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科学幻想

美人



文/秦萤亮

“我叫薇,从今天起和大家成为同学了,请多多关照。”

新来的女孩落落大方地站在讲台上,微笑着说。

真是漂亮的女孩,漂亮得都有点晃眼了。同学们全都一声不吭,有点入迷地盯着她。

蔷薇一样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上闪着金粉,衬托出一双璀璨的黑眼睛,嘴唇也散发出瑰丽的光彩。时髦的栗色鬈发用丝带随意扎在脑后,而最令人倾倒的,还是她的服装。她穿着贴身剪裁、高领无袖的浅粉红连衣裙,颈上戴着一串雪白的珍珠项链,像大人一样挽着一件做工考究的乳白大衣,显得高雅而又洒脱。那种气派简直像公主一样。这样的女孩,谁也没见过。

“嗯,坐在哪里好呢?……”

在班主任一边这样说,一边用视线四下巡视的时候,全班同学都屏住了呼吸。而其中,珊比谁都希望自己能成为她的同桌。

珊的同桌是个体弱多病的男孩,已经休学好几个月了。珊身边的座位,就一直空在那里。有点内向,而又不擅长交际的珊,热切地希望接近这个公主一样的女孩。

“嗯,暂时先坐在珊旁边吧!”

薇的视线随着班主任转向了珊。在浅浅一笑之后,薇就在旁边落座了。

啊,好像是星星降落在身旁了……

珊压抑着砰砰的心跳,不敢跟薇说一句话,也不敢向她看一眼。可是,即使是低着头,珊也闻到了一阵五月玫瑰般馥郁的气息。简直就像一座玫瑰花园在身边盛开了……

坐在这样光彩照人的女孩身边,自己简直像个灰姑娘一样。怎么样才配做她的朋友呢?……珊拼命地动起脑筋来。这一节是英语课,可珊一个字母也没听进去,她在脑海里一个劲地想着明天的穿着。总之,决不能穿红格子连衣裙的平凡校服了。要打扮得特别漂亮,才有资格和薇坐在一起。

下课了。男同学远远地聚在一起喧哗着,眼睛却看着女生这边。兴奋的女同学们则马上围住了薇,薇落落大方地坐在中间,微笑着跟大家寒暄,就像超人气的明星,亲切地对待影迷一样。薇说,自己的父亲是生产玩具的大商人,不断地在世界各地开设新公司(听到这里,围在身边的女孩们,纷纷艳羡地吸着气,发出“嗯,难怪呢……”的感慨),所以自己也跟随着父亲常常转学。不过,她最喜欢交朋友,希望大家都成为她的朋友。

这些事,珊都一字不落地听见了。她的心中,只盘旋着一个念头:“人人都想接近的女孩,成为我的同桌了,我真是幸运啊!”

放学的铃声一响,珊道了一声“再见”,就提起书包,急忙跑出了班级的大门。穿着这样的校服,连一分钟都不想在薇旁边停留。明天吧!明天,一定要让薇注意到自己……

一回到家里,珊立刻翻箱倒柜,找出了珍爱的衣服。这件苔绿色、胸前绣着淡黄碎花的薄绒连衣裙,是她最漂亮的衣服,完全是崭新的。为了它,珊拼命学习自己不擅长的化学,考试拿了好分数,才求得妈妈买下了它。本来要到生日时才能穿上,但是现在……

“珊,你还是学生,可不要总想着穿着打扮的事啊,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这是妈妈平时的口头禅,珊总是温顺地听从了。可是此刻,珊忽然对这种说法讨厌得不得了。薇不也是学生吗?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珊一直转着念头。如果就在妈妈眼皮底下换上新衣服去上学,妈妈一定不允许。可能还会挨骂:“不是说了要到生日那天才能穿吗?!……”

于是,珊就如常穿着校服出了门。在附近兜了个圈子,等妈妈出门之后,她飞快地跑回家里换上了连衣裙。遗憾的是,暂时只好还穿着配校服的黑皮鞋。然后,她解开辫子,让长发自然地披散下来,还偷偷涂了一点妈妈的唇彩。全都打扮好以后,她迫不及待地站到穿衣镜前。

镜里映出了一个春草般窈窕迷人的女孩。长发象丝缎般披在肩上,裙子的苔绿色,衬托得脸儿格外白皙,嘴唇格外樱红,一双闪亮的眸子,因为兴奋而睁得大大的。

“原来我也这么好看……”珊忘记了时间,入迷地在镜子前转来转去,欣赏镜中的倩影。不知过了多久,她无意间往墙上的钟瞥了一眼,哎呀!已经八点整了!

