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李庆云[黑龙江]:讨饭




一九二九年,甘肃发生严重旱灾,庄稼颗粒无收,百姓在饥饿中度日。

一天,王进喜领着双目失明的父亲讨饭。第一次讨饭,王进喜有点儿胆怯,不敢开口。他取出篮子里的空碗,慢慢靠近村民家,敲过房门,静静地等着。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走出来,她驼背,衣服打着几块补丁。望着眼前这位老人,王进喜后悔来到她家门前,他说:老奶奶给点儿水喝吧。

老奶奶一脸痛苦的表情,她说:喝水有,吃的没有。她回到房间取了半瓢水,倒入王进喜的碗里。

谢过老人,王进喜继续讨饭。他们来到一户有围墙的院子。一位穿着黑制服,戴着黑帽子的年轻男子走出来。王进喜举着空碗,怯生生地凑上去说:叔叔!给点儿吃的吧?

年轻男子瞟了王进喜一眼,不耐烦地说:去、去、没有吃的。

王进喜遭了白眼,驱赶,依然坚持讨到吃的再回家。他们来到一户红漆大门前,大门紧闭,门的两侧贴着对联。王进喜没上过学,不认识对联写的什么。他拉起门上的铁环,轻轻扣了两下。很快,传出狗的叫声,和女人尖细的声音:谁呀?

讨饭的。王进喜回答的声音有点儿小,院子里的女人没听清,以为家人回来了,她加快脚步,打开院门。见门外站着两个要饭的,立刻沉着脸,好像后悔打开院门。她厌恶地挥挥手说:走开。话音刚落,身后窜出一条黑狗,疯狂地一口咬住王进喜的小腿。

爹,爹。王进喜哭喊着,泪如雨下。他向后退着,向外拔着腿,越拔越疼,他吓坏了。

女人咯咯地乐着说:回来。黑狗顺从地回到院子里,女人抚摸着黑狗,黑狗摇着尾巴,冲着王进喜,旺旺,叫了两声。女人关上了院门。

听到王进喜的惨叫,父亲的心纠起来。他伸出两手,试图摸王进喜,可是没摸到。问王进喜咬到哪儿啦?

王进喜蹲在地上,注视着流淌着鲜血的伤口,他拽起裤角,擦拭着血迹说:没事。起身牵着父亲一跛一跛地离开。

孩子,不去讨饭了。你坐路边等着,我一个人去。父亲说。

你不能一个人去,兵荒马乱的。

路上冷冷清清,偶尔有匆匆的路人走过。王进喜一眼看到狗蛋,赶着牛往村里走。高兴地叫道:狗蛋。

狗蛋听到喊声,挥了挥手中的鞭子:明天去妖魔山玩。

行。王进喜爽快答应了。

王进喜和父亲来到另一个村子,在村口遇见一中年男子。他见父子二人瘦骨嶙嶙,衣衫褴褛,即同情又怜悯。他说:等等。

他返回家取了两个胡萝卜,盛了半碗玉米面,倒进王进喜的碗里。

孩子,快跪下给叔叔磕头。父亲感激地说。

王进喜放下篮子,刚要跪下,被中年男子扶起。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中年男子陷入沉思。

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土路上,想着心事。村长为了霸占土地,找茬把自己关进监狱,几天后,双目失明。家庭重担落在母亲和幼小的王进喜肩上,他的内心深受煎熬。

此时,王进喜欢快的像只燕子,恨不得一下飞到母亲跟前,告诉母亲,要到玉米面和胡萝卜啦,母亲一定很高兴。他低头瞧了眼伤口,担心被母亲发现,把裤角盖在伤口上。他远远地看到了家,那个破旧的茅草房,门前有独轮车的架子,车轮被母亲卖掉了,石磨也被母亲卖掉了,只剩下底座,底座旁有个木墩,他常坐在上面和狗蛋玩耍。王进喜兴奋地说:爹,到家了。

