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幻想

小干妈



文·廖少云

1

我叫莉莉,住在狐狸山,我只有五百个干儿,五百个干女,他们都是我野鸭朋友的宝宝。我可没想要这么些干儿干女,可是去年夏天……哎,还是让我从头说起吧!

我们的狐狸山下有一片片湖,那些湖美极了!湖旁边长满芦苇,春天湖水融化,野鸭就飞回来,热闹极了。

每座湖里都有鱼,但是鱼和我们的关系并不太友好。他们说,我们狐狸和野鸭子勾搭起来欺负他们。原因是这样的,有些野鸭子不喜欢只吃水草和草籽,有些狐狸不喜欢只吃浆果,他们认为鱼的味道更鲜美。可是这些鱼却忘了,他们中间最厉害的角色,那些凶狠的大鲶鱼,有时候会吃掉正在游泳的小野鸭,会围攻小狐狸,咬掉他小狐狸们的爪子和尾巴。

狐狸、野鸭、鱼,虽然有小摩擦,可是一年一年生活下来,倒也怡然自得。可有一天,湖里的鱼把人类招引来了,人类开着一辆辆大卡车,运来很多木板,在湖边盖屋住了下来,他们要在湖里捕鱼。

那天早晨,我表弟瑞德发现湖边高地上盖起房子,跑回来报告给爷爷,爷爷亲自去湖边侦查,很快,他从人类的看家狗那得到消息,人类要在这儿打鱼,养鱼,他们要把湖里的鱼打捞出来,运到集市上卖钱,然后再向湖里投放鱼苗,抛洒那些吃了就很快发胖的饲料……总之,人类要把这些湖据为己有,把湖里的鱼赶尽杀绝。

“这不关我们的事吧?也许这是好事。如果那些鱼吃了很快发胖的饲料,不管是湖里原来的鱼,还是人类自己投放的鱼苗,都会长得胖胖的,抓起来更容易,而且也许味道会更美!”当爷爷把家族成员召唤到一起,召开家族大会,说完人类的打算之后,我表弟德瑞第一个站出来说话,他总是代表我们家族里的一派,我们叫他们幸灾乐祸胆小鬼派。

“怎么不关我们的事啊!人类就在我们家门口进进出出,他们很快会发现我们,他们会对我们产生兴趣,他们会像捕鱼那样把我们一网打尽啦!你们难道不知道,在人类的世界里,那些最有钱的女人,她们以穿我们的皮毛为荣哪!我们必须把他们吓唬走,叫他们滚蛋!”这是我八姑姑在说话,八姑姑是我们家族里最聪明的人,我们是一伙的,是忠肝义胆惹祸派。

最后,爷爷对大家说了两条戒律,第一条是:从今往后,谁也不许到湖边去,除了夜晚和雾天。因为那样的话,人类不会发现我们。第二条是:无论湖那儿发生什么事,谁都不许问,谁不许管。

我最喜欢到那些湖边去了,无论是早晨还是傍晚,翠绿的芦苇围着湖水,使湖面像一块又柔软又绚烂的绸子,天空中不断变幻的云彩和阳光,使那块美丽的绸子每天都崭新,都不同。我知道绸子,很久以前,八姑姑从村庄里搞回一条绸子围巾,它真是太漂亮了!但是因为我们摩挲的太频繁,它现在变得又脏又毛刺刺的。

况且,我那几位野鸭女朋友到夏天就要做妈妈了,她们答应我给她们的宝宝做干妈。“干妈”,你听过这个词吗?它多么暖洋洋、毛茸茸。

可听听爷爷的戒律,真叫人失望啊!事不关己,就不去管了是吗?就当没发生是吗?我才不信呢!

2

我偷偷下山跑到湖边,藏在芦苇丛里。我看见人类从湖里一网一网拉出鱼来。哦,那些可怜的鱼在网里都紧紧闭上了嘴巴,一点也不挣扎。

人类每天从湖里抓走几千条鱼,这样下去,湖里的鱼很快就会绝迹了。唉,单单如此,也就罢了,当他们往湖里撒鱼苗的时候,正是野鸭们从南方飞回来的时候。野鸭们一批一批飞回来,下蛋的下蛋,孵蛋的孵蛋,找食物的找食物。在孵鸭雏最关键的时刻,公野鸭们不能走太远,以便照顾母鸭,他们只能就近吃芦苇根,在湖里捉鱼。这样一来,人类就被惹火了,他们要把野鸭撵走!

他们敲敲打打,放鞭炮!你知道鞭炮吗?啪!啪!鞭炮爆炸,发出巨响,纸屑满天!可怕极了!

