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幻想

五香熏鱼



文·木糖


从前,有个小男孩,住在海边一座小渔村里。  

小男孩的爸爸是村内唯一的大夫,据说祖上是皇宫里的御医,因为给一个太监看病,下错方子,被流放出宫,还好是给太监看病,如果是医错皇上,脑袋肯定要搬家。  

小男孩的爸爸念念不忘祖上的教训,给人看病格外小心谨慎,从没有医错一人,很受乡邻们的尊敬。  

按理说男人行医乡里也能养家糊口,女人坐享清福就可以了,但是女人天生闲不住,平日里给人缝补衣裳挣点零花钱。  

小男孩总是能看见妈妈坐在门口的夹竹桃树下穿针引线,随着树荫的变化,她不断移动板凳的位置。  

偶尔树枝上站着一两只小鸟,闪着乌黑明亮的眼睛,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苦涩的夹竹桃气味飘浮在从海面吹来咸丝丝的风中,这是小男孩童年的味道。多年后,当他变成白发苍苍的老人,还经常回忆起这种气味。  

他还记得每到傍晚时分,夕阳西落,橘红的晚霞里总是飘绕着丝绸一样的炊烟。  

小男孩家里就有块丝绸长衫,放在衣柜的底层,爸爸经常把它取出来,用手轻轻抚摩,小男孩也跟着摸两下,滑溜溜的。  

爸爸说,这块布料是从宫里带出来的。  

小男孩不知道皇宫在哪?不过一定很远,要走很久的路,磨破很多的鞋才能到那个地方。  

小男孩没去过太远地方,好像整个世界只有小渔村那么大。  

小渔村里有家酒馆,门前没挑幌子,也用不上幌子,乡里乡亲的都晓得有这么个喝酒吃鱼地方,即便外乡人经过,只要循着香味也能找到。  

酒馆的主人也是厨师,白白胖胖的,当地人都叫他胖厨师,时间一久,本来名字就忘记了,似乎他姓胖。  

有时侯,小男孩不嫌麻烦,在胖厨师前面多加了个白字,白胖厨师白胖厨师地喊着。胖厨师也不生气,只装做听不见,独自坐在树下,掏出酒壶与带壳的花生米,一边喝酒一边剥花生吃,圆鼓鼓的手指却也灵活,先是一捏,待花生壳裂开,两根指头就夹出一粒滚圆的花生米,仰脖扔进嘴里,一边咂着嘴,一边笑眯眯瞅向小男孩。  

这时候小男孩就住了口,若无其事走过来,坐在胖厨师身旁,笑嘻嘻地向胖厨师讨要。胖厨师问,你刚才怎么叫我了?小男孩赶紧改嘴叫两声胖伯伯。胖厨师一高兴,取两粒花生放到小男孩手心,小男孩不高兴地说,才两个。胖厨师说,不少了,四个仁呢。  

胖厨师就是这样随和的一个人,不管大人小孩都喜欢他。而且人人都很佩服胖厨师的手艺,他最拿手的是五香熏鱼。  

鱼一定要新鲜,活蹦乱跳的,去鳞净鳃后那鱼的眼睛还生动地眨。一刀剖了膛,在膛内贴着肋骨与尾部刺几个小洞,但不能刺穿鱼皮,再撒上佐料,腌上,等滋味进入肉中后,上屉,盛鱼的盘子是上好的细白瓷,还遗留着丝丝缕缕的陈年泥土气息,屉是当年嫩竹所编,绿得犹如刚被一场春雨滋润过。火要不急不缓,柴要油木松的末梢,烧在灶内剥剥地响,用不多久,诱人口水的香味就从锅盖的缝里钻出来。  

胖厨师熏的鱼不管谁尝了,这辈子都难以忘怀。去年春天,小男孩吃过一次,从那以后他经常缠着胖厨师再做一回,胖厨师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做一回五香熏鱼特别费事,胖厨师懒得做。胖人不光嘴谗,还都有点懒。  

