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科学幻想

子夜的化妆店



文/秦萤亮

这是一家只有子夜时分才能看见的化妆店。

街角的大钟远远地敲过了十二响。橘黄的街灯仿佛浸入了海底,一下子变得朦胧了。在街灯的映照下,小小的店铺的轮廓,眼看着一点点显现了出来,像半开的珠蚌一样,从圆形的小窗里透出了明净的灯光。

这个小小的店,只有悲哀的人、执着的人、信守承诺的人才能看见。这个小小的店,只有深夜里出没的动物们才能看见。

跟那些镶着明镜、陈列着化妆品的店铺不同,这个小店显得朴素、黯淡而又杂乱。四壁一格格的架子上,全都放满了像泥土、树根、玻璃珠一样奇怪的东西。样式简单的梳妆台上,也只有颜料、画笔和调色盘。

在柔和的灯光下,等待的少女手拿彩笔,久久地沉思着。

一个穿着裘皮斗篷的修长身影停在店门前,轻轻敲响了小小的木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少女桃红色的、微笑着的脸。

“您来得真早。”

来访的客人什么也没说,低下了掩没在帽兜阴影里的脸,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把帽兜向后推去,露出一头长长的鬈发,一张平凡的、散落着淡淡褐斑的女性面孔。可是,她修长的颈项上却戴着晶莹的钻石项链。

“请再给我画一张美丽的脸吧。”客人哀伤的眼中,深藏着企望。

少女点了点头。

“而且,要比上次的更鲜明、更出色……”客人渴盼地说:“我还想尝试许多新的角色。我要一张更有表现力的脸。”

“很愿意为您效劳。”少女静静地说。她从木架上,取下许多色彩斑斓的小瓶,还有一团洁白柔软的泥土。

首先是来自蝴蝶翅膀的彩色粉末。少女熟稔地把它揉进白色的泥土中,然后是凤仙花和藏红花的汁液,她凝神细看着泥土,又往里加入了星光一样的钻石微粒。

“现在,它的温度刚好,”少女说,“能够跟您的脸融合了。”

她拈起一点点黏土,小心地涂抹在客人的鼻翼上。先轻轻堆塑出挺秀的鼻形,然后填补脸颊的轮廓,再着重捏出精巧的下巴。新的脸庞一点点在少女手中显现出来,这张脸像瓷像一样精致,又糅合了瑰丽的色彩,这是一张常常出现在银幕上、杂志上、电视广告里的脸,但又更有意味,更加动人。

“完成了。”少女轻声说:“这是‘梦幻的黏土’,最适合被镁光灯照射、被珠宝衬托。”

“还是只能维持一年吗?”客人叹息着问。

“美丽的东西总是难以持久,”少女答道:“就像花只能开一季,蝴蝶只能活一季……在这一年中,您要注意用化妆来掩饰黏土和皮肤之间的细微痕迹,”

客人注视着镜中美丽的自己。她的肩头渐渐颤抖起来。

“我每天早上……要花好几个小时化妆。”

“但是,您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是吗?”

“嗯,是值得的。你看,我已经拍了那么多卖座的电影,我还订婚了,这是未婚夫送我的礼物……”她抚摸着脖子上璀璨的钻石项链,可眼里渐渐涌起了一层泪雾。

“请您记住,千万不要流眼泪。”少女轻轻地说:“‘梦幻的黏土’一旦沾染上眼泪,就会变形和褪色……”

于是,客人轻轻地拭去眼角的泪滴,抬起头,对镜中的自己露出了那个熟悉的、风靡万千观众的微笑。

“请把钟拿出来吧。我付给你报酬。”

少女把一只奇异的、只有一根指针的小钟放在客人面前。

“给你一个星期吧,”客人说,“我换得了这么大的成功,一年一个星期并不算多。”

“谢谢,您是个慷慨的客人,但是,我只收两个小时就够了。请拨这根针……”

客人好奇地看着少女:

“像你这样年轻的女孩子,要这么一点点时间做什么呢?”

少女没有回答,微笑着摇摇头。

“那么,一年后再见吧。”

“一年后再见。”

第一位客人从黑夜中离去了。一个个头不高、戴着棒球帽的女孩在路灯下匆匆跑来,步子柔软又轻巧。她推开虚掩的店门,耸耸肩,活泼地笑了。

“好久不见,”少女笑吟吟地说:“你过得怎么样?”

“非常好!”戴棒球帽的女孩开心地说:“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店,专卖各种小鱼干。下一步,我想要谈一场恋爱了!”

“那么,这次想要一张什么样的脸呢?”

“还像上次那样,普通的、不引人注意的脸。如果跟我自己的脸有点像,那就最好啦!”

