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名家风采

非 鱼[河 南]:在北纬34.7度




从黄河上吹来的风一点一点柔和起来。

该走了。已经有兄弟姐妹们呼唤着,要向北去,回到我们遥远的北方老家。

我不知道在他们全部离开之前,我的翅膀能不能好彻底。这该死的伤。

湖畔的游人慢慢少了,每天离开的兄弟姐妹越来越多,我听着他们嘎——嘎——嘎地呼朋唤友,商量着返回的日期。我试了试,不行,我的翅膀根本无法煽动,更别说长时间跋涉了。

终于,他们都走了。我独自躲在一边,觅食,在水面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圈,不知所措。

风更柔了。岸边的柳树似乎在一夜之间变了颜色,慢慢地,草也绿了,芦苇长出了绿生生的小芽头,我的身边也热闹起来,麻雀、黑鸭子、飞虫,他们太聒噪了。我只有自己,连叫也懒得叫一声。他们飞到哪里了?已经回到西伯利亚了吧。

他的出现,很突然。就在不远处,我发现了他,同样是形单影只。

嘎——他叫了一声,怯生生地和我打招呼,我马上仰起头回应他。我游向他,他也快速游向我。

在这片安静的水域里,在芦苇遮挡之中,我和他开始了不一样的生活。

他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生怕一不小心把他弄丢了。我无法克制对他的依赖,也不想克制,看得出,他也一样。

我们每天在青草中觅食,自由地游来游去,他喊着我,我跟着他,除了不能回到遥远的家,还有什么比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更让我开心的呢?

有,当然有,这是我未曾预料的。

我们的小宝宝出生了。

天啊,怎么能想象得到,在五月天,在北纬34.7度的地方,在这个叫三门峡的越冬地,在这片被叫做苍龙湖的水面,我们居然可以孕育出自己的宝宝,实在是太开心了。

之前,从未有过在越冬地出生的宝宝,他们都来自我们遥远的家。可是,这几个小家伙就这样出生了,泛着灰褐色,毛茸茸,哪里都是软软的,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对,就像丑小鸭,丑萌丑萌的。

我做妈妈了,他做爸爸了。

除了高兴,除了开心,除了思念北方遥远的家,我们在这个温暖的季节,在这个安静的城市,在这片荷叶田田,芦苇青青,草木葱茏的地方,无忧无虑地生活,没有人、没有任何外来的声音打扰我们。

六个小宝宝跟着我,我看着他们游泳、觅食、叽叽喳喳地争吵、嬉戏。我告诉他:“你不知道这一切有多好。”

他说:“我知道。”

我大声叫着:“不,你不知道。”

我很后悔那么大声吵他。我以为只有我才能感受到离群之后子女围绕的幸福,而他不过是在不远处站个岗,驱逐个不速之客。

我们原本就是无法离开,才不得不留在这里,度过漫长的春天、夏天、秋天。突然降临的爱情和孕育的孩子,让我们忘记了彼此的伤痛,直到有一天他忽然无法高高地昂起头,我才发现,他的身体出了大问题。

他把头埋在硕大的翅膀里,不让我看到他的忧伤。可是,我要如何才能不忧伤?

我需要他,孩子们更需要他。

他终于再也没有昂起高贵的头颅,像以前那样与我交颈而歌,唱和应答,或者把头深深地钻入水中,吓唬我。

他漂浮在湖面,沉沉睡去。我和孩子们声声呼唤,却再也无法叫醒他。

六个小可爱一天天长大,丑萌丑萌的身体变得修长,脖颈挺直,一身银灰色的羽毛。我独自带着他们,在芦苇丛中穿梭,在荷叶间觅食。再也不会有人为我们张开大大的翅膀,驱赶外来者了,我得靠自己,去保护他们,尽量不让他们受一点点儿伤害。

好在,冬天来临了。我已经听到了北风传来的消息,我的兄弟姐妹们,他们在路上了。

那半夜时分传来的第一声鸣叫,我就听到了。他们还在很远的地方,经过城市的上空,发出嘎嘎嘎的喊声,告诉这片熟悉的湖水,这个熟悉的城市,那些熟悉的老朋友,他们又来了。我的欣喜无法形容,就好像第一眼看到他时,从头到脚都充满了兴奋的力量,我大叫着呼应他们,孩子们也很开心,他们七嘴八舌地喊着。

三五个,十来个,几百上千,不过几天时间,嘿,原本安静宽阔的湖面上,已经全被我的伙伴们占领了,那几只企图欺负我们,被他赶跑的黑天鹅,还有那些整天聒噪的野鸭子,都老实了,离我们远远的。

我多想他还在,能够看到孩子们长大,他们和我们一模一样了,他们个个体强力壮,身白如雪,翅膀硕大,能在高空长时间翱翔了。

从黄河上吹来的风再次变柔了,又到了一年该离开的时候。孩子们跃跃欲试,他们想回到我再也无法回去的故乡。

走吧,走吧。他们注定是属于天空的,要飞翔,要回到故乡。

一个一个,送他们离开,如同眼看着他一点儿一点儿离我远去时一样,心如刀割,但依然要装作若无其事,告诉孩子们,一路小心,勇敢地去飞。

我又成了独自一人,但这次,却一点儿也不孤单。我只是经常会想起他,想起我们的孩子。

对了,这座城市的人们叫他肖城,叫我美峡。我们是两只受伤的白天鹅,在北纬34.7度的地方,有过美好的爱情,有过完美的家庭,受过整座城市的关爱,有过无数流传在远方的传说。

此生——足矣。


(2019年获“白天鹅杯”全国小小说大奖赛一等奖)



作者简介:

非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副会长。出版小说集《一念之间》《来不及相爱》《尽妖娆》《追风的人》《半个瓜皮爬上来》《痕迹》等六部。曾在《山东文学》《安徽文学》《广西文学》《芒种》《莽原》《草原》等期刊发表作品近200万字,有作品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选载。100余篇作品入选各种选本,20余篇作品被选入初中、高中试题。先后获第四届“小小说金麻雀奖”、莽原文学奖等,其作品多次被翻译为英文、日文、西班牙文。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