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文艺评论

戚万凯[重 庆]:浅谈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



宋代苏轼称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其实,王军先生的儿歌同样有此特点,颇有画面感,而且还是活动画面,恰似动画电影。因此,姑且把他的儿歌称为“动画儿歌”吧。

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主角形象突出。就是同一个主角,他也可以从不同方面加以表现。

关于蜜蜂,他并非像一般作者那样写蜜蜂如何勤劳,而是从蜜蜂的生理特征和生活习性,以及与花朵的相互关系来加以合理想象,使蜜蜂的形象呼之欲出。在《可爱的小蜜蜂》中,他写道:“油菜花开金灿灿,蜜蜂越看越喜欢。嘟起它的小嘴巴,亲亲花的小脸蛋。”四句儿歌,每句都是一幅美丽画面。整首作品,就是一幅简短的动画片。王军写蜜蜂爱花,是从蜜蜂的生理特征并结合小朋友的形象来构思创作的,用一个字概括,就是“亲”。在《蜜蜂采蜜》中,他另辟蹊径,采用了另外一个动词。什么动词呢?请看全文:“油菜花,金灿灿,朵朵花儿像蜜罐。蜜蜂插进小吸管,嗡嗡嗡嗡吸得欢。”他采用的动词,就是“吸”。这个吸,既是“蜜蜂插进小吸管”的采蜜动作,又是小朋友们吸奶汁和果汁的常用动作。“吸”这一特写,深深地映入眼帘。因此,他的儿歌那么生动形象。明写小动物,暗写小朋友,物我相忘,合二为一,与孩子们很亲近,难怪深受家长和孩子们喜爱。



“动画电影”由一帧帧连续的照片经快速放映(每秒24帧)而成。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可以单首品味,也可以连续欣赏,如同系列动画片。

比如荷塘题材。一会儿,小青蛙是歌手:“小青蛙,乐悠悠,荷塘边,展歌喉,音符飘落荷塘里,变成只只小蝌蚪(《变成只只小蝌蚪》)”。一曲终了,它又去当小鼓手:“荷塘举办音乐会,大家上台心情美……青蛙咚咚敲小鼓,鸟儿歌声真清脆。”……(《荷塘音乐会》)。青蛙爱音乐,也爱运动,摇身一变,成了体操队领队:“湖面上,阳光照,青蛙呱呱喊口号。鱼宝宝,排好队,摇头摆尾做早操。”(《鱼宝宝做早操》)。后来,青蛙当上了警察:“荷叶好像交通伞,伞下青蛙指挥忙。南来北往小鱼儿,遵守规则不乱闯。(《青蛙警察》)”可是,小青蛙自律不严,后来成了反面典型:“大青蛙,呱呱叫,吵得大家心烦躁。冬爷爷,接举报,罚它回家睡大觉。(《青蛙被举报》)”。你看,小青蛙真是个多面手,或者说叫百变青蛙。而这多面与百变,源于作者的多面与百变。

再如月亮题材。月亮一会儿是“坚持长跑半个月,足足瘦了一大圈”的胖姑娘(《月亮姑娘》),一会儿是“通宵打扫不休息”的圆形吸尘器(《圆月》);一会儿是“脾气差,圆镜噼叭摔碎啦”的月婆婆(《月牙和星星》),一会儿又是与太阳通电话“好想互相换个班”的上班族(《他们都想换班》);一会儿是黑夜与白天掰手腕的奖品“月亮船”(《掰手腕》),一会儿又是“天街摆起地摊来”的月妈妈(《摆地摊》);一会儿是跑进夜婆婆钻石店挑钻石挑花眼的爱美姑娘(《夜婆婆开店》)……将上述月亮的不同形象进行连续放映,难道不像一部内容丰富、十分有趣的月亮动画电影吗?

