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科学幻想

梦枕熊与梦见熊




文/秦萤亮

美砂:

上封信中,你说最近失眠得厉害,身体也变得衰弱了。我一直非常惦念,很想为你做点什么,终于在圣诞节之前,赶制出这只梦枕熊。现在就派遣他作为圣诞礼物到你家去。希望你和他相处愉快,看到他的时候,就会想起我。

早日康复!

绫子

在红叶凋零、白雪初降的圣诞节前夜,一只头戴睡帽,身穿枕套、大约六十公分高的熊,“蓬蓬蓬”地敲响了美砂的家门。熊似乎从很远的地方来,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胸口用别针四角固定着一张牛皮纸,上面贴满了邮票,还盖着很大的邮戳。

来开门的美砂,惊讶地向下打量着熊:“呀,是找我吗?”

“芒果路,一百二十二号,美砂小姐。”熊歪着头,认真核对自己胸口的地址之后,从枕套口袋里掏出了绫子的信,郑重递上去。

“这么说,你是绫子送给我的礼物了?”

看完了信的美砂,高兴地把熊请进家中。

“不过,你的样子可真奇怪呀。嘻嘻嘻嘻……哪会想到你是圣诞礼物呢。”

“是啊,这幅样子走在大街上,可真是引人注目。为了来见美砂小姐,我这一路上,真是被大家看得很尴尬啊。”

喝了一杯热巧克力的熊,恢复了精神,坐在沙发上高兴地说。

“哎?从大街上走来的?你不是绫子从邮局寄来的吗?”

“啊,这个这个……我,我本来是从邮局出发的,但是,晕车晕得厉害,塞在邮包里又不透气,所以就那个……那个中途下车了。”熊一副失言的样子,搔着头吞吞吐吐地说。

“哎,没关系啦!反而要你走这么多路,真是不好意思呢。”

“哪里哪里!话说我最喜欢旅行了,这次可是过了旅行的瘾啦。”

“嗯,说要治我的失眠……梦枕熊,难不成你是个枕头吗?”这样问着,美砂又把绫子的信重看了一遍。

“没错!我就是世界上最好的枕头。失眠啊、神经衰弱啊什么的,就包在我身上。美砂小姐你放心吧!”

熊挺起胸,很有把握地说。

美砂和绫子,是交往了三年的笔友。

在少女杂志的交友栏目里,留下地址的美砂,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雪片般的来信。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一直在跟美砂通信的,就只有绫子一个人了。

同样是家里的独生女,想必寂寞的感觉也是一样吧!尤其是交换照片之后,美砂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照片上,头发乱蓬蓬、脸色苍白,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绫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性格孤僻、不擅长交际的女孩子。而且,和住在大城市的美砂不同,绫子的家,在靠近温泉的山里。不过,绫子可真是聪明得不得了。不但懂得许多课本上没写的事情,还能做出各种各样奇妙的东西。给美砂寄来意外的礼物,也不是第一次了。什么穿上之后,跳远和跑步都特别出色的运动鞋啊,什么夜晚合拢、清晨开放的纸玫瑰啊……这次的梦枕熊,肯定也不是一只平凡的玩具熊吧?

这天晚上,美砂枕着梦枕熊,躺在洒满了圆月清辉的卧室里。

白天那么爱说话的梦枕熊,在月光下默默无言了。不知过了多久,熊发出了令人舒适的、有韵律的“呼噜……呼噜……”声。聆听着这样的声音,美砂的倦意一阵阵袭来了。啊!好像是从月光深处,慢慢传来了沁人心脾的幽香……

在熊那摇篮曲一般,轻轻的“呼噜……呼噜”声中,美砂渐渐睡去,格外美丽的梦境悄悄来临了。

晨曦唤醒了美砂。睁开眼睛,美砂迷惘地回忆起来。

……好像梦见了童年时代。那是大雨初晴的日子,五岁的美砂,在开满鲜花的原野上,向着天边的彩虹一个劲儿地奔跑着。草叶上、花瓣上,到处都是晶莹的水珠,小小的美砂快乐地想着,这次一定能跑到彩虹的脚下了吧……

这是久违了的童年的心境啊,是长大成人之后再也没体会过的忘情欢乐。而且,做过了这样的梦,美砂觉得自己的心充满了活力。

“怎么样?美砂小姐睡得好吧?”熊伸了个懒腰,也醒来了。

“嗯,果然是……不但没有失眠,而且还做了特别好的梦呢。”