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学校的大门,在寂静的走廊里,珊惶恐不安起来了。不但破天荒地迟到了,还没有穿校服……她胆怯地徘徊在教室外面,不敢推门。

教室的后门,轻轻地虚掩着。珊从门缝里张望了一下。她看到了薇的背影。美丽的薇,正在托着腮,静静地听课。这一瞬间,奇妙的勇气油然升起,珊战胜了羞怯,敲了敲前门,镇静地走进了教室。

一时间,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惊奇地注视着珊,几个胆大的男同学轻轻吹起口哨来。正在黑板上写着分子式的老师,目光投向她时,不由得目瞪口呆。

“珊,你迟到了啊,为什么没有穿校服?”

“因为校服洗了,还没有干。”珊不慌不忙,从容地回答。

“呃,那么……”老师倒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快回到座位上吧。”

珊回到座位的时候,薇的目光和她相遇了。薇的眼睛里,充满了赞美和鼓励,使珊有沐浴在阳光中的感觉。

“珊,我昨天都没注意到,你真是个美人呢!”

薇用书本挡住脸,探过身来压低声音说。这一天的薇,穿着象牙白的礼服裙,用小小的皇冠形头饰把头发高高梳起,成为简单而奢华的宫廷发型,还戴着翡翠绿的隐形镜片,使眼睛变为令人迷醉的深翡翠色。

“薇主动和我说话了。她说我是美人……”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白费,珊完全陶醉在这句赞美中了。

“我最喜欢跟漂亮的女孩做朋友了。”

这样说着,薇亲切地注视着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到了下课时,珊才发现,这一天,班上没有穿校服的女孩子,一共有五个,而且,都打扮得与平时不同。在她们的脸上,珊看出了和自己一样的心思。

“她们也想吸引薇的注意力,和薇做朋友呢。”

果然,一有机会,几个女孩子就都热情地包围着薇。等到放学时,大家俨然已经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了。

“薇,你家里都做什么玩具呢?”

“是最高级、最贵重的玩具,漂亮得不得了呢!”

“有机会让我们也看看吧……”女孩们羡慕地说着。

冷眼看着大家,一种微妙的忌妒和敌意,在珊心里升了起来。

第二天,珊还是穿着昨天的连衣裙来上课。

“珊,怎么又没穿校服啊?只好给你记一次小过了。”

被老师这样批评了,珊虽然低着头,心里却象微风拂过一样,毫不在意。

薇来了,教室里好像立刻明亮了起来。薇把长发梳成了许多精美的细发辫,装饰着漂亮的绿松石和红珊瑚,围着有流苏的酒红色披肩,笑吟吟地走进了教室。真是,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妆扮呢?珊的眼睛,牢牢地盯在薇身上,都转不开了。

对于自己成为目光的焦点,薇好像毫不在意,在座位上,她悄悄地对珊说:“我要送你一件礼物哦。”

那是一条金色的丝巾。象用八月十五的金黄月光染成的丝巾,上面缀满了一颗颗剔透的水晶。珊从来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丝巾。

“这是给我的吗……”珊吃惊地抚摸着丝巾,摸上去,质地就像柔软的黄金。“我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因为珊是我的朋友嘛。珊变得越漂亮,我越开心。”

薇可爱地笑了。

“……这么漂亮,真的送给我吗?”

“没关系,我喜欢收集丝巾,我有很多很多漂亮的丝巾呢。”

薇,不但这么美丽,而且人又是这么好……珊把丝巾紧紧地抱在胸前,感激得不得了。

“不管有多少竞争者,我一定要成为薇最好的朋友。”

望着被女孩们簇拥着的薇,珊暗自下了这样的决心:

可是,放学回家以后,珊翻遍了衣柜,也找不出能跟丝巾相配的衣服。妈妈平时总是拒绝珊买衣服的要求,这会儿,沮丧地坐在自己的小床上,身边乱摊着学生气的平凡衣着,珊真的怨恨起妈妈来了。

在学校里,薇马上就问起了丝巾的事。

“珊,为什么没有戴?难道你不喜欢吗?”

