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幻想

天国烟花



文·秦萤亮

第一夜

这是丁香馥郁的四月夜,我最后在人世闻到的,就是这种芬芳。

死,就是这么简单。乘着夜色,从女生寝室的六楼窗口轻轻滑翔出来,张开双臂扑向大地。就像游乐场里的过山车一样,只是再也回不到原点。当我“蓬”地一声落在丁香树篱外的水泥地面上,仿佛世界上所有的丁香花都猛地向我转过脸来,散发出无边无际的,尖锐、痛楚的香气。

以后发生的事情,是我完完全全没有想象过的。

我一动不动地俯卧在地面,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然而,时间一秒秒流逝,思维仍然像水晶一样清晰。我听见远处排球场上的喧哗,听见下了自习的女孩们清脆地说笑着,成群结队地向宿舍楼走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发现我了。我试着从地上站起来,却一动也不能动,好像失去了四肢,失去了一切触觉。

“唉,孩子。”

不远的地方,有人在说话,我一时竟无法分辨那是男人还是女人。

“快起来,离开那个身体吧,已经不成了。”

我不明白这句话。但是,只是微微心念一动,我已经轻轻地站起来了。

就像脱掉一件旧衣服一样,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冷得浑身发抖,迷惘地俯视着地上一动不动、穿着灰紫色大蓬裙的女孩。血泊在她身下慢慢变大,成了夜色中的暗影。我不敢看她的脸,不敢看她凌乱的黑发下紧闭的双眼。

同时,我发现,在夜色中站起来的我,身体几乎透明了,惟有指尖、发梢闪着极淡极淡的磷光。若不是这些磷光,连我都看不到自己。环绕着我的,也不再是温暖的四月空气,而是薄得像冰、青得像月光的不知名物质,其中有无数疾射而来的小箭。但是,它们一点也没有损伤我,有些擦过我,有些穿透我,向不可知的黑暗中飞去。

“这是什么?”

讶异地望着骤雨般的小箭,我禁不住问道。

“时间。你现在看到时间了。”

不远处那个声音温和地答道。

“时间?”

“是啊,当时间对你没有意义的时候,你就看得见它了。”

天地之间好像成了拆掉门窗的巨大穿堂,从天外吹来了阵阵冷风。我抱紧自己,循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忽然间,眼前亮起了一个小小的、装饰着彩灯的流动摊床,上面满是不停闪烁、无法看清的可爱幻象。要仔细看才能发现,一个和我一样身影透明的老妇人站在摊床后面。她穿着色彩暗淡的衣裙,领口系着一方小小的黄手帕。这让我想起了去世的外祖母,也喜欢在毛衣领口打一块防尘的纱巾。  

但是,定睛看去,她的样子又不像外祖母了。

“你……是谁呢?”

虽然觉得这样问不礼貌,但我还是问了出来。

“我是你的接引者。”

“这么说,我确确实实是死了?”

在缤纷的灯光后面,她笑了。

“快来吧。第一声尖叫马上就要开始了。当有人发现你离开人世的时候,你就是真的死了。”

“那么,我该做什么?”

“掷这两个骰子。”她简单地说。

随着她的话,摊床上奔跑流动的灯光、花朵和小动物一下都静止了,退到了阴影里。两颗骰子仿佛一下子被聚光灯照亮,静止在摊床的中心。一颗是雪白的,一颗是墨黑的。骰子的周身遍布着看不清的数字。

我把骰子拿在手里。一颗轻如羽毛,一颗重如铅弹,一颗像烛焰一样灼热,一颗却像雪花那么清凉。由于冷,由于这种奇妙的感触,我根本拿不住它们,一瞬间,两颗骰子滚落到摊床上。白的一颗是“1”,黑的一颗是“2”。

“你获得人世的三天居留权。”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叫从丁香树篱那边传来,打破了四月宁静的夜色。紧接着,尖叫接二连三地响起来,变成歇斯底里的哭号。奔跑声、询问声、呼喊声汇集成了紧张的声浪,人群正在包围出事地点。往那边看了一眼,我叹了口气。

“可是,我已经死了啊!”

“没错,不过,你还是可以逗留三天。之后,连接两界的门就永远关上了。”

“但是,我要这三天做什么呢?”

