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诗歌

木 糖[黑龙江]:妞妞,你知道吗?(组诗)




    妞妞来了


卖豆芽的叶婶

捡到一条小泰迪

伸手摸摸

肚子上有个大包

原来是条病狗


叶婶找了许多天

没找到狗主人

于是给狗起名叫

妞妞

留了下来


六年后

叶婶把妞妞送给我

我本想要一条金毛犬

从小养到大

经历它一生的时光

然而最后却领养一条

不知岁数的老狗


它肚子上的大包

好似一个开关

不知道

能打开什么


那天是大年初一

黄昏降临

我抱着妞妞

走在回家的路上


忽然,一道烟花

斜上暮色里的天空

我举目望去

妞妞也将脸抬起



    名字


妞妞长得好看

只是名字太俗气

太对不住它那一双

高原湖般的眼睛


我想给妞妞

换个诗意的名字

有人说不好

妞妞也许还以为

能回到原主人那里

如果名字换掉

它会绝望

知道自己被抛弃了


于是

妞妞还叫妞妞



    尾巴


妞妞的身世

是一个谜

不知道换过

多少主人


也不知道是谁

切掉了

妞妞的尾巴

据说是为了好看


真想找到那人

把他的尾巴

咔嚓一刀

切下来

如果他有的话



    瘤


去宠物医院的下午

天空布满乌云

犹豫着,是否

下一场雨


给妞妞

化验血,做B超,做心电

医生说

妞妞肚子上的包

是子宫瘤

可以手术摘除,但是

它有心脏病

手术不一定成功


不成功

意味着死


我不想冒险

抱着妞妞回家

只是越来越觉得

那个瘤,好似埋在

妞妞皮肤下的

地雷



    爬肝山


妞妞

最爱吃鸡肝

真希望这世上

能有座肝山


选一个晴朗的

星期天

我们去爬山


妞妞

一路爬一路吃

(我不陪吃)

肚子鼓又鼓

大山瘦呀瘦



    怕黑吗


晚上要是不回家

临走前

我会选个房间

把灯打开


白昼的日光

把灯光

吞得干干净净


哎,真浪费电

妞妞要是

自己能开灯

该多好


妞妞要是

那么有能耐

早就告诉我了

它到底怕不怕黑



    想不想去


妞妞

想不想去凤凰山

外星飞船在那停留过

汪汪汪


妞妞

想不想去喀纳斯

哲罗鲑冒充海怪

正藏在水底下

汪汪汪


妞妞

想不想去迷人湖

站在岸边上

淋一场声控的雨

汪汪汪


妞妞

想不想去……


我每说出一个地方

妞妞就叫几声

急得它

差点没拼出xiǎng



    我没动


我和妞妞

即便不在一个屋里

它也在监视我的

一举一动


出门溜达要带它

吃根火腿肠

要分给它三分之一

动动塑料袋

它也跟奸细似的

颠颠跑过来


这时

我正坐在沙发上

构思一首诗

妞妞忽然跑过来

仰脸望我


妞妞啊

我正在构思一首诗

除了脑筋外

哪也没动



    把妞妞的窝拿走


在这个世界

你不觉得

哪一颗星星,哪一缕风

是你的


在这个国家

你不觉得

哪一座山,哪一条河

是你的


在这座城市

你不觉得

哪一条路,哪一座楼

是你的


在这个家里

你不觉得

哪一碗饭,哪一盏茶

是你的


然而,妞妞

无论什么东西

只要被你叼到窝里

你都会觉得

那是你的


瓶盖、牙刷、药盒

甚至一根头发

你都目露凶光地

看守


妞妞

你的窝不是一座城池

贪念一来

快乐就会走开


妞妞

你看守的东西

我不会趴在地上

跟你抢


不过,我要

像题目那样做

窝一拿走

你的世界就大了

眼睛

又像以前那样清澈


    吃胡子


下午

刮胡刀落地

黑盐沫似的胡子

洒在沙发下


我正在炒菜

炒一盘干蘑白菜

那时,妞妞开始吃

我的胡子


后来,妞妞吐了

它吐的是我

已经不认识的

时间



    卖鼻子


妞妞建议

明年多种点

胡萝卜


雪天里

背着去卖

“胡萝卜喽……”


不对,不对

吆喝错了

应该是

“卖雪人的鼻子喽......”