“不,不是的……”珊的脸,涨得通红。要对薇说这样的话,真是难以启齿,但是,她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我……还没有买跟丝巾相配的衣服呢。”

“哎呀,你呀,这样的事,早对我说不就行了吗?”薇甜甜地笑了,“明天我就送一套和丝巾最相配的衣服给你好了。”

“啊,我……”珊嗫嚅着,不知如何是好。

“别客气,我们是好朋友嘛。我喜欢收集衣服。我有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呢……”

薇没有食言,真的从家里带来了美丽的白套装和精巧的金色鞋子。

“没征求你意见,我把相配的鞋子也带来了,不会嫌我冒昧吧?”

对于薇的好意,珊已经完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而且,想看自己穿上新衣的强烈愿望,也压倒了别的念头。果然,穿上这样考究的服装,珊成了修长婀娜、谁都不敢轻视的漂亮少女。

“好像,一下子变成大人了……”

珊吃惊地照着镜子。

在学校里,换上新装的珊,被同学们羡慕的眼光包围着。连班上最帅的男生,也用不一样的目光打量珊了。一向默默无闻的珊,从来没有这样受人注意过。她得意地抬起头,心中冒出这样的念头:

“我是跟薇一样美的美人。”

就在这时,男同学栗山走到珊的座位旁,咳嗽了一下。

“珊,跟我来一下好吗?”

矮个子的栗山,虽然外表很平凡,但头脑非常聪明,经常给珊讲解数学题。两个人的家离得很近,时常结伴上学放学。但是,看到薇眼里浮出轻蔑的神色,珊马上觉得栗山不配跟自己交往了。她不耐烦地问:“有什么事?”

“嗯,请你出来一下,拜托……”

“好吧……”珊非常勉强地站起身,跟着栗山走到门外。

“珊,你最近常常迟到,而且,样子也变了……”

在走廊上,矮小的栗山,诚恳地望着珊。

“怎么,我变漂亮了不好吗?”

第一次对人这样说话的珊,体会到了一种快感。这样盛气凌人地对待栗山,珊感觉自己好像也成为了薇那样的公主。

“不,不是不好……但是,我觉得担心呢。”

“你是嫉妒我和薇要好吧?嗯?”

“说到那个薇,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自然的东西。我希望你不要跟她太接近……”

“你知道自己没资格约会人家,所以就说她坏话,对吧?”

听到这样无情的话,大吃一惊的栗山,脸色变苍白了。

“珊,你真的变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我要回去了。”珊扬起脸,不耐烦地说。

“珊,这是我新的手机号码。有事的话,请给我打电话。”

才不会给你打电话呢……珊把栗山递上的便笺纸随便往套装口袋里一塞。

当珊回到座位的时候,薇注视着栗山的背影,以嘲笑的口气问道:“那样的人,是你的朋友吗?”

“才不是呢,我最讨厌他了。”

这样脱口而出的回答,自然得让珊自己也吃了一惊。

美好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珊和薇结伴走在学校里,到处都有不认识的同学,在身后窃窃私语着。

“看,那就是新转学来的女孩,多漂亮啊!”

“旁边的女生也很漂亮啊!叫什么名字?”

以前从不知道,引人注目有这么好……想起薇来之前,自己暗淡的生活,珊不由得从心底庆幸起来。篮球队长、话剧社主演……许多学校里最出风头的同学,都来跟珊攀谈,想要知道珊的手机号码了。这些,都是珊从前只能远远仰慕着的人物。

班级里的女生们,也完全被薇征服了。没有人再用功学习,大家都变得只想衣着的事了。不管是谁,都花费许多心思,拼命地打扮自己,想超过别人。在大家眼里,薇成了美的化身。对于这样的风气,老师感到非常头疼,但毫无办法。

这一天,薇突然提出了邀请。

“我说,今天到我家去做客吧,怎么样?”

