编:王  如

出  版:黑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时  间:2020年1月



推荐序

一枝春花凌寒开


王立春


接到王如老师电话时,正有一树桃花在遛弯的广场外初初绽放,将开未开的一束花枝从围墙外探进来,淡淡的花香若隐若现。此时,还有些冷,寒未尽,草未长,柳未绿。听到王老师如数家珍般的介绍大庆的儿童文学,介绍要出版的这本儿童诗集《纸上童音》,心中暖暖的,感觉到那比我更北的黑龙江,有一个被童诗呵护的地方,润润泽泽的,仿佛一枝春花已经顶着寒,站在东北的初春,抖抖颤颤地开了。

是的,这个春天,2020年的春天还是如期而至了。并没有因为那个叫新冠病毒的肆虐,并没有因为它的魔爪的抓痕而哀痛而止步,她还是穿破层层云霾来到了世间,从南到北,从浅到深,将整个中国涂上了渐渐好看起来的春色。

人们的面庞隐在口罩后面,而那些由惊慌转而平和,由暗淡转而明亮的眼睛,在渐多的人群中闪闪烁烁,真的如庞德所说“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几个花瓣”了——但不是几个,是许多。从春节到现在,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哭红了眼睛,哭湿了面庞,为那个被病毒蹂躏的武汉,为那些无辜的生命,为那些逆行而战的勇士,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为我们隐忍而委屈的祖国。

自然的春天是冬天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而精神的春天却未必如此。如果不是伟大的祖国、伟大的人民,如果不是那些奋战在第一线的医者,如果不是守卫在各个关隘处恪尽职守的人们,我们会这么快地抢前一步,与春风会合,与春雨同步,与大自然在同一个节拍上进入温暖的季节吗?我看未必。依然是春天,依然是北半球,那些诸多的国家,北美的欧洲的亚洲的,水深火热、痛不欲生已暗淡了整个季节,没有春天可喜悦,没有温暖可依偎。在这所有的治愈系中,我要说的却是诗人。

在重大灾难面前,诗人像医者像战士一样,从未缺席。比起更多的人,一个真正的诗人有着一颗更敏感更易伤的心,甚至,他们比疼痛的人更疼痛,比哀伤的人更哀伤。所以,这个世界,当物质的人生生灭灭消逝远去,灵魂的诗却在每一个时代留下更多的划痕。同样身处春天,艾青在一首《春》的诗中,就更早更深地以诗意抵达了情感深处:“人问:春从何处来?/我说:来自郊外的墓窟。”那是对抗战者的祭奠,是带血的哭泣,也是诗魂与多灾多难祖国交织在一起的炽情。有时,更多的诗人是在倾诉内心深处那个说不尽的自己,仿佛不把陷入旋涡中的自己打捞出来,才会真的沦陷。在自己的诗中修葺着自己,诗人才能完成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救赎,自然也会吁出更多人的感同心受。

诗歌从不会缺席,为时代,为哪怕遮挡了阳光的一粒沙尘。

诗人从不会缺席,为灵魂,为哪怕颤动了生命的一次哽咽。

而越来越有蓬勃生命力的儿童诗,更是像少年一样冲锋在诗的队伍里,甚至冲在了最前方。疫情以来,儿歌、童诗,儿童诗诗人——大诗人和小诗人们,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据我所知,关于抗疫的童诗和儿歌,在全国各地已有了相当的数量,已出版或在出版路上的都很有阵势。

在这个期间我自己也写儿童诗,我时常听到那种灵魂深处的扣击,也深深知道一个儿童诗人的使命和担当,也因此没停下自己的笔。

有幸的是,在东北,在大庆,我的这些身在一处文脉、一个语境的伙伴们,我们,都在做着同一件事,为孩子写诗,为时代留影。

在大庆,以王如先生带领的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虽身处东北一隅,却以黑土地特有的痴情,以东北孩子独到的情怀,以童诗向世界展示着自己的心灵。

这本儿童诗集《纸上童音》,不仅有大庆本土诗人的童诗,更有来自全国各地著名诗人的作品,让我们见识了立足于本土的海拔高度。我与那些熟悉的名字在诗中相遇,倾情交流,能深深地感知彼此。而那些有些生的面孔,那些新鲜的童诗,却让我感到惊喜。他们,让我看到了这个油田城市这片偌大的湿地边缘的童诗诗人一颗颗朴实晶莹的诗心。或稚或纯,或善或美;或赞美或褒扬,或嗔怪或怨怼,都带着浓郁的实诚,带着纯朴的率真。比起别处的童诗,情感更饱满,书写更朴素,语意更中肯,情怀更耿直。做为伙伴,我向诗人们致敬:他们书写了我很多未能表尽的情怀,也抵达了我许多未能触及的意境!同时,也深深地向他们致谢:感谢他们这极富辨识度的童诗,代表我们的孩子,抒发出了富有地域特色的诗情。为我们这个处处溢满诗意的国度,为此时的疫情,为必将载入史册的这段时光,以诗为马,开拓文学边地,驰援中国童诗史。

