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校园散文

闵诗睿[西 安]:下一课,拥抱校园



2020年的春节,没有了暄天的锣鼓,没有炸响的鞭炮,没有繁花似锦的礼花,没有了人潮涌动街巷,宁静顷刻间成了这个年的主角,虽说是独唱,却在部分地区已经成了无烟的战场。

本想着这次回老家,好好逛上几天,老早就赶着写完寒假作业。人算不如天算,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毒疫情,从武汉正席卷着全国,你、我、他都被困在迎春的年里。

数着日子一天一天临近开学,好像整个世界被“冰冻”一样,没有一点开学的迹象,等来的是停课不停学,大家集体在各自的家里上“网课”。

老家新买的房子虽说在城市,但没有电脑,没有网,那可怎么办?

生活总是喜剧性的捉弄人,作为老师的妈妈要直播课,我却要听课,这不正好,可年级不一样,科目也错着,比我更急的是妈妈。因为分散在城市每个角落的孩子们等着她。

第一次上课,就很有意思,尽管老师以前利用开班会试了网络,通过双方调试一切正常,可一觉起来,仿佛都便了,点名的时候大家拖拖拉拉,好不容易凑齐了,网络“主播”却开起了玩笑,只有画面没有声音,难道老师演哑剧?胆大的男生就问,半天蹦出五个字“网络有问题”,大家松了一口气,可是主播又玩起了“失踪”,这下大家傻了,纷纷在群里“救”老师,无论怎么喊,老师就是没有回音。

正要放弃,水还没有喝到嘴里,妈妈就喊我说,好了,真是一波三折,看来老师这个新“主播”,就是不如真正的网络主播。

网课虽然拉近了老师和同学距离,却还原不了面授课堂气氛,偶尔的交流,也不过几个短短的字“收到”、“明白”、“感谢”等等。

更好玩的是,我们可以随时看到老师,老师却不能同时看到我们,这在学校是你穷尽一切想法也做不到的事,这会却手捻即成。

虽说老师手里有线,也难免有看不到风筝发慌的时候,对于孩子们感受知识的表情,更别说了,懂与不懂,全凭自己的感觉了。

好在有线下的QQ、微信交流,才能使老师和同学稍有安心。

当然了,上网课也有许多好处。与同学交流变少了,却与家人们走进了。我每一节下课,都能看见父母。偶尔上课也能吃到爱心的水果或美食,想想学校何时有这样的待遇,感谢网课,感谢“宅”,更感谢全家的“宅”。

每次上课都向妈妈或爸爸要手机或电脑,就连写作业、交作业都是空中课堂,结果导致2岁半的妹妹,还以为写作业就是看手机,就是看动画片。

每次只要我一动,她保准喊着妈妈说:“我要写作业,我要写作业……”

况且声音越来越大,大有粘人的气势,直到妈妈给她一部手机,乐呵呵的去一边看了起来,截止目前,还没有理解写作业和看动画片的区别,真希望她能早日明白,但我想不用太急,等她上了学自然就会明白。

风平浪静当然好,可遇到我与妈妈并肩战斗,狼狈自然难免,为减少干扰,我和妈妈一人一个房间,这样就压缩了妹妹的活动空间,留着客厅给她,本来就整天闷在家里,这时候又少了我和妈妈这个玩伴,妹妹自然不敢了。

常常是我们在门里工作,她在门外敲打,好像是在时刻给我们伴乐,怕我们枯燥难耐。

有时实在吵的受不了,好在有奶奶帮忙,又要做我们的后勤部长,又要充当妹妹的玩伴。发现妹妹苗头不对,马上就第一个冲上去,变着花样和妹妹玩,多少次保证了我和妈妈的网课。真是一个“英雄”称职的部长。

本来是“宅”在家里共战疫情,却不知何时?渐渐变成了一家人共战网课。

每天忙碌而充实,虽说失去了“春天”,但收获了浓浓的亲情和知识。

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好拥抱校园,拥抱自然,拥抱春天。


作者简介

闵诗睿,女,2007年出生于古城西安,现就读于东城第一中学,喜欢阅读、演讲、旅游。已在《人民作家.少年文学》《中国妇女报》《西安晚报》《中国青年作家报》《快乐阅读与作文》《作文与考试》《课堂内外》《小溪流.故事作文》《妙笔作文》《全国优秀作文选刊》《开心学堂》《山海经.少年版》等杂志发表作品多篇。

指导教师

靳艳妮(1981—),女,汉族,陕西渭南人,一级教师,毕业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从教13年多,一直担任班主工作,熟悉了解孩子的心理,力争成为孩子们信任的“知心姐姐”。作品散在发表《甘肃教育》《内蒙古教育》《华山文学》《教育博览》《启蒙》等杂志。

(责任编辑:初八)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