珊还来不及回答,听见这句话的女孩子们都嫉妒地嚷了起来:

“也请我嘛,薇,我也想去……”

“让我们也去吧……”

“呀,这可难办了。”薇露出可爱的笑脸:“人太多了,家里没准备好呢。……这样吧,第一次先邀请五位客人,好吗?”

“……”会是谁呢?女孩们互相看看,又激动、又期待地望着薇。

“珊,月,梨纱,小美,小织,请你们今晚光临吧!”

被薇叫到名字的,都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管其他女孩怎么喧嚷,她们都激动得不得了,脑子里没有别的念头了。居然会得到薇的邀请……薇的家,说不定象皇宫一样吧?

放学了,在清脆的笑声中,五个女孩子,被薇家黑色的大轿车接走了。

沿着轿车开走的方向,栗山担心地望着路上扬起的烟尘。

在繁华的闹市里开了好久,轿车渐渐驶上了寂静的郊外公路。路旁的树荫,浓重起来了,在金色的余晖中,倦鸟正在归巢。

“薇,你家住得好远啊……”

女孩们感到惊叹了。

“是啊,郊外才僻静嘛。”

在逐渐黯淡下来的紫色暮天里,一幢白色的别墅,遥遥地矗立在前方了。

“看,那就是我家。”

在前驾驶座上,薇回头对大家说。她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哎,真象童话里公主的城堡啊!”大家由衷地感叹着。

象是为了迎接女孩们,眼看着,别墅的弧形窗里亮起了辉煌的灯火。随着轿车驶近,黑色雕花铁门,无声地开了。穿过长长的绿荫车道,轿车在白色大理石的台阶前停了下来。

走上这样的台阶,女孩们不由得都变得矜持起来了。尽管如此,在走进大门之后,还是情不自禁,都发出了“哇!”的惊叹。

的确,薇的家太大也太豪华了。高高的、金碧辉煌的穹顶,因为离得太远,都有点看不清了。白色的雕花旋梯,轻巧地升上二楼。这里那里,到处闪烁着水晶般的光芒。在大而寂静的房间里,声音仿佛都被厚厚的丝绒地毯吸进去了,

站在门口,女孩们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有目不暇接的感觉。

“薇,你的卧室在哪里呢?带我们参观一下吧!”

“那,请跟我来。就从楼上开始吧……”

“这是我的卧室,这是化妆室。这是书房,这是我的私人会客厅。尽头那个是洗手间。小舞厅在楼下……”

薇带领大家走过长长的走廊,一路这样介绍着。

“咦,这个房间呢?”

梨纱指着楼梯边上一扇雕花的小门。

“这个,是我的玩具室。我喜欢收集玩具……”稍稍犹豫之后,薇不情愿地说。

“也让我们参观一下吧?”梨纱兴致勃勃地说。

“玩具有什么好看?”其他女孩反对了,“薇,还是带我们参观舞厅吧!”

“好呀!”薇笑盈盈地说,“请大家跟我下楼来。”

薇率先下楼去了。珊走在最后,不知怎么,一阵好奇浮上心头,她悄悄推开门,往里望了一眼。最开始的时候,黑沉沉地,什么也看不见。眼睛适应黑暗之后,里面的玩具渐渐地浮现出来了。并不象珊想象的那样,堆满了泰迪熊和芭比娃娃,而是一栋巨大的玩具房子,快到珊胸口这么高的、华丽的三层玩具楼房。红屋顶,白墙壁,房子的正面,有直通地面的楼梯,外部还环绕着白色栏杆的阳台。

说起来,珊小的时候,也有栋玩具房子,不过,可就小得太多了。

“薇,可真是富商的女儿。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玩具房子……”

一扇扇小小的白色欧式木窗,紧紧地阖着。珊拉开一扇窗子,把眼睛凑上去往里瞧。

这是贴着碎花墙纸,装修成欧洲风格的粉色小卧室。房间里,还有着淡淡的香气。在挂着白纱床幔的小床上,穿和服的黑头发娃娃正在静静地沉睡,椅背上搭着小小的外套,床头柜上,放着比瓜子仁还小的手机,做得象真的一样。那娃娃,实在精致可爱得不得了。比什么芭比娃娃、SD娃娃都美丽多了。连珊看了都有点入迷。

就在这时,楼下远远地传来了薇的声音:

“珊!珊!”

