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李庆云[大 庆]:我的妈妈像《奥特曼》



1



猪年到了。江南一座古老的城市,笼罩在霏霏细雨中,道路湿滑,行人稀少,一场从未有过的灾难,降临到这座城市。

大年初一早晨,林医生一家还没起床,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想,一定是朋友打来的春节问候。她先给女儿盖严被子,去拿手机时,手机铃断了。她收回胳膊,很快,手机再次响起来,响声好像很急促。她侧过身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号码显示医院办公室。她立刻紧张起来,微微皱起眉头。职业的敏感,她意识到医院一定有急事,她接通电话。

你好!说完她等待对方讲话。

林医生好!院里通知;全院上班,来了很多病人。

知道了,马上过去。挂断电话,她一边穿衣服,一边催促丈夫:程宇,快起床,院里通知全部上班。

丈夫有点愣神儿,半天才从手机上移开目光,不解地说:大过年的上班,各科室都有值班医生。

病人很多,不知道什么情况,抓紧吃饭吧。

女儿佳佳哭着坐起来,搂着妈妈说:我不让你上班。

林医生用手擦去女儿眼角的泪水,说:不上班,病人怎么办。妈妈给你讲过《奥特曼》的故事,妈妈爸爸去打怪兽,怪兽就不会让人得病。

这时,婆婆已经煮好了饺子,摆上餐桌。

林医生把女儿抱到椅子上,用小碗给她夹了两个饺子,放在跟前,说:烫,慢慢吃。

你们先吃饭吧,孩子我管,婆婆听到儿媳妇接电话,猜到医院有急事。

林医生和程宇慌忙吃了几个饺子,离开餐桌。妈,我们上班去了,佳佳在家听奶奶的话。出门前,程宇说。

你们不在家,佳佳可听话了,把该带的都带上,快走吧。婆婆叮嘱着,婆婆是位退休的护士,知道这种时候一定有急事发生。

夫妻俩匆忙离开家,在路边上了自己的车。透过玻璃窗的雨雾,他们看到两个黑衣男子,戴着黑帽子黑口罩,从小区走出来,上了一辆黑色轿车,以前小区从来没见过这两个人。

佳佳趴在窗台上,眼巴巴看着爸爸妈妈的车开走了,噘着嘴,回到客厅。奶奶跟在她身后,笑呵呵地哄着说:看动画片吧?

奶奶,我给亮亮打电话。

奶奶犹豫了一下,觉得时间早,转念一想,小孩子什么早晚的。你打吧。

亮亮和佳佳都四岁,只是亮亮比佳佳大几个月。他们在同一所幼儿园中班,两个人的爸爸都在同一家医院,放射科上班。佳佳拨通亮亮家电话,是亮亮妈妈接的。

阿姨,我找亮亮。佳佳像大人一样,一板一眼说着。

好!放假几天,想亮亮哥了?亮亮妈妈慢悠悠地把电话递给儿子。她怀着二胎,肚子很大,行动不便。

亮亮,你爸爸也上班了吗?

是。怎么了?

他们说医院很多病人,怪兽让他们得病了。

那是你妈妈哄你的。

你能到我家来玩吗?

不行,我爸爸说可能是传染病,让我呆在家里,哪都不能去。

佳佳不理亮亮了,挂断电话。



2



从家到医院十几分车程,林医生和程宇很快赶到医院。他们把车停在车位,在倒车镜中,看到了熟悉的黑车,开上停车位。程宇想;可能是来看病的。两人快步朝着医院走去。

医院门前那么多人。林医生说。

这么多人看病,你们检验科要忙。程宇说。

你们放射科也不会闲着。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走进医院大门。他们发现远比想象的病人多,从医院大厅排到门外,有站着的,有坐小板凳的,多是中老年人。

工作十多年,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中午食堂见。程宇放射科在一楼,林医生检验科在二楼,两人各自朝办公室走去。

林医生来到检验科,房门开着。她走进去时小张正在换洁白的防护服,说道:你来得早。她从背包里取出钥匙,打开衣柜,将包放进去,开始换衣服。

我家近,接到电话就来了,院里配的防护服。小张抻着防护服的拉链,自嘲地说:这怎么去卫生间。

少喝水吧。林医生说着,打开一套防护服,先在身前比一比,说:差不多。

我穿中号,裤角塞鞋里。小张说。

这时,小马走进办公室,看到桌子上两盒血样,惊讶地说:血样都送来了?

