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黄昭龙[海 南]:挖海螺



在我小的时候,万绿园海滩走上一个桥,前面就是一个海岛。

每逢退大潮的时候,要是你一直走,就会发现有一个沙滩,四周环海,这座桥是唯一的通道。但是如果你想去,就要赶在大退潮才能去。

去那里,是要干嘛呢?那你看见我左手拿桶,右手拿铲子,就会知道了,我带着工具来到了沙滩的中央,像妈妈的“跟屁虫”。

海鸥好像是在跟我赛跑一样,一直跟在我的身边绕着飞。这里先是没什么人,后来人变得越来越多,像菜市场一样。

我一下一下地铲着泥沙,感觉爽极了,“擦擦擦,擦擦擦”,要不是我在做正经事,我就听着声音睡着了。“嚓嚓嚓”我看准了气孔或者小水泡这些目标,几下子挖出来了一个月亮贝,白白的,胖胖的,圆圆的,我挤了一下月亮贝,海水“滋”地喷到了我的脸上,原来,这只月亮贝在跟我玩水仗呢。我挖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贝类。

我忽然看见了一个很奇怪的贝壳,开口的地方血红的,要是不知道,还以为这只贝壳吃人了呢。我想休息一下,于是拿着这把小铲子,沿着海浪转来转去,像极了姥姥说的街溜子。忽然,我看见沙滩上两个大洞,这两个大洞离得很近,我很好奇,于是拿铲子柄进去掏了一下,想不到我桶这个洞,那边就会涌出水来。我这才知道,这个洞是U型的。

我想,这以前,没有看过这东西,于是我把记忆当做书看,终于,发现了一段相关的记忆。我以前在电脑上看过百度的知识视频,有了科学发现,这不是皮皮虾的洞吗?我向一旁的妈妈告诉了这个好消息,请她用手机帮我录像。我拿起小铲子挖洞,嚓嚓嚓,这个洞很快就被我挖得底朝天,我赶快去拿桶,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本来蜷缩着的皮皮虾竟然不见了。我再看向一旁,一群小朋友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东西,其中一个绿衣服的小朋友说:“我是你们的头,这个,得给我。”

我过去一瞧:“哎呀!这不就是我的皮皮虾吗?”我对着那个绿衣服生气地问道:“这只皮皮虾,哪来的?”那个绿衣服丝毫不慌,说道:“怎么?我就是在那抓的,怎么地,你想抢?小心我叫我爸爸过来教训你!”他说着就指了一下我挖的那个坑。我知道他一直看着我挖,也就是他知道这只是我的。我说:“这是你挖的吗?”

他死皮赖脸地说:“是我挖的!”我叫妈妈点开手机上的录像,他瞬间傻眼了。就这样,我要回来了我的虾子。我想:“要是没有妈妈帮我拍视频,那虾子就被抢走了。”那个小孩不服气,拿了一大桶贝壳过来,捧了一把贝壳,说:“你把皮皮虾给我,我就把这些贝壳给你。”我可是高兴坏了,绿衣服往我的桶里倒了一大堆。

这样货物交换后,我就抓了一小桶的贝壳,妈妈抓了一大桶。回家的路上,嚓嚓嚓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面游泳,海浪啪啪啪的声音在我脑袋里回荡。我在家里吃着蒸贝壳,还请了窗外的海风一起吃。

海风呜呜呜,是不是太开心了,高兴得哭出来了。



【印象谈】

离 响:家有小渔夫


有一段时间,大概是四年级的时候,昭龙对未来有很明确地目的——当渔民。

我并不反对他去当渔民,但我确实担心他不再深度系统地学习,所以极力表明他可以选择当一个更有文化更有水平的渔民,这样还可以帮助别人,而不是只往自己的小船上捞鱼,这就需要他系统地学习知识和技能。

他出生在海南,与大海为伴,他喜欢海,更喜欢海洋生物,这是多么巧合又美好的事情。估计他还不懂得这些条件的珍贵。

我感到抱歉的是自己不怎么爱陪他去海边玩,去了也只是坐在旁边看。他跟他爸爸去海边的时候更能够玩到一起。在我的眼里,抓了小螃蟹、小鱼、小虾、小河豚,往往都是养死了,还不如让它们在海里,生死与我无关。

而抓这些东西回家饲养、观察正是昭龙的乐趣。当然有时候他会顾及我的感受,做出很大的妥协,不会抓很多,而且口头上积极地向我普及海洋生物知识。在短视频上刷到虾蟹一类的,也恳求着让我抽一点时间看看。以前,我心不在焉,如今,我担心他以后都不会向我分享了。

我把他当我的儿子,又不完全当成我的儿子。更多时候,我把他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深知生命的艰难,同时也体会了生命的深层感动,所以我理解他作为一个孩子的不容易。

昭龙是一个不爱学习死知识的孩子,他更喜欢动手,他的折纸技术很好,还不厌其烦地跟着网上的视频学习,这让我很佩服。童年甚至少年时期,他是注定不能安心于书本知识的了,作为他的母亲,我是看清楚的。尽管我也尽力督促他的学业,然而并不理想,这也是不能强求的。

有时他会很感性,情绪会低落,但很快就能调整自己。

最近他写诗的时候,写了很多天空和云朵,我知道他内心是有很多想法的。

他也很有压力,一方面是学校的压力,另一方面写作也并不是完全快乐的事情,因为写作也是一种精神劳动,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孩子,坐下来打字本身也是比较固化的事情,幸好写作不是固化记忆。

因为业余从事写作,所以我对很多事情不完全乐观。当父母确实是一个需要学习的技术活,单单是情感真挚是不行的,想想要对一个孩子的成长负责是多么严肃的一件事呀!

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我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这足以让我反思,从而收缩自己作为家长的地盘。


作者简介:黄昭龙,2011出生,蒙古族,海口秀峰实验学校五4班学生。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有500余首(篇)诗歌、散文诗、散文、寓言发表在《星星》《绿风》《扬子江》《散文诗》《海外文摘》《青年文学家》《海华都市报》《世界日报》等文学报刊及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百余家知名平台,在报刊合计约发表50万多字。获中国东丽杯孙犁散文奖、中国诗歌艺术少年奖、中国诗歌学会中小学生童诗大赛二等奖(被授予“未来之星”)、世界报第一届诗词大赛青少年组征文一等奖、国家外文局童声中国诗文大奖赛优秀奖、凤凰新华杯全国首届中小学生征文一等奖、第六届中华情全国诗歌征文金奖、《漫画周刊》年度佳作一等奖,《黄昭龙诗歌50首》参评第十一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初选入围。黄昭龙现有10本书稿待出版:其中4部小说36万字(4本)、昭龙物语,海洋动物科普童话300章(3本)、600首诗歌(2本)、1部寓言故事(寓言60篇、故事50篇)。微信13876380076


离 响,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39届高研班学员。


责任编辑:曼 娘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