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赵春宏[大 庆]:紫灵儿



紫灵儿无数次在梦中梦见过妈妈。

在梦里,紫灵儿和妈妈特别亲。妈妈总是紧紧地抱着她,亲亲她,还像变魔术似的从她的背包里拿出好多红裙子和花裙子,都是在电视里见过的那些她最喜欢的裙子。

紫灵儿从来没见过妈妈,她很想记住妈妈的模样,可是,妈妈的脸总是模模糊糊,就像一张曝了光的照片。她一着急,便会在梦中醒来。

紫灵儿今年九岁。妈妈在她三岁那年谎称去城里打工,然后便杳无音信。爸爸到处找了一年多,后来,爸爸在外地打工时和当地的一个女人又结婚了,并生下一个小弟弟。

紫灵儿一直与奶奶一起生活,爸爸极少回来看她,她总觉得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她的性格有些孤僻,和谁都不爱说话,在家里时常常一个人在院子里玩。

每逢周末,紫灵儿偶尔也去村东头的姨妈家。有一次,她看到姨妈在给小雪姐姐梳小辫子,姨妈很有耐心地编啊编,把满脑袋的头发编成了无数个小辫子,每个辫梢还系上嫩粉色的小皮套。小雪姐姐快活地跑到镜子前左看右看,摇晃着满头的小辫子说:“真好玩!真好玩!”然后撒娇似的扑到姨妈怀里,在姨妈脸上使劲地亲了一下,姨妈爱怜地拥抱了小雪姐姐。

紫灵儿站在她们身边,羡慕地看着小雪姐姐,用手摸了摸自己男孩子一样的短发,偷偷地想:啥时能像小雪姐姐那样梳满头小辫子呢?被妈妈拥抱一定特别温暖吧!

紫灵儿一口气跑回家里追问奶奶:“奶奶,是不是我长得丑,妈妈才不要我的?她啥时才能来看我啊?”

紫灵儿歪着脑袋,期待着奶奶的回答。奶奶被问得心酸,长叹一声:“哎!这个没心肝的,自己身上掉的肉,说扔就扔了,好日子不过,跑到外面当野女人。”

六月十五是紫灵儿的生日。午饭时,奶奶给她煮了两个鸡蛋,然后便匆匆忙忙给猪挖野菜去了。

过午时分,阳光把村庄照成孤独的样子。村子里好多房屋都暂时没人居住,院子里长满了荒草,显得空落落的。

紫灵儿不喜欢周末,因为奶奶整天有忙不完的活。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没意思,便去村头那块草地上给小鸡捉蚂蚱。

紫灵儿还没游荡到村口,看到一个女人拎着红色的挎包正朝村里走来。她呆呆地看着,她觉得那女人似乎在哪儿见过。

那女人好漂亮啊,她走路的姿势,身穿的花裙子还有那波浪式的长发,紫灵儿都觉得莫名的喜欢。等那女人经过她身边时,她歪着脑袋瞪大眼睛看着她,禁不住脱口而出:“真好看!”然后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不好意思地笑着。

那女人扭头看了紫灵儿一眼,四目相遇,那女人的目光在她脸上迟疑了一下,紫灵儿立刻羞涩地捂住她男孩子一样的短发,把目光挪开了。那女人只停留一小会儿,便转过头走开了。

紫灵儿也转头走开了,可是她只走了几步,不由得又转过头偷偷看那女人。那女人也回身看着她。紫灵儿有些兴奋,本来过生日没人过问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可是,被一个漂亮女人多看几眼也蛮开心的,而且自己竟莫名喜欢那女人。

她要是妈妈该多好啊!紫灵儿知道自己在异想天开,她不管那么多了 ,今天就让这个女人做妈妈吧,她见村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突然冲着那远去的背影小声地喊:“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她一口气连喊四声,然后转过身捂着嘴巴咯咯地笑起来,心里美滋滋地想:真好玩!自己还从来没喊过妈妈呢。

天空的云朵自由自在地飘着,紫灵儿觉得她也像天上的云朵一样,在村子里自由自在地飘着。眼前的村庄似乎一瞬间变得五彩斑斓起来。

小雪姐姐气喘吁吁的跑到草地,她大声喊:“紫灵儿,快和我回去,你妈妈来看你啦!”紫灵儿惊得张大了嘴巴,手里的蚂蚱散了一地。

紫灵儿跟小雪姐姐气喘吁吁地跑到姨妈家,正像她预料的那样,炕上正坐着那个女人。

那女人看见紫灵儿被小雪领进屋,她怔住了,一把把紫灵儿抱进怀里:“孩子,我是妈妈啊!”说完把脸埋进紫灵儿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紫灵儿僵直地站在那儿,不知所措地低着头,妈妈的怀抱竟如此陌生。

等那女人抬起头,紫灵儿眼里噙着泪,用手扒开女人额前的头发,嘴角颤动着问:“你真是妈妈吗?”

“恩!我是妈妈。”那女人连连点着头。

“那妈妈为什么会不认识自己的孩子啊?”说完,紫灵儿用手捂住脸,伤心地哭了。


赵春宏,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专委会主任,在报刊杂志发表小说若干,获首届全国翼龙儿童文学大赛三等奖。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