“我就说嘛,我是世界上最好的枕头。想做什么样的梦,只管告诉我就行。”

熊得意地说。

这以后,失眠再也没有困扰过美砂。那种翻来覆去却睡不着,或者睡着了尽做

噩梦的事,再也没出现过。更令美砂惊讶的是,梦枕熊还能够实现美砂关于梦的愿望。每天晚上,如约而来的好梦像潮水一般卷上黑夜的海滩,又在黎明的岸上退去,却在美砂心中留下许许多多的彩贝,带来一整天的愉快心情。

渐渐地,美砂就习惯了这种事情。她会经常向梦枕熊提出:

“今天想做一个去秋季的白桦林里散步的梦,”或者,“这次想做个采摘野菊花的梦!”再或者,“能做个去海底世界观光的梦吗?”

熊嗯嗯地点头,一一满足了美砂的愿望。

而且,熊同时也会向美砂提出各种要求:

“美砂小姐要是想做关于这样的梦,得在晚饭后带着我出去散步才行。要多呼吸新鲜空气,才能做出清爽的白桦林之梦。”

“想做采摘花朵的梦,今天回家时最好在花店多停留一会儿。这样,梦里的野菊花才会特别芬芳。”

“放学后请带我去水族馆参观,尽量地看看珊瑚啊、热带鱼啊,让我准备一个最好的海底之梦吧!”

熊的话,美砂都一一照做了。由于户外活动越来越多,美砂的心情愉快起来,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和熊也变得特别亲密了。

“还是美砂小姐居住的这种大城市好!象绫子家那种深山里实在太单调啦。幸好我……”

熊忽然自己把话头打断了。不过,美砂没有注意。

“梦枕熊,托你的福,因为睡得好,我现在脑子敏锐了,记忆力也变好了。学习起来比原来容易多了!绫子可真厉害呀!”

“当然啦!我是绫子亲手用棕色灯芯绒做出来的!身体里填充了各种神秘的香草,还有有魔力的符咒纸!”

熊非常自豪地说。

就这样打开了话匣子,熊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关于绫子的事。绫子的房间,简直就像个小小的魔法世界一样。用来照明的,是铜镜做的一枚大月亮,天黑之后,就从窗前一点点升起来,一直升到头顶。数不清的玻璃弹珠,镶嵌在天花板上,成为晶莹的星空。房间的四壁,都贴满了用锡纸做的树木剪影,月光一升起来,就变成幽深的丛林,有夜莺在里面遥遥地歌唱着。

最有趣的还是绫子做的动物们。栖息在窗台上,代替了窗帘,每晚开屏的白孔雀、蹲踞在书桌下,专吃废纸的南瓜字纸篓、站立在门背后,样子非常神气的长颈鹿衣帽架、成群浮游在空气里,收集灰尘的清道夫小鱼……要离开他们,梦枕熊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真想有机会去看看……绫子真是了不起呀!”

听得入迷的美砂,完全佩服和神往了。

不过,美砂和熊也有闹得不愉快的时候。那是因为梦枕熊实在太好动,好奇心也太强了。

星期天的下午,美砂正在为期中考试复习。埋头看报纸的梦枕熊,忽然叫起来。

“今晚电影院上映新片啊!美砂小姐带我去看,怎么样?”

“哎呀!我不想去。没看见我在复习吗?”

“可是我很想看啊!我是造梦的熊,如果不时常经历有趣的事,就造不出好梦来。”

“拿你没办法呢!好吧……”

于是,美砂放下书本,带熊去看电影了。

但是,这样的事情次数多了,美砂变得不耐烦起来。

“还想去游泳?拜托,上次就是因为你非要去看电影,我的英语才没有考好!”

“美砂小姐,你这样说话可太不讲理了。功课应该在平时就准备好,哪能靠考试前一天晚上复习?还要怪到我头上……”熊也很不服气。

虽然觉得熊的话有点道理,但美砂不肯承认:“你怎么说也没用。这回肯定不会带你去游泳了。”

熊在床上不高兴地“扑通”翻了个身。

结果,虽然没去游泳,美砂却做了一整晚关于游泳的梦。在大得不得了的蔚蓝色游泳池里,没完没了地游啊游啊……好像游了许多个钟头,游得手臂也抬不起来了,想上岸歇歇,可是,怎么也游不到岸边,只好坚持着一直游下去。当清晨美砂醒来的时候,真是累极了。那腰酸背疼的感觉,好像从梦里一直延伸到现实中。

不用说,肯定是梦枕熊干的。美砂马上生气地质问熊:“就因为不带你去游泳,你就让我做这样累死人的梦。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熊不高兴地反驳:“正是因为你不带我去游泳,我想啊想啊,脑子里全是关于游泳的事,造出这样的梦来,不是很正常吗?”