在与王如老师通话要结束的时候,我以一个儿童文学人的执念,忍不住问了一个一直埋在心底的问题:你们那里桃花开了吗?王老师告诉我,还没有,估计过两天就开了。

真好,花要是开了,就一起进入春天了。

我在心里说,其实,你们的春花早就开了呢。开在抗疫的春光里,四溢的芬芳,弥漫在这本叫做《纸上童音》的诗集里。

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去一趟大庆,在著名的大庆油田旁,在偌大的湿地边,和诗集里的每一位诗人相遇,我们将在一起畅谈,畅谈这场惊心动魄的疫情,畅谈这说也说不尽的童诗,像相识了好多年的老友一样。

那时,湿地会不会飞过一群戴小小红帽的丹顶鹤?不过,我们的身旁一定会跑过一群孩子。那是一群精神基因里裹挟着铁人王进喜意志的孩子。经过2020年春天的洗礼,他们的身体必会更健硕,心灵必会更宽广。

我们的眼睛里会涌上一股热。是的,从未停止,我们一直成长着他们的成长。


(王立春,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得者)




编者序

扛起作家的责任


王  如


2020年这个春天,是一个勇者逆行的春天。

在这个春天里,全国人民都宅在家里。按理说,宅在家里是安全的、快乐的和幸福的。可人们却倍感恐慌、无助、痛苦、感动、敬佩,一句话就是五味杂陈——这个陌生的新型冠状肺炎疫情,让武汉按下了生活的暂停键,接下来是湖北,然后蔓延到了全国。而就在我写这篇序言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已经蔓延全世界,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了119万例,死亡病例超过了6万例,未来还不得而知。

刚刚,我和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王立春通话,说起我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她说我国做的太棒了。是啊,这是我们共同的心声。在新型冠状病毒击倒一些人的时候,我们难免会手忙脚乱。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是感天动地——武汉封城时,全国各省区市医疗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队,就像一条条逆行的鱼,纷纷驰援湖北、驰援武汉。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十天十几天拔地而起,各种救援物资也蜂拥而至。

这段时间,每每看到钟南山所代表的医务人员的画面,我都禁不住热泪盈眶——她们和亲人告别的画面,她们脸上的深深的压痕、湿漉漉的背影、疲惫不堪的眼神,各行各业克服重重难关转而生产抗疫物资,那些冒着寒风守卫小区的志愿者们,还有那个承包一年家务的汉子,医疗队撤离时跪在公路上的老人、举手敬礼的少先队员、当街献舞的女人、一双双热泪盈眶的眼睛。

但是,在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当中,毕竟有那么多人逝世,又有那么多人牺牲,这是非常令人惋惜和痛心的事情。这些,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为此,清明节这一天,国家举行了公祭仪式,悼念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这一天,全国及驻外使领馆下半旗;上午10时,全国人民自觉肃立默哀三分钟,所有火车、汽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在这个春天里,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的作家、诗人们,也捧上了一颗炽热的心,为这场战“疫”尽微薄之力——大家纷纷捐款,为武汉儿童医院献上一份爱心;大家纷纷拿起笔来,撰写小说、诗歌、散文,以表达对逝者的怀念、对逆行者的敬意、对爱心人士的赞许。其中,王芳、木糖、吴兰婷和我的儿童诗被出版社收入诗集,木糖和我的儿童诗被《十月少年文学》选用,木糖、刁江波、吴兰婷和我的儿童诗被朝华出版社《童声中国》选用,木糖、赵春红的儿童诗又被魔术老虎公众号选用。刁江波和我的散文,分别被《大庆油田报》《新民晚报》刊载。刁江波的散文诗、散文被中国散文诗研究中心、作家联盟公众号选用,我的儿童诗、散文被当代文艺和梦之路文化传媒公众号选用。东方儿童文学网开辟专栏,发表了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王立春、谭旭东、张菱儿、钱万成等作品,还有大庆儿童文学作家、诗人和学生们的作品。

我想,这应该是作家的一份责任吧!若是,我们的作家、诗人们扛起来了。现今,我们又把协会顾问和会员们的儿童诗结集出版,意在歌颂伟大的中国精神,表达国人的爱国情怀。向少年儿童提供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食粮。同时,又带给少年儿童以童真童趣的享用和创作上的引领,希望能够得到少年儿童的欢迎。

我相信,这些儿童诗将融进我们的血液。


2020年4月5日于大庆



主编简介:

王  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主席,大庆师范学院创意写作教授;出版诗集《雪的梦》《永远的枫叶》《红色的松》、长篇小说《私企高管》《家风》《撂地儿》、长篇儿童小说《追太阳》《赶月亮》《星星河》《土窝窝学校》《星星墓园》;主编《作家村丛书》(12本)、《奔跑的蜡笔画》等;著有20集电视剧本《我们队里的年轻人》(总编剧);获第三届、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冰心青少年文学大赛教师组金奖等。





点击量:1370



上一篇:风先生邮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