    妞妞怕洗澡


千万别说

“妞妞,洗澡。”


它一听到洗澡

这两个字

害怕得都想

躲到外星球去


那好吧

“妞妞,咱们沐浴吧……”



    偷糖妞


打胰岛素的人

身边离不开糖

尤其睡前

枕头下总是放几块

侠客似的糖


那些糖

经常被妞妞偷走

奶糖、酥糖、水果糖

牙齿撕破糖纸声里

甜味儿溜溜哒哒

跑出来


妞妞呀

不是不让你吃糖

我百度过

吃糖狗容易胖

一胖,病就来了


要是你也得了

糖尿病

自己能打胰岛素吗



    护照


妞妞

我有个建议

下午你去洗个澡

刮刮胡子

做个面膜

然后办一张

去我梦里的护照


填表时

千万别写错地址

万一

你去了别人梦里

人生地不熟的

多没意思



    一个暴君甩下的狠词


妞妞

别打扰无花果树

睡午觉

禁止拿我的书

磨爪子


妞妞

不许翻垃圾箱

呼噜声要三十六和弦

放屁要有香水味儿

且消音


妞妞

如果你触犯一项规定

别怪我心狠手辣

把你脑袋打成

狗脑袋



    采访妞妞


问:妞妞,你烦我吗

答:No

问:妞妞,你有烦的人吗

答:yes


哎呀,妞妞

一天到晚只有咱们俩

在一起

你烦与不烦的人

看来都是我


你不只是一条

会说英语的泰迪

还是说谎高手



    煮饺子事件


我买了23个

酸菜馅冻饺子

20个是我的

3个给妞妞


煮饺子时

妞妞在一旁

垂涎1½尺地等待

可是

饺子们越煮越生气

变成轻飘飘的大胖子

从锅里

一个接一个飞出去

撞得天花板

一颤一颤

吊灯吓得都贫血了


后来

所有饺子都

飘到天上

变成23颗

酸菜馅的星星



    一克拉


训斥妞妞时

一粒吐沫星子

落在它头上

亮晶晶的


这多不好

赶紧给妞妞

讲了一个又一个

睡前故事


这样一来

我们就会觉得

那一克拉的吐沫星子

是给妞妞讲故事时

迸上的



    打假拳


妞妞武功高强

多快的拳

都能躲过去

“小心,快拳来了。”


拳夹疾风

打妞妞左颊

它一转脸躲过

又一拳打右腮

妞妞侧脸

不慌不忙地避过


果然厉害

真是高手中的

高手


妞妞被夸得

心像空中花园一样

鲜艳的喜悦

跑过去挠沙发


那么,我是否也

假装不知道

呜呜呜的拳风

是我配的音

那两拳呀

是慢得不能再慢的

慢动作



    外星狗


妞妞

换了个新发型

酷似一条

外星狗


早晨起床时

忍不住问一句

妞妞

火星今天有雨吗


汪汪汪

原来外星狗也这么叫

仔细听听

还带点东北口音



    115斤


紧急通知

地球引力将在今日

出现故障

凡115斤以下物品

包括人

都将脱离地球引力

飞向天空


妞妞

我110斤

你5斤

来,让我抱着你

一起躲过这场浩劫



    鸡肝味儿的星星


教妞妞识字

很难的一件事

如同,它指导我

怎样把一根骨头

啃得干干净净


妞妞

我只想让你认识

以下几行字


在这个世上

有一颗鸡肝味儿的

星星


你闻到了吗



    妞妞,你知道吗


妞妞,你知道吗

人长一岁

狗便长七岁

你的时间

就像压缩饼干


妞妞,你知道吗

当衰老

像秋雨一样降临

松动的牙齿

将会拒绝骨头


妞妞,你知道吗

我早已决定好

一直陪伴你

就像,我的影子

陪着你的影子



    拆弹


妞妞的瘤

一天比一天大

我开始犹豫

是否去做手术


真怕,手术台是个

就此别过的

刑场


有一次

出门去外地

把妞妞送到朋友家

朋友觉得那个瘤

是滴滴答答的炸弹

抱着妞妞去诊所


好吧,做手术

等消息的夜里

一万个妞妞

从记忆里跑出来


真好,宠物医生

还是拆弹专家

那个瘤

灰溜溜地走了


望着

奔跑中的妞妞

难道它返老还童了

我笑笑,仿佛那笑

也年轻几岁



    无瘤妞


那个瘤

或许是个窃听器

偷听过很多

妞妞的呼吸与心跳

与每一次肚子咕咕叫


那个瘤

或许是个盗窃犯

妞妞吃的鸡肝与香肠

营养都被它造了


那个瘤很凶

吓唬妞妞吓唬我

吓唬岁月与我

战战兢兢的张望


不过,现在的妞妞

已是无瘤妞

从此后

我就是那个

快乐的遛狗工

妞妞是

欢欢喜喜遛人工


爬鸡肝山的计划

就算了

妞妞,路对面的超市

有许多鸡肝

都会成为你的零食

送货的男人

和我一样喜欢你

多少次

他在电瓶车上

远远喊着

妞妞,妞妞



    咱俩


妞妞,可曾记得

我常说不要你了

让你到大街上

随便找个人跟他走


妞妞,可曾记得

我把你弄丢过

幸好回家的路

你知道


妞妞,这几年

我说过最多的字

可能是妞

在未来的光阴路上

希望我说的妞字

与你说的汪字

都像繁星一样多



作者简介:

木糖,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常务副秘书长,曾在《中国作家》《小说选刊》《中国校园文学》《少年文艺》《东方少年》《漫画周刊》《小溪流》等刊发表作品,出版长篇儿童小说《春知的地图》《甜孩子》《和美时光》《小号手》,出版长篇童话《温泉城的奇妙夜》。


编辑:孙  红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