除了胖厨师,小男孩还有几个跟他岁数差不多的小伙伴,他们经常跑到海边去玩,光着脚丫,沿着岸飞快地跑,把沙滩踩出一长串小脚印,但那些脚印很快就会被浪花冲掉。  

浪里翻动着白沫,把小螃蟹和海带送上了岸,螃蟹慌手慌脚地跑到石缝里躲起来,而海带则傻呼呼地仰面朝天躺在沙滩上,要是不能被海水捎回海里,只有等着被阳光晒成个大白脸。  

鱼船回来的时候多半在上午,湿淋淋的木船带着一股浓浓腥气,摇摇晃晃出现在远处海面,随着浪时高时低,慢悠悠划过来。  

船靠了岸,古松一样健壮的汉子们拖着鱼网跳下甲板,都挽着裤脚,光着上身,脸晒成了古铜色。  

网里挣扎着一群来自不同家族的鱼,它们拧动身体的样子,仿佛不像在逃命,而是看见了大海之外的世界特别兴奋。  

小男孩的伙伴都能在那群打鱼人里找到自己的爸爸,他们乐颠颠跑到爸爸跟前,探着脑袋看网里的收获。  

这时候小男孩很伤心,他觉得自己的父亲也应该从小渔船上跳下来,拎着一网的鱼,这些鱼是能做成五香熏鱼的鱼。  

想到这里,小男孩就生起了爸爸的气,他觉得那群人驾着小船是从一个特别神秘的地方回来,说不定还跟妖魔鬼怪有场激烈的厮杀,都是大英雄,有个这样的爸爸真威风,而自己的爸爸一身中药味,整天拎个药箱子,东游西逛,不象个英雄,小男孩无论如何也骄傲不起来。  

于是,小男孩回到家里就对爸爸说,我要吃鱼。  

爸爸说,咱家不是天天都有鱼吃吗?被大夫医好病的人家,经常把新鲜的鱼送来,大夫家里是不缺鱼吃,所以他对儿子赌气囊腮的要求并不感到为难。但小男孩说,我要吃你打来的鱼。  

男人笑了,谁打来的鱼不一样。  

小男孩哼了一声,你是怕海里的妖魔鬼怪,胆小鬼。  

在一旁的妈妈赶紧叱责儿子,你怎么能和爸爸这样说话。  

小男孩看到妈妈也不帮自己说话,更加委屈,一个人跑到海边,坐在沙滩上,望向浪涛波动的海面,想象那个看不见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可怕魔鬼,让爸爸不敢去。  

一只小螃蟹在石缝里探头探脑,小男孩伤心地说,小螃蟹你快告诉我,那个魔鬼长的什么样,我爸爸能不能打过他。  

螃蟹没有回答小男孩的话,悄悄溜走了。浪花拍打着海岸,一只水鸟在远处高空盘旋,小男孩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寂寞,眼泪不知不觉流出来,落到沙滩上,白色的沙滩就出现了两个浅浅的坑。  

小男孩想,眼泪是咸的,海水也是咸的,那么大海是谁的眼泪呢?这么多眼泪,那件伤心事一定特别大。  

这天,小男孩在海边坐了很久,大概是被风吹的,害了病,晚上就发起高烧,不断地说胡话。虽是胡话,可爸爸还是听清了儿子在不断央求自己下海去打鱼。  

第二天,小男孩的病也没好,他只好躺在床上,爸爸开了方子,妈妈在厨房煎完药端来。小男孩一闻那股中药味就来气。他把脸拧过去,盯着窗外说,我才不吃胆小鬼的药。  

男人与女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无奈而又迷惑的神情,他们不晓得儿子到底怎么了。  

这天晚上小男孩又发起烧来,还是说着那些胡话,爸爸,爸爸我要吃五香熏鱼,爸爸,爸爸我要吃你打回来的鱼。  

男人愁眉苦脸地站在床前,听了儿子的话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他现在一点也不像个医术精湛的大夫。  

天蒙蒙亮的时候,小男孩的烧退了,迷迷糊糊听见爸爸与妈妈在窗外吵起来。只听爸爸说,孩子就这点要求,我怎么能不满足他。爸爸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低,像是一边说话,一边走远了。  

大黄是小黄的妈妈,都住在大海里,他们族类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黄花鱼。  

小黄打小就跟妈妈过日子,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爸爸。  

每次他向妈妈打听爸爸时,妈妈都沉默不语,似乎还勾起了一件很伤心的往事。妈妈在偷偷地流泪,四周都是水,妈妈流泪小黄看不见,他甚至不知道泪是怎么回事。  

有次,小黄问妈妈,海水为什么这样咸?  

