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一两阳光[辽 宁]:时光旅馆



第八章


谷尔刚刚把这六个人送走,这时来了一个英俊青年,他掏出一个证件,说:“你好,我是警察。请问有一个叫梁尚均的小伙儿,是不是穿越时空了?

谷尔看了看证件,便说:“是有这么个人,他刚刚被我送走了。

“他是一个通缉犯,我正在追捕他,我能不能去抓他?警察问。

“可以,刚巧还有一个床。你先去登记。”

警察登了记,办好手续回来了。

谷尔叮嘱道:“你必须按照要求的时间回来,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你将永远留在那,回不来了。不论发生什么事。你能做到吗?”

“为什么不按时回来,就回不来了呢?”

“因为时光机每次输出的频率都不一样。它的时间段以及地球的引力,还有时间差都不相同,所以这次输出的信号,只能这次使用。”谷尔解释道。

“好吧,我知道了。”警察说。

于是,谷尔将他送到了过去。

贾老师躺在时光机上,眨眼之间就回到了大学时代。毕业时,他和女友温柔依依惜别,大学五年他俩情深义笃,性格融洽。校园羊肠小道留下了他们许多足迹,春花里包裹着他们多少甜言蜜语。夏天的晚风捎走了他们许多悄悄话,月亮的光辉拍下了他们一张张剪影,印在月亮的相册里。

贾老师是从现代过去的,自己和温柔所有的过往历程看得清清楚楚。于是,他从时光机回到现实,坐火车找到了温柔地址,他俩各自讲述自己的经历。

“说好了的,我在这个城市等你。可左等你不回来,右等你不回来。后来我去你的那个城市找你,可茫茫人海到哪寻找啊?你又没留地址。一年之后,我回到家乡,当了一个教员。我猜测你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或者别的理由不肯见我呢。再后来我和一个同事结了婚……”

“那次我从学校回家的途中,出了车祸,我住了一年多医院,大脑完全失忆了,始终处于昏迷不醒状态。父母以为我永远是植物人了,好在我醒过来了。等我回到家,所有关于我们之间的记忆都丧失了。后来我康复后,当了老师。

如今我还是独身一人,根本没有结婚的想法。我找心理医生,医生说可能那场车祸导致我的感情丢失了,如果想找回,就得回到从前。恰好有个人研究了时光机,于是我穿越时空回到从前我们在一起的日子,然后,我按图索骥找到了你。”

贾老师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一场车祸,改变了两个人的命运。两人感慨颇多,唏嘘不已。

方小惠回到从前,先找到兰阿姨,替婆婆把欠的粮票还给她,兰奶奶说:“我不要了,你们留着吧。”

“兰奶奶我们已经不再用粮票了,粮食有都是了。”

尽管兰奶奶不要,方小惠还是给了她。和兰奶奶分别后,她和爱人孩子一起生活。她怕时光流逝,怕孩子丢失,她辞去工作,天天和孩子形影不离。他心里明白,稍不留神,孩子就丢了。因此格外小心。

有一天她正做饭,三岁的孩子跑了出去。好在她是从未来过去的,凭借这种能力,能看到孩子丢失的过程。她看见孩子走出家门,不久,被一个女人抱走了,那个女人抱着孩子坐上了火车,来到一个乡下,那家人拿出一些钱钱来,送给那女人。后来那家女人到市场赶集时,把孩子弄丢了,被一个女人抱走了。几经辗转,又把孩子卖到很远的地方。再后来孩子走失,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被孤儿院收养。取名谷尔,即孤儿的谐音。

大学毕业后,孩子四处寻找父母,一次在寻找的路上,他来到一个小镇,在小镇开了一家旅馆——时光旅馆。方小惠猛然醒悟,急忙从过去穿越回来见到谷尔的一刹那,已泣不成声了。

谷尔见方小惠回来,哭了,忙问:“阿姨你怎么哭了?”