急诊科送来的,一个人忙不过来。小张解释着,戴上护目镜。

小杨隔在老家,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我们三个了,大家抓紧点儿。林医生说,她已经穿戴完毕,用碳素笔在小张的防护服的后背,写上她的名子,让小张给自己写上名子。林医生是检验科科室长,面对这么多血样,多少有些担忧,检验科的每一份报告,致关重要,关系到疾病的定性。

她们将血样放入离心机,按着检验要求分成红细胞和血清,一个个检验出结果。检验的结果让林医生吃惊。白细胞或低,或很高,淋巴细胞很低,中粒细胞增厚,这些病菌很特别,又很活跃。

你俩发没发现,检验的结果很特别。林医生低头指着离心机说,小马小张凑到她跟前。

发现了,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结果。小马说着,抬起手将前额头发,别在耳后,望着林医生。林医生点点头。

走廊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随后检验室的房门被拉开。门诊护士把几盒血样放在桌子上,问道:什么时候出结果?

下午吧。林医生转过身望着护士,微笑着回答。护士走后,她对小张小马说:中午我们都别休息了。

没问题。小马,小张不约而同地回答。

时间一晃,到了中午。食堂电话通知各科室取盒饭,盒饭已经送到院外,林医生吩咐小马去取,自己给丈夫发短信:中午盒饭。吃过午饭,她们又投入紧张工作。只要有送检的血样,她们坚持做完。

坐在轿车里的两个黑衣男子摇下车窗,得意地望着医院外,因为没有床位,住不上院的患者。他们越是痛苦,俩人越是高兴。耶!其中一个扎小辫的男子说道:为大哥报仇了。原来他们大哥想在这个城市开一处楼盘,没批到地皮,气坏了。半个多月前,他们受雇来到这个城市,在居民区排污管道,恶作剧,喷洒病菌。几天后,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发病,发烧,腹泻。

天黑了,窗外的城市异常安静。路灯下,站立着执勤的警察。

林医生走到窗下,望着室外闪烁的街灯,心里七上八下的。身后是病人的血液,家里还有一老一小,她们怎么样了。她取出手机,拨通丈夫电话,程宇,晚上你能回家吗?丈夫半天才接电话。

不能,我们胸片很多,报告没出完。程宇电话里急促地说。

我也回不去,一会儿,我给妈打电话。挂断程宇的电话,林医生拨通家里电话。妈,你们吃饭了吗?

吃过了,家里挺好,你们放心吧。

我和程宇都回不去了,这次的病情很严重,你跟佳佳别出门。林医生话还没说完,电话里传出女儿熟悉的声音: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佳佳,《奥特曼》打完怪兽才能回家,听奶奶话,早点睡觉。下次,妈妈跟你视频,行吧?

奶奶从孙女手中接过电话,说道:安心上班吧,退出电话,担心佳佳哭闹。



3



放射科走廊,宽敞明亮。一侧摆放着长椅,长椅坐满了人。有咳嗽的,有发烧的,还有陪护的,他们心事重重,痛苦不堪的样子。

亮亮爸爸开始咳嗽,这天他对程宇说:我感觉不好,浑身酸疼。

是不是这几天累了。程宇停顿了一下,接着缓慢地说:不舒服别硬扛着,把你手里的活儿给我。程宇担心被病毒感染了,又不好直接说。

等一会儿,把这几个病人做完了就去。他坐在椅子上注视着显示屏,髋关节不适时,他晃动着下肢,好像缓解酸痛。程宇,这些胸片紋理增厚,磨玻璃状,白肺,我都建议,进一步CT检查。

进一步CT检查,医生才能综合确诊,我也是这样写的。程宇说。

傍晚,亮亮爸爸高烧住进病房。程宇心情异常沉重,一面担心自己病倒了,一面希望亮亮爸爸快点儿好起来。

全国支援灾区的医务工作者,分配到医院各个科室。放射科分来两位年轻人男医生,他们工作热情,严细认真,在胸片研究上有独到见解,工作充满快乐。程宇再也不用一坐十几个小时了。他很想回家看看女儿,暂时院里不允许出入,只能抽时间给家里打电话。她给林医生打电话,林医生手机占线。

此时林医生正在跟女儿通视频电话。喂!猜猜我是谁?

佳佳对着奶奶的手机愣神儿,那里面的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她说:谁呀?

我像不像《奥特曼》?林医生故意压低声音说话。

听到妈妈的声音,佳佳一下笑了,把手机贴得很近,好像要贴到妈妈脸上。妈妈像《奥特曼》。

《奥特曼》还没打跑怪兽,不能回家,你要听奶奶话。

我听话。妈妈你穿的什么衣服呀?

