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动物故事

流泪的鳄鱼



人们往往以为,鳄鱼是凶残的,把鳄鱼的眼泪看作是虚伪的代名词。至于鳄鱼为何流泪,自有科学解释。这里讲的是个有关鳄鱼流泪的故事,读者们尽可发挥自己的想像力,作一些更美好的解释。

在非洲东部的索马里,有条朱巴河。在朱巴河入海口处,有个村庄,村子里住着个叫米西的人家。他家住在河边。河里有不少鳄鱼。他们家跟鳄鱼和睦相处,老米西还给一头鳄鱼起名叫多罗巴。只要老米西来到河边,一面拍手一面叫唤“多罗巴多罗巴”,那条大鳄鱼就会游过来,张开大嘴向他讨东西吃。老米西用鱼虾及螺蛳之类喂养鳄鱼。他也借助鳄鱼凶残的坏名声,才躲过了白人和上邦主的多次迫害。

多罗巴对米西家的记忆,从它幼年时就开始了。那时,它和几个兄妹住在母鳄鱼的嘴巴里。它们肚子上还挂着一条没有完全吸收掉的卵黄带。这卵黄带既容易弄断,又容易引起鹳鹤们的食欲,因此,住在母亲下腭底部那个特别的皮袋里,仿佛躺进带盔甲的襁褓,又舒服又安全。母鳄听见老米西在河边叫唤,就游了过去,把多罗巴和它的兄妹俩吐在旁边,张开嘴接受喂食。

多罗巴和兄妹们也常常张开嘴来,但老米西并不将螺蛳肉和蚌肉投到它们嘴里,只是蘸一点可口的汁水,让它们品尝品尝。等它们消化得了那些食物后,老米西才兴高采烈地让它们一个个吃得摇头摆尾,半天也不肯离开。

鳄鱼多罗巴长到八岁时,老米西去世了,米西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按时跑到河边来喂它,跟它讲许多鳄鱼们听不懂的话。米西喂了它四年。这年,多罗巴成熟了,它在一处偏僻、幽静的河滩上挖了个沙坑,生下三十多个跟鹅蛋差不多大小的蛋,小心地用沙子盖好,守在一边,让鳄鱼蛋自然孵化。

这段时间,鳄鱼多罗巴和其它孵蛋期的母鳄鱼一样,变得非常暴躁,谁敢来动一动这儿的沙子,它就会毫不客气地发起猛烈进攻,直至把对方赶走或咬死。

有一次,一条巨蜥爬过来,气势汹汹地向第一次做母亲的鳄鱼多罗巴发起攻击。它曾偷吃过另外几条鳄鱼的蛋,根本不把年轻的多罗巴放在眼里。

果然,鳄鱼多罗巴掉转身子,像是害怕得不战而退了。巨蜥大大咧咧爬过去,正要去扒沙子,没料到鳄鱼多罗巴的尾巴猛地横扫过来,一下子把巨蜥的脖子打歪了。接着,它迅速转过头,张开大嘴,咬住昏死过去的巨蜥,把它一步步拖到水里,活活淹死。然后又回到沙坑旁,专心致志地孵蛋。河水很快把巨蜥的尸体冲走,送给别的鳄鱼当食物,而孵蛋的母鳄鱼,一般是不吃什么东西的,一直要挨到三个月后,等小鳄鱼破壳出世才进食。

由于米西一家和鳄鱼多罗巴家族的特殊关系,鳄鱼多罗巴和它的母亲一样,这期间常忍不住到米西家去美餐一顿,再急忙赶回来孵蛋,这样,它们不至于饿得太厉害,待到小鳄鱼出世后,还有较多精力哺育和保护它们。

三个月终于过去了。鳄鱼多罗巴细细倾听着沙子下面的动静,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蛋里应该发出咯咯的声音,那是小鳄鱼在里边用嘴顶壳的声音,这时母鳄鱼就应该扒开沙子帮小鳄鱼一一弄开硬壳,再把它们一一小心地衔到嘴里,放在下腭底部的育儿袋里。鳄鱼多罗巴太熟悉这个工作了,它多么想亲自把儿女们衔到嘴里,好好亲热一番呀!

但是,沙子下还是毫无动静!

母鳄鱼焦急而又耐心地又等待了半个月,沙子底下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它终于忍耐不住了,两只前肢紧张地扒划起来,原来只有三十厘米深的坑挖到近一百厘米深,竟没找到一只鳄鱼蛋!

三十只鹅蛋大的鳄鱼蛋,垒起来有好大一堆,它们到哪儿去了呢?!怎么会连蛋壳也没有半片呢?!

鳄鱼多罗巴死一般地躺在沙坑旁,木木的眼睛里淌下悲哀的泪水。

半年过去了。鳄鱼多罗巴又到了产孵的季节,它选择了一个更偏僻更幽静的河滩,挖好沙坑,又生下三十个鳄鱼蛋。盖上沙子之前,它把蛋又一只只衔出来,舌头感觉到了这些可爱的宝宝的温暖和圆润,再把它们小心排在沙坑底里,轻轻拨动沙子,给它们盖上薄薄的一层,再盖上薄薄的一层,直到将沙坑填平,微微隆出一点儿,最后,它喘着气,慢慢爬到沙堆上,紧张地趴在上面。

三个月又过去了。

这一次,它几乎没有离开过它心爱的鳄鱼蛋,也没有巨蜥来打扰,只是看见有两只猎狗在远处向这里窥视,有条蟒蛇慢悠悠地游过。

但是,沙子底下仍是没有动静。又过去半个月,翻开沙子一看,三十个鳄鱼蛋竟又不翼而飞了!

