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诗歌

裴郁平[新 疆]:在三月寻找(外五首)



三月是一个奇怪的日子

冬把自己交接给春天

许多生灵都不情愿接受这种现实

温度还是被寒冷控制着

天上的太阳也还是沉默地等待

春天的风带来真正的浪漫


还在冬眠的生命

其实有着神奇的功能

就像春风会唤醒要开放的花儿

天地万物更换着最显眼的脸

是山是水是山水间的声音

是飞掠在天空里的影子

用眼睛用心去寻找自己的风景


三月里的每一天都在提醒

春天好看就是有了颜色

心情可以被春天的气息感染

在春风里还能去回味冬雪的滋味

不知是长大的标志

还是梦想越来越遥远的开始

在三月寻找属于自己的梦

失去的东西不少

得到的却永远无法真正拥有



    想起禾木的那座木桥


禾木的那座木桥

和我的记忆融在了一起

晨雾和白云成了浮雕

夕阳的余晖在秋光里闪烁着灿烂

禾木河水的浪花飞溅在圆月上

河边木屋里醉酒的人没有喝醉

有一朵蒲公英落在高脚杯中

圆圆的形状一下就飞走了

飞进了梦里的世界


禾木的秋天美得让人窒息

画家和诗人都在寻找灵感的突破

摄影的人群拥挤在山顶上

泛黄的树叶拉着青绿色的树叶

它们是在告别还是在诉说

风吹在那些不同的镜头上下左右

把晨雾里朦胧的一头小牛犊

拉进了禾木村的早晨

一座座木头搭建的图瓦人的屋子

给了眼睛和灵魂思考的图案


白桦林聚集在禾木河的岸边

河水清澈地冲击着岸边的鹅卵石

冰冷的水冻住了月亮的影子

至今我还在想

看见月亮躺在冰冷的河水里

我是醉了还是清醒

树叶飘落在回忆的小路上

轻轻拍打着禾木河边的那座木屋

一条大红鱼游到了眼睫毛上

问我知道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

沉默和黑色的夜空覆盖了所有


禾木河边的那座木桥

春夏秋冬都想着酒的味道

禾木村的图瓦人憨厚的笑脸

凝固成了一幅油画

想站在那座木桥的中间

把晨雾里的风和夕阳里的云朵

拉进河水泛起的浪花中

浪花飞舞着飘向远方的山野里

落在一匹骏马的背上

一位俊朗的少年

迎着风雨一路飞驰而来

在禾木的那座木桥上扬起前蹄

定格了记忆里最美好的画面



    三月的野花


三月的野外还不是很热闹

生命从冬天的沉默不语

开始选择重生的路径

我把心放牧在即将来临的草原

掏出藏在怀里的竹笛

面对着东山

吹起了父亲喜欢的曲子

悠扬婉转的旋律里

几滴春雨落在我的帽檐上

夜风把视野里可以看到的灯光

吹得都有些模糊


生命其实是一个轮回

如同一只蝴蝶一般

不是所有的蝴蝶

都可以快乐地飞翔在蝴蝶谷中

就如同人类一样

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心如所愿

春天又开始游历山水了

祖先给了我们一个清明的寄托

北归的鸟儿

俯身拥抱着分别再回来的背影

有些影子已经成为了虚幻的回忆

摘一束三月的野花

放进心中珍藏



    微风轻吹的傍晚


知了在初秋的夜晚

轻轻叫着

柳树垂下了叶子

一双眼睛在风儿的吹拂下

看见了长发飘飘的女孩

月亮的光芒

散发出醉眼的羞涩

少年和少女在秋天一起看星星

隔着石头凳子的水泥桌面上

一本《少年维特的烦恼》看着月光

风从书皮上轻轻刮过

一股情思拨动了女孩的长发

披肩的秀发

被时光定格在了那个

微风轻吹的傍晚

岁月飘逝在轮回的初秋时节

成就了一个又一个美梦



    偶尔


青春具有一种伟大的力量

它就是抓住了秋风

它也自信可以把秋风变成春风

于是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信仰


青春也会把少年的梦想

拿出来放在旷野里让风雨折磨

很多羞涩许多无奈许多隐私

都在不经意中释放出灵魂的声音


生命就是如此奇妙地存在

青春记载了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

童年和少年有时候也会赶来

给回忆送上一块手帕擦擦眼泪


人的生命还没有去用梦来回味

也是一种解脱的遗憾

偶尔能在特定的时间遇到青春

生命里的精彩会被故事放大许多



    农历三月三


农历的三月三

春风把开花的节奏吹成了交响乐

草原山丘静静地等待

微微的春雨把蘑菇吵醒了

蝴蝶飞落在杏花的脸上

月亮问星星说

为什么

最美人间是四月的天呢

蝴蝶在梦里不愿醒来



作者简介:

裴郁平,偶用笔名雨萍,诗人,可可托海雨萍儿童诗社、智慧桥文宿创始人。出版《品味孤独》《在春风的诗里行走》《小童年》《雪花里的风车》《可可托海不是海》《捡一堆星星陪月亮》等多部诗集。《梦想在喀纳斯湖里》获2020年第七届上海好童书奖、2023年第五届丹飞文学奖·最佳儿童诗奖。


责任编辑:孙  红

二审编辑:木  糖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173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