“到处走走,看看你的亲人,去去生前喜欢的地方。天国会给你安排一点小节目。”

“我不要。”我断然说,“我现在就要走,在人世没什么可留恋的。”

“你这孩子,不想看看你父母吗?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吗?这么年轻,喜欢的男孩子也没有?”

“统统都不值得留恋。不然,我也不会自杀了。”

老妇人摇摇头。

“做了这么多年接引者,像你这样的孩子我见得多了。越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最后肯定是什么都舍不得。唉!”

“如果有什么交通意外、患病去世的死者……把我这三天让给他好了。”我不以为然地说。

老妇人的脸,一下子严肃得可怕。

“快别说了!天国的规矩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你这孩子,真是轻率、脆弱、糊涂得不像话啊。”

“这是我自己的生命,我有这个自由。对吧?”

我顶撞了回去,自己也感到奇怪。活着的时候,我是个内向、腼腆的女孩,从来也不和人发生冲突。如今站在这里,我却觉得轻松自在,就是违逆了任何人的心意也毫不在乎。

老妇人盯视着我,慢慢地把手伸到一个橘黄色的花形按钮上,拍了一下。

叮铃地一声,像自动糖果售卖机一样,有什么东西在我面前咕噜噜地滚出来了。那是一颗圆圆的、淡青色的水果硬糖。我伸手接住了它。

“这是天国的小礼物。”老妇人好像已经倦于和我说话了。她低头开始收拾摊床,彩色的灯也一盏盏灭了下来,一副不胜萧条的样子。

我仔细看着这颗糖果。那种娇嫩的淡青色,不知为什么让我觉得伤心。我把它放在嘴里,马上尝到了一丝夹杂着甜美的微酸。只是,那丝甜美越想追寻就越渺茫,到最后,只剩下心酸、青涩的滋味,在我舌尖上慢慢化开。

“这颗糖的滋味,我觉得好熟悉啊。”我忍不住说。

“是啊,那就是你生命的滋味嘛。”

老妇人毫不在意地说。

有片刻工夫,我怔住了,几乎想大哭一场。可是,我马上发现,自己没有泪水了。从我眼里流出的泪轻轻飞散开来,带着微小的光芒,像星星的尘土围绕着我。

老妇人有点怜悯地摇摇头:“去天国的列车三天后由这儿出发,别误了点。”

“那,我现在到哪儿去呢?”

“你没有任何地方去,换句话说,哪儿都可以去。”

灯光彻底熄灭了,摊床不见了,老妇人走了。现在,谁也看不到我、听不到我了。

夜已经深了,女生宿舍楼仍然灯火通明。出事地点已经被白线围住,大家都会有个不眠之夜吧。我第一次想到,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能得到消息?就是今夜、现在,还是明天凌晨?阿树呢?小町呢?

不知何时,天涯升起了一轮巨月。遍布着环形山的月亮,寂寞苍白的月亮,仿佛占满了高高的天穹,一霎间,我觉得心里只有一片冷月的光辉。

一阵深深的绝望包围了我。我还是个新的幽灵,还不习惯漂泊无依的感觉。我把自己埋进丁香花丛,不去听深夜中的喧嚣声,也努力不去分辨熟悉的声音。丁香浓郁的芬芳包裹着我,给了我几乎是温暖的感觉。

第二夜

阳光照在丁香花上,也照在我身上,但是一点暖意都没有。花上升起了肉眼见不到的深紫花气,与我周围淡青色的时光之雾交织在一起。我慢慢地离开花丛,在宿舍楼的阴影里徘徊。尽管出事现场已经清理完毕,暂时拦上了警戒线,仍有许多同学站在外面久久地围观和议论,到处听得到惊讶的叹息声。

现在,小町应该已经找到我卷在她校服里的遗书了吧。那封信非常简短:

爸爸、妈妈、阿树、小町:

没有了我,希望你们能活得更好。

写下这封信的时候,我心里只有彻骨的寒冷。现在,这种冷跟着我,仿佛深入了骨髓,让我在满目芳菲的四月天咬紧牙关打着冷颤。我真恨不得马上乘上天国的列车,永远、彻底地离开这个世界。

但是,我看见阿树了。

在清晨奔跑着穿过排球场的阿树,脸上满是悲伤和焦虑,还有彻夜不眠的疲倦。他大概是在男生寝室里给小町打了一夜的电话,寝室楼门一开,就匆匆赶来了。我目不转睛地望着越来越近的阿树,这是我离开人世之后,第一次注视活着的人。我惊讶地发现,在时光之雾里,阿树的形象像微风吹过的水面倒影一样,不停地荡漾和变幻。

