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幻想

阁楼上的公主



文·秦萤亮

在落满灰尘的阁楼上,在被遗弃的梳妆台抽屉里,公主静静地睡着。

这是老房子里常见的黯淡阁楼。三角形的屋顶下面,有一扇朝西的小窗。一天中只有一次,夕阳短短地照进来,阁楼里蒙上了陈年隔代的光辉。但不一会儿,光线就移开了。然后,阁楼又陷进了长久的、昏暗的寂静。

阁楼上的时间,是凝固了的时间。眼睛又圆又大的猫头鹰钟,在好几十年前就停摆了。许多年前的家具,还有堆积如山的旧东西,好像一起被封冻住了,连空气,都是几十年前的。

公主,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在梳妆台雕花的抽屉里,在无人打扰的梦里,一直沉睡着。偶尔睁开眼睛看看,一旦明白自己还在黑暗的抽屉里,倦意就再次涌了上来:

“还是继续睡吧……”

小小的窗外,无论是风的呼哨,雨的拍打,还是雪的叹息,公主都一无所知地睡着,而时间,就这样,在阁楼外面慢慢地流过去了。

最近公主睡得很不安稳。

阁楼上好像渐渐有了什么变化。最初,是从楼梯上传来轻轻的脚步声。后来,一个小女孩细细的抽泣声,时常在身边响起了。那是包含着浓重悲哀的哭声。似睡非睡中,这样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响着。公主很想去看一眼,但是,她还是静静地躺在抽屉里。

有的时候,“砰、砰”的声音会忽然传来。侧耳听着声音的位置,公主想道:“嗯,这是胡桃木老衣橱的门打开了……”或者,“是画着彩色豆蔓的五斗柜抽屉吧……”

那天,公主还千真万确地听见了钟声。

是猫头鹰钟那清凉、悠远的“铛铛”声,就在阁楼上,近在咫尺地响了起来,好像有人随意拨动了钟摆。虽然只响了那么几声,却在凝固的时间里,投进一颗颗小石子,泛起了圈圈涟漪。

“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公主枕着自己的手臂,朦朦胧胧地想。

一个黄昏,梳妆台的抽屉,嚓地一声被人拉开了。

对公主来说,那是一声巨响。头顶黑而静谧的天空忽然分开了,让人睁不开眼睛的阳光猛烈地倾泻下来,足有一万道。

沐浴着夕阳的晖光,在高高的远天里,一个穿着蓝色毛衣的小女孩,象巨塔一样俯瞰着小小的公主。

在梳妆台的抽屉上俯下身来,萤看见了里面坐起身来的金发女孩。

好象刚从一个黑暗的符咒之中苏醒过来,女孩把一只象牙色的小手遮在额前,有点愕然地抬起头来。跟萤的个头相比,她只有拇指姑娘那么大。纤细的金头发打着蔓藤一样的小卷儿,还穿着带裙撑的白色长裙,特别象童话书里面的插图。不过,年纪好像比萤大上一截,总有十五六岁了吧。

“哎呀呀……”萤的腿一软,不由自主地跪坐在地上,两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好一会儿,谁也不吭声。

萤先打破了沉默,试探着问:“你是精灵吧?”

女孩迷惘地摇了摇头。

“那,是仙女?”

“……”

萤仔细地打量起来。女孩那睡得乱蓬蓬的金色长头发上,戴着一个小小的珍珠王冠,后面还插着金梳子。身上的长裙尽管已经破旧了,仍然象是皇室的式样,料子也很贵重——

“我知道了,公主……你是公主吧?”萤高兴起来了。

自己家的阁楼上,居然有一位公主……萤暂时忘却了悲哀的心绪,认真地说:“我的名字叫萤。”

公主点点头。在这个穿蓝毛衣的小女孩身上,有强烈悲伤的气息,那是泪水的咸味,在公主看来,蕴藏着许多许多泪水的萤,就像遥远的蓝色海洋。

“你,有伤心的事情吧?”

