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诗歌

贾文华[黑龙江]:草尖上的天空(外二章)



草尖上的天空


天晴了。亿万雪花,托着裂了亿万道缝隙的天空,缓缓而降,落在呼伦贝尔的草尖上,被扎了亿万个细洞。

原来,天空就这么薄薄一层。

凋零的草们,联袂用失去血肉的肩膀,扛着曾经的至高无上。

白雪之上,新换的天空,在它们头顶自然泛光。

雪被之下,没有一棵草可以生存,可以幸运地成为这个伟大时代的英雄。没有一株植物,可以骄傲地佐证:“我用一只拳头,就击穿了永无止境的天空。”

草们距离现实太远,而天空才是最真的风景。它们真实地跌落,粉碎了草们虚拟了一生的幻梦。

至此,天空不再高不可攀。至此,高处显然成了低处的倒影。

试想,如果不是草们的脊柱托着天空,整个世界,将有被辱没的可能。

许多荣光,总在逝后发生。


羊们


在草原,羊们聚敛友善的目光,寒冬腊月,凝眸不会冻僵。

在草原,匕首如阴影在羊的周身摇晃,走向刑场的母羊,不时回头瞥一眼,还没见过血光的羔羊。

在草原,别炫耀侠肝义胆,当真拎着性命,去搭救暴风雪中的同乡,谁的凛然,都比不过头羊。

在草原,羊们习惯了用朴素的青草,喂养淡泊的理想,未曾奢望,除了故乡,还有一座容纳白云的天堂。


醉雕


左手把酒,右手牵风。马背上的蒙古汉子,以背壶为酒杯,用长调猜拳令。

不摇不叫爽,不饮不入境。直摇得马儿愈颠,他愈轻;直饮得天地混沌,月半影。

高空那只苍鹰,与他垂直飞行。

左腿悬空,右脚点镫。饮罢酒的蒙古汉子,以马背为床榻,用缰绳当围屏。躺稳才称绝,入梦方算赢。躺成一座平弓,睡成一座卧峰。

低空群苍鹰,跟他平着飞行。



作者简介:

贾文华,中国散文诗研究会协会常务理事,中国煤矿作协理事。作品获共青团中央与中国作协首届“志愿文学”征文诗歌一等奖。先后在《人民日报》、《文学报》、《中国诗人》、《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多家国内外知名刊物发表近百章作品。11次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以及《中国年度作品散文诗》,并成为这两个选本的精短作品专辑中每年度都有作品入选的全国唯一作者。

(责任编辑:王芳)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