小町红肿着眼睛从女寝六楼奔下的时候,几乎就和站在门口阴影里的我擦肩而过。她一定是哭了一夜,又冷又怕又伤心。高个子的小町,当高中女排二传手的小町,从来没有这么惊惶和软弱过,站在春日的阳光里,她跟我一起簌簌地发着抖。和阿树一样,小町的形象也闪烁不定,仿佛是照片上叠加了重重叠叠的透明水印。

我默不作声地站在一旁,拼命地观察着他们。渐渐地,我看懂了,那是他们的过去和将来。是重叠的记忆影像,也是无穷的未来轮廓,是时光的背景下,映衬出的千千万万个剪影。

像要把万花筒看穿一样,我入迷地看着阿树和小町。我看到了稚气的、刚刚学步的阿树;上小学一年级时,在水渠里削树枝做风车的阿树;初中时被查出近视,不得不去配戴眼镜的阿树;在体育馆里初次和我相遇的阿树;还有站在篮球架下,似乎下了重大决心,终于对我说“我决定报考首都医大”的阿树。

同样,我也看到了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成绩优异的小町,被家人视作珍宝的小町;初进排球队,刻苦训练的小町;向我明朗地伸出手,笑着说“好喜欢你的发型”的小町;一起和我躲在寝室上铺学着化妆、交换小秘密、说悄悄话的小町;还有欲言又止,避开我的眼神说出“想报考首都医大”的小町。

我闭上眼睛。往日亲密无间的欢乐场面,又历历如绘地浮上心头。

“好喜欢你的发型啊!”

这是高中报到的第一天。刚刚分好寝室,我郁郁不乐地坐在下铺。别的同学都有父母陪同,可我早已分居的父母,彼此都以为对方会来,为了不碰面,结果谁也没来。从初中就开始住读的我,饱尝了寂寞的滋味,如今,寂寞的三年眼看又要从头开始了。

上铺的女生在兴致勃勃地布置了好一阵子之后,忽然从床边探出头对我说:“好喜欢你的发型啊!你叫小舞,对不对?”

没料到有人主动和我说话,我吃了一惊,仰起头望着她明朗的笑脸,不由得也回报给她一个羞怯却真心的笑容。

“哎,上来看我的床铺吧!”

她伸出一只手,要拉我上去。我太不好意思了,连忙摇摇头,只是攀着床边向上看了看。

小町的床铺果然布置得非常可爱。墙上贴着单色花朵壁纸,小书架上放满了书和唱片,床头是长颈鹿、斑马……许多绒毛玩具。我最喜欢她挂起的白纱床帏。在月光下束起床帏,里面会像个小小宫殿一样吧!

“我还没住过寝室呢!好兴奋啊。真想给布置成个山洞……以后你也经常上来玩,好不好?”

后来,我一直喜欢小町的床铺,就像喜欢她毫无保留,轻易向人打开的心门。小町的上铺,真的成了我们的秘密山洞,我们拉上床帏,在里面吃零食、看杂志、听音乐、说悄悄话。

小町加入排球队后,不擅长运动的我,总是在放学后的体育馆里等着小町训练结束。手里拿着冲泡好的蜂蜜红茶,身边放着小町的手机,就这样托着腮,呆呆地注视着排球场。

终于有一天,在体育馆另一头参加篮球训练的阿树跑到了我的面前。

“同学,也替我照看一下手机好吗?可能会有电话打过来,所以不能放在更衣室里。如果有电话,就喊我一声啊。”

阿树露出让人一看就愉快的笑容,俯下身来对我说。那是无法拒绝的亲切语气。我只好点点头。

“那么,拜托了!”

阿树一边跑回篮球场地,一边转过身来向我挥挥手。十分钟后,手机真的响了。我慌乱地一把拿起手机,往篮球场上看去。该喊一声吧?可是,喊什么呢?我站起身,犹豫地走向球场。

小町用护腕擦着汗向我跑来:“小舞,怎么了?”

我举起手里的手机,又指指篮球场,她马上明白了:“是谁的?”

“那个穿黑运动服的男生。”

小町立刻转过身,把手拢在嘴边,向篮球场那边喊:“同学,电话……”

就是这样,我们三个相识了,熟悉了,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仍然在体育馆里度过每个黄昏,等待着小町和阿树训练结束。盛蜂蜜红茶的杯子越来越大,最后干脆换了小号的保温瓶。

“小舞最温柔了!”