公主忍不住问。

“嗯,我的爸爸死了。”

萤的大眼睛里,果然浮起了海水和雾。

那么,这就是在自己的睡梦中,一直哭着的女孩了……公主默默地看着萤。

“萤,不要难过,我唱一支歌给你听。”

公主纤细的腰身,伏在抽屉边缘上,轻轻地哼起一支无词的歌来。这是深藏在她心底的一段旋律,又轻、又细碎,充满了喜悦。叮叮咚咚的音符,象次第上升的阶梯,回旋往复着,总是不停歇。黄昏的阁楼,在公主的歌声里,也不可思议地变得明净起来,好象洒下了满地的光斑和银铃。

听着听着,萤觉得自己的心,渐渐轻盈了起来,仿佛沿着歌声的旋梯一直升上去、升上去,升到了满是灿烂阳光的地方。

成为朋友之后,萤不止一次地追问公主的事情。但是,关于自己的身世和经历,公主是真的完完全全,一点也回忆不起来了。除了那首歌,就只有在抽屉中沉睡的记忆。

“你呀,你是被人施了魔法的公主吧!”萤托着腮说,“要不然,以前的事,怎么会忘得一干二净呢?”

“哎,也许是这样……”一提起过去的事,公主的样子,就显得很可怜了。

现在,萤每天一放学,就跑到阁楼上跟公主作伴。公主的歌,就像是用回忆的线串成的珠链,只有在歌声的抚慰下,萤才能暂时忘掉失去爸爸的悲哀。

今年八岁的萤,是第一次经历亲人死去的痛苦。

夏天的玉兰树上,蝉在绿叶子和白花之间“滋,滋”叫着,萤在树下仰着头久久地望。

“爸爸,我想抓那个知了啊!”

可是,做建筑师的爸爸,身体已经很衰弱了。他不再去上班,一直躺在卧室里,由妈妈照料着。萤每天放了学,就噔噔地跑上楼,一直跑进爸爸的卧室。

“爸爸,今天好一点儿了吗?”

“嗯,好像好一点儿啦。”

消瘦的爸爸和蔼地微笑着,把萤小小的手,握在自己宽厚的手掌中。

于是,萤就絮絮地跟爸爸诉说学校里发生的事。同桌的女生送给自己一只石榴啦,三年级学长在检查纪律的时候欺负人啦,最喜欢的音乐老师请假去生小宝宝啦,等等,等等。爸爸耐心地听着,高兴地点着头。

不知什么时候起,家里总有穿着白色制服、温柔的护士小姐来为爸爸打针了。

在明朗的秋季,爸爸住到医院去了,妈妈也去陪护了。照顾萤的,是邻居的阿姨。

然后,爸爸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人回来的妈妈,日日夜夜都在哭泣着。后来,眼泪终于止住了,每天都呆呆地坐在窗下,穿着黑色的衣服。即使是萤,也不能引起她特别的注意了。

萤好久好久才弄明白,死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说,爸爸永远都不回来了:永远不会把她搂在怀里,教她绘画了。永远不会带她去游乐场坐摩天轮,看海豚表演了。永远不会在睡前亲亲她的额头,说“爸爸的宝贝晚安”了。

爸爸没有了,妈妈也不再喜欢自己了……

伤心得不得了的时候,萤就一个人爬到阁楼上去,躲在胡桃木的老衣橱里拼命地哭着。有时候,哭得沉沉地睡过去了。

渐渐地,萤总在阁楼上消磨时光了。在旧东西的包围中,特别有安全感。萤有时四处打开柜门瞧一瞧,有时入迷地观看老家具上细致的花纹,还拨动过猫头鹰钟的坠子。就这样,一直到无意之间,拉开梳妆台的抽屉。

“我家的阁楼上,有一位公主。”

如果是在心情欢乐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会多让同学们惊奇羡慕啊!然而现在,萤本能地感到,这个忘记了自己是谁,孤零零住在抽屉里的公主,和自己一样可怜。为此,公主的事,她对谁也不说。

萤也热切地盼着,公主能早日恢复记忆。

“还是什么也想不起吗?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哇。”

“可是,确确实实是……”公主坐在窗台上,呆呆地望着深秋的暮天。

萤在地板上铺开白纸,画着一张很大很大的画。

“我要画我的家。”

在彩色铅笔细细的描绘下,出现了一座带阁楼的房子。房子又整洁又鲜艳,围绕着白色的矮栅栏。门前的花坛里,开出了红红的、美丽的花。

“是妈妈喜欢的玫瑰。”萤轻轻地说。

房子的四周,是浓绿的玉兰树,树上开着大朵大朵、半透明的白花。在绿叶和花的掩映中,窗口露出两张亲切的脸。

“这是爸爸和妈妈。”

在二楼儿童卧室的窗口,萤又画了穿蓝色毛衣,笑眯眯的女孩:“这是我……”

然后,再高一层,在红色尖顶的阁楼窗户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戴王冠的金发女孩在向外望。

“这就是你呀!”