“……”美砂一时语塞,只好瞪了熊一眼。

第二次的情况更坏。那天,美砂有点发烧,躺在床上不想动。她嘱咐熊:“今晚想好好休息,让我做个温暖、安稳的好梦吧。”

可是,看了一晚上南极探险纪录片的熊,在梦中,把美砂带到了冰天雪地的南极洲。强劲的寒风一阵又一阵地吹拂过来,巨大的透明冰川,在水上撞击着,飞起千万颗闪亮的冰屑。一群色彩鲜艳的帝企鹅,摇摇摆摆地站在一块远去的冰岛上,向美砂挥着手。可恨的是,熊所造的梦境特别逼真,美砂觉得自己快要冻死了。

“哎呀,如果说这是梦,冷得也太真实啦……”

美砂冻得紧紧抱住身子。但是,四下里连一个避风的地方都没有。她只好蹲在冰岛上,咬着牙齿坚持着。

早晨,好不容易醒来的美砂,觉得感冒比前一天加重了许多。她气愤得不得了:

“喂,梦枕熊,不是说想做个温暖的梦吗?你真是坏心眼!”

“那种平凡的梦算什么,还是我的南极之梦比较好!你看到漂亮的企鹅了吗?”

美砂一把掐住熊的脖子,把熊拎起来拼命地晃。

“咳……咳咳……快松手呀!受不了了……”

熊涨红了脸,拼命地挣扎,但是,毕竟是六十公分高的熊,毫无还手之力。

“梦枕熊,真受不了你这么自以为是,真讨厌!”

一直到手酸了,美砂才松开熊。

熊扑通一声,气愤地跌坐在地上,眼里闪着泪花:“你身体那么差,睡眠那么浅,要不是我辛辛苦苦做出好梦,你哪能睡得香?居然一点也不领情!”

这以后,因为担心再做糟糕的梦,美砂只好满足熊的各种要求。不过,心里总是在生气。

“绫子为了治我的失眠,才把你送来,现在反而要我听你的话……”

这天,熊从早上起,就起劲地说着年级篮球赛的事。这是昨天跟美砂一起上学时,在学校里听来的。

“美砂小姐!咱们晚上去看篮球赛吧?”

“我又不会打篮球,不喜欢看……再说,晚上有好看的电视剧呢,我想在家里看电视。”

“电视剧那种东西,早晚会重播的,还是篮球赛比较真实。”熊也寸步不让。

“今天实在没法带你去,要不然,下次吧?”

“如果你不带我去,我就自己去。”

“我不带你你怎么去?”美砂瞪了熊一眼,心里气得不得了。

“我拿你的月票去乘车嘛!”

“醒醒吧!你才比垃圾桶高不了多少,被人绑架了怎么办!”

美纱大吼起来。

“谁会绑架穿枕头套的熊啊?!一看就知道没有钱!”

熊也气得眼睛都红了,“再说,怎么能拿垃圾桶形容我?!我要回绫子家去!”

“别做梦啦!你已经被绫子送给我了。”

美砂断然回答。

熊奋力跳下床,嘭嘭嘭地跑开,一头扎进衣柜的被子堆里。

美砂和熊互相生了一晚上闷气。

就寝的时候,美砂有点犹豫了。今晚枕不枕着熊呢?……她悄悄看了看熊。熊仍然脸朝里躺在衣柜里,一动也不动。

“哼,这么骄傲,有什么了不起……”

美砂又火了。她赌气从壁橱里拿出好久不用的枕头,往床上一扔。

这天晚上,没有了熟悉的薰衣草香,没有了熊“呼噜……呼噜……”的催眠曲,美砂翻来覆去了好久,才朦朦胧胧地睡着了。可能是因为白天生了气,几乎马上就做起噩梦来。好像一块大石头沉沉地压在胸口,怎么也喘不上气来,她拼命地又推又喊,猛地一下子惊醒过来了。喘着气,美砂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绿色的荧光针才指到两点,这一夜还长着呢。

