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吉布鹰升[四 川]:山之美




山,我生于斯,长于斯,生活于斯。于是,觉着走不出山而迷茫。然而,离开山,久而久之,又心生山行之念想。

山之于我,如蓝天之于白云,高山之于云雀,树林之于鸟儿,山谷之于小溪,令我自在、舒畅呀!

我时常行走于山间。林木葱郁,鸟儿鸣叫,小溪涓涓,空气清新,这一切多么令人幸福!

山中,无世俗之烦扰,无名利之纷争,忘忧愁而愉悦,人的心灵变得单纯和高尚,仿佛受了洗礼。

仰望苍穹湛蓝,白云悠然;聆听风声呼呼,鸟语啁啾;四下山岭起伏如波涛汹涌,山岚氤氲。顿觉,有一种静谧的神圣,比人间的一切高贵、圣洁。

刹那,无论身居高位者,抑或是平凡之人,无不感慨——“啊,大自然是那么完美、纯净又慷慨!”

山之壮阔,绵延无尽;山之秀美,草木锦绣,花朵灿烂;山之温柔,溪流淙淙,鸟语如歌,清风低语。

我依恋山,如白云依恋天空,鸟儿依恋树林,溪流依恋山冈。

山,各有其美,四季不同。

最为憧憬的春。从阳历二月开始,天气日渐转暖,阿拉伯婆婆纳细小的、蓝色的花朵,拥有太阳和蓝天般的夺目,灌木丛林里小檗金色的花朵隐约绽放,虽然是零星的,却让人感到春天已经来临。金翅雀、鹊鸲、灰头啄木鸟、乌鸫叫声激越,隐匿了一个冬季的鸟儿陆续出现了。然而,高寒山区,雾凇寒,树林、山岭一片白,大地寂静。甚至,死寂一般,偶尔传来几声依稀可辨的鸟鸣,枯瘦的河流“叮咚”作响。三月,柳枝如游丝,在风中飘拂,不知从何处飞来的柳莺停栖在树上,忽而扑棱着翅膀飞翔,忽而探头探脑,忽而啁啾,那是初春欢乐的精灵。雨丝淅沥,枯草丛露出嫩绿的草,几天便洇染了一片。灌木丛里,腋花杜鹃已悄然绽放出粉红色花朵,胡颓子抽出青绿的小叶,不久便吐露出花蕾。四月,白杨树褐红色的树冠幻化为淡绿的雾,落叶松林染上了一片青绿,鳞叶龙胆花朝着天空吹奏曼妙的乐曲,水杉树鼓出的点点叶芽早已幻化为一片片鲜绿欲滴的羽叶,珙桐树爆出雪白的花朵,大杜鹃、鹰鹃、四声杜鹃、噪鹃、松鸦如约而至。山林里,人迹罕至,陌生鸟啼鸣,如隐士难见其真容。

远处,山冈草坡前几日依然灰突突的。随着立夏的来临,一夜间变得绿草茵茵。五月,鸟儿声声激越,尤其是鹰鹃、噪鹃在我们近邻的那片树林里啼鸣,似乎不怕人。然而,不管你如何小心翼翼去寻找,也难见其踪迹,好像那仅是人类无法解释的声音。我到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去看树林,那里有噪鹛、山鹪莺、野鸡、白腹锦鸡等在鸣叫,然而听不见噪鹃、鹰鹃的声音,大概鸟儿的分布是随着海拔、气候、树木等的变化而变化的。

最有意思的是,山鹪莺在小叶杜鹃丛里低低地飞翔,不时发出颤音,时而停在枝上,上下摇摆着尾羽和抖动着翅膀,“嘎点……嘎点……”的声音不住地传来,轻轻回荡着。白腹锦鸡“哧哧……哧……哧”,声音激越,使人以为是某种高大的野兽而虚惊一场。几种不同的鸟发出近似猫叫声,“喵喵……”,仅是粗大、细弱的略微差别。松鸦的叫声,“哇……哩哇哇……”,如放牧娃打招呼,极为逼真。它停歇在桤木树上,灰黄的羽毛衬着一绺蓝色,不时张口鸣叫,声音洪亮,使人疑惑它的前世是放牧娃。“瑟瑟洛……”,像是鹰鹃的声音,但不洪亮,底气不足;“嗟噘咦叽……”,像是朱雀的啼鸣,但急促,不优雅;“嘘……叮……”,像是白顶溪鸲的鸣啭,但不婉转、悦耳……这种鸟儿还能模仿雏鸡和其他鸟儿的叫声。原来,它是聪明的模仿鸟呀!我好几次去探寻都无功而返。它性喜与村为邻的树林,乌鸫也时常栖居在那里,大概与村人有某种秘密的约定吧。“嗡嘎嘎……”,像是牧人牧羊的声音;“嘟……嘟嘟……”,像是微弱的汽车喇叭声;“咕……咕咕……”,有人说是戴胜鸟,然而难见其踪迹。“吱……吱吱……”,以为是知了,然而尚未到知了鸣叫的时节。于是,定睛一瞧,一只比拇指稍大的灰色鸟儿从华山松中惊飞,真不知是什么鸟呢!

