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常星儿[辽 宁]:哇克的故事



想念一只兔子


春天里,城堡来了一只兔子。他背着背包,脚步十分匆忙。小田鼠哇克觉得新奇,就走了过去。

“咱俩做朋友吧!”看着走过来的哇克,那只兔子站住了。

做朋友?哇克觉得突然。

做朋友至少要知道对方的姓名,知道他的年龄,知道他住在哪里……要有所了解,然后一起做游戏,再做游戏……而这些都没有,怎么能做朋友呢?哇克想。

见哇克迟疑,那只兔子放下背包。

“我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走来,双肩让背包磨破了,两只脚让路磨破了。”兔子对哇克说,“不过,我还要走下去。”

“去哪里呢?”哇克问。

“去我想去的地方。”那只兔子在回答哇克的时候,不住地舔着自己干裂的嘴唇。

“你想去的地方在哪里?”哇克又问。

那只兔子拍了拍胸脯,意思是说在自己的心里。

“那里有好玩的东西吗?”哇克接着问。

那只兔子没有回答哇克。他看了看远方,然后背上背包上路了。

又是一个春天,哇克有些想念那只兔子了。

就在这时,城堡来了一只兔子,又来了一只兔子……三四五六,城堡里接连走来很多很多兔子。看上去,他们和哇克去年春天见到的那只兔子没有什么区别。

哇克迎上去,对他们说:“咱们做朋友吧!”

说这话的时候,哇克一直捧着一杯水。他想,这些兔子一定走了很远很远的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一定是渴了。

而那些兔子呢,对哇克的请求似乎没有思想准备,对哇克捧着的那杯水也不感兴趣。他们对哇克说:“做朋友至少要知道对方的姓名,知道他的年龄,知道他住在哪里……要有所了解,然后一起做游戏,再做游戏……而这些都没有,怎么能做朋友呢?”

哇克明白了,他们和去年春天来城堡的那只兔子的长相虽然没有区别,可毕竟不是去年春天来城堡的那只兔子;他们也许没有走很远很远的路,也许不想走很远很远的路。

哇克很难过,也就更加想念去年春天见到的那只兔子。

于是,哇克整理行装,离开田鼠城堡,踏上寻找去年春天见到的那只兔子的行程。

那只兔子一定还走在去自己想去的地方的路上,哇克想。找到他一定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一定需要走很远很远的路,路一定会很难很难行走,哇克接着想。

可是,无论如何,小田鼠哇克一定要找到那只兔子;找到那只兔子,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递给他一杯水。


给獾大叔跳舞


不知道为什么,獾大叔最近心情十分不好,总是闷在家里哪儿也不去,连邻居喜鹊大婶都不搭理。这让小田鼠哇克很着急。

怎样才能让獾大叔尽快高兴起来呢?

舞蹈!

想了几天,哇克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

“獾大叔,您喜不喜欢舞蹈呢?”来到獾大叔家,哇克这样问他。

“也许喜欢,也许不喜欢,也许既喜欢又不喜欢。”獾大叔说,“因为从来没人给我跳过,我也从来没有给别人跳过。”

“那么,现在就让我跳给您看好了!”

说着,哇克就跳了起来。

虽然不是舞蹈家,可哇克毕竟学过跳舞,所以,他的舞蹈绝对说得过去。

“好看!”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獾大叔忽然说,“哇克,你的舞蹈真好看啊!”

“既然好看,獾大叔,您能不能和我一起跳呢?”哇克向獾大叔发出邀请。

“当然可以!这么好看的舞蹈谁不想跳呢?”说着,獾大叔就随哇克跳了起来。

这正是哇克所期待的事情!

