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童年的溪



徐思佳


小时候的天是蓝的,风是暖的,太阳是火辣辣的。夏天正是出门玩耍的好时候,清澈透明的溪水里,一眼就能望到游动的鱼儿,它们欢快地扭动着身子,好像也和我一样,在闷热的午后里找到了一丝清凉的慰藉。

我常趴在岸边瞧个不停,心里想着它们身上一定是冰冰凉的,就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想要触摸它们滑溜溜的身体。手指才刚刚触碰到水面,鱼群就飞速地逃开了,只在水面上徒留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我心觉无趣便挽起裤腿,一脚踩进河里,站在那个磨盘上,我不止一次地对那个圆圆的磨盘感到好奇。好奇为什么完好无损的它会被铺在水里,后来我大概是想通了,应该是大人们为了洗衣服站得安稳才放进水里的吧。想通了便把那个磨盘抛到脑后毫不犹豫地钻进了桥洞里,那里好像是一个天然的避暑地。洞里总是阴凉的,像是有一棵隐形的大树,一年四季的伫立在这里,守护着成群的鸟儿、守护着路边的花草、守护着我的夏季。

桥洞的内壁还贴着许多泥螺,我就把它们一颗一颗的从上面抠下来,为什么会用到“抠”这个字眼呢?因为它们实在是粘的太紧了,我总是会把它们倒翻过来,看到底是什么让它们粘的那么牢固,猜不出来还会用手指去摸。那时候它就会立即把裸露在外的嫩肉缩回硬壳里,到头来我还是没有弄出个所以然来,就垂头丧气的又把它们粘回去。那时它却不再乖乖的吸在洞边,而是直接掉在河里,像是在对我的粗鲁行为发脾气。

每次我都会在那条清澈的河边闹个天翻地覆,直到家里的烟囱开始升出袅袅炊烟,才心满意足地拍拍手上的土,甩甩脚上的水,向家里跑去。

太阳正乘着最后一班车慢悠悠地向山里驶去,红透了的脸正掩藏在半山腰里,只露出一半打探着这里,好像在对路边上贪玩的小女孩说:“快回家吃饭了。”

可是那时的小女孩一定没有听见太阳的话,因为她正皱着眉头、咬着嘴唇、手指并在了一起还微弯着腰。太阳十分好奇,她怎么会是这幅奇怪的模样,它慢慢地转动着身体,待它看到豆角架上落着的红蜻蜓时,才恍然大悟般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这次我真的回家睡觉了哦。”

小女孩这才听见太阳的话,回头望了一眼不再冒烟的烟囱,大惊失措地跑出豆角地,边跑还边揪了几片豆角叶子粘在自己的衣服上。

阿德勒曾说,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我想,我就是那些幸运的人之中,极其幸运的吧。


作者简介:

徐思佳,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二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乡村之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