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幻想

小杜丽转身离开玩具店



文·廖少云

小杜丽是个可怜的小姑娘,从小到大,没有一件像样的玩具。她现在六岁半。

小杜丽是农民的女儿,同时,她的爸爸不是一个富裕的农民。天底下有几个农民是富裕的呢?同样,天底下没有几个农民善于交谈,哪怕是和最心爱的宝贝女儿。

小杜丽的爸爸是个只会和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讲话的人。春天来了,太阳把泥土晒得酥酥软,他会抓起一把泥土,吻一吻,嗅一嗅,然后跟泥土嘀咕几句。

等到麦苗长出来,他又会和麦苗说话。

麦子长高了,又高又厚,就像一块蓝绿色的大海绵,是的,小杜丽走进麦地,就陷进这块海绵里去了。

小杜丽在麦地里捉蜻蜓,这时候麦地里的蜻蜓很多很多。它们好像在偷喝甜麦浆,谁知道它们用的什么方法呢?它们又好像在同麦子花谈恋爱。麦子花很白,很漂亮,非常配有这么多的求爱者。

然后过了一些日子,麦粒饱满了,麦秸麦穗变黄了,蜘蛛们就纷纷赶到麦地里张大网。它们大张旗鼓,好像这金碧辉煌的宫殿是上帝特别赐给它们的。它们的网非常精致,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麦田是小杜丽爸爸的玩具,爸爸也希望麦田成为小杜丽的玩具。可不是嘛,从小到大,小杜丽总是跟着爸爸去麦田,她以为,世界上再不会有什么能比麦田给她带来更多的欢乐。

但是,有一天,和爸爸去过镇上,路过那个玩具店,小杜丽的痛苦就来了。

那个玩具店是镇上最大的玩具店,正午的阳光照着它,落地玻璃窗透明得像一块薄薄的冰。那陈列在货架上的玩具,各个颜色鲜艳,样式新奇,顷刻间就把小杜丽的魂勾走了。

小杜丽嚷着要下车,爸爸不同意。但是后来,当爸爸在杂货店买新锄头的时候,小杜丽自己跑到了玩具店门口。

她在那只呆了一分钟,就被爸爸抱走了。但是,在这一分钟里,小杜丽爱上了一个玩具,一只她能够抱在怀里的绒毛狮子。

在回家的路上,小杜丽跟爸爸要那只狮子。她向爸爸说了十次,但是爸爸好像聋了耳朵。

“别想了,傻瓜!” 最后一次,爸爸这样跟她说。小杜丽流下了羞耻的泪水,

并发出抽噎声。“把你的脸扭到一边去,闭上嘴!”爸爸更大声说。

妈妈也知道了小杜丽提了一个叫人生气的请求,所以吃晚饭的时候,她也和爸爸一样板着脸。

吃过晚饭,妈妈允许小杜丽去床上睡觉。她甚至不需要小杜丽哄弟弟玩,好让她去洗碗,她不想看见小杜丽的愁眉苦脸。

“它有金黄色的长发。”

“它的笑容温和,一直那么笑着。”

“它是一只狮子,却可以抱在怀里。”

这就是小杜丽想要那只狮子的全部理由。

朦朦胧胧中,狮子跑到小杜丽的床边,憨声憨气对她说:“你必须有一身不错的行头,连衣裙,漂亮的小靴子,我才能和你在一起。”

小杜丽多想睡得深一些,在梦乡深处,在只有她一个人的地方,跟狮子说点别的话。

“你必须有一身不错的行头,连衣裙,漂亮的小靴子。”可是每次,狮子都这样告诉刚刚阖上眼皮的小杜丽,然后就消失不见了,丢下小杜丽睡不着。

小杜丽去求裁缝奶奶,那可是一个好人。

“玛莎奶奶,你能给我一件连衣裙吗?”

“连衣裙?哦……哦……不能……对不起……”

“玛莎奶奶,给我一件连衣裙吧!”

“对不起……”

“狮子告诉我,必须有一身不错的行头,连衣裙,漂亮的靴子,我们才能在一起。”

玛莎奶奶停止抖动,睁大眼睛。听说她在小杜丽没出生前就开始抖了,不是因为疾病,而是因为岁月,她有一百多岁了。

“玩具店里的狮子,有金黄色的长发,它一直在对我微笑。”

玛莎奶奶又抖了,抖得更厉害。“哦……哦……我应该帮你……连衣裙……好……好的……你明天……来……来吧……”

第二天,小杜丽如约前来。她来得早了点儿,玛莎奶奶抖得还不那么厉害,因为她刚起床。

“你要干什么?连衣裙?狮子?哦……哦……去……去吧……去给我采些花来……明天……对,明天,你再来……”

小杜丽起个大早,采了满满一篮子野花。当她来到玛莎奶奶家门口,汗水把头发都打湿了。

玛莎奶奶再也不开门。

小杜丽坐在玛莎奶奶家门口哭泣,一直哭到太阳晒得头皮发烫。唉!谁也不应该相信玛莎奶奶还有明天。

太阳晒得小杜丽脸蛋通红,玛莎奶奶却打开门。

“狮子……狮子……被人买走……被人买走了吗……我不能缝连衣裙……你不能有狮子,小杜丽。”

对呀,狮子是不是被人买走了?