喝着我沏的红茶,阿树总是故意这样说。

“为什么只夸小舞呢?”小町也总是装作不服气的样子。

“因为你啊,战斗力指数太高啦!摔倒了又爬起来,摔倒了又爬起来……就跟游戏通关的大BOSS一样!”

我觉得好有趣,抱着小町的外套笑个不停。确实,小町在训练的时候,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即使是膝盖青一块紫一块,也从来不吭一声。对于这一点,想必阿树心里也很敬佩吧!

相识不久,阿树就知道了我的家庭状况。他和小町都对我特别呵护,而我,也心甘情愿地为他们做一切事情。优秀的阿树,和同样出类拔萃的小町,就像人群里闪烁的星星,无论是考试、运动会、文艺演出……我总是衷心地为他们鼓掌和喝彩。

三个人共渡的时光,我是这么珍惜。对于从小父母分居的我来说,阿树和小町,就像从月亮上偶然落下来的珍宝,比什么都重要。

在小町的秘密山洞,我总是执拗地说:“考上大学我们也不分开。大学毕业也不分开。”

“好啊!我们一起找工作,一起租公寓住。”

小町也总会这样高兴地回答我。

“我会早早下班回来,替你们烧好吃的饭,还打扫房间、养宠物!”我好像身临其境一样地说着。

“那我负责购物、开车、安排旅游路线!”小町也积极地应和。

“然后结婚了也不能分开,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分开。”

“好啊,那我们三个人结婚吧!”

小町这样兴高采烈地一说,我们总会格格笑着抱作一团。这时候,在我心里,对未来的疑惧和悲观全都没有了,我相信,有小町和阿树的陪伴,我能去世界上任何地方。

往日欢笑的面容,和今天痛苦的脸重叠在一起。阿树脱下运动服外衣给小町披上,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小町,我去食堂买点早餐吧。”

小町的嗓子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抓住阿树的手,拼命地摇头。

他们一定想不到吧。温柔的小舞,羞怯的小舞,从来不敢大声说话,对他们那么依恋的小舞,就这么头也不回,决绝地扑出六楼窗口,“蓬”地一声,落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

自杀前,我穿着小町的连衣裙,静静地在小町的上铺待了好久,回想着往昔的时光,然后,我小心地把写好的信卷进小町的校服。

尽管小町个子比我高,我还是喜欢和小町交换衣服穿。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我。我尤其喜欢小町一件灰紫色的长袖大蓬裙,穿上之后略为长了些,可气质有点神秘。

“这条裙子送给你。”

小町不止一次对我说过。我总是拼命摇头。我不愿拿走别人心爱的东西。

但是,我还是带走了这条裙子。我希望小町能因为这条裙子,多想起我一点。

这个明亮悲伤的四月清晨,我静静地站在他们身边。在我走进天国之前,我能看见他们的未来吗?没有小舞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不是没有感觉到,阿树和小町在一起的时候,更亲密、更有默契,气氛也更微妙,稍微交换眼神,就明白对方的心意。为此,他们更加有点歉疚地、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心情。对于这一切,我不愿意去留意,更不愿去仔细想,只是天真地抱着“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坚定信念。

可是,高中生活一点点接近尾声了。报考什么大学,成了人生中第一重要的事。也是在这个时刻,我才意识到,小町在过去总是热烈地应和我,可从没说过自己想考什么样的学校、过什么样的生活。那是因为强者对弱者的怜悯吧?

课业紧张得让人抬不起头来。阿树和小町都好久不去训练了。我的成绩不够好,反而比他们轻松。就在那时,三个人共聚的次数,慢慢地减少了,就连我和小町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少了。

作为平凡少女的我,没有办法了解阿树和小町由于优秀而背负的人生压力。就是在那些每天想着未来的日子里,阿树和小町开始悄悄约会了吧?也是在那时候,两人订下了共同报考首都医大的志愿了吧?

“你说,要报考首都医大?”