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每首作品都有一个集中主题或鲜明意象。整体来看,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注重的是童心童真童趣,反映的是大自然与儿童生活与习性的契合,令人心情愉悦,读之赏之,是一种美妙享受。但并不等于说王军先生轻视作品思想性。笔者认为,王军先生是将作品的思想性巧妙地融入了作品的美丽画面和美妙意境中。

爱是永恒的主题。请看《爱心雨娃娃》:“大乌龟,笑微微,爬呀爬,有些累。雨娃娃,赶过来,给他轻轻敲敲背。”全文没有一个“爱”方面的语言,但其中蕴含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友善),却自然而然流露了出来,浸润、滋养着孩子们心灵。另一首《白云和太阳》:“白云姑娘心欢畅,她用棉花铺好床。太阳哥哥工作忙,抽空会去躺一躺。”是不是与《爱心雨娃娃》有异曲同工之妙呢?把有关此主题的作品集中连续欣赏,不也是一部有关“爱”的主题动画电影吗?

“动画儿歌”并非是王军先生首创与独创,但要在当今浩如烟海的儿歌作品中脱颖而出,别具一格,不是易事。看得出来,王军先生不仅勤奋耕耘下了大功夫,而且颇有悟性事半功倍,许多作品富有创意。所谓创意,就是奇思妙想,别人没有想到的巧妙构思和立意。

王军先生奇思妙想的作品俯拾皆是,如“荷塘上空来航拍”的蜻蜓(《蜻蜓与荷塘》)”,“鲜花是香饵,钓来小蜜蜂”的大树(《钓蜜蜂》)”;在“蓝天是大海,白云是浪花”中游泳的太阳(《太阳去游泳》)等等,不胜枚举。在传统题材中注入了现代元素,如“航拍”“外语角”等,很有时代气息。

王军先生作品中的对象,也就是“动画儿歌”的角色,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都有鲜明个性;无论是受人称赞的美德或是需要注意修正的品德上的瑕疵,都令人可爱,这也正是“动画儿歌”吸引读者的地方。比如小朋友捡皮球,司空见惯,但作者却赋予皮球鲜明个性:“小皮球,乐陶陶,蹦蹦跳跳往前跑。躲草丛,不吭声,要和宝宝躲猫猫。(《可爱的小皮球》)”作者采用拟人化手法,将毫无感情的小皮球赋予快乐调皮的个性,一下子让小皮球可爱了起来。再比如《神气的小水壶》:“小水壶,好神气,撑着腰儿嘟小嘴。我跟他,握握手,才肯帮忙倒点水。”这是一首讽刺儿歌。小水壶神气在哪儿?“撑着腰儿嘟小嘴。”其中“撑”和“嘟”动词用得极好,将小水壶神气、高傲的神情绘声绘色表现了出来。特别是后面两句,神形兼备,将小水壶自私、贪心的品格作了栩栩如生的描绘。

综观王军先生的“动画儿歌”,几乎没有一首是说教性的。这说明他儿歌创作时间虽然不长,但通过潜心研究与创作实践,深谙儿歌创作之理、构思之法、表现之要,所要表达的一切思想和意图,统统隐藏在鲜明生动、可爱有趣的动画中,做到了德与艺的紧密融合、意与境的完美统一。这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值得学习的。



作者简介:

戚万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会员,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巴渝儿歌》总编。

著有《猴子当了山大王》《儿歌“戚”谈》等儿歌、童诗、童话、评论集等40余册。中宣部等国家五部委举办的全国优秀童谣评选连续六届获得者。影评《重庆谈判三题》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00周年“华美奖”全国群众影评征文比赛中获三等奖,文艺理论《创新回应文艺评论时代之问》获重庆市“十九大精神与文艺评论”“改革开放与文艺发展”主题征文一等奖,评论《 “小镜头”聚焦“国之大者”——组照<大国中医˙中医之奇>浅析》荣获“庆祝建党百年赓续红色血脉”重庆本土红色优秀文艺作品评论有奖征集摄影类一等奖,文艺理论《科普儿歌浅谈》收入《少儿科普科幻创作论文精选》(1979-2020)。参与《科普通论》(科学童谣篇)编写。评论集《儿歌散议》获重庆市文艺项目扶持。有作品刊在中国文艺评论网“原创首发”栏目和《儿童文学》。


责任编辑:初  八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1785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