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宋子岳[大 庆]:路 过



风,将天慢慢镀上了金黄色,大大小小的沙粒藏进风里,不经意打在脸上。

我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这条路没有车子发动时轰轰的引擎声,没有刺耳的喇叭声,也不似其他马路那样热闹。但现在的我无心享受这份宁静。

刚和最好的朋友吵完架,满腔愤怒的我,也不知是在和天气呕气,还是和好朋友呕气,平常早就到家了,此刻却还在路上游荡。

左看石头不顺眼,上去踢一脚;右看落叶不顺眼,上去划一下。就连和我打招呼的老奶奶,我也敷衍的回一声,然后就跑掉了。

满肚子的委屈和火气,只想一股脑的都发泄出去。跑着跑着跑累了,一抬头看见树上拴了一头小毛驴。

虽然是头幼崽,但也足足比我大了一头,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铆了好大的劲儿,冲它喊了一句:“你这头小毛驴,怎么长得那么丑啊!”

喊完,我长叹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心情舒畅了许多。

我回头撇了一眼小毛驴,发现它溜溜圆的眼睛也在盯着我,我慢慢往前探了几步。

突然它猛的抬起头,支棱着两只耳朵,“腾”的一下撅起尾巴,仰头冲着我怒吼了一声,两只后腿也在地下用力的蹬了几下,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也狂跳个不停。

缓了一会,我才悄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往家跑,流了满脸的泪。

从那之后,我又赖在家里好几天,说什么也不肯再去学校,生怕上学路上还能看见那头“小气”的毛驴。但是,妈妈又担心我课程跟不上。所以,我只好在妈妈的鼓励和劝导下,乖乖地走上了上学的那条路。

距离远远时,我就看见了那头小毛驴,手不自觉的紧紧抓住妈妈的衣服,妈妈低头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笑容,牵着我来到了小毛驴身边,指了指我对它说:

“小毛驴,你还记得她吗?那天她不小心伤害到了你,今天我带她来给你道歉呦。”

妈妈摸了一下小毛驴,眼神示意,我也只好悠悠的说了一句对不起。妈妈又说:“如果你让她摸你一下,就代表你原谅她了,好吗?”

我试探的小手伸出去又缩回来,犹豫半天也不敢摸。刚想逃走,妈妈却拽着我的手,慢慢的靠近了小毛驴,轻轻的摸了一下它软软的毛……我如释重负,觉得它好像真的原谅了我。

从那以后,在小学的时光里,我都不舍得错过那头小毛驴,它成了我上学路上的守候,守护着我的童真,也陪伴着我成长。

美好的时光,很值得怀念。但是,我们终归要长大,带着无怨的心情悄悄长大。有些感受,只有凭借记忆,慢慢保留着它最初只属于我们的特有味道,蓦然回首,满怀清香。


作者简介:宋子岳,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17级秘书学1班三年级学生。


(责任编辑  吴兰婷)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