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给“敌人”的一封信



李申珅


骄傲的我:

你好!

第一次以这样一个平常的心态给你写封信,你也一定很意外吧,好巧,我也是。这信并不长,纵使你万分的不愿意,也请你卸下些包袱,仔细听听看。

我们认识了好久,足有二十几个年头。或许我们该成为一对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但又不该。

儿时的那几年里,你敛了些锋芒,叫人看不透,也说不清。与朋友玩闹时,没人把你的跋扈与自得当做骄傲,这很正常,而最不该的是你自己也同样如此。

只是我是在慢慢成长的,你也是,那些自尊与你一同飞快得成长起来。而在我眼中,你渐渐地由挚友,向“敌人”那一端倾斜。

读到这儿,也许你会怪我吧,曾经骄傲如我,如今转了态度的也是我。可你也不必心急生气,“敌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我为你下的定义,只是在这些逐渐成长的日子里,许多个你就成了一种阻碍吧!

长大后的许多天里,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看过了许多本书,也见到了许多的人。“骄傲”,再也不是一种光环,反而衍生出“自大,傲慢”这些不该有的标签。

可能你,就显得不“完美”了。我当然是不愿意的。

我需要你陪我长大,在许多大是大非前我需要你的存在。一路上,人是要带着些骄傲的,在过往无数个日子里,你也成就了有个性,有自尊,有分寸的我来。可有时候,我也希望你能少些锐气,世间的大多时候是要将你深深藏起来的,像是一件珍宝,不轻易示人一般。

我早早就知道了人要学会低头,因为错了就是错了,可以改,但你也要承认。许多不必要的“真儿”可以不去较,亏不了多少的。

也许世上会有一身傲气也活得很好的人,但我想,他的内心深处是不会快乐的。因为,家人,朋友,以及人间一切值得的事是抵得过这一半骄傲的。

我今天的这些话,是希望你仔细想一想的,或多或少,在必要的情况下,要时刻记得。有十足骄傲的你也许会有几条适合的路,而我想,另一个你一定会有很多条出口,那里也一定会光芒万丈,熠熠生辉。

祝愿

安好!

另一个自己

2019年10月11日



另一个自己:

你好!

我就暂且称呼你为另一个自己吧。你自若,清醒,懂事,与我看起来截然不同,也就由此生出了许多我们的故事来。

你的来信,我有些意外,但也的确是仔细读过了的。想了想,还是回给你一封吧。

关于信中你提及了我们结识了二十几年的事,尽管你没有向我表达一分一毫的感谢,甚至以教育的姿态写下的那些文字,对于你以上这些不礼貌的行为,我还是暂且选择原谅了你。不过如你所想,以我的个性断不会是万分情愿的。

人人都道你是长大的我,我不想承认。我没见过你,可能你更加迎合更多人的喜欢,以此就显得我十分不成熟起来。

信中关于你提到的“需要”这一问题,我想了许久。是的,人的骄傲是不可常常留着的,你说一个十足骄傲的人即便活得很好,但不会是真正的快乐这句话,我是有些认同的。

可是路还很长,我并不希望你丢掉我。一个全然没有傲气的人是没有灵魂的,无论是现在,或是未来,也都如此。

陪你成长的这些年,一起做过的错事,遇到的不公,又何尝不是我在保护你。错是要认的,但要留有尊严,连同我一起。或许是我没掌握好你口中的分寸,只是请你相信我,我是希望你好好的。

我们的确该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成为一个更加“成熟”的人来,她够冷静,也足够清醒,有傲气,也有分寸。她的前路怎样我未可知,但我相信,远方一定会如你所说,光芒万丈,熠熠生辉。

她也会站在那里,从容且坚定的向你,或是我们,说上一句:“好久不见。”

祝愿

安好!


骄傲的我

2019年11月11日


作者简介:

李申珅,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上一篇:乡村之音
下一篇:有魔法的鞋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