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初 萌[大 庆]:几个果子



小时候的我,是邻居们口中的别人家的乖孩子 ,很少惹妈妈生气,所以就算是最调皮的年纪,我也很少挨妈妈打,但是有一次“挨打”,却始终令我记忆深刻。

那是我六岁的时候,还没正式上小学呢,邻居家的孩子都比我大一些,所以我都是跟着哥哥姐姐们的屁股后头玩的。那时候正放暑假,哥哥姐姐们都闲在家里,每天哄着我玩一会儿。

有一天,隔壁家的小姐姐来我家里,把正在午睡的我叫醒, 说是要带我去山上摘果子。我一听立马来了兴趣,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吵着要去。就这样,我跟在哥哥姐姐屁股后头,就朝着山上出发了。夏天的正午,太阳大的让人睁不开眼睛,还没走几步,我就又渴又热,嚷嚷着要回家,小姐姐连忙哄着我说,过一会儿就有果子吃了,让我再坚持会儿。我一想着有果子吃,也就没再闹了。

我们一路上打打闹闹的,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山上。山上的树郁郁葱葱,地上还开着各种不知名的小野花,就连空气也很凉爽,所以我们几个就撒了欢儿。

但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到哪里有果树,就问姐姐果子在哪儿啊?姐姐冲着我笑了一下,说跟着我们走吧,过会儿你就知道了。走着走着,我们来到了一片小果园,园子里大约有六七颗果树,树下还种着大南瓜,我一看乐坏了,蹦蹦跳跳的就要去摘,可是姐姐却把我拦住了,向我抛了一个眼神,我顺着她目光往树下一瞅,可把我吓了一跳,腿也像被钉住一般,动都不能动。

那树下正趴着一只大狼狗,在树荫下闭着眼睛午睡呢!虽然那只大狼狗睡得正香,但在我眼里也足够吓人了。我缓了缓神儿,再也没了摘果子的想法了,毕竟果子再诱人美味,也没有我的小命重要。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已经调头往回跑了,想赶快离开这个危险地带。可还没跑几步就被姐姐揪住了“炎炎,你跑什么啊,果子还没摘呢”。

“姐,我不敢,我想回家,那树下有一只大狼狗,没准这山上还有狼呢!咱们快跑吧”。

姐姐看我吓得,说话都带着哭腔的胆小样儿,噗嗤一下乐出了声,说:“傻啊,你没看到那狗的脖子上,有铁链子吗?那是主人养在这里看着果树的。”

听完我眨巴眨巴眼睛,把眼泪憋了回去,但是脚却没往回走的意思。“姐,这咱不就是偷了吗?”

“哎呀!这怎么是偷呢?种了这么多的果子吃不完多浪费啊,再说了你看这果儿一看就甜……”,没等她说完,我已经扯着她的手往回跑了,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尝尝果子有多甜了。

我们几个小孩蹑手蹑脚地,摘了几个果子就想回去了,因为拴着的大狼狗对于我们几个小毛孩来说,也还是有很大的威慑力。偏偏这时,李姨家的小哥看着地上圆滚滚的南瓜想摘一个回家,这一摘不要紧,叶子之间摩擦的沙沙声,把正在呼呼大睡的狗吵醒了,立马边汪汪大叫,边朝着我们这里扑,我们几个拔腿就跑,边跑还哈哈大笑着,跑了好久才听不到狗叫声,这时也快到家了,我的心里已经开始美滋滋的了,想着回家给妈妈一个惊喜,步伐也加快了些。

到了家,我把用我的小裙子兜着的几个果子给妈妈看,还一脸兴奋地讲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讲完,我妈一个巴掌就拍在了我的屁股上,我一愣,手也不自觉的松了下来,果子砰砰地摔在了地上,我也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我妈边打边说:“小小年纪,怎么还学会去别人家偷果儿了,我今天就要让你记住,以后再也不敢犯这样的错误。”说完又拍了几下。

结果那天到最后,我也没能尝到那果子到底是酸是甜,只记得那天屁股被妈妈打的很疼。后来,等我长大了,有时候和妈妈聊起那天的事,妈妈问我,打我我生不生气?我摇摇头说,我还要谢谢妈妈呢!因为我知道,那天妈妈教会我的,远远比那几个果子更重要。可能在当时的我看来,那只是一个小小的错误,甚至意识不到那是一个错误,但幸好那几个巴掌,让我知道了永远不要去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大小多少。

成长至今,我可能犯过大大小小不少的错误,但还好每当我面对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诱惑时,我都能想到那偷摘了几个果子的代价,也就果断地选择了正确的答案。我想,这或许就是那天那几个果子带给我的最大价值。



作者简介:

初萌,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