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海 峡[河 南]:一只虫子爬上我的窗



临睡前站起来关窗户,一只虫子正爬上窗户。

“喂!聊五毛钱的呗。”虫子对我喊。

“呵呵!你会说话?”我惊讶极了。

“我好奇你的世界,想听你说说你的世界。”

这小虫子太可爱了,我说:“好吧,要不你爬进我的房间里来,免得一阵风把你吹跑了。”

“感谢你提醒我,我是很微小的。”小虫子话里有话。

“你干嘛这样说自己?你要把自己想象得很伟大。”

“我能正视自己的微不足道。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微不足道有什么不好。我能主动跟你打招呼,跟你对话,足以说明这一点。”

“我也很感谢你肯跟我说话。我也很想了解你的世界。那么请你先跟我说说你的世界吧。这算你进入我房间的条件,怎么样?随着风起,光滑的玻璃很难托着你的身体。”

“我说过要进你的房间吗?我看你还是误会了,不然你也不会拿进入你的房间作为聊天的交换条件。是的,我对你世界里的明亮和温暖很好奇,我对处于明亮和温暖中的你有好感,主动向你打招呼,要与你聊天,也是因为对你身处明亮与温暖感觉好奇而已。但这又怎么样?我并没有想融入你的世界,想享受你世界里的明亮和温暖。”

它语气里强压着愤怒,我有点懊恼,我可恶的低情商,怎么总是一开口就刺激到这个爱叫真又敏感的小虫子。

我有点无力地解释说:“我只是觉得如果起风了,你可能会被风吹走,我们就不能聊天了。”说完,我就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

小虫子的语气里有了愤怒:“你既然知道我不应该忽略自己的微小,要以强大者的心态与你说话,干嘛一而再地强调我的微小呢?什么起风了会被风吹走!你这人真的不太会说话!”

我的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不太会说话。赶紧说:“对不起,我只是穿得有点少,开着窗户有点冷,所以想邀请你到我房间来,我好把窗户关上。”

“你关上窗户呗,隔着玻璃又不影响我们聊天。原本我就在你的窗户外面。”

这小虫子只是坚持自己的原则而已,我又有什么资格强求它做不愿意做的事呢。

我说:“我同意你的意见,只是我不明白,你既然对我明亮而温暖的房间好奇,又因此对我有好感,为什么拒绝进来呢?”

“明亮和温暖是你的,对于别人的东西,有了好奇和好感就要据为己有吗?”

“我愿意跟你分享明亮和温暖呀,这又不损害我什么。”我的耐心在一点点耗损,仰起脸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我感觉到跟你说话有点费劲。你真的不会因为一只虫子的进入而介意?”

“天哪!怎么遇到这么一只钻牛角尖,认死理的小虫子!”我再难掩饰自己的不耐烦。

“我是很微不足道,不能像江洋大盗那样对你构成威胁。可是你有必要一次次提醒我吗?”它的不耐烦比我强烈了好多。

“你干嘛这么敏感呀?隔窗聊天我会听不到你微弱的声音,没有那么复杂。”

“就为你一再提醒我正视自己的弱小,我同意进入你的房间。这下你满意了吧。”这小虫子斗起气来,一点都不比我差。

我的气消了,满意地关上窗户。它依然在窗户的玻璃上,虽然已经进入房间。这时,我们却相对无语。

既然都不想说话,我就躺到床上,关了灯。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入睡,心里总在想着我的房间有一只虫子。它会爬到哪里?会不会这会儿正在我的床上?我头皮一麻,赶紧坐起身,开了灯。

窗户玻璃上哪有什么虫子?


(原载《天池小小说》2021·13)



作者简介:

海峡,女,笔名,海月。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时代青年》《微型小说选刊》《散文选刊》《当代人》《岁月》《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天池小小说》《百花园》《微型小说月报》《羊城晚报》等。《红条绒布衫》入选山东省济南市2021年中考试卷;《一条鱼滑入下水道》获“第十九届中国微型小说年度奖”提名。


责任编辑:隋  荣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444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