“哎!”地答应了一声,珊匆匆地从旋梯上跑了下去。

大家正聚集在客厅,女佣已经送上了芳香扑鼻的奶茶。

“珊,你下来啦。刚才在哪里?”

接触到薇的眼睛了,那是从来没见过的锐利眼神。在那种眼神下,珊不知怎么会说出这样一句:“刚刚,去了洗手间……”

“嗯。我们在等你呢,快来一起吃茶点。”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薇春风满面地笑了。

在银色的托盘里,精美的茶点,一件件地端上来了。有淡绿的抹茶慕斯、金黄的冰激凌泡芙、点缀着樱桃的提拉米苏,还有芝士蛋糕和芒果布丁。客厅中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了。

最后,薇拉一下铃,让女佣送来了一支淡金色的香槟。

“这是不会醉的香槟,但是非常好喝喔!我只用来招待最好的朋友。”

薇这样一说,女孩们都高兴地斟满了自己的酒杯。

那冒着气泡的冰凉香槟刚一下肚,就产生了一种特别甜美、飘飘欲仙的感觉……珊快乐地向后靠去,伸长了腿,仰卧在沙发上,全然感觉不到这是在别人家里了。而且,只想闭上眼睛,好好地睡一觉。

别的女孩,可能也是这样。因为珊听到薇在问:“月,梨纱,你们都累了吧?要不然,就在我家的客房里休息吧,好吗?”

好啊好啊……珊一个劲地点头。跟随着薇,大家都拎着书包,有点摇晃地往楼上走去。弯弯曲曲地走了好久,怎么会这么远呢?梨纱在说:“薇,你家好大,好大……”

正在这时,大家迈过了一个门槛。呼地一下,珊脑子发晕了,好像站也站不稳……灯亮了。女孩们站在长长的走廊里,面前是一间一间的卧室。

“喏,每个人一间,请进去休息吧!”背后,传来薇笑着的声音。

“薇,你不来吗……?”小美迷迷糊糊地问。

“我不进去了,祝你们做个好梦!”

在进入客房之前,珊回头看了一眼。

也许是自己喝醉了的缘故……站在远远的走廊那头,目送着大家,被枝形吊灯照亮的薇的身影,不知怎么显得格外、格外庞大……而且,就在珊回头的时候,薇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奇异的笑容。那一瞬间,珊出了一身冷汗,酒也好像醒了一半。她不安地跨进房间,关上门。

门锁上好像轻轻地“咔嗒”响了一声。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珊把书包扔在一旁,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这是一间精美的卧室,粉红地毯,淡粉碎花的墙纸,天花板上悬挂着华丽的水晶灯。窗帘下,是挂着薄纱床幔的白色欧式床。空气中,飘散着干花的芳香。这一切,好眼熟啊,好像什么地方见过……但是,实在困倦了,脑子也晕乎乎地不清楚。珊爬上床,闭上眼睛。

“先睡一觉再说吧……”珊朦胧地想。

淡淡的芳香,包围了珊,这香气真熟悉啊。好像不久之前还闻到过……

猛然间,象一根针刺了珊一下,她一下子清醒了。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开亮了灯,珊脸色苍白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没错啊!这是玩具房间里的布置!

拉开窗帘,珊颤抖着向外望去——

在眼前,白色的欧式木窗,紧紧地阖着。

我在玩具房子里!这么说,我变小了……变得象薇的玩具娃娃一样小……

“我、我成了玩偶了……”

珊吃惊得喘不过气来。她扑到门上,去转门的把手。门从外面牢牢地锁着,怎么也打不开。她拼命地在门上敲打,呼喊,可是,外面的走廊里,还是一片死寂。

从窗户逃走!

珊爬上窗台,拼命地推窗户。她感到自己的手和脚已经有点变得僵硬了……要快!要快!珊用尽全力,向窗子撞过去。

砰!

窗子被推开了。珊喘着气地向外望去。看不到天空,没有星星和月亮,外面是一片黑暗和寂静。我还在玩具房子里……珊猛地想到,房子的外部是有阳台的。

“没别的办法,跳吧!”