小杜丽跑回家,找到去小镇的路,她要走去看看狮子还在不在玩具店。

天黑之前,她赶到镇上。啊!她看见了狮子,透过薄冰似的玻璃窗,它还站在货架上。它的长发还是那么金黄。它的脸有点朝里面,不过,它那露出来的尾巴可真漂亮!

“多么漂亮的尾巴,就像一根柴火上点燃了一团火焰!”

小杜丽心里幸福地感叹!还没有人发现这只狮子,爱上它,并把它带走。

小杜丽找不到回家的路,她走丢了。

爸爸找不到小杜丽,他焦急地找了一天又一夜。

妈妈吓得哭了一场又一场,最后,她知道小杜丽朝玛莎奶奶要过连衣裙,就跟天空发誓说,她会给小杜丽做一条新连衣裙,哪管去向邻居借钱买布,只要她能回家来。

她发这个誓真管用,没过多一会儿,小杜丽自己走回家来了。

妈妈给小杜丽做了裙子。她没有去借钱,是等到麦田里的麦子收回来,脱了麦粒,被卖出去以后。

妈妈买来新布的时候,树上的树叶都落光了。连衣裙做好那天,天空正好飘下鹅毛大雪。

妈妈叫小杜丽试新连衣裙,连衣裙很漂亮,非常合身。但是她不能穿太久,因为天气太冷了。

小杜丽原谅了玛莎奶奶,她真的太老太老太老了。

有了连衣裙,还需要一双漂亮的小靴子。

无论使用什么办法,小杜丽知道,自己不会再得到一双小靴子,现在她不是六岁半,而是七岁了,她变得更聪明。

可是对于那只狮子呢,小杜丽的爱丝毫没减去一分。深冬里有一次,小杜丽跟爸爸又去了镇上,他们去买一些过节用的东西。在最寒冷的深冬里过节,无论那节以什么命名,都会让人们轻松愉快一下,增添勇气战胜冬天的寒冷和荒芜,不再担心天地对人类的遗忘。

爸爸准许小杜丽去玩具店门口站一会儿。

狮子被搁在更高的架子上,小杜丽看不见它的尾巴了,只能看见它大大的脑袋,它的脸被那圈金色的长发包围着,一丝笑容都没有。

“它不应该站那么高!”小杜丽是多么了解她的狮子啊!如果他站在原来的地方,它会显得很可爱。

但是也许正因为如此,别人不会看上它,不会把它带走了。这么样一想,小杜丽忍不住眉开眼笑。爸爸赶着马车接小杜丽回家,看见她的眼睛亮晶晶,脸颊红润润,他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他把小杜丽抱上马车,腿上盖上棉毡子,身上围上旧大衣。他自己没上车,走进了玩具店。

爸爸走进了玩具店!小杜丽好像被一支闪电击中了,僵坐在马车上。

爸爸出来了,拿着一个彩色小皮球,一个摇铃。

皮球给小杜丽,摇铃给小弟弟。等小弟弟长大了,皮球送给小弟弟,摇铃送给更小的孩子。一定会有更小的孩子,因为他已经睡着妈妈肚子里了。

夏天又来了,小杜丽的彩色皮球还簇簇新。她把皮球送给小弟弟,小弟弟把摇铃送给了小妹妹,虽然小妹妹的手还抓不住摇铃,但是她会抓住,因为她在不停长大。

小杜丽到底没得到新靴子,再说,夏天也不必穿靴子出门。这一天,小杜丽准备去和狮子告个别。如果我不能把它带回家,就请它和别的孩子回家吧。

小杜丽穿上了连衣裙,哈!瘦了小了的裙子挤得小杜丽有些上不来气。

天气可真好!小杜丽走到玩具店门口,心情一点也不糟。

她悄悄走近玩具店,近一点,更近一点,站到了玻璃窗前面。

“进来!进来呀!小姑娘!”玩具店里发出邀请声。

“到里面来!到里面来看呀!漂亮的小姑娘!”秃头老板可真热情。

小杜丽不准备进门去,她的鞋子露脚趾。

“进来看看吧!你这漂亮的小姑娘!”秃头老板要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小杜丽赶紧玩具店。

不知道什么原因,玩具店里今天一个客人都没有。

“看看吧——要什么?这只狮子是吗?给你看看吧,它站得太高了,请等一下,我要站在小梯子上把它拿下来……好了!给你!”

小杜丽伸出双手,去接狮子——可是老板忽然把狮子拿回去,使劲在它身上拍拍又打打——

“该死的蠢胖子!懒鬼玛丽!从来不擦上面的货架!该死的!”

“扑扑扑——”“阿嚏——”灰尘从狮子身上飞出来,呛得老板打喷嚏。

“嘀嘀嘀、咚咚咚!”

“嘀!嘀!嘀!”

“咚!咚!咚!”

“快来骑小马——快来看马戏——嘀嘀嘀、咚咚咚!多么白的小马——每个孩子都可以骑它——浑身雪白的小马——嘀嘀嘀、咚咚咚!……”

一股人流,由镇上和乡下来的小孩子组成,笑语喧天,花花绿绿,从门外经过。

“该死的马戏团!”老板嘟囔。

“雪白雪白的小白马——”

哈!小杜丽看见了那匹小白马,它是那么矮,简直和孩子们差不多高,它多么漂亮呀!浑身闪着白光!戴着金色的鞍子。

“快来骑马呀——漂亮的小白马——”

小杜丽转身跑出了玩具店,很快混在人流里。




上一篇:小干妈
下一篇:五香熏鱼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