“唉……”美砂在黑暗中烦躁地翻了个身。

由于整晚没睡好,美砂在学校里一直昏昏沉沉,下午上课时居然打起瞌睡来了,挨了老师的批评。

“这全是因为梦枕熊,都怪他……”美砂恨恨地想着。

今晚要不要妥协呢?……不行!总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必须要让绫子知道这种情况。这个决心一下,美砂立刻抽出一张作文纸给绫子写起信来。

绫子的回信,很快就来了。但是内容让美砂很不解:

“仅仅不听你的话,这还好办。但是从你的描述来看,恐怕出了更大的问题。请暂时忍耐,我会尽快查明情况。”

紧接着,第二天又收到了绫子的下一封信:

“已经查清楚了。送去的熊出了差错。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请你把他寄回来,我要好好教训他。真正的梦枕熊会马上给你寄去。那是非常安静、听话的熊,绝不会给你添半点麻烦。以前带来的一切不便都请原谅。”

“又及:请你把寄回来的熊装进木箱里,牢牢地钉住,好防止他半路逃走。”

“哼!”

美砂把绫子的信,扔在梦枕熊面前。

看着美砂严厉的样子,梦枕熊以胆怯的表情拾起信,看了一遍,就露出“完了,被拆穿了……”的表情,垂头丧气地坐在美砂对面。

“现在,快给我说实话!”美砂逼视着熊,

“唉!那要从头说起……”熊吞吞吐吐地说,“因为美砂小姐身体不好,绫子知道了,很担心,就想办法要治好你的失眠……”

“这个早就知道啦!快说那些我没听过的事情。”

“马上就说……其实,我是冒充梦枕熊的身份到美砂小姐家来的……我的真名字叫梦见熊。”

“什么?那就是说,有两只熊了?”

“嗯……我们是绫子从同一块灯芯绒上裁出来的。外表完全一样,可以算是孪生的熊。”

熊低着头,沮丧地说。

“很好,就这样继续说!”

美砂瞪了熊一眼。

“因为多出的布料正好可以再做一只熊,所以……虽然外表一样,我们的作用可是大不相同。梦枕熊是吃梦的熊。他的身体里,塞满了让人安睡的颉草和薰衣草,还有罗布麻茶,能让你安安稳稳地一觉睡到大天亮。至于我嘛……”

“不用说,我也知道了,你跟梦枕熊正好相反,是造梦的熊吧?”

“对,对。”熊连连点头,“填充我的,都是使人浮想联翩的迷迭香和小连翘,还有活泼的绿茶。所以,我们的性格也完全不一样。这要从我俩诞生的那天晚上说起……”

——“呼,总算做完了!”

绫子放下针线,摘下眼镜,揉揉酸痛的眼睛。

桌子上,两只一模一样、棕色的熊坐起来,并肩向绫子深深鞠了一躬:

“您辛苦了!”

“嗯!从现在开始,你是梦枕熊。”绫子指着左边的熊。

左边的熊点点头。

“你是梦见熊。”

右边的熊也点点头。

“梦枕熊,明天就派你出远门。本该打扮得漂亮点。不过,实在来不及了……”绫子思考了一下,从衣柜里找出草绿色的枕套,和橘黄的睡帽,套在梦枕熊身上:

“委屈一下,暂时就穿枕头套出门吧。”

夜深了。在绫子的卧室里,月亮升到了天花板正中的位置。时钟上的布谷鸟拍了拍翅膀,清脆地叫起来:“十点整,各就各位!熄灯就寝!”

又大又圆的月亮咔嗒一声灭了。星星一颗挨着一颗,亮了起来。动物们纷纷爬进衣橱。两只熊慢吞吞地跟在最后面。

“绫子偏偏派我去那么远的地方。”

梦枕熊抓抓耳朵,沮丧地说。

“但是听说有很多梦可以吃啊!

梦见熊鼓励他。

“可我不想动啊!就算是为了吃梦也不愿意去那么远的地方。”梦枕熊爬进衣柜,躺在角落里。

“我倒真想出去旅游,可惜又不派我。奇怪啊!你为什么这么不爱运动呢?”

“可能是因为我身体里加了颉草和薰衣草吧?”

“哎,我有个主意……”

衣橱像个丛林一样暗。在星光照不到的角落,两只熊小声谈了一晚上。

窗台上的白孔雀,慢慢收起了华丽的尾羽,曙光照亮了房间。

绫子拉开了衣柜门:

“梦枕熊,要去邮局了,准备好了吗?”