方小惠哽咽地说:“孩子,你左耳朵后面是不是有个痣?”

“阿姨你怎么知道的?”谷尔好奇地问。平时理发时,理发员经常说,耳朵后有痣有福,所以谷尔印象特别深。

方小惠到谷尔身后看了看他的左耳朵,然后激动地说:“孩子,你就是我丢失的孩子,因为左耳有颗痣,所以为你取名上官左耳。”

谷尔记得妈妈下颌有个痦子,至于姓什么叫什么,就不知道了。如今自己没找到妈妈,反而妈妈通过时光机找到了自己。这真是宿命啊!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仿佛在梦中。自己煞费苦心开时光旅馆寻找父母,竟然是这么个结局!

谷尔感叹万千。

“对了,左耳,你走丢几年后,我们又要了个孩子,他是你的亲弟弟,就是穿越时空的上官传奇。”

“什么?你说什么?”谷尔问。

“上官传奇是你的亲弟弟。”方小惠说。

“怪不得我和他一见如故呢?好像在哪见过似的,原来是有原因的啊!”谷尔感叹道。

苏欣然穿越到从前,回到自己的家里,夫妻二人和女儿蓓蕾一起快乐生活着。苏欣然心里清楚,蓓蕾再过一个月就会被车轮带走。所以她格外小心,甚至不离蓓蕾左右,精心看护着。除了蓓蕾上学之外,其余时间都在陪护着。周日丈夫要带孩子到公园玩,被苏欣然拒绝了,蓓蕾要去海边玩儿,也被她拒绝了。丈夫说她,你有病吧,为啥不让孩子玩儿?

苏欣然也不解释。反正不让孩子出去玩儿。

可是时光总是那么快,快的像一匹小马军,转眼就到了蓓蕾出事的日子。苏欣然越发心神不宁,坐卧不安。丈夫感觉她十分异常,她怎么了?

可她又能说什么呢?并且这几天不让蓓蕾上学了。

蓓蕾问:“妈妈,为啥不让我上学啊?”

“在家陪妈妈。妈妈生病了。”

“如果生病我们去医院吧。”

“不,我没病。我不去医院。”

丈夫说:“我带你去医院吧。”

“不,我没病。”

“你没病,还不让孩子上学,到底怎么了?”

“不用你管!”她歇斯底里的喊。一把抱过蓓蕾,紧紧的抱着。

正在谈论上官传奇是谷尔的弟弟时,时光机发出了警报,规定的时间到了!除了贾老师,方小惠回来了,上官传奇、皮皮、苏欣然还有梁尚均没回来。

于是谷尔紧急呼叫上官传奇:“传奇你赶紧穿越到过去,把皮皮和苏欣然带回来,再不回来就回不来了!”上官传奇接到谷尔的传唤,便依依不舍地和余香凝话别,回到从前。皮皮虽然和父母在一起不想回去,可好朋友让他回去,他不得不听,一步一回头告别了父母。

上官传奇找到苏欣然:“阿姨赶紧回去吧,不然就回不去了。”

苏欣然哭着说:“我不回去了,我要和蓓蕾在一起,你们走吧。”

上官传奇拉着苏欣然的手,说:“阿姨再不走就晚了,回不去了。”

“我不回去,我和蓓蕾在一起。”

上官传奇拉着苏欣然的手,苏欣然拉着蓓蕾的手。“我要带蓓蕾一起走,不能丢下蓓蕾!”

“不行的啊,阿姨,蓓蕾回不到未来的。”

“不,我不能丢下蓓蕾!”

蓓蕾也一直喊:“妈妈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妈妈!妈妈!妈妈......”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待续)



作者简介

一两阳光,本名王树有,辽宁省抚顺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儿童报》《少年诗刊》《小艺术家》《小溪流》等杂志报刊。以“文字不仅有灵性、有生命,还有灵魂”的创作理念,与文字对话,在键盘上舞蹈跳跃。


(责任编辑:王如)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