萤最后停下笔,对公主说。

“萤,你画得真好呢!”

“嗯。爸爸说,我将来也能做一个建筑师……”

“萤,一定能的。”公主笑了,柔软的金发,在暗淡的暮色中,闪着美丽的光彩。

“那时候,我就为你建造一座美丽的城堡。”萤认真地说。

“城堡?”

“是呀!你是公主,当然要有城堡嘛。”

城堡——

公主觉得脑海里的一团火花猛地擦亮了。她的眼前,闪现出一扇光彩夺目的城门。

“萤,我曾经,见过一座城堡……”

从记忆深处慢慢浮现出来,变得越来越真切了。那是一座非凡的城,建在十二根壮丽的白色柱子上,有橘红、翠绿、金黄三座对称的塔楼,还有七座圆柱型的彩色尖塔。城堡上,到处点缀着华丽的弧形窗。在城堡正中,是绘着凤鸟的恢弘城门。

而且,公主还想起,自己曾经站在最高的塔上,俯瞰着全城……城堡连绵的彩色尖顶,在俯视中犹如喜悦的海洋。

“啊,那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国度,”萤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定非常、非常遥远……说不定,隔着好多山,好多海哪。”

“这么说,我真的是公主了吗?……”

“一定是!只要解除了魔法,你就可以回到你的城堡去了……说不定,你就是魔法之国的公主哪!”

公主也兴奋得脸儿绯红了:“等我回到我的国度……我也一定要实现你的愿望。”

“真的?什么都可以吗?”

“嗯!什么都可以!”

公主好像已经成为真的公主一样,严肃地许下这样的诺言。

萤的大眼睛里闪出了光芒,象有雾的海上,点亮了航行的灯:“那,能让我的爸爸回来吗?”

“呀,这个……”公主犯难了,歪着头思索。自己有没有这样的法力呢?……过去的事,好象牢固地封入了铅皮罐头,虽然沉甸甸的,可是摸不到,也看不见,真急人啊。

“不管怎么样,我们约定了。”

“嗯。”

公主那纤细的小手,跟萤比起来,好象掌心里的一片雪花。但是,两个人,还是轻轻地、认真地拍了一下手掌作为誓约。

“萤,无论我能不能实现你的愿望,以后都不要再悲伤了啊……。”

公主不再睡了。萤不在的时候,她就拼命地回忆,想从一团黑暗中,抽出往事的线头来。她越来越感到,如果真有这样一段咒语,那么,它就藏在自己的心里——。

隆冬的一个日子,坐在窗台上的公主,看见窗外飘起了漫天白雪。

窗子没有关严,晶莹的雪花,好像寄自天上的信。一朵又一朵,纷纷扬扬地落在公主面前。

远近的街道、屋顶,一点点变白了,变得毛绒绒了。整个世界,被白雪温柔地覆盖住了。

公主的心,完全快乐起来了,她暂时忘记了心事,轻轻哼起了脑海中那段唯一的旋律。不知为什么,在今天,她特别想随着旋律,翩翩地起舞。

于是,在无人的阁楼上,公主提起了缎裙,闭上眼睛,轻轻地旋转起来。啊,记不得是多少年前,自己也曾经随着美妙的乐曲,这样旋转过……忘我地旋转过……

这样陶然地舞蹈着,时间的边界,渐渐模糊了,过去和现在悄悄地融为一体。公主终于想起了曾经的一切,那些遗忘的岁月……

“原来是这样……”公主微微笑了。

“萤,你已经给过我一座城堡了啊……”

公主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她的舞步,渐渐接近了窗子。忽然之间,白裙象一片羽毛,从窗子的缝隙飘进了满天雪花中,随着温柔的旋律,忘情地旋转着,旋转着,再也看不见了。

那天晚上,放学回来的萤,在哪里也找不到公主了。

“你在哪里,在哪里啊?”