戴着睡帽、穿着枕套的梦见熊连忙钻出来,响亮地回答:“已经准备好了!”

在衣橱的角落,梦枕熊一动不动,正在安静地睡觉。

——“所以你就骗了绫子,也骗了我!”

听完熊的叙述,美砂气愤地说。

“虽然是这样,我毕竟也尽心尽力地为你工作了……没有办法,我就是造梦的熊嘛!”熊委屈地说。

“不管怎么样,明天肯定要把你送回去。”

美砂下了决心。

这是美砂和梦见熊渡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美砂小姐,今晚你想做个什么样的梦呢?”

熊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很难过。看见熊这个样子,美砂的心也软了。

“嗯……明天你就要走了,还不知道你是怎样造梦的呢……”

“啊,关于这件事的梦……好的!今天晚上梦中见吧!”

熊稍稍高兴了一点,振作起来了。

这天晚上,美砂的梦不一样了。好像是从一片黑暗的森林中,亮起了小小的、指路的灯箱。

“向左。”

美砂依照指示向左走去,不久,就又在前方看见了“向右”的灯箱。就这样,曲曲折折走了好久,前方越来越明亮,仿佛正在从黑夜走向白天。

在走出森林的一刻,天完全亮了。一泓群山环抱的湖水,出现在美砂眼前。阳光下的湖水犹如明镜,倒映着四面的青山,一线狭长的小岛蜿蜒伸入湖心。

“美砂,你来啦!”

坐在湖心小岛上的梦见熊,远远招呼着美砂。

“啊!怎么会变得这么大了……”美砂吃惊地注视着梦见熊。

真的,在梦的世界里,60公分高、用灯芯绒做成的梦见熊,变得跟真正的熊一样庞大……美砂稍微有点胆怯地走上小岛,走到梦见熊身边。

“看到路上的灯箱了吧?匆匆忙忙做的,不太像样。不过,总算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梦见熊喘了口气,眺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又说:“看啊,这就是你的梦湖。”

“这么美的湖……那么,我的梦在哪里呢?”美砂迷惑地问。

“请看着吧。”

熊叽里咕噜地念了几句奇怪的话,然后,从身边拿起了一根长长的吸管,把吸管放进湖水中,轻轻地吹了一下。

“咕噜噜……”一连串彩色的气泡从湖中升了起来。

“美砂,快仔细看,这就是你的梦。”

美砂定睛看了起来。那晶莹透明的彩色气泡,居然并不破碎,而是一直向上升,像气球一样,越来越大,越来越轻盈,穿过水面,在阳光下漂浮着。

熊和美砂一起抬头望着气泡。渐渐地,美砂从气泡那变幻莫测的瑰丽色彩中,看出了一幕幕影像:开满灯笼花的原野、遍布着珊瑚礁的海底、雪夜里像橘子一样暖红的灯光……

凝视着在阳光下飞舞的气泡,美砂完全心醉了。

醒来的黎明,是美砂和梦见熊都很不好过的黎明。

想到真的要跟梦见熊分开,美砂心里有点说不清的失落。她假装不在意,偷眼看着梦见熊。表面看,梦见熊好像很平静。他已经穿好枕套,做好了出门的准备。

“不能心软,不能心软。居然骗了我和绫子那么久……”

这样想着,美砂终于把梦见熊带到邮局,装在木箱里,给绫子寄了回去。

真正的梦枕熊,也在不久之后就抵达了。虽然外表跟梦见熊一模一样,确实是非常安静的熊。不爱说话,也不爱运动,每天都静静地躺着。

失眠的情况再也没有了。不再有五光十色的梦,也不再有梦见熊的聒噪,生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梦枕熊忠实地吃掉了所有的梦,留给美砂又黑、又静谧的睡眠。

“呼……终于自由了!”

美砂过上了久违的、随心所欲的生活。因为一夜没有做梦,早上睁开眼睛,就觉得充满了活力。一天的日程完全由自己安排,不想去的地方根本不用去。放学时拎着书包,漫无目的地走回家就可以,耳边再也没有“去公园!去公园!”,或者“去郊外!去郊外!”这样没完没了的吵闹。

“还是梦枕熊好呀!”

美砂在给绫子的信中,这样写道。

“当然啦!我现在还生气,梦见熊居然这么胆大包天。最不能容忍的是,咱们两个都受了他的欺骗!”