空荡荡的篮球场上,我感到一阵晕眩。以我的成绩,这是想都不敢想的高等学府。这句话是那么遥远,远得阿树一下子成了陌生人。

“嗯。不过,没有一定的把握……”阿树没有看我,手扶着篮球架。他一定也在回想“三个人要永远在一起”的话吧?最最软弱、最最平凡的我,竟会以为那是容易实现的事情。

即使在这样的心情下,我也没有忘记买小町喜欢吃的薄荷糕带回去。

“小町,我带薄荷糕回来了。”

“谢谢!”

小町从上铺伸手接过了点心。我把头枕在她的床边,悄悄地看着她。

“怎么了,小舞……今天很不一样呢!”

“嗯,我在想报考大学的事呢。”

是我太敏感了吗?我觉得,说出这句话,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了,我们俩谁也不看谁,但是,清晰地听到了对方的呼吸。

“我想报考本省的大学。这样,比较有把握一点,你说呢?”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有理性地说到这个话题。听了我的话,小町好像如释重负,她热切地说:“小舞要有信心,一定考得上!”

“那你呢?”

我再自然不过地问。

小町再次犹豫了,我感觉得到她的欲言又止。可能是不忍心欺骗我,她有点困难地说:“家里比较想我学医,所以……我想考首都医科大学。”

那一瞬间,我才真的相信,属于我们三个人的年代,彻底过去了。阿树和小町知道得最清楚不过,凭我的实力,是绝对绝对不可能上医大的。原来,一直以来,只有我在梦想着永远的相聚吗?他们下决心离开我,究竟有多久了呢?

“知道了!小町要加油,祝你成功哦!”

我向小町露出了最灿烂的笑脸。

用心地看着他们在时光中不停荡漾的身影,我渐渐看出了命运的轨迹。

小町和阿树,谁也没有去报考首都医大,而是分别考上了相距非常遥远的两所学校。刚刚萌生的一点情愫,伴随着我的死,成为不堪回首的记忆。往后的岁月里,他们再也没有与对方联系过。就像旷野中两行分别伸向天边的铁轨,再也没有交集。

我看见小町成了一名公司职员,很快地成了家、有了女儿。高中时代的秘密山洞,离她是那么远。没有人知道,沉默的小町,在少女时代是多么光芒四射。

我也看见阿树多年后疲倦的脸,偶然浮现在夜行的车窗上,被万家灯火衬托着,在黑魆魆的夜色上闪过。注视着自己中年的脸,阿树想起了青春岁月,想起了小町和我,一时间热泪盈眶。

这就是我的死,给人世带来的微小而又深远的震动啊。一时间,我竟有些迷惘了。这真的就是我要的结果吗?我真的是想毁坏他们的生活吗?我抛弃了生命,给他们的余生留下了黑暗的印记,这样真的值得吗?

“看够了吗?”

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来,吓了我一跳。我惊惶地回过头。

还是昨晚那个老妇人,正皱着眉头看着我。

“跟我来吧,有一场电影。”

“不想看什么电影。”我舍不得离开阿树和小町,仍然站在原地不动。

“这场电影必须要看,是你自己的故事。”

“我有什么故事啊!”听了这话,我愈发反感了。谁会比我更了解自己的故事呢?在父母的争执中惊慌害怕的童年,沉默寡言的初中生活,放假时这边住几天、那边住几天,根本没有“家”的感觉……这样的生活,我连想也不愿想。

“不行,开演了。”

老妇人不容分说地拉起我的手,向前走去。一座七彩帐篷正像海市蜃楼一样,自上而下一点点呈现在空气中。最先显露的帐篷顶上栖息着许多白鸽,柔和地咕咕叫着。当我走近,它们纷纷飞下来,绕着我盘旋,用清澈的目光望着我。

“天国里鸽子有的是。现在赶紧进去吧。”

见我停下了脚步,老妇人催促道。

帐篷已经变成鲜艳、稳固的实体,我掀开金色的门帘,走了进去。灯光已经全暗了,银幕上映出了柔和明亮的画面。

在宛如蔚蓝海水般的明净背景中,娇嫩的、像蚌一样柔软的粉色物体轻轻地蠕动着。我错愕了一下,马上明白了,这是胎儿在母体中的样子。

然后,画面渐渐混沌起来,好像黑茫茫的宇宙空间。在絮状星云的包围下,小小的生命一点点清晰、生动起来,像星球一样旋转着,慢慢地生长。

“尽管看过不知多少次了,还是觉得了不起。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宇宙啊。”老妇人已经在我身边坐下来了,拢着手由衷地赞叹。

“无聊啊,这不是科教片吗?”我转过头对老妇人说,“生命都没有了,还看这种东西,有什么意义?”