一边呼喊着公主,萤的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难道回家去了吗?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

萤终于忍不住了,呜呜地哭着,在阁楼上到处寻找公主的踪迹。然而,无论是梳妆台、衣橱、五斗柜……抽屉里面,都是暗沉沉的,空荡荡的。

萤爬上了靠墙的梯子,去看衣橱顶上。可是,好几个叠在一起的大纸盒掉了下来,彩色的积木,散落得满地都是。

这是早已忘记了的玩具呀。萤伤心地捡起一块白色积木,可是,她忽然发现,这块拱形积木,是一扇城堡的门……上面用鲜艳的色彩,画着神话中的凤鸟……

萤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在满地散落的积木中,有许多根白色的、作为地基的圆柱。还有许多小小的弧形木块,上面画着有花纹的窗。还有橘红、翠绿、金黄色的积木,是城堡的塔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又难过又迷惑的萤,哭着跑下阁楼,跑到妈妈坐着的窗边,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萤。”

妈妈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来了。

萤抬起头,望着妈妈。这是爸爸死去之后,妈妈第一次这样亲切、这样疼爱地看着萤。好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来了似的,妈妈把萤紧紧地抱在怀里。

“妈妈,阁楼上的公主,不见了。”

“是怎么回事?说给妈妈听听。”

于是,萤不再哭了,她坐在妈妈怀里,把所有的事,都讲给妈妈听了。妈妈一直耐心地听着,一次也没有打断过萤,没有表现出不相信的样子。

“嗯……”在萤终于讲完之后,妈妈陷入了沉思。

“金头发,戴着珍珠王冠,穿着白缎长裙的女孩……妈妈是见过的。”

萤惊奇得瞪大了眼睛。

“很多很多年前,爸爸作为礼物,送给妈妈的音乐盒上,曾经有个这样的小人……”妈妈微笑起来,“不过,那音乐盒,被萤弄坏了。”

“啊……”萤完全陷入迷惘中,呆呆地望着妈妈。

“萤,你还记不记得,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从德国带回一盒积木送给你?”

是阁楼上的那些积木吗?从前的日子,都是像积木一样美丽的碎片……萤渐渐忆起,曾经也是这样的大雪天,客厅里的火炉烧得旺旺的,小小的萤,坐在客厅地板上,用积木砌出了一座了不起的城堡……

“萤的城堡,不管是谁看见了,都称赞得不得了。”妈妈回想着,“可是,萤说城堡里要有公主……”

于是,趁爸爸和妈妈不注意的时候,萤从音乐盒上,拆下了那个会旋转的小小的女孩,放在了城堡最高的城楼上。

“为了这件事,我严厉地责备了你。你哭了,再也不肯玩那盒积木,我和爸爸只好把积木收在阁楼上。那个音乐盒里的小人,却找不到了……”

闭上眼睛,妈妈轻轻地哼起了一段美妙的旋律。

萤抱紧了妈妈的手臂:“妈妈,这就是阁楼上的公主唱的歌啊!”

“嗯。刚才坐在窗下,在漫天的雪花中间,仿佛听见了这支曲子……千真万确,就是那个音乐盒里的旋律啊!一遍遍地听着,一直到最终消逝,就好像是你爸爸的灵魂来告诉我,不要太悲伤……”

妈妈叹息了。

“妈妈,爸爸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呢?”

萤第一次鼓足了勇气问。

“是一个特别宁静、美丽的地方。”

妈妈摸着萤的头,轻轻地说。

“阁楼上的公主,是到爸爸那里去了吧?”

萤在心里悄悄地想。可是,她没有再问,只是依偎着妈妈,看着窗外的雪。在爸爸离开的日子里,萤的心初次感到了暖绒绒的宁静。

在红色的阁楼屋顶下面,白雪掩映的窗口中,是萤和妈妈的脸。

大雪还在静静地飘落,每片晶莹的雪花,都好像是一封寄自天上的信。




上一篇:猫小姐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