绫子在回信中说。

就这样,每天上学、放学、吃饭、睡觉……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提起的事情。相似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地,春天到来了。

金黄的迎春花,首先点亮了整个城市。

随后,人行道上的樱花树,也像淡红的轻云一般开放了。

去上学的美砂,抱着书包在花下站住了。轻轻的一阵风来,花瓣就落满了美砂的长发。尽管年年都看到这样美丽的景象,美砂还是在心里由衷地感叹:“真美啊……”

此时此刻,如果梦见熊也在,会比自己还要感动吧!而且,看见这样的景致,梦见熊该会造出多美的樱花之梦来呢……

仰望着碎雪般飘落的樱花,美砂忽然感到一阵寂寞。

从那时开始,好像总有一件心事缠绕着美砂。渐渐地,她感到心里空落落了。

樱花凋零的时候、下第一场春雨的时候、天边铺满火烧云的时候……每当这样的时刻,美砂就分外想念梦枕熊。

被自己赶走的梦见熊,现在在做什么呢?想必整天被关在衣橱里吧?那么活泼好动的熊,住在深山里,一定闷得很难受吧?……想到那些和梦见熊共渡的日子,悔意在美砂心底蔓延开来了。

一天天过去,美砂越来越想知道关于梦见熊的消息了。可是,写信的时候,她又不好意思向绫子问起。

“要是能梦见他也好啊……”

可是,一夜一夜,都是寂静而深长的睡眠。别说梦见熊了,连一丝梦的亮光也没有,美砂的睡眠,仿佛是被黑天鹅绒一般的幕布完全覆盖住了。

“喂,”这天,美砂向梦枕熊搭讪了。

“什么事?”好一会儿,才传来梦枕熊的回答。

“那个……我想知道,你是怎样把梦吃掉的?”

“这个嘛……就是把冒上水面的梦捉住,像吃鱼一样,吧唧、吧唧地吃。”梦枕熊慢吞吞地说。

“都是些什么梦呢?”

“象考试不及格的梦啦、跟同学吵架的梦啦、失火的梦啦……”

“那,留一个梦给我好不好?”美砂试探着问。

“什么样的梦呢?”

“就是……关于梦见熊的梦。”美砂的脸有点红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有点惦记呢……”

“这个,美砂小姐,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不会造梦的,只会吃梦。很难满足你的要求……”熊慢慢地抓了抓耳朵。

“唉,那就请你不要吃掉我关于梦见熊的梦,好吗?”美砂难过地说。

注视着低着头的美砂,熊点了点头。

“想了很久,我其实是喜欢梦见熊的。我已经原谅他了,也请他不要再生我的气。绫子,能再把他送给我吗?”

在给绫子寄去了这封信的晚上,美砂终于做了关于梦见熊的梦。

在陌生的城市里,繁华的街道上,美砂一眼就看见了正在赶路的梦见熊。

“喂!梦见熊!”

美砂真是高兴极了。她匆匆跑上前去:“这些日子,我很想念你啊!”

“嗯,我知道!所以,我正在去美砂小姐家的路上!”

熊很有精神地回答。

“咦?正在来我家的路上?”

“是啊!绫子小姐最后答应了我,让我来找你。所以,我又开始旅行了。看到了好多好多风景,真是愉快的事啊!”

“太好了!我在家里等着你,你一定要快点到来啊!”

“嗯,如果我在路上耽搁了,你也千万不要担心。那就说明遇到了好玩的事啦!不管怎么说,我最后是一定要去美砂小姐家的。”

绫子的回信来了。

信上说,在一个星期之前,梦见熊从绫子家出发来找美砂了。

“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而且又确实很想念你,我就让他去了。就让两只熊都陪伴在你身边吧!不过,没把他装进木箱,恐怕这只熊又要四处去游荡,让你等上一阵了。”

绫子在信上这样写道。

“梦枕熊,梦枕熊!梦见熊要来啦!”

看完了信的美砂,兴冲冲地跑到卧室里。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我也很想念他啊!”

立刻,传来了梦枕熊高兴的回答。

那以后,美砂和梦枕熊,一起热切地期待着梦见熊的到来。

在美砂一直眺望着的窗外街道上,虽然还没出现梦见熊的身影,不过,美砂知道,梦见熊正在到自己家来的路上。也许,下一秒钟,那“蓬蓬蓬”的敲门声,就会在门上响起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人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