少女点点头。于是,客人从耳后解开细细的丝带,取下了一个薄薄的面具。两只尖尖的耳朵一下子竖立起来,啊!原来她是一只打扮成女孩模样的褐色狸猫。

少女仔细地检查着面具:“已经有点磨损啦,这里,这里,都变薄了。”

“嗯,洗脸洗得太勤了。”狸猫点着头:“所以,今晚急忙赶来了呀。”

“那么,给你做个新的吧。”少女捧出半罐清澈透明、像树脂一样粘稠的流质,开始细细地搅拌,一边不断往里加入褐色和金色的颜料。

“这是‘岁月的琥珀’。样子非常平凡,只有爱你的人,才会一点点发现你的美。”少女一边说着,一边把罐里的流质倒在旧的面具上,仔细地摊平、抹匀。等待新面具干透的时间里,少女微妙地调整着面具上的五官,让下巴更加短,眼睛更加圆,嘴巴更加流线型,最后,成为一张普通而可爱的,像猫一样的女孩的脸。

“我好喜欢!”狸猫把新的面具戴在脸上,在镜子里左顾右盼:“原先,我只能在满月的夜晚,使用‘狸猫变身的树叶’,好麻烦啊!现在,我可以做好多想做的事啦!”

少女忍俊不禁:“要是耳朵和尾巴不小心露出来怎么办呢?”

“这就是大城市里的好处嘛,”狸猫神气地说:“谁也不会过问别人的私事的。关于我是从哪儿来的啦、原来住在什么地方啦……统统全都不是问题!”

“被男朋友发现也不要紧吗?”

“嗯!”狸猫很有信心地挺起胸:“我会成为一个特别聪明、能干的女朋友的,肯定能够征服他的心!”

“那么,请别忘记,‘岁月的琥珀’虽然坚固,但是总会慢慢地磨损。到那时候,请再光顾我的小店。”

“好的!”狸猫摘下一直戴着的手套:“给你三天可以吗?猫的寿命很短,我不能给你太多。”

“两个小时就够了,”少女说:“请拨这根针……”

“那么,不知道下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狸猫重又戴上手套,热烈地向少女道别。

“嗯,祝您幸福!”少女也轻轻挥了挥手。

伴随着寂寥的叹息声,这个夜晚的第三位客人到来了。

在子夜的灯光下,她抬起没有卸妆的脸。湿润的桃红眼影,使人想到长久哭泣的眼睛,下垂的眼线和嘴角,象征着日复一日的悲哀。面颊上,还贴着一滴眼泪形状的蓝色宝石。虽然彩妆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这仍然是一张非常、非常哀伤的脸容。

“您需要补妆了。”少女温柔地说。

“是的。请再给我画一张悲哀的脸吧。”客人伤感地答道。

“可是,您看,”少女示意了一下客人的眼线:“这不过是‘悲情的油彩’而已,它总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淡。那么下一次,您还要再来补妆吗?”

客人愕然地望着她:“可是,在我生命中,发生过那么多悲哀的事,我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东西……”她把脸埋在纤细的双手里:“我要让人看到我,就知道我的悲愁,我不想过快乐的生活……”

“好的,在那之前,我先帮您把妆卸掉。”少女拿出一瓶金色的油,用化妆棉沾湿,轻轻拭去客人脸上的残妆。

“这是‘光阴的卸妆油’”,少女说:“现在,您看一下……”

客人怔怔地望着镜中的自己。拭去了油彩之后,那是一张干净明朗的脸,虽然已经不是最好的年纪,可依然有着闪亮的眼睛和绯红的面颊。

“您不愿给别人看见的,就是这样的自己吗?”少女耐心地说。

客人的声音,有一点点呜咽了:“我……我悲哀得太久了,我已经不知道还有别样的生活了……”

“那么,我把这两样化妆品都送给您,”少女拉起她的手,把一盒油彩、一瓶卸妆油都放在她的手中:“今后的妆容,您可以自己来决定……”

客人久久凝视着手中的化妆品,她的脸,渐渐地晴朗了起来。

“虽然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但是我已经有了一点点勇气,”她说,“也许,今后我不用再化妆,也能够生活下去……”

“我由衷地为您高兴。”少女微笑着说。“那么,如果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您可以不再来了。”

“我愿意给你一个月,甚至更多,”客人说:“过去,我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如果你需要的话……”

少女摇摇头。“两个小时就可以了,请拨这根针。”

“我很感谢你,”客人把化妆品抱在胸前说道,“我也希望,我永远不再回到这里。”

向着客人离去的方向,少女深深地鞠了一躬。

小小的化妆店里,这一晚的工作结束了。少女擦净了桌面,关上了店门。她拿起那个奇异的时钟。现在,钟的指针,重新指向了差一点儿不到子夜十二点的地方。

“我又有了人间的六个小时。那么,下一个子夜再见吧……”少女轻轻地说。

然后,小小的化妆店,像合上的珠蚌,渐渐收敛了柔和的光芒,连同少女一起,和已经开始消退的夜色一起,不知道沉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上一篇:美人
下一篇:秋弦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