獾大叔和哇克用舞步行进。

哇克在前,獾大叔在后,跳啊跳啊,他俩用舞步走出獾大叔家;跳啊跳啊,他俩用舞步走过一片片田野、走过一座座山冈、走过一片片树林……跳啊跳啊,小林鼠在他俩眼前闪过、小野兔在他俩眼前闪过、小刺猬在他俩眼前闪过……就这样跳啊跳。他俩用舞步走了一天、两天、三四五六天……最后,走到一片鲜花前。哇克终于不再前行。

“獾大叔,咱俩还要去哪里呢?”哇克问獾大叔。

“还要去哪里?”獾大叔拍拍自己的脑袋,“那是看过鲜花以后的事情。”

“看过鲜花呢?”哇克接着问。

“回家!”此时,獾大叔已经笑咧了嘴巴,“告诉你,哇克,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我很早以前就答应给邻居喜鹊大婶唱一首歌,可一直没有唱。现在回家——我要马上给喜鹊大婶唱一首歌!”

说完,獾大叔转身,用舞步朝家走去。

从舞步看出,獾大叔是那样的快乐!

小田鼠哇克乐了。他紧紧地跟在獾大叔身后,走的当然也是舞步。


漂亮的鞋


小田鼠哇克做了一双鞋,穿上走一走,踢踢踏踏不跟脚。

“我给自己的鞋做大了。”哇克找到好朋友小黄鼠,对他说,“白费了几天的时间。”

“送人吧!”小黄鼠说,“送给穿着合脚的人,你的几天时间就没有白费。”

哇克觉得小黄鼠的主意不错。

于是,哇克来到獾大叔家,对他说:“獾大叔,我想送给您一双鞋。”

“是双漂亮的鞋!”獾大叔看了看哇克递过来的那双鞋,“可是,和我的脚相比,它小多了!大概它只能装下我的两个脚指头。”

离开獾大叔家,哇克找到小野兔,对他说:“小野兔,我想送给你一双鞋。”

“是双漂亮的鞋!”小野兔看了看哇克递过来的那双鞋,“可是,和我的脚相比,它小多了!大概它只能装下我的四个脚指头。”

告别小野兔,哇克找到小刺猬,对他说:“小刺猬,我想送给你一双鞋。”

“是双漂亮的鞋!”小刺猬看了看哇克递过来的那双鞋,“可是,和我的脚相比,它小多了!大概它只能伸进我的脚尖儿。”

“我穿着大,可獾大叔他们又说小。我的这双鞋究竟是大还是小呢?”哇克对一直跟在身后的小黄鼠说,“你来帮我试试!”

小黄鼠把鞋穿在脚上,不大不小,正合适!

“送给你吧!”终于给自己做的鞋找到了合适的脚,哇克高兴极了。

“我不要!”小黄鼠似乎在生气,“好主意是我出的,可你却把鞋先送给獾大叔、小野兔、小刺猬……现在才想到我!”

“对不起!”哇克给小黄鼠道歉,“是我不知道这双鞋究竟有多大……”

跟小黄鼠说过再见,哇克拎着鞋回家了。

几天后,哇克找到小黄鼠,把那双鞋重新递过去。

“现在,你一定要收下它!”哇克对小黄鼠说。

原来,哇克在那双鞋上绣了字。一只鞋上绣着“不大不小,穿着合脚”,另一只鞋上则绣着“小黄鼠的鞋”。

穿上这双鞋,小黄鼠在街上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漂亮!”獾大叔、小野兔和小刺猬都说,“小黄鼠脚上的那双鞋真漂亮!”

小黄鼠乐了。

小田鼠哇克呢,看着走来走去的小黄鼠,也乐了。


多了一条尾巴


小田鼠哇克忽然发现自己竟长着尾巴!这让他十分痛苦和难过。

尽管以前一直使用它,比如用它敲一敲朋友的后背表示友好、高兴时摇一摇它表达表达情绪、做过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后把它当旗帜一样举起表示自己不同一般……可哇克始终没有留意它的存在!