你想想,假如是你……趴在絮了一层绒毛的窝里,正专心致志用心灵和蛋壳里的宝宝窃窃私语。或者你正在小心翼翼地翻蛋——那里面睡着就要出世的小宝宝。或者你正要张嘴接住丈夫送来的一条小鱼,或者你正忧心忡忡等待丈夫归来,因为这几天总能听见爆炸,闻到火药味儿,你总是听到不好的消息……忽然!嘭!啪!嘭!啪!巨响在头顶轰鸣!你会不会一头扎进芦苇丛里,逃之夭夭?你会不会吓得嗖地窜到天空里,没命地拍打翅膀逃跑?往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飞去……哦,等你静下神来,想起那些就要出世的孩子——他们在薄薄的蛋壳下面,吓得瑟瑟发抖,变得越来越凉。你多么想飞回去,赶紧趴到他们身上,用体温继续给他们温暖,可是你还没有飞回到湖边,爆炸声又响起来了!啪——嘭——

我那些野鸭女朋友一边哀叫,一边盘旋在湖面上,盘旋在芦苇丛上空。她们谁也不敢落下来。我在芦苇丛里跑老跑去,想去安慰她们,可是她们就是不敢落下来。她们一个劲儿地哀叫,然后,和她们的丈夫依依不舍地飞走了,飞到很远的江边去了。在江边陡峭的悬崖下面,有一小块芦苇滩,他们去那了。

我在芦苇丛里站了很久很久,看着一个个被遗弃的鸭巢,看着绿莹莹一片的野鸭蛋,哦,我的干儿和干女们,你们再也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成百上千个孩子,就这样夭折了,贪婪的、自私的、可恶的人类!

我要不替那些可怜的干儿干女人类,我还算一只狐狸吗?

早前,我看见过人类在屋棚边上养了一群小鸡,我计划把那些小鸡都咬死了,一个都不剩!八姑姑说,那些小鸡是人类的财产,人类最怕的一件事就是失去财产。

半夜,我来到鸡棚,那些小鸡吓坏了,一个劲儿哀求,我不忍心要他们的命,就把他们乱咬一气,这就叫“杀过”。

哎呀,请问我做得很过分吗?你知道湖边芦苇丛里有多少只蛋被抛弃,有多少个鸭宝夭折吗?

人类很愚蠢!哈,有时候他们真是太愚蠢了!他们不会用鼻子闻,也不会用心去想。他们狠狠揍了看家狗一顿,他们以为看家狗发癫了。他们给小鸡们敷药,把小鸡们包扎好养伤,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事是我做的,和他们轰炸驱赶野鸭有关。

看家狗被揍真是活该,我走到鸡窝跟前时,他朝我叫唤来着,他想阻止我,好吧,我赏给他一个臭味儿!他晕过去了,我就钻到了鸡架里面!

人类没离开,野鸭们不敢没回来,湖边死气沉沉,我苦恼极了。

3

“哦,小宝贝,让我想想……听着——我很确定,无论是人类和狐狸,都有一颗恐惧之心,你让他们感到恐惧,他们就会不喜欢这里,就会离开了!”八姑姑给我出主意。

好啦,我知道该怎么办了。那就是说,对人类下手要狠点儿,让他们害怕!

我想起了人类的救生圈,我看见过人类在身上套着救生圈游泳,去摘渔网。

瑞德要跟我去,他也急于把人类赶走。我没叫他去,他实在太引人注意了,身后总是有一大堆跟屁虫。

我自己跑到船里,把救生圈都咬坏了!我弄得很好,只差那么一点儿,不叫那些难闻的皮子把里面的气漏出来,救生圈看上去完好如初。

第二天下午,我睡够了,又跑到湖边,这时候,正是人类忙着收渔网的时候。

我咬了一大把芦苇,丢到湖水里,我躲在芦苇叶后面,推着芦苇叶,一直游到小船跟前。然后,我突然窜到他们的船上,哈哈!这回他们害怕了,他们大喊大叫,乱跑乱跳,拿桨来揍我,我就在船上跳来跳去,船很快就被弄翻了。船上的人掉在水里以后,争着抢着去抓那些救生圈。但是,看着好好的救生圈,被他们一抓,很快就都漏气了,变得瘪瘪的——哈!这下他们吓坏了,在水里一个劲儿叫喊,乱扑腾。

我早已经游到了岸上,抖干身上的水珠,站在湖堤上,朝他们看。直看到他们灵魂深处,这回,我看到了他们灵魂深处的东西,那就是恐惧,深深的恐惧。他们发现了我,好像更害怕了!

尽管我执着,想怎么做,就坚持去做,可这次我还是没有成功。人类变得小心谨慎,搞来了猎枪,没事就围着湖堤转悠,有时候还朝晃动的芦苇丛开上一枪。我们都不敢去湖边了。

瑞德和他那些跟屁虫馋鱼馋得要死,馋得抓耳挠腮。

瑞德把所有的事告诉了爷爷,虽然八姑姑替我争辩,爷爷害怕我“惹大祸”,把我看管起来,我失去了自由。

眼看秋天到了,大雁开始往南飞了,野鸭也往南飞了,那些野鸭女友来和我告别。

“明年你们要早些回来,我整整一个冬都会想念你们。”我难过地说。

“我们会早些回来,但我们不会再来这里了,我们必须找到新的地方居住,这儿已经不适合我们生存,生儿育女了。”我最好的朋友阿麻对我说。

“难道明年还会这样吗?冬天湖水冻住了,人类没法打鱼,他们就会走了。”我说。

“他们冬天走了,春天还会来。”阿麻说。

“那……那你们永远不回来了?”我问。

“对不起莉莉,我们不能回来,只要人类在这……”