这叫防护服,好几层,还有护目镜。如果不穿防护服,怪兽就钻进妈妈身体,妈妈就生病了。

妈妈,我不让你得病。说着佳佳就要哭了。

不哭,妈妈和爸爸打跑怪兽,就能回家了。

好吧,妈妈。结束跟妈妈的通话,佳佳找出自己的帽服,一件件套在身上,戴上帽子。

你要干什么?奶奶问着,将一件件衣服放好。

我也是《奥特曼》。她叉开腿举起右胳膊,把奶奶逗乐了。奶奶笑着说,佳佳是最漂亮的《奥特曼》。

佳佳拿着奶奶的手机,躲进卫生间,悄悄给亮亮打电话,亮亮很快接通电话。亮亮你干啥呢,看看我像不像《奥特曼》?

我爸爸生病住院了。亮亮哭着,挂断电话。

奶奶,亮亮爸爸住院了,他都哭了。

你怎么说的,安慰他了吗?奶奶把佳佳揽在跟前。

他把电话挂了。佳佳坐在奶奶腿上,奶奶把衣服给她脱下来。

林医生正要给丈夫打进电话,丈夫却先打进电话。他说:我给家里打电话,占线。给你打也占线。

我给妈打电话了,家里挺好的,放心吧。

亮亮爸爸高烧住院了。

是吗?林医生惊讶地说。也许是普通感冒,你也注意身体,好好休息。

你也是,好好休息。



4



两个黑衣男子,在租住的民房酒足饭饱后,睡着了。凌晨醒来,平头男子睡眼惺忪,看看手表,不到两点,人们都在睡梦中,正是行动的好时候。他蹭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说道:拿着东西,走。

头顶扎小辫的男子,弯腰把藏在床板里的黑色布兜拎出来,小心翼翼打开,里面四个塑料瓶,装着液体,还有两个铁钩,铁钩是用来撬污水盖的。头顶扎小辫的男子说:哥,咱俩还是每个人两瓶。

是,白天咱俩看的两栋楼,没有监控,你负责一栋,我负责一栋。

我懂,放心吧。

他们戴上黑帽子,黑口罩,轻手轻脚,离开出租房。

夜色漆黑,居民区很安静。两人鬼鬼祟祟,一边走一边打量前后。微风吹过,摇曳的树枝让他们战栗。扎小辫的男子拎着兜子,缩着脖子,紧紧贴着平头男子,唯恐两个人分开。

平头男子低声说:直起腰,抬起头,别自己吓自己,前面到了。

他们走到白天踩点的楼房,黑暗中找到污水盖,平头男子说:你在这,我去那边,动作快点儿。

要不,咱俩一起来,一会儿一起去下一个。扎小辫的男子有点儿心慌。

在一起太慢,目标还大。遇到情况,快跑。平头男子拎着两瓶液体,走到下一个目标,找不到撬点,他用手在冰凉的盖板上摸索,找到插钩子的地方,用力掀起盖板,向一侧滑动,滑动一半儿时,他打开塑料瓶,扔进去,另一个塑料瓶,打开扔进去,迅速滑上盖板。突然,听到有人说话,他起身就跑,知道同伴一定出事了,他不敢回出租房,担心一会儿被抓到,他躲进一个单元的门廊里。

原来扎小辫的男子托拽盖板时,声音太大,被夜巡的警察发现。警察高声呵斥:干什么的?干什么的?

扎小辫男子,结结巴巴,我,我。最后,他被警察带走。下午,平头男子在路上被抓。警方及时通知相关部门,对污水管道进行消毒,避免传染发生。

亮亮爸爸住进医院,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几天后,病逝。

程宇不相信这是真的,好像他还坐在身边,一起工作,一起说笑。夏天,两个家庭一起郊游,两个孩子玩的那么开心。想着想着,潸然泪下,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夺走他年轻的生命。等灾难结束,他要带着妻子女儿去看望她们。他拿起手机,声音颤抖着给妻子打电话,

老婆,亮亮爸爸不在了。

什么!电话里林医生惊愕地张着嘴,不知说什么。




作者简介

李庆云,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小说、散文散见于《岁月》《石油文学》《大庆日报》《大庆油田报》《文化生活报》《黑龙江老年报》,随笔《凝望》获大庆油田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征文优秀奖、随笔《让生活丰富多彩》获石油魂·中国梦征文三等奖。


(责任编辑:刁江波)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