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闫裕心[黑龙江]:秋



秋天说来就来了,带着一身凉意,从远方策马扬鞭而来,酷暑不得不退让,虽然心有不甘,还是要慢慢遁走,慢慢消失,然后等待机会,再次从明年卷土重来。

这是初秋,树叶还没有变黄,人们还不用换上稍微厚一点的衣裳。然而不久之后,当新鲜的蔬菜和粮食被一卡车一卡车地反复运来,家家开始储存准备过冬的物品,深秋和晚秋就接踵而来了。早晨起来,你会看见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霜,蜻蜓和蝴蝶将慢慢飞入时间的深处,去赴那无约之约了。

说到蜻蜓和蝴蝶,令人感到奇怪,这几年很少能看见它们的身影,不是没有,只是很少。记得小时候,能看见它们成群地在花丛与树林间翩翩起舞,现在却只是零星的几只,不知是什么原因。大部队究竟都去了哪里呢?只留下一小部分在这里东一枪西一枪地打游击。

秋天的花园,光影斑驳,一地的树叶,金黄的,鲜红的,嫩绿的,仿佛宫殿里的地毯一样,这是在迎接尊贵的客人吗?我不知道。我只是个在秋天的花园里荡秋千的女孩,秋千荡来荡去,整个世界忽高忽低,仿佛时间也在眩晕。

忽然想,秋千为什么叫秋千呢,是与秋天有什么关系吗?上网去查,才知道它与秋天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秋千的原意是九折皮绳而迁移,在大约两千年前汉武帝的时候就有了这种游戏,最初的名字叫千秋,祝皇帝千秋万代的意思,和古装电视剧里的“万岁”是一个意思,后来才改为秋千。古代荡秋千是在清明、寒食节前后,而现在人们随时都可以荡秋千,即使在寒冬腊月,我也看见过荡秋千的人,看来他们是真的不怕冷啊!

秋天,还会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朋友。我们只是在秋天的公园里偶然遇到,玩得很开心,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却成了我在秋天里美好的回忆。所以,我眼里的秋天,也像极了一个人的名字。也许,一个季节就是一个人吧,在大自然的眼里,也在我们心里。



作者简介:

闫裕心,现就读于哈尔滨市光华中学七年级。有诗作见于《少年诗刊》《小学生之友》《黑龙江日报》《生活报》等,有作品入选《2021零零诗选》。曾获首届林甸杯全国儿童文学大赛征文一等奖,第六届淬剑诗歌奖入围奖。


责任编辑:老  白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