老妇人定定地注视了我一会儿,却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沉下脸。她耐心地说:“正因为你不爱惜生命,把它随意丢弃了,我们才要告诉你它有多宝贵。不懂得这一点,是进不了天国的。”

我只好继续在黑暗中看下去。

婴儿像个玫瑰蓓蕾一样不断地长大,渐渐可以看到柔软的胎发和粉红的眼皮。从出生到成长,画面的焦点始终是小小的女孩,背景只是一团柔光,偶然能听见父母在画外的声音。坐也好,爬也好,学步也好,她清澈的眼睛总是看着虚空中的某一点,仿佛知道冥冥中有人在注视着她。

“天国有每个人一生的档案。”老妇人对我说。

我默默地点头。

一岁时,她不倦地注视床头上一大串彩色摇铃;

两岁时,她经常谛听各种各样的声响。在她奇妙的世界里,能听见雨滴、雪花、烛焰的细小声音;

三岁时,父亲买来了美丽的画册,随意放在地毯上,让她信手翻着玩。她向前翻又向后翻,朦胧的眼睛仿佛在吸收那瑰丽的色彩;

五岁时,她开始学拉小提琴。以后的三年中,每当她听见父母又在争吵,她就赶紧拿起弓弦,拉奏出尖锐高亢的琴音,想把那声浪完全淹没;

十岁的时候,她已经很内向。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缀满松塔的雪松夹道。她觉得每一棵树都像未经打扮的圣诞树,挂满了小小的礼物;

十五岁的时候,她收到了来自父亲的生日礼物,是个粉红色的电话分机。尽管没有人打来电话,她还是每天爱惜地拂拭,不让电话机落上一点灰尘;

十六岁,她有了名叫小町和阿树的好朋友。然而,画面中仍然只有她自己,三人同行的时候,她清脆欢乐的笑声,灿烂阳光下,她春花般的笑脸。

看到这里,我恍然明白了,我是不依存任何人存在的。尽管要从同行的人身上汲取力量,可我的生命,的的确确只属于我一个人,悲也好,喜也好,孤独的记忆也好,欢乐的往事也好,就是这些平凡的点滴汇聚起来,成为了今天的我,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的我。如果早点明白这个道理,我也许不会死吧!

画面继续放映着,然而,变成了黑白色。从十八岁的那个春夜,也就是我自杀的那一夜之后,图像全都成了黑白色,而且成了无声的默片。

“比方说,本来是90分钟的电影,可是从25分钟处,胶片就彻底损坏了。”老妇人说道。

我再次点了点头。

银幕上的我并没有死。在一念之间,我离开了那个窗口。

高考像一座分水岭,分开了我和小町、阿树。整个长长的大学四年,我们断绝了音信。

毕业之后,我先是做了一阵子摄影师的助手,又凭着天分和努力,自修了很久,渐渐成了小有名气的化妆师。那天,我受朋友的邀请,替一位新娘化婚礼彩妆。

画面上,终于出现了除我以外的人。坐在明亮的水晶镜前,穿着洁白婚纱的高个子女孩,就是小町,来接她的新郎,正是阿树。

我们三个拥抱了很久很久,还舍不得分开。我为小町化了特别秀美的彩妆,又用心做出了别致的发型。当我停下手来,在镜中注视着美丽的小町,她也正注视着我。我们同时想起了第一次相逢时,她对我说的话:

“好喜欢你的发型啊!”

镜中,我和小町都含着泪微笑了。

黑暗中,我的眼里,也不知不觉地蓄满了泪水。而无声的黑白默片,仍然在演绎我已经放弃了的未来。

经过长长的、宛如隧道般寂寞荒凉的少女时代,我终于成为开朗、成熟、内心坚强的人,遇到了能够打开我心扉的人,组成了幸福的家庭。

一直到有了孩子,我才开始理解了父母。旧日失落的爱,一点点被拾起,渐渐地,我常给父亲打电话,也常去看望母亲了。和母亲一起喝着茶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与她相似的地方越来越多。捧着茶杯,我默默地思忖着生命那奇妙的笔触。

在我中年的时候,父母相继去世了。医院的白床单像一场大雪,覆盖了我在人世最初的亲人。父亲临终时,望着身边的我,眼中除了歉意,还有深深的欣慰。

看到这里,我终于泣不成声了。

“要是挺过那一天,就好了啊。”身边,老妇人感慨地说。

是啊,要是挺过那一天就好了……此刻的我,由衷地这样想。在蔚蓝海水里,像无壳的蚌那么娇嫩、脆弱,好不容易才成长起来的生命,的确像珍珠一样啊,悲伤、幸福,全都是宝贵的体验,为什么自己竟不懂得呢?