以前它就一直长着的,一定是一直长着的!它不可能一个早晨或者一个晚上就长这么长!哇克想,它像一条小辫、像一段绳子、像一根被烤得软软的塑料棒……拖着它,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因此,哇克拒绝参加演唱会、拒绝参加足球比赛、拒绝参加诗歌朗诵会……甚至,他不喜欢再在人们面前走动。

“我身上的某个部分是不是怪怪的?”有一天,哇克找到小林鼠,这样问。

小林鼠摇摇头,说没看出来。

“我身上的某个部分是不是怪怪的?”哇克又找到小野兔,这样问。

小野兔也摇摇头,说没看出来。

“我身上的某个部分是不是怪怪的?”哇克再找到獾大叔,这样问。

獾大叔同样摇摇头,说没看出来。

“你们没看出来……没看出来……”哇克鼓足勇气对小林鼠他们说,“没看出来……我多出一条尾巴吗?”

说着,哇克大哭起来。

“你现在有几条尾巴呢?”獾大叔问哇克,“两条吗?”

“一条。”哇克回答。

“你的意思是应该没有尾巴?”獾大叔问哇克。

“没有尾巴多干净多帅气!”哇克说出自己的想法。

“没有尾巴算什么田鼠呢?”獾大叔笑了。

“没有尾巴的田鼠才怪怪的呢!”小林鼠和小野兔也笑了。

是啊,没有尾巴算什么田鼠呢?哇克抹去泪水,想象着自己没有尾巴的样子,同样笑了。

“本来就有尾巴,本来就应该有尾巴!”

这样说着,哇克高兴地跳起来,用尾巴敲一敲小林鼠和小野兔的后背,快速跑开。

现在,小田鼠哇克急于要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然后摇一摇尾巴,并把它高高举起,当作一面旗帜。


哇克的一个早晨


早晨起床,小田鼠哇克不愉快,非常不愉快。不为什么,就是不愉快、非常不愉快。

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来到小林鼠家,照着小林鼠家的房门“咣咣咣”,重重敲了几下。小林鼠跑来开门:“谢谢你叫醒了我,我正想早点儿去采野花。”说完,小林鼠跑去采野花了。

小林鼠没有和他吵架,哇克很失望。

还是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来到小刺猬家,照着小刺猬家的房门“咣咣咣”,重重敲了几下。小刺猬跑来开门:“谢谢你叫醒了我,我正想早点儿去摘红果。”说完,小刺猬跑去摘红果了。

小刺猬没有和他吵架,哇克很失望。

依然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来到兔大哥家,照着兔大哥家的房门“咣咣咣”,重重敲了几下。兔大哥跑来开门:“谢谢你叫醒了我,我正想早点儿去采蘑菇。”说完,兔大哥跑去采蘑菇了。

兔大哥没有和他吵架,哇克很失望。

“咣咣咣!”一直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就这样一家一家重重地敲着房门,却没有一个人和他吵架。

就在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还这样“咣咣咣”敲着人家房门的时候,小林鼠回来了,送给他一支鲜花;小刺猬回来了,送给他一兜红果;兔大哥回来了,送给他一串蘑菇……

捧着这些礼物,不愉快、非常不愉快的哇克忽然感到不好意思。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早晨啊!哇克想,我为什么要不愉快、非常不愉快呢?

小田鼠哇克站在那里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然后,他跑到小林鼠家,又跑到小刺猬家,再跑到兔大哥家……对他们说的是同样一句话:“对不起啊——请原谅,我敲得太重了啊!如果明天早晨你们还需要敲门,我会敲得轻些,再轻些。”


作者简介:

常星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祖籍山东德州,1959年生于辽宁。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已发表中短篇小说、童话四百余篇,出版著作五十余部,五百多万字。代表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回望沙原》、长篇小说《走向棕榈树》、童话集《寻找了不起的事情》、长篇童话《吹口琴的小野兔阿洛兹》《想念那木斯莱》等。有部分作品译介到国外。曾获辽宁优秀儿童文学奖、台湾东方少年小说奖、文化部蒲公英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宋庆龄儿童文学奖(金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三十多种重要奖项。


(责任编辑:箫  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