她把书包挂在肩上,咬紧牙关,爬过窗子,鼓足勇气向下跳去。

咚地一声,脚踝轻微地扭了一下,她落在阳台上了。但是,楼梯在哪个方向呢?……她的手,无意识地伸进套装口袋,却碰到了一张小纸条。啊!是忘记扔掉的、栗山的手机号码!对了,打电话求救吧!

从书包里掏出手机,珊用发抖的手,拨通栗山的号码。嘟,嘟……屏幕上显示出“已经接通”的字样。可是,从电话那端传来的,是象风声一样,呼隆呼隆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出来。是信号不好吗吗?她挂断电话,重拨了一遍,可是,还是什么都听不清。听着那隆隆的风声,珊害怕极了。难道我和栗山,已经成为两个世界的人了吗?

两个世界……珊忽然明白了。自己已经变小了,声音的频率跟栗山不一样了,也许,在栗山那边,自己的声音,也是又小又尖,什么也分辨不出来吧?

这可怎么办啊?珊的眼泪涌出来,掉在了手机的键盘上。蓦地,她心里一亮。

“电话能打通,说明信号还在……如果发短信,他应该会收到吧?”

顾不得擦一把眼泪,珊用不灵便的手,拼命地发起信息来。

“我在薇的家。西郊外的白色别墅,快来救我……

“知道了。我马上骑爸爸的摩托车赶去。请坚持住。”

立刻,栗山那边传来了这样的回信。

太好了,有希望了……珊又有了勇气。先要离开这栋玩具房子!那凝固的、寂静的黑暗空气,混合着干花的奇异芳香,让人越来越困倦了。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绕着阳台不知奔跑了多久,珊终于找到了楼梯,下到了了地面,毫不犹豫地,向着底下透出一线光的门槛跑去。可是,门槛怎么这么高啊?……踩着书包,珊费劲地爬上门槛,用尽全力,翻了个身。

扑通!

珊落在门槛外面了。在翻越门槛的一刹那,在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的一刹那,她剧烈地晕眩了一下。大口喘着气,她看见地毯上的花纹迅速迅速地缩小。啊……自己正在变大。四肢也柔软多了……

“总算,总算……”珊乏力地伏在地毯上,松了一口气。旋梯就在眼前了。

一双丝绒拖鞋,轻快地走了过来,停在她眼前。

抬起头来,薇就站在面前。看着薇那美丽的、闪着异样光芒的眼睛,珊全身都哆嗦了起来。

“居然从玩具房子里逃出来了……可是,你绝对跑不出我家。乖乖地回去吧!你会成为我最心爱的收藏,别忘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

用甜蜜得像唱歌一样的嗓音,薇这样说着。可是,这样的声音,在珊听来,比什么都可怕。

“可,可我是人啊,我不是玩具……”珊颤抖着说。

“那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最喜欢漂亮的衣服吗?我会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让你住在宫殿一样的卧室里……”

“不要!”

珊尖叫了一声,推开薇,拼命地往旋梯下跑。

在寂静的夜中,别墅的大门外响起了由远而近、“突突突”的摩托声。

栗山赶来了。

有救了。

珊头也不回地奔出别墅,在长长的车道上拼命奔跑,一束车灯照亮了珊脚下的路,栗山没有熄火的摩托车,正停在铁门外。在他的帮助下,珊手脚并用地爬过铁门,气喘吁吁地坐到车后座上,刚刚坐稳,摩托就加大了油门,在黑暗中疾驰而去了。

回到家的珊,大病了一场。

可是,除了栗山,谁也不相信她说的话。闻讯赶去到别墅去的人,什么也没有找到。

寂静的别墅里,一个人、一丝声音也没有。在二楼的小房间里,根本没有珊描述的玩具房子。和其余四个女孩一起,薇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现在,珊的同桌是栗山。两个人重又成为了好朋友,珊也变回了经常穿着校服、性格有点内向的女孩。过去的一切,被珊深深埋在心底,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一个人的时候,珊会望着远处的天空发呆。如今,那么多美丽女孩住着的玩具房子,已经跟着薇漂洋过海,到远得不可思议的地方去了吧?……然后,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成为美人,绝对、绝对不是那么值得羡慕的事。



下一篇:子夜的化妆店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