“能哭,还是好事啊。冷漠、自弃的人,是绝对进不了天国的。”

像外祖母一样抚摸着我的头,老妇人这样劝慰道。

第三夜

我的葬礼在今天上午举行。

现在,我多希望这是一场梦啊。看着远道赶来、痛悔不已的父母,看着憔悴委顿、始终低低抽泣的小町,看着抿紧嘴唇、牢牢关闭了内心之门的阿树,看着老师和同学们肃穆的脸,我的悔恨简直无法言说。我多希望能活泼地出现在大家面前:“这是个玩笑啊!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可是,谁也看不见我,听不见我。我惟有随着缓缓行进的人群,走进礼堂,绕过灵柩。

最让我心如刀绞的,是爸爸和妈妈。记不清有多久没好好地聊天、没有凝望他们的脸庞了。原来他们比我记忆中苍老得多,而且,时间之箭不停地飞来,每一个小小的箭头,都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微小的、愈合不了的创伤。

妈妈悲痛得像是麻木了,瘫软在爸爸的臂弯里。我眼看着时光的箭在妈妈眼角划出一条条细小的表情纹,我看到未来的几十年中,它们会一刻不停地变深、下陷,成为鲜明的、悲恸的皱纹。我看到,用不了多少年之后,爸爸就有了一头早白的银发,挺拔的身躯也渐渐佝偻,他由一个开朗的男子汉,彻底变成了石头一样沉默的老年人。

我想用身体翼护住爸爸和妈妈,但是时间的小箭毫不容情地穿过我的身体,仍旧一刻不停地伤害着我的亲人,仿佛我只是空气,只是光线。我弯下腰,把脸埋进双手,悲叫了一声,可是,没有任何人听得到。

爸爸和妈妈彼此扶持着走近鲜花环绕的灵柩,低头仔细凝视闭目安睡着的我。那一刻,我多么不愿意他们看见那苍白、冷漠的面容,多么不愿意那是我留在他们心中的最后形象。我真想大声呼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现在,只要亲人能再看见我一眼,看见我活生生地站在春风中,笑着,挥着手,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可是,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化为星尘的泪水,在微风中飞散,最终散入春日的晴空。

我看见爸爸和妈妈心中也有无穷无尽的悔恨。他们都在恨自己太自私,忽略了我这么多年。我看见他们相偕走出殡仪馆,回到了共同的家,再也没有分开;看见多年后台风停电的夜晚,他们谁也没有去点蜡烛,就这样手握着手,在黑暗中坐到天明;我看见余生的几十年,他们就这样静静地陪伴着对方。

“现在的你,心上已经没有灰尘了。这样,才可以进天国去啊。”

老妇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

“婆婆,求你了,让他们再看我一眼,行吗?”

我不顾一切地抓住她的衣袖,哭着哀求。

“傻孩子,隔着阴阳两界哪……唉,都是到了这边,才想回那边。”

“一点、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很难,很难。”老妇人不断地摇头:“再说,也没有时间了。今天晚上,放过最后的烟花,你就该走了。”

我颓然松开了手。

一整天,我形影不离地跟着亲人,像曾经迷路的小猫,紧紧地跟随失而复得的主人。我想抚摸妈妈的鬓发,我想挽着父亲的臂弯,我想变得很小很小,我想重新活一次。可是,他们的身影总是像水纹一样荡漾开来,我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碰不到,谁也得不到一点点安慰。

永远告别的夜晚到来了。

站在丁香花下,我仰望着银河,等待着来自天国的列车。夜风真凉啊!

忽然之间,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野。紧接着,从同样的方向,又接连坠下了三四颗流星。

——天上的一颗流星,就是地上的一个灵魂——

垂下眼帘,我想起了小时听过的传说。那么,哪颗流星是我呢?

