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木 糖[大 庆]:小强的故事



现在我就是那个小强。孩子们,你们要是有耐心的话,就听我磨叽一会儿。

我生活在一个庞大的家族里,尽管这是个充满苦难的民族,经常遭受到灭顶之灾的打击与残害,可由于我们的妈妈们个个身强体壮,具有非凡的繁殖能力,因此我的兄弟姐妹依然遍布天下。

是的,我们都来自于威名赫赫的蟑螂世家,小强只是我的小名。

在这个家族里我属于异类,因为我不喜欢自己生活的环境。他们乐此不疲的,恰恰是我暗中不齿的。当然,我不会到处嚷嚷,不然肯定要遭到同类们责无旁贷地指责,蟑螂日报上要是亮了相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们的强敌就是人类,他们想要灭绝我们,想要独霸世界,休想。对于他们的伎俩,我们早已熟悉。为了知己知彼,我们创办了“反人类围剿技术无限学校”,到了年龄都要到学堂里去接受义务教育,学习各种反侦察技能。在这里,我们对各种药类都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想灭亡我们,谈何容易。

我早就说过,自己是个不安于现状的蟑螂,总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终于有一天,我离家出走,来到了一个花园里。当我看到那棵美得不可思议的玫瑰花时,心情激动且澎湃,缓缓爬了过去。

长辈们也曾提及过有关花的话题,他们对这类东西总是不屑一顾,认为那是最污浊的东西,千万不能碰。长辈们煞有介事的经验之谈,如此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可是我却不这样认为,所以我带着一种近乎朝圣的心情,靠近玫瑰。

那是个黄昏,是我所经历的最美黄昏。孩子们,我就在是在那个黄昏,那棵玫瑰花上,见到的小芹。

夕阳像刚刚融化的金子,从天而降,照在小芹的身上,以至于她的翅膀,好似两片薄薄的糖浆玻璃,既精美又甜蜜。

小芹来自另一个家族,人类的字典里用苍蝇二字为他们命名。

“据我所知,你们的家族对一朵花不感兴趣。”我老成持重地说着,那个样子完全可以冒充学者。

“你不也一样吗,悖逆了家族的古老传统。”小芹用力吸了口气,我看到那微微翘起的鼻翼上粘了一层淡黄色的花粉,或许是阳光碾碎的粉末。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对于传统,他们在继承的过程中难免有所偏离,实际上越走越远。”

“不错,说不定第一个苍蝇就是在花丛里诞生的。”

“对,我们蟑螂的发源地没准也在这里。”

“可现在我们的同类从不涉足此地。”

“真是个悲哀。”

“是啊,不如从我们开始吧。”

就这样,我与小芹成为了好朋友。

然而,意外总是发生太快。忽然之间,我感到一股强烈的杀气,随之,一个怒气冲冲的苍蝇拍呼啸而来。没有风声,因为这是个特制的独门武器。你看,人类多么聪明。小芹并没有躲过去,她最后的那眼神,悲痛>恐惧,使我没齿难忘,成为日后刻骨铭心的回忆,无论多么欢快的事,都无法将其掩埋起来。

那个夕阳西落的黄昏里,我神色黯然地将小芹掩埋于玫瑰花下,万念惧灰向家中走去。

随着小芹的离去,一个美好的情谊也随之消失,实在短促。忽然间,我感到浑身无力,从没有过的倦怠,因此,当我在走廊看到那白色的蟑螂药时,毫不犹豫将其放入口中,小芹,等等我。

孩子们,这个老掉牙的故事即将结束,相信还在听我磨叽的人,一定已经知道结局。没错,那个劣质的毒药并没有药死我。并且从那以后,我吃上了瘾,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吃,就感到四肢无力,整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所以,我经常拖着两双瘦弱的细腿,幽灵般游荡在人类的走廊里,去寻觅那充满魔力的药粉。

对于我的异常表现,蟑螂家族还开了个学术分析会,最后一致认为,我的这种现象与人类吃鸦片是一样道理的。为此,有些学者开始沉思了,是不是人类打算与我们握手言和。


(原载《小小说大世界》2013年第12期)




上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