山林里,鸟儿在无休止地演奏音乐,献给寂静的山谷。唯有牧人和造访山林的人,方能有幸聆听这比人世间任何伟大、奇妙的音乐都神奇千万倍的天籁之音。

山,是寂静的;溪流清澈而涓涓,是山之血脉;树木葳蕤,晨曦温柔抚摸,是山之毛发;风,时而习习,时而呼呼,是山之气息;鸟,啁啾啼鸣,时而优雅婉转,时而低吟柔和,是山之歌者。我,是山之隐士,聆听溪流、风、鸟,顿觉和山融入一起,无我而美妙!

冷杉直入苍穹,树干一人合抱有余,松萝如淡绿色的胡须迎风飘动。红桦木虬枝张牙舞爪,如闪电划过夜空。乔木杜鹃比肩而立,向着阳光伸展枝叶,花儿朵朵灿烂芬芳。鸡爪槭树干覆盖着苔藓,树叶鲜绿欲滴……各种树木为生存而竞争激烈。瞧,从腐朽的树木上生长出来的杜鹃树和红桦木巧妙地向着空地上方伸展枝叶,从而挣得属于自己的那份阳光和空气。万物生生死死,老树倒下或枯死后,有的地方又开始生长出杜鹃,虽然矮小、刚没过脚踝,然而,叶叶翠绿,生气盎然。

树桩枯死,斑纹如流水,和生前一样漂亮。绕树三匝,怀念它从前的风姿,白云从上空飘过,鸟儿停歇于枝上歌唱,风从远方吹拂而来,看着日出日落……每一棵树,都会让人念想生命的伟大、奇妙。

小叶杜鹃紫花绚烂,如地毯铺展,芳香袅袅。湖泊清澈,倒映着白云悠悠。羊群放牧,如白云散落。云雀鸣啭,歌声从天上来。鹞鹰悬在空中,忽而落下,忽而升起。银露梅、黄菖蒲、夏枯草,兀自开花,蜂蝶忙不迭地采蜜。

苦荞、燕麦如锦绣,铺展山岭,馨香浓郁。山下,低洼地,苦荞收割,如斗笠,朱雀、伯劳、三道眉草鹀鸣啭欢悦。

细雨绵绵,寒意来袭,那是初秋。大蓟草、雪绒花、香薷草,依然芳香幽幽。鹰鹃、噪鹃、四声杜鹃等鸟儿,隐匿踪迹。或许过着隐蔽的生活,或许往南迁徙了。伯劳、红嘴蓝鹊、三道眉草鹀、云雀等少数留鸟的叫声,不再激越。到了深秋,山林染了红、金色,色彩斑斓,让人颇有几分醉意。

落叶树大都光秃秃的,火棘挂着金灿灿的果实,醋栗树红艳艳的果实开始萎缩,小檗的果实变为紫色,那是初冬。青冈、杜鹃等依然保持着四季一样的绿色。白雪飘飞,大地寂静,山林里的积雪留着依稀可辨的狐狸、狗、野猪的踪迹,寒风里山雀瑟瑟发抖。大雪纷纷,有的参天树木被积雪压断了,如杜鹃、红桦木、青冈等。然而,阳光和煦,龙胆花、腋花杜鹃零星绽放,令人眼前一亮。草木在寒冬里顽强抵御严寒!

蜡梅在寒风里绽放,朵朵黄玉般的花朵,清香袅袅飘来。鹊鸲、乌鸫过着低调内敛的隐蔽生活。

噪鹛、云雀不畏严寒,偶尔放开歌喉。鹞鹰盘旋,忽而俯冲而下,忽而上升起舞。高山柏,任凭寒风凛冽,兀自散发清香。

柳树开始泛青,柳莺、鹊鸲叫声欢愉的时候,又一个春天来临了。

山,亘古以来,四季轮回,让每个生命领略大自然,无论恩赐或是困顿。人类不得不赞叹它的壮美和神奇,以及感慨自我的渺小。

我愿像一支歌,像一条小溪,轻轻萦绕它;我愿像一朵云,像一阵风,轻轻从它上空经过;我愿像一块岩石,默默守望着它;我愿像树木一样把花朵和绿献给它;我愿它永远美丽、圣洁和魅力无限。

(原载《绿叶》2021·8)

作者简介:

吉布鹰升,彝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随笔》《美文》《儿童文学》《中国校园文学》《大益文学》《湖南文学》《创作与评论》《滇池》《广西文学》《山东文学》《星星》《当代中国生态文学读本》《散文诗》《小溪流》《文艺报》《绿叶》等刊物发表作品。其中有的被《散文·海外版》《散文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文苑·经典美文》《风流一代·经典文摘》转载,有的入选《2012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1年中国微型小说排行榜》《2011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2015年中国年度儿童文学》《2017年中国随笔精选》等选本。曾获首届中国西部散文奖,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奖新作奖,2012年孙犁散文奖,第二届丝路散文奖,第二届全国十佳教师作家奖等。著有《自然课》《彝人族语》《麦浪摇》等,其中《彝人族语》被国外图书馆收藏。作品入选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高考模拟试卷或高中试卷。


编辑:曼  娘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