妈妈说,因为我们鱼流了许多眼泪。  

小黄很纳闷,我们为什么要哭?  

妈妈说,你看我们总是这样游来游去,可游着游着身旁就少了亲鱼。刚才可能还在一起说话,可转眼就不见了。眼泪也许不能把他们唤回来,可除了哭还能做什么。你以后千万要紧跟在我身后,不能乱跑。  

小黄记住了妈妈的话,他想爸爸一定是这样乱跑才丢的。  

小黄渐渐长大,有了一些朋友,便忘了妈妈的话,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也悄悄去找小朋友玩耍。每次妈妈都焦急地四处找他,小黄躲在礁石背后,看到妈妈慌里慌张的样子,觉得好玩,偷偷地笑,他想,呆会儿妈妈瞧见自己,一定会骂自己两句,可她的脸上总是有一种长松口气的喜悦。  

小黄知道妈妈很爱自己,所以小黄是一条幸福的鱼。  

有次,小黄听朋友说,大海之外还有个世界,那里盛开着美丽的花,花瓣象贝壳一样,所以叫贝壳花。  

小黄央求妈妈带他去那个盛开贝壳花的世界。  

妈妈说,那是桃花。  

小黄说,不管叫什么花,我都想亲眼看看。  

妈妈的脸忽然沉下来,一声不响地游走。  

小黄跟在妈妈身后说,哪怕看一眼就行。  

妈妈叹了口气说,你还不知道,你的爸爸就是去了那个世界。  

小黄一听到爸爸的消息更加兴奋了,太好了,我们正好可以看见他,我的爸爸是什么样子呢?  

小黄开始构想自己爸爸的摸样,一定很威武,是个了不起的英雄,连鲨鱼都不怕,接着小黄眼前就出现幅画面,他的爸爸把鲨鱼追逐得四处逃窜。  

想到这里,小黄笑了。可是妈妈接下来的话却使小黄很失望。  

大黄说,你爸爸是被一张网捕走了。  

小黄不得不终止了梦想里的英雄爸爸,他关切地问,后来呢?  

大黄脸上现出凄惨的神情,深深叹口气,还能怎么样,早被人给吃了,我们没有金鱼幸运,尽管有的鱼说他们没有尊严,出卖了自己的灵魂,成为人类的玩物,可毕竟被捕获后还能活下去。  

小黄问,人?人是什么东西。  

妈妈说,人就是那个开满桃花的世界的主人,凡是有泥土的地方,都有人类的足迹,他们用猎枪与鱼网统治自己的世界。  

小黄朝海面上望去,层层水波遮挡了视线,他想象着人的样子。大概有鲨鱼那样的牙齿,海蛇那样的眼神,章鱼那么多的手脚,至于猎枪与鱼网,小黄是无法想象出来的,正因为如此,他感到特别害怕。  

后来小黄看见了人,确切说是个沉入海底的尸体。他没有章鱼那么多的手脚,整齐的牙齿也并不锋利,眼睛睁得很大,一点也不冷漠,似乎还带着临死前的惊恐。一头密集的发漂浮在水中,象丛水草,牢牢地生长在那浮肿的脑袋上,平滑的额头如块被水洗刷了千年的岩石,还挂了墨绿的海藻。  

小黄看到这里,赶紧跑回到妈妈身旁,他对妈妈说,我看见了人,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现在你就带我去看桃花吧。  

妈妈摇了摇头,孩子,我不能带你去那个危险的地方去。  

小黄这次已经下定决心,不等妈妈把话说完,他就气呼呼地游走,不用你带着,我如今已经长大,自己去还不行吗?  

