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申 平[广 东]:养狼记



吴亮16岁的时候,有过一次养狼经历。他至今依然在怀念他养过的那只狼。

吴亮的家住在山里的一个镇子上,镇子的周围都是山。山上树林茂密,里面居住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当然也有狼。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经常告诫他:不要到树林里去玩,那里有狼呢,它们专吃吃小孩子呢。

有一天,吴亮的爸爸从外面带回一只狗崽来,说是在树林边捡到的。妈妈说:“哎呀,树林边,该不会是一只狼崽吧。赶快扔掉吧。”爸爸就有点犹豫不决。这时吴亮正好放学回家,他一看狗崽,立刻从爸爸的怀里抢过去,说:“狗狗!我来养它!”从此,这只身份不明的小动物就成了吴亮的好伙伴。吴亮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天犬。

大约过了半年时间,天犬却渐渐显露出狼的一些特征来:它的嘴巴开始变得尖细,尾巴变粗,但总是垂着,不会卷起,特别是全身的毛,开始渐渐呈灰白色。它每天都会把嘴巴放在两只前爪中间,就那么趴着一动不动,直到吴亮过来喂它,它才站起来。另外它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善于吃骨头,牛骨猪骨羊骨,多么硬的骨头它都能咬动。

妈妈越来越容不下天犬了,她动不动就朝爸爸和吴亮发火:“我们家为什么要养一只狼啊,别忘了,我可是属羊的!有它在我能有好吗?赶快把它给我打死!”

妈妈说多了,爸爸也动摇了,他对吴亮说:“亮子,不然就把它放归山林吧,好歹是条命,打死太残忍了。“

吴亮说:“它还小呢,等它再长大一点吧。到时候不用你们说,我自然会放它。”

吴亮更加精心地照顾天犬,每天放学都会跑到附近的屠宰场去收集骨头带给天犬吃。

这天,邻居家的一条狗跑过来跟天犬玩。先还互相嬉戏,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翻了脸。天犬虽然比那只狗个头小,但是它却异常凶猛,竟然差点咬死对方。

自家的狗重伤而回,邻居不干了,上门吵闹,说你们家原来养着狼啊!闹得好多人跑来看热闹,对天犬指指点点。爸爸妈妈忍无可忍,就对吴亮下令,立即把天犬扫地出门。

吴亮只好牵着天犬走了。他来到山林旁,解开了天犬脖子上的绳子,对它说:“天犬,你走吧,到你应该去的的地方去吧。”

但是,天犬却不肯走。吴亮不断把它往树林里赶,然后转身就跑,不料天犬很快就从后面追上来。天黑以后,吴亮只好又带着天犬回来了。他向父母说明情况,请求他们再容留天犬一段时间。这样,天犬第二天就被关进一个铁丝笼子里,从此失去了自由。

好在天犬喜欢趴着不动,这样又过了半年多时间。这时候的天犬,已经完全长成了一只狼的模样,它个头高大,目光冰冷凶狠,见了家畜往往口流涎水,见了生人它会偷偷地窥视,稍一接近它就会呲牙,恶狠狠地盯着对方。只有吴亮和家里人接近它,它的目光里才会出现少有的温柔。

一天夜里,山林里传来了几声狼嚎,天犬听见,竟然开始在笼子里左突右奔,也跟着嚎叫起来。这一夜,吴亮和家人都没有睡好,镇上也有许多人没有睡好,纷纷投诉,惹得公安上门调查。吴亮知道,他和天犬分别的时刻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吴亮牵着天犬再次来到树林边。他摸着天犬的头说:“天犬啊,你已经长大了,我也马上去城里读书了。咱们就此分别吧。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天犬好像听懂了吴亮的话,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吴亮解开它脖子上的绳索,把它朝树林里一推,转身就跑,他的眼泪在飞,却不敢回头。这一次,天犬没有追来。

两天以后,吴亮爸爸早晨起来,忽然看见那个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铁丝笼子里,又有东西趴着。过去一看,竟然是天犬回来了。只见它皮毛凌乱,身上有伤,急忙喊吴亮起床。吴亮看见天犬这副模样,扑过去抱住它哭起来,天犬的喉咙里也发出呜咽,好像在诉说委屈。

爸爸说:“这一定是狼群不接受它,才搞成这样的。不过,你还是得想办法送它走。这里已经容不下它了。”妈妈喊:"不让养你偏养,看你现在怎么办!“

吴亮便忙着给天犬理毛上药,又去弄来骨头给它吃。看它那急切的样子,肯定是两天没吃东西了。是啊,天犬实在是太缺少野外生存的经验了。

又过两天,吴亮该进城读书了。他给天犬脖子上戴了个带刺的卡子,以便在以后的博斗中不至于吃亏,同时也算是一个记号。然后让它饱餐一顿,就又把它带到了树林边。

吴亮这回没哭,他说:“天犬你听着,我明天就进城上学去了,那个家你不能再回了。今后你要学会独立生活,尽快找到你的同伴。你在林子里好好活着,我到城里去好好念书,等我考上大学的时候,我会回来看你的。你记住了没有?”

天犬舔了舔吴亮的手,又葡伏在他的脚下打了个滚,然后跳起身,箭一样直射入丛林中去了,它竟然没有回头。

一晃三年过去了,吴亮参加完高考,彻底放松,又回到了镇上的家里。这几年他一直惦记着天犬,也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这天吃罢早饭,吴亮一个人来到山林里,他爬上一个山头,手卷喇叭筒朝着大山喊:“天——犬——!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群山回应,声音绵绵不绝,但是吴亮在那里等了好久,却不见天犬的踪迹。难道它被其他的狼咬死了,或者是饿死了?吴亮这么想着,不由潸然泪下。他垂头丧气正准备下山,突见一片树丛卷起一阵旋风,随着草木摇摆,一个熟悉的身影由远及近,向他冲来。

“啊,天犬!”吴亮高叫着,张开双臂迎上前去。

真的是一只狼,一只高大威武的狼。它冲到吴亮跟前,先是葡伏在他的脚下打个滚,然后