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抗疫”儿童文学

刘 宁:病毒覆灭记



这段日子,有一种病毒异常活跃,据说它们种群里的一个跳梁小丑——新型冠状病毒,最近一夜之间成了热搜、facebook、百度等各大网站的“名人”,制造了不少事端,甚至一度使人类陷入慌乱。

“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做点什么,声援一下远方的同僚。”“冠状”病毒的胞弟——“帽状”病毒提议说。

“还是消停点吧,聪明的人类,已经盯上了你们,已经采取了严密的防控措施,贸然出手,无异自寻死路!”其他微生物对“帽状”病毒的提议,显然是不太“感冒”。

“哼,你们这群无所事事的家伙,今天你们默默无闻,将来我们发达了,可别来高攀!走着瞧!”说着,“帽状”五兄弟一蹦一蹦地向外走。

“我们宁愿默默无闻,也好过你们玩火自焚!”一个年老的病毒感叹道。

“不自量力的家伙,居然敢顶撞我们!”好勇斗狠的“帽状”老二对着说话的“老头”,上去就是一拳。

在众病毒义愤填膺的目光中,“五兄弟”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它们出得洞穴,顺着呼啸的北风腾空而起,一路向既定方向飘去。

“小小的人哪,傻不拉叽,成天就知道穷开心。”小萨是一名医生,在一家医院上班。这天,在医院忙绿许久的小萨,如愿以偿地回到了家,只见他哼着小曲,显得异常高兴。

“就是他了!”“帽状”五兄弟从半空中飘下,降落在小萨身上,而且分工明确:老二沿着呼吸道进入体内,借助丰富的营养和舒适的温床,大肆繁殖复制病毒;其余四兄弟“潜伏”在小萨身上,寻找机会感染更多的人。

小萨带着口罩,挡住了“老二”的去路,它在寒风中使出浑身解数,疯狂撕扯口罩的保护层,却无济于事,这让它恼羞成怒,又跳上他的头顶,企图通过眼睛进入小萨体内。

就在“老二”上蹿下跳时,小萨已来到了家门口,儿子打开了房门,想要给他进行消毒。

这让下面的“帽状”四兄弟很高兴,他们分别选择一个人跳过去,在身上乐得手舞足蹈,仿佛在向彼此分享即将到来的“胜利”,直到小萨的儿子拿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

“是消毒液!”站在小萨头顶的老二冲着“四兄弟”大吼:“快跑!快跑!”

距离太远,兄弟们听不清它在喊什么,但从老二惊悚的表情和张大的口形判断,情况似乎不太妙,于是它们准备逃走。

可一切都太迟了。

小瓶喷出浓烈的雾状液体,吓得老二赶紧钻进小萨的头发,不停地颤抖,它仿佛看到兄弟们在浓雾中无处遁形、惊慌失措的模样,还有不断抽搐、最终死去的惨状。

“我要报仇,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老二咬牙切齿地说着,从小萨头发里钻出来,纵身一跃,跳进他的眼睛,想由此进入小萨身体。但它忘了,自己只是“帽状”病毒,而并非“新冠”,眼睛对它来说,不过是条“死胡同”。邪恶的本性和刻骨仇恨,让老二失去了理智,它在小萨的眼睛里拳打脚踢地折腾,可它实在太小,在复制出数以万计的同类之前,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

小萨忽然觉得眼睛有点痒,他摘下手套,揉揉眼睛,一大滴眼泪滴落在地板上,里面裹着“老二”,它奋力挣扎,企图挣脱粘液的束缚,可在液体“强大”的表面张力下,它所有的努力都只是苟延残喘。

“来,地面消毒啦!”小萨的儿子一边吆喝,一边向地面喷洒着。瞬间,“老二”也一命呜呼了。



作者简介:

刘宁,男,45岁,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会员,中共党员,现任采油二厂生产准备大队宣传干事,文学作品曾发表于“东方儿童文学网”、大庆油田报、大庆日报、百湖早报等媒体。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