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李申珅[大 庆]:会游泳的河



小时候,家门前的河是有些吵闹的。我那时也不过三四岁的年纪,蹦蹦跳跳地成了那里的常客。与我一起玩闹的,除了几个年级尚小的邻家伙伴,还有河边村民放任自由的家禽,河周围算得上吵闹的,就是我们几个了。

当年围在一起哈哈笑的伙伴们,我对楠楠印象是最深的,几年前我偶然回去,恰好遇到同样回家探亲的她。

记忆里,小小的身影我记不清了,只是家人介绍着,我听着,那些儿时趣事,也还是从大人口中回想起一二。大人吃饭慢,酒桌上闲聊几句,也是极耽误时间的,于是我和楠楠在一起玩了很久,连同我的姐姐。我们讲讲现在的学校,现在的同学,以及很多当年约定了的秘密,讲到日落时分,我们还余下好多话没说完。

只是一直到几天之后,我和楠楠相继离开村子,也没有一起再去提及了多次的河边看一看,它就真的成了,遗落在心底的一片天地。

现在,我已记不清当时让我们忘了吃饭,不愿睡觉的游戏有哪些,就连那河,也是仅成了一张:我穿着碎花小裙,站在正中央眯着眼,笑嘻嘻的照片里,孤零零地,成了这份欢乐的背景板。

只是那天,天很蓝,还有太阳与它一起,做做伴。

我刚记事的那一年,这河是不孤单的。午间或夜晚,太阳初升,有赶着下地的男男女女陪着,上了桥,过了河,像是叫醒了一村子正在熟睡的人。到了中午呢,它和我一样,随着饭菜香气,一同被太阳炙烤着,只是它从不喊热,太阳光落下来,倒平添了些波光粼粼的自在来,甚是好看。

我从没问过它怕不怕黑,日落后的村子最属它冷清了。盖上了黑衣的河,显得神秘又寂静,伴着北方十月的夜风,吹得人不免多加了件衣服。家里那时是不准我跑出去玩的,只是他们不知道,我和它熟悉得很,我是不怕的。

后来啊,家里换了房子,不再住在河边,新房子的门前是一片春日里泛着绿意的杨树林,我就很少再绕过大半个村子,去看它了。每每下午跑去接奶奶,我踏上桥,自然也就路过这条河,不知是不是它也高兴,常与头顶的光,额间的风一起,吹着影子,在桥下河中央游起泳来,好看极了。

河边门前的房子早早就有新的人家住了进去,同样过着柴米油盐的一天。我想,它那样有趣,一定会结实更多的朋友,一样会在家中老相册里,有一张与它的合影。

只是不知道,那天是不是一样蓝,阳光是否也刚刚好。这河是否也会与风一起,游着泳,荡出一层又一层的波光来。



作者简介:

李申珅,大庆师范学院文学院2017级秘书学一班学生。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