大黄赶紧追过去说,妈妈没有骗你,所有的鱼网都是为我们编织的。  

小黄哼了一声,我才不相信,你就是怕走远路太累,才编个故事来骗我,我爸爸一定是在跟鲨鱼搏斗中牺牲的。  

小黄的话使大黄目瞪口呆,她愣了半天才说,是的,你爸爸是个英雄,他与十几条鲨鱼搏斗,后来筋疲力尽,才壮烈牺牲的。  

小黄听到爸爸的英雄事迹,兴奋地喊起来,嗷,嗷,嗷,我的爸爸真伟大,我也要像他那样。  

大黄叹了口气,她对儿子的固执没有了办法,只好答应他的请求。但是大黄仿佛也被自己的谎言欺骗了,觉得丈夫确实是那样英雄了得,不由自主也随着笑起来。  

在出发前,大黄找到了海龟家族的老酋长,想打听一下路,顺便再让他指点一下如何躲避人类的网。  

在大海里,海龟家族是一个声势显赫而又骄傲的家族,光说他们每年不远万里跑到人类的海滩这一壮举,就足以证明每一只龟都是勇士,都是海底的英雄,何况他们多数能安然无恙地返回家园,并且能千秋万代地活下去,更是了不起。  

大黄说明来意后,老酋长将干瘪的小脑袋颤巍巍探出壳外,沉吟道,每个方向都有岸,每个岸上都有人。至于躲避鱼网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千万别贪吃。我们龟就是靠这个秘诀活下来,其实忍饥挨饿活上千年,也不怎么太好受。  

大黄不想听老酋长感慨下去,赶忙告辞离开。  

就这样,大黄母子上了路,他们要去一个人类居住的岸旁,看一眼美丽的桃花。  

路上,大黄嘱咐小黄,什么也不能吃。  

小黄不情愿地说,那不都饿没劲了。  

大黄严厉地看了孩子一眼,在那张充满稚气的脸上她看到的是一种满不在乎的神情,没有什么让小黄感到害怕,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可大黄却眼看着自己最亲爱的伴侣在一张网中挣扎,随后消失,永远没有回来。  

男人随着船队在天没亮时就出发了,船与网都是借来的,而且船是村子里最好的一条,网是没有一块补丁的新网。  

渔人们见到头次出海的大夫,都感到新奇,他们一边摇着桨,一边向大夫传授捕鱼的经验。  

大夫认真地听着,听起来捕鱼比号脉要简单了许多,可他还是不敢大意,因为以前常常见到拖着空网垂头丧气回家的渔夫。  

船离岸已经很远了,回头看去,那个小村子已经不在视线里,男人挂念起自己的儿子,不知道是否退了烧,或者他此时正趴在窗台,望向有海水的地方。等自己提着一尾鱼跳下船板,小男孩一定会欢天喜地跑来迎接,他张开细细的胳膊,连蹦带跳,为有一个能打来鱼的爸爸而骄傲。  

随后,男人又想到胖厨师一尘不染的厨房,掀开锅盖,热气腾腾中,香喷喷的五香熏鱼静静等待着小男孩去吃。  

胖厨师端起白瓷的盘子递过来,白胖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暗地里也偷偷咽口吐沫,喉结咕咚滑动一下,咽口水的声音好像海浪涌上岸。  

接下去的场景是小男孩在狼吞虎咽吃着五香熏鱼,肉嘟嘟的红嘴唇吐出苍白的刺,在桌子上攒了一小堆。妻子站在一旁,面含微笑地看着儿子,她不会咽口水,因为她会觉得那鱼好像吃进自己嘴里。  

想到这里,男人不由笑了,就在那一抹笑容从男人嘴角展开时,太阳从东方升起,海面上的碎浪泛起金子一样的光芒,湿润的海风徐徐吹来。  

男人顿时间感到心旷神怡,如此壮阔的景象使他暂时忘却了平日里所面对的那一张张憔悴的病脸,原来这世间还有如此一番天地,怪不得那些被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