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名家风采

裴郁平[新 疆]:三月的风(外三首)




三月的风变化真的很奇怪

它有时会把雾吹得漫天都是

有时又会吹来无际的蓝天

三月的风里会吹来暖暖的春雨

三月的风里又夹带着寒冷的味道

冰雪融化的溪流开始练习合唱

浪花飞溅在冰晶之上

野鸭子在水里寻觅着小鱼儿

白茫茫残冬的痕迹越来越模糊

绿还没有被春天的风带来

三月的最后几缕春风

加快了温暖的步伐

但愿太阳出来的早晨

绿色能够从地面挣脱出来

细细的小草

抬头看着太阳的大脸蛋

想着四月的绿色是个什么样子



    夜醉喀纳斯湖


喀纳斯的绿色里

阿尔泰山蜿蜒的样子陶醉了视线

读过的文字很苍白

看过的影视也少了震撼的画面

行走的车窗被拍照的人占据

夜晚很快在醉酒的边缘拉开序幕

人间的仙境确实如此

圆圆的月亮

泛起了喀纳斯湖面墨色的光芒

想让真实进入幻想的空间

夜晚和酒精成了最好的选择


夜行在喀纳斯湖边

微风在木栈道上缓缓飘荡

一棵枯倒的大树横在夜幕里

自己骑在了树干上

像骑士一样

对着夜光里没有人影的湖光山色

觉得自己真的很高大

把自己当成了骑士

哪怕是在酒醉后的一瞬间

人性的本质会闪耀出太阳般的光芒

幻觉在星星的群里有一只猫头鹰

它悄悄地飞到了一棵大树上

小眼睛盯着夜色盯着我的眼睛


神仙湾卧龙湾月亮湾收进了记忆

空气和雾色萦绕着水的颜色

阿尔泰大尾羊晃动着肥胖的身体

在那里吃草

它们没有表情打量着陌生的人

一切突然静止了

喀纳斯的山水属于这里

人在不断寻找让自己快乐的东西

夜色里的那只猫头鹰快乐吗

吃草的羊会高兴吗

梦见一匹小马驹对着我的耳朵说

它们都不快乐也不高兴


常常醉卧在山水之间

也会常常迷失在人群之中

风雨是最公平的风景

冰雪也一样静美地存在着

想起了曾经和自己一起走路的人

尤其是在喀纳斯湖夜醉的故人

一张狐狸书屋的照片上

留下很多遗憾和无奈

听说阿勒泰有一个角落

是书的名字还是一个熟悉的地方

去过喀纳斯湖就会想到布尔津

会想起禾木

很多往事都会走进自己的梦里



    将军山的滑雪场


阿勒泰的将军山

冬天是城市里最好的滑雪场

有一种佛光普照在金色的雪道上

还有一种金山的感觉聚集在

灿烂的宝石镶嵌的雪道里

自然总是把名字

最恰当地和世俗融为了一体

连雪山上狐狸都忍不住

站在滑雪的雪野里

打量着从远方涌来的人群


居高的冬雪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白云俯身静静看着将军山

蓝天把太阳拉在可以飞走的地方

很多人都在讨论阿勒泰的角落

也有人在询问雪的故事

还有人在问冬牧场在哪里

我怀揣着梦想站在将军山下

捡起一片雪放在眼睛下

数不清楚它是有几个雪瓣组成

不管雪花长成什么形状

它都是阿勒泰的雪


冬雪覆盖了将军山

滑雪场的缆车上有数不清楚的眼睛

游览了阿勒泰冬天的轮廓

放进每个人生活的空间

在长江黄河珠江入海的地方

都有人会想起了冬天雪花的样子

每个人都有梦幻的经历

站在冬天的风雪里

春天总是那么被期盼到来


安静地回望历史

角落会出现在任何的地方

阿勒泰的角落到底是在哪里

将军山静静地等待答案

克兰河里的鹅卵石也一样

白桦林公园里在树枝上筑巢的鸟儿

还有那残垣断壁的佛家旧址

历史从清晨的风里寻找

答案从四季交替的画卷中询问

将军山的滑雪场可能给不了答案



    眼睫毛上的城堡


今天是三月八号了

翻着影集里发黄的照片

年轻的妈妈的大眼睛在看着我

妈妈的眼睫毛真的很长

童年的我被妈妈抱在怀里

好像太阳光照在我的小脸上

一个小酒窝躲在妈妈的眼睫毛下

一只蜻蜓落在了记忆里


小时候被飞旋的时光翻寻

一座童年堆成的城堡

随着妈妈长长的眼睫毛

伴随着那个小酒窝

捡回来了一幅幅尘封的画面

妈妈的微笑

挂在了脸上的小酒窝里


三月八日

一个温馨的日子

童年的时光里

还有比妈妈的眼睫毛更美的吗

妈妈微笑

从星星的翅膀里飞远了

妈妈的眼睫毛里

总有一个城堡在等着我去拥抱



作者简介:

裴郁平,笔名雨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品味孤独》《在春风的诗里行走》《小童年》《雪花里的风车》《可可托海不是海》等多部诗集。儿童诗集《梦想在喀纳斯湖里》获2020年第七届上海好童书奖,现居乌鲁木齐。


责任编辑:文  杰

二审编辑:木  糖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