母鸭子们说完,一一和我吻别。

我伤心极了,我不想失去这些女友,我还想给鸭宝们当干妈呢……

瑞德看到我那么伤心,就和我讨论,如何叫人类完全心碎。

“我看见他们很辛苦地修湖堤,最近总下大暴雨对不对?我想,我们可以破坏湖堤,然后,我们叫那些鱼都逃出大湖,逃到小湖去,甚至是游到江里面去,湖里没有鱼了,人类还呆在这干啥?他们就会滚蛋,你说是不是?”这是德瑞的原话,他出坏主意总有一套。

4

几天后的午夜,我们等来了大暴雨,瑞德想办法骗走看守,带着一群小兄弟,跟在我后面,蹑手蹑脚跑下狐狸山……我们穿过芦苇丛,绕到湖堤那儿。暴雨轰鸣,雷声滚滚,闪电一个接着一个,刺啦——刺啦——那是闪电女神在给我们照亮,我在湖堤上跑了一个来回,找到了一段薄薄的湖堤,开始挖。

瑞德他们听我的,跟我一起使劲儿挖,湖水好像了解我们要干什么,都朝我们这边聚!眼看湖水轰轰漫过来了,我叫瑞德他们躲开,自己挖,哦!闪电一个接一个,我们又兴奋又害怕,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不好——我们被发现了!

瑞德带领小兄弟们一头窜进芦苇丛,往狐狸山跑,一口气跑回了狐狸山。人类是没法追上他们的,可是他们发现我没跟回来……爷爷早就发现我们不见了,正不知怎么办好,这时,瑞德他们回去了……爷爷就叫瑞德带路,狐狸山的狐狸们都来到湖边。

天上的闪电女神给他们照亮,让他们看清了湖边的一切,哈!湖水顺着我们挖的那个地方涌出去了,他们看见无数条鱼从那口子冲出去……他们没看见我,只看见人类在试图把那个口子堵上,但是你要知道,那几乎是妄想,哈哈——哈哈哈——

那么,那会儿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我被子弹炸晕过去了,决堤的湖水把我冲到很远的地方,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芦苇丛里都是鱼,有的活着,在蹦跳,有的已经死了。我把活着的都送进了水里,哦,我可没想到会这样,我谋杀了很多很多鱼。我听见哭声,哭声离得很远,在湖堤那儿。是人类在哭,哦,他们一直在哭……他们失败了,我胜利了,可是,可是看着眼前死去的大鱼小鱼,听着人类呜咽,我却高兴不起来……

我以为我和人类的较量就此结束了,他们已经哭了不是吗?他们已经离开了不是吗?可惜,没想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在等着我们。人类真像我姑姑说的,无药可救!我们洋洋得意,看着人类搬走,却不知道狐狸山的几百只狐狸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人类离开时并没有死心,他们要等到冬天来轰炸狐狸山。因为冬天可以通过雪地上的脚印很轻易找到狐狸山,找到狐狸窝。他们准备了很多很多炸药,狐狸山眼看就要遭受灭顶之灾!

就在爷爷要率领大家离开家园的时候,我和德瑞做了一件善事,挽回危局。

我和德瑞想在人类来的路上设障碍,不能这样就向人类投降,但是我们如何去做呢?就在我们苦苦思考的时候,我们发现两个迷路的人类小孩儿,他们是到山上打柴的,在暴风雪了迷路了。

我看见他们睡倒在枯草丛里,就和德瑞一起带着迷迷糊糊的兄弟俩,来到了废弃的湖边小屋,而且,当他俩躺在冰冷的稻草上准备过夜的时候,我俩也躺在他们身边,用体温温暖他们,以免他们冻死。

这一件善事,挽救了狐狸山。因为当要去炸狐狸山的人们和寻找到孩子的人们相遇时,两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许那些人去伤害狐狸山的狐狸,他们用手指着躲在草丛后面的我和瑞德,说了很多很多话。

两个小孩儿的父亲讲出了人类的法律,我听见人类的法律里有一条,居然是不准许轻易伤害狐狸——这个法律我们以前可不知道,这是天使制定的法律吗?真是伟大极了!所以,那些要去炸狐狸山的人们放弃了计划,跟着他们离开了。

冬去春来,人类没有来到湖边,野鸭们飞回来了,他们生蛋,孵蛋,一只只可爱的鸭宝出壳了,每个都想叫我小干妈,我把其中一些让给了瑞德,叫他也当当干爹,这样,我只有五百个干儿,五百个干女……

我如愿以偿当顺顺当当做了干妈,事情看上去是这样,其实并不是这样,你说对不对?




上一篇:小蒲棒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