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童话故事

马 欢[黑龙江]:刺猬果果



刺猬果果是一个孤单的小家伙,他经常会羡慕地看着小兔子、小黄鸭、大白鹅、小公鸡一起玩,可是没人愿意跟他玩。

**,妈妈让他去摘小果子做果酱。他走了很远,终于找到了一片茂盛的果树林。看着结了满树的果子,小刺猬却犯起了难:“这些果子这么高,我怎么能把它们摘下来呢?”他捡起一枝小树叉,挺直腰向上蹿,还是打不着果子。

一只小松鼠看见了笨笨磕磕的小刺猬,从树上蹿下来,呼喊道:“这样不行,你得找一棵细小的树,我来帮你吧。”

小松鼠带着小刺猬找到了一棵细小的果树,“这回你抱紧果树使劲摇一摇。”说着,小刺猬用劲一摇,果然,树上的果子哔哩吧啦掉了一地。小刺猬赶紧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果子,可是果子包围着他、追赶着他、推搡着他,他摔了一跤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身上挂满了香甜可口的果子,被刺破的果子流出了香甜可口的果汁,让人垂涎三尺。

“小刺猬,你没事吧?”小松鼠上前去扶小刺猬,却被小刺猬推开了。

“别碰我,你会受伤的!”小刺猬浅浅的眼窝里浮出了一汪泪水。

“小朋友们都不愿意和我玩,他们一碰我,我身上的刺就像锋利的小剑,把他们嫩嫩的皮肤扎出眼儿、刺出血,他们疼得嗷嗷直叫,以后再也没人敢碰我。”小刺猬委屈地摇摇头。

“没关系,我不怕疼,让我抱抱你吧。”小松鼠走上前,一把抱住小刺猬,“奇怪,你的刺怎么没扎我呢?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疼。”小松鼠不仅没感到疼,反而感受到了小刺猬软乎乎毛茸茸的肚皮带来的温暖,还闻到了一股甜甜的果香味。

“是果子!果子把我身上的尖刺都牢牢地包裹住了,以后你们和我玩再也不会受伤了。”小刺猬拉着小松鼠的手,蹦蹦跳跳地回家了。

刺猬果果再也不是一个孤单的小家伙了。夕阳西下,霞光里映出两个小伙伴快乐的背影,他们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嘴角扬着笑,似乎提前品尝到了甜甜的果子酿成的酒,脸颊上晕出了两朵微熏的绯红,不,他们可不是被果子酒灌醉的,他们呀,是沉醉在了甜蜜的友谊中。



作者简介:

马欢,女,2009年毕业于哈尔滨学院文学院,牡丹江市作家协会,萧红文学院第十九届学员。2020年毕业于牡丹江师范学院文学院,硕士研究生。现就职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曾在人民网、中国法院网、新华网、东北网、新浪网、《黑龙江法制报》《牡丹江日报》《牡丹江晨报》等报纸网站发表通讯,曾参加牡丹江师范学院地方文学特色学科等项目,发表论文《典型理论视域下〈青春的荒草地〉人物形象分析》《身体话语下的常新港儿童文学论》,均已被CNKI收录。在《星期八文化沙龙》发表长篇小说《李月娥征婚记》。在《龙法政工》《黑土名家》《牡丹江法制》《红玛瑙文艺》杂志发表散文、诗歌若干。

(责任编辑:赵春宏)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