好好!父亲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随即消失。

突然,王进喜听到母亲愤怒地说:不行,不行。

村长挥舞着拳头,打在母亲身上。恶狠狠地说:不行就打你。母亲钻进地窖,村长不依不饶,追到地窖把母亲拖出来,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母亲倒在地上,说:地种了多年,该还了。

还什么还,到时候分给你粮食。村长蛮横地说。

那点儿粮食不够吃,多分点。母亲争辩道。

母亲的话让村长十分恼火,他抬起手又要打母亲。

住手!王进喜大喊一声,跑过去挡在母亲跟前。他怒视着村长说:不许打人!然后拉起母亲。

嘿嘿。村长阴阳怪气地打量着王进喜,他转动着狼一样细长的眼睛,心里盘算着什么……半天他才对父亲说:你家土地我接着种,人工河里挑水浇地,秋收分粮。说完离开了。

母亲拍打着身上的泥土,问道:要到吃的了?

两个胡萝卜,半碗玉米面。王进喜把篮子递给母亲。

母亲高兴地接过篮子说:我做饭去。

很快,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喝着热乎乎的玉米胡萝卜粥。

傍晚,王进喜躺在炕上,母亲被打的一幕在他脑海晃动,他心中翻腾着愤怒,伤口在隐隐作痛。他悄悄翻身下地,轻轻打开了房门。

干啥去?母亲问道。

肚子疼,我去拉粑粑。

出了家门,王进喜直奔狗蛋家。来到狗蛋家,王进喜愣住了。狗蛋家气氛怪怪的,母亲坐在炕边哭泣,父亲坐在一边低头不语,狗蛋一动不动躺在木板上。

婶子狗蛋怎么了?王进喜低声问。

狗蛋放牛回来,偷吃了村长家的剩饭,被活活打死了。说完又哭泣起来。

狗蛋苍白的脸,像熟睡的样子。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王进喜拉起狗蛋冰冷的手,他多想把他焐热。他放下狗蛋的手,跑了出去。

夜幕笼罩着村子。王进喜来到村长家门外,推推院门,院子很安静。

王进喜在地上找了两块土块,用力撇进院子。第一块落在地上,王进喜后退几步,用力撇出第二块,啪的一声脆响,打在玻璃上,王进喜转身就跑。

村长打开院门,东看看,西看看没人。气愤地骂道:等我抓到你,非打死你不可。

王进喜的心怦怦通跳,即紧张又兴奋,好像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给母亲,狗蛋报仇。

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王进喜惊恐地瞪大眼睛。心想村长追出来了。仔细一看,是下午给他玉米、胡萝卜的叔叔。他高兴地叫道:叔叔。

以后不能这样干了,让人家抓到打死你。

狗蛋,刚刚被他们打死了。

叔叔听说了,快回家吧。

王进喜悄悄回家。母亲翻了个身说:睡觉吧。

躺在炕上,王进喜没有睡意。黑暗中,他瞪着眼睛望着房梁发呆。想起和狗蛋一起在河里嬉戏玩耍,一起去山上采摘果子的快乐时光,再也不会有了。想到这些,王进喜的眼睛湿了。

王进喜被村长叫去放牛,再也没讨过饭。



作者简介:

李庆云 1958年出生在哈尔滨,1975年下乡,1978 年考入大庆油田天然气公司技校,1980年毕业分配天然气科研所工作。1981 年加入大庆文学协会。散文《炉火熊熊》1980 年 12 月发表在《大庆战报 》,散文《烟》1982 年 10 月发表在大庆《文化生活》报,《我陪妈妈玩儿扑克》2000 年发表在黑龙江省《老年报》,近年先后在《大庆油田报》《大庆日报》《岁月》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孩子的一言》《妈妈的无奈》《期待》《思念舅舅》《探望妈妈》《凝望》《幸福快乐的日子》《雨中飘落的花伞》等。


责任编辑:才  丫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96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