这样出神地想着,我竟没有发现,不知何时,面前不远的地方亮起了莹莹的烛火。一点、两点、三点……渐渐像星星那么繁密。被烛光照亮的身影,是那么熟悉,正是我舍不得离开的人啊。爸爸妈妈和小町、阿树,正在我离去的地方,把一根根蜡烛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依次点燃。这是一个小小的追思仪式,虽然谁也没有说话,可我清清楚楚地知道他们的心声:

“小舞,希望这些烛光,照着你离去的路……”

就在这时,夜空被千百颗流星照亮了。

我猛地抬起头,简直像摇落了天上所有的星星,数不清的星星拖着银白的光辉坠向大地。一瞬间,我想起了老妇人的话:“放过最后的烟花……”

难道说,流星雨就是烟花吗?

同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我几乎透明的轮廓,被星辉完完全全勾勒出来,连最细微的头发也被照亮,就像沐浴在星之瀑布中一样,整个身影,清晰地显现在烛光的尽头,显现在亲人们的面前。

“小舞啊!是小舞啊!”

“小舞,小舞!”

隔着烛光,阿树和小町在拼命呼喊。

“小舞,小舞,看妈妈一眼,妈妈在这里啊!”

在一片呼唤声中,我也拼命地向大家挥手。

只是流星坠落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我的身体已经黯淡下来,消融进夜色中,再也看不到了。在眼泪化成的星尘中,我看见,天国的列车已经远远驶来,车灯打开了一片金色的路,仿佛要直接通向银河。

“刚才,你看到小舞了吗?”

小町最先回过神来,紧紧抓住了阿树的手臂。

“看到了,真的看到了。”

阿树按捺住砰砰的心跳,和小町对望着——最后看见的小舞,是即将远行那样灿烂地笑着,在夜风里消逝了。

“小舞,是去了一个美好的地方吧?”

“是这样的吧……不然,小舞怎么会笑得那么开怀呢?”

两人手拉着手,望着春夜的星天,久久地沉浸在刚才的一瞬间里。

“的的确确在烛光中,看到小舞了啊。”

爸爸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既像是对妈妈说,也像是对自己说。

“是啊,是笑着告别的样子,也许,那孩子没有那么怨恨我们吧?”

妈妈说着,又抽噎了起来。

“是啊,说不定真是这样。”

爸爸抚慰地搂住了妈妈的肩膀。

“流星,就是天国的烟花啊。为了让他们看到你,不惜使用了多十倍的流星,才把你照亮了一刹那。”

坐在去天国的列车上,老妇人吁了口气,满意地对我说。

“谢谢您了,婆婆。”

我不知怎样说才好,只是默默地握住她的手。现在的我,再也不觉得寒冷了,在我心中,跳动着小小烛火般的温暖。

“婆婆,讲些天国的事好吗?”    

“天国啊……总的说来,跟人间既有相像的地方,也有不像的地方。那里的时间像果冻那么浓厚,流动得特别缓慢。”

“也有小箭吗?”

“有的,但是没有锋芒,只是绕着你飞来飞去。所以,几十年后,亲人在天国看到的你,还跟当初一样年轻,一点变化都没有。”

好像驶出了黑夜一样,车窗两旁骤然明亮了起来。列车正奔驰在开满了鲜花的原野上。像刚刚下过雨那么明净的天际,挂着一条淡淡的彩虹。定睛看去,原野上盛开的,都是淡紫、浅红和月白色的灯笼花。不论是哪一种,都闪耀着银白的光芒。

“地底下埋着星星的种子哪。”老妇人解释道。

美丽的、带着晶莹雨珠的灯笼花,仿佛能摇出清脆的铃响。我伏在车窗上,出神地看了好久好久。

“婆婆,到了天国里,我能做些什么呢?”

“有很多事可以做啊。譬如,在原野里种上更多的灯笼花,让人看着看着就忘了哀伤;或者,在银河岸上擦洗星星,投进大气层里,准备做下一年的烟花。”

“嗯。”我依偎在老妇人身边,出神地听着。

“还有,你愿意像我一样,做个接引者吗?”

“我吗?那怎么能够……”

“你已经知道了生命的可贵,一定能做个很好的接引者。”

老妇人慈爱地说。而我,悄悄地把头枕在她的肩膀上,倦了,想睡了。

开往天国的列车,依旧以光年般的速度向前疾驰。车窗两旁,如同飞一样掠过的,是雨后初晴的、开满灯笼花的原野。



上一篇:五香熏鱼
下一篇:猫小姐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