鳄鱼多罗巴痛苦地挺直身子,翻身滚进沙坑,喔哦喔哦地叫起来,它猛的一个翻身,呼地窜到河里,看见什么撕咬什么,最后,它的牙齿深深地嵌在一棵大柳树上,它挣扎了半天,才脱出身来。它游回那个沙坑,趴在里面,呆呆的眼睛里又充满了泪水。

但是,鳄鱼是顽强的动物,多罗巴并没有绝望。在又一个产卵季节里,它寻找到一个宁静的河湾,又把三十个漂亮的蛋整齐地产在沙坑里。

这一次,它下决心一步也不离开心爱的鳄鱼蛋,任何东西都不吃,全神贯注地守护自己的小宝宝。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它早已饥饿得发慌,但仍专心地趴在一旁,望着太阳光柔和地照着那微微隆起的沙堆。

突然,河湾的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拍手声,接着,米西的呼唤声传来了:

“多罗巴多罗巴,该吃点东西啦..”

这声音真亲切!米西家世世代代就是这样在河边呼唤鳄鱼,给它们喂食的。想起米西铁桶里的螺蛳肉和蚌肉,鳄鱼多罗巴馋得咽了下口水。

但是,这次它下决心不赶过去吃那可口的食物了,虽然来去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毕竟把小宝贝扔在这里啊。想到它们可能再次丢失,鳄鱼多罗巴将脑袋朝向别处,不去理会米西的亲切召唤。

过了好一会儿,那拍手声变得越来越近,呼唤声也越来越近,鳄鱼多罗巴忍不住回过头来,发现米西已经来到它身边。笑着对它说:“怎么,今天一点儿东西也不想吃啦?来一点吧,别太辛苦了。这是新拌好的螺蛳肉和蚌肉,喷香!”

说完,米西从铁桶里抓出一大把食物,拎得高高的,引逗鳄鱼多罗巴张开大嘴,一下子扔了进去,接着,又扔进一大把。

多罗巴点点头,表示已经够了。米西拍拍手,说声“再见”,很快就在河湾的另一头消失了。

这时,鳄鱼多罗巴将还没吞下去的食物吐了出来,伸出爪子扒弄着。螺蛳肉和蚌肉很香,但似乎和平时喂的有点儿不一样,里面多了一点儿什么东西。鳄鱼多罗巴忽然记起来了,前几次孵小鳄鱼时,也闻到食物里有这种香味,吃过后似乎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很是舒服。但是这次,它再也不许自己有半点儿迷糊了!它拨了一些沙子,把吐出来的食物全部盖上,免得它们的香气引得自己发馋。

过了好一会儿,鳄鱼多罗巴发现,有个人挎着只大竹篮,悄悄地朝这边潜行过来。那人头上插着根大羽毛,颈中挂着一大串珠子,打扮得怪模怪样。

鳄鱼多罗巴是怕见陌生人的,它悄悄爬到一棵断树旁边,像根枯木似的躺在那里。

那人来到沙堆旁边,四下打量了一番,自言自语说:“到底把那些东西吃下去了!这次,够你睡三天三夜的!”说完,他就放下篮子,伸出贪婪的双手,狠狠地扒起沙子来。

这简直是要鳄鱼多罗巴的命!

它再也不怕什么陌生人不陌生人了!它摆动着大尾巴,呼啦啦窜过去,猛地咬住了那人蘸满着沙子的双手,将他狠狠地朝河里拖去。

这时,那人拼命号叫起来:“放开我!我是巫师!放开我,我是巫师!..”

见鳄鱼多罗巴不理睬他,那人掉头朝河湾那一头高喊起来:“米西,快来救我!这该死的鳄鱼没有麻醉过去..”

这时,米西从远处奔跑过来,一面大声喊道:“多罗巴,别伤害他!是我的孩子病了,他说要用你的蛋熬成药..我才让你吃下麻醉药的,快放开他吧!”

鳄鱼多罗巴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也不想听懂他们说些什么,反正,谁敢碰一下它的蛋,它就叫他完蛋!鳄鱼多罗巴的腭是强有力的,谁也别想从它咬紧的嘴里脱身!

巫师的身体全浸在河水中了,他哀求道:“放开我吧,我说实话!我和米西合伙,偷了你的蛋,饶了我吧!”鳄鱼多罗巴是无法听懂人类的语言的。

它将巫师踩到河底,蹲在他的身上,又将凸出的眼睛和鼻孔露出水面,凶狠狠地冲着跑过来的米西。米西惊恐地盯着它,忽而,没命地往回逃走了。

鳄鱼多罗巴,眨了眨眼睛,不知为了什么,流下了两行泪水。



下一篇:蟒蛇伙伴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