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文艺评论

徐丽艳[黑龙江]:血浓于水的亲情



——王芳长篇儿童小说《倾听拔节的声音》读后



温情疗愈儿童小说系列之一《倾听拔节的声音》,是著名作家王芳老师的大作。

本书以小主人公诺一,在林甸一小遇见班主任秦梧桐老师前后的变化为线索展开的。诺一最终在秦老师春风化雨般的循循善诱下,打开了抑郁、闭塞的心门,懂得了母爱毋庸置疑;原谅了再婚的爸爸;关心照顾同父异母的妹妹诺寻寻,而变成了活泼开朗的,有担当的阳光男孩。

诺一的爸爸喜欢写诗歌,妈妈讨厌爸爸写诗歌。夫妻之间因为诗歌,矛盾不断激化。

一个总是情绪失控的母亲,一个没有担当的,不懂得尊重的父亲,导致了一个家庭的悲哀,更导致了孩子的悲哀。在诺一五岁的时候,爸爸不堪忍受妈妈的歇斯底里,妈妈忍受不了代课教师的爸爸失业了,还整天沉迷于退稿的诗歌创作中,麻醉着自己。他们背着诺一悄悄地离婚了。

从此诺一跟随着母亲生活。爸爸再婚后,错过了儿子七年的生命拔节的时光,七年里妈妈把诺一爱好诗歌的兴趣,无情的粉碎、碾压,他痛苦不堪地活在孤独,自闭的“深渊”中。

原本,从小就喜欢诗歌的诺一是快乐的。但是,妈妈常常因为自己失败的婚姻,把对爸爸的怨恨变本加厉地发泄在诺一身上,无情地践踏着他对诗歌的喜好,还经常因为他写诗歌,狠狠地抽他的嘴巴。除了三本诗歌被他藏在枕下“幸免于难”,其余的都被妈妈无情地烧掉了。

没转学到林甸一小之前,诺一就读于庆丰小学。五年级时,一次参加“六一”文艺会演,班主任林老师让他朗诵他自己创作的诗歌《倾听拔节的声音》,被不太懂诗歌的秦诗人说不押韵给否定了。

诺一据理力争说,新诗如北岛、顾城、舒婷写的也是没有韵脚的。

因为诺一的冲动顶撞了秦诗人,秦诗人不屑地讥讽着诺一,说他是颓废的,令人绝望的,不可救药的……让校长没了面子,让林老师没了面子,妈妈也觉得在众目睽睽下,儿子让自己颜面尽失,怒不可遏的巴掌再次狠狠地抽向了诺一的嘴巴,自此诺一的精神世界坍塌了,他暂时性的失语了。

后来,妈妈和诺一搬到了林甸的一个出租屋的五楼,得到了一个单元三楼居住的秦梧桐老师的帮助,辗转得以转学成功。并且秦老师成为了诺一在林甸一小五年三班的班主任。

由于之前秦诗人的挖苦,诺一不喜欢秦姓的人,加之秦老师暂时让诺一做旁听生,他觉得秦梧桐老师也是道貌岸然的,于是他悄悄地撕掉了秦老师门上的对联,用刀子恨恨地割碎了门口的脚踏垫。

秦老师感觉到了这一切是叛逆的诺一所为,不仅没有戳穿他,还经常带他回家吃饭,并且经常带着他参加诗歌朗诵会,不断挖掘了诺一创作诗歌的潜力。

秦老师鼓励诺一多看课外书,多写诗歌,得到了秦老师的肯定和认可,诺一的多篇诗歌层出不穷地发表在不同的纸刊,而且发自内心地向秦老师道歉,坦白了自己的错误,最终得到了秦老师的原谅。

由此可见,老师对学生的引导和赏识教育是多么的重要。请家长也对孩子多些耐心,不要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孩子身上,他们有追求自己喜好的权利。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我们不要用自己的尺子丈量别人的人生。更不要把自己的喜好强加在孩子身上。不要总是用“我是为你好”,绑架孩子的兴趣和爱好。即使是母亲也不可以。因为,暴力表面上能扼杀孩子的梦想,但是爱好是深深扎根在骨髓里的,是任何讥笑、嘲讽、打骂的暴力也摧毁不了的坚定意念。

每个光鲜亮丽的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艰辛。造化弄人,和诺一住对门的六岁女孩寻寻总是给诺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骨子里的亲情让他们还不知道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时,就特别亲切友好。

为了挣钱给瘫痪和脑梗的爸爸治病,小寻寻一直没上过幼儿园。 她用稚嫩的肩膀,挑起了家庭的重担,每天去水上乐园进行人鱼表演,双休日加演,一天15场,加上来回换衣服的时间近十个小时,常常累得精疲力竭,而且还经常被海底世界里的热带鱼咬得遍体鳞伤。

一个阴雨天的周末,水上乐园本该取消表演。但是友情让寻寻愿意给唯一的观众诺一表演。

隔着玻璃墙,诺一眼睁睁地看着寻寻因为美人鱼服装的鱼尾被礁石缠住,在鲨鱼的攻击下,寻寻血淋淋的胳膊染红了水面。

诺一焦急地拍打着玻璃墙,那种骨子里,亲情血浓于水发出来的“救命啊,救命啊……”声嘶力竭的气流,终于冲破喉咙喊出了声音。

一次,诺一去寻寻家玩的时候,看见了墙上寻寻爸爸妈妈的结婚合影中,寻寻爸爸居然是自己的爸爸诺安生,他恨透了寻寻,他觉得是寻寻抢走了爸爸,觉得七年里遭到的白眼都是寻寻间接给他造成的。

是秦老师开导安慰他,爸爸和妈妈离婚后,才和寻寻妈妈结婚后生下的寻寻,这不是寻寻的错,要以宽容善意,谅解生命中最亲的人。

第二天,诺一在秦老师的陪同下,背着妈妈到医院看望卧床的爸爸,释怀了对爸爸新家庭成员的恨,也对妹妹寻寻更加亲切友好。

爱是清风玉露,在亲情的感召下,秦老师终于做通了诺一妈妈不让诺一和爸爸一家往来的思想工作,并且不限制他和父亲一家的往来。妈妈也更加尊重了诺一对诗歌的爱好,支持和鼓励他创作诗歌。

坚强的小寻寻常常鼓励诺一:“我负责挣钱养爸爸,哥哥负责好好学习给爸爸争光。”

亲情血浓于水,寻寻终于像同龄孩子一样,可以上幼儿园了。前提是12岁的哥哥诺一,接送妹妹上学和放学。

白天寻寻妈妈照顾爸爸,放学后诺一辅导妹妹功课,照顾终身残疾的父亲,让寻寻妈妈和小姨在晚场的时候全身心地投入到水上乐园的人鱼表演。

秦老师温情的话语化解了两个家庭水火不容的“硝烟弥漫。”让诺一和寻寻两个家庭三冬暖,春不寒。那血浓于水的亲情,让同父异母的兄妹永远根连根,心连心!从骨子里感到了温暖和亲切。



作者简介:

徐丽艳,林甸县作家协会会员,1974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大庆市林甸县。爱好读书,朗读,慢跑。

编辑:初  八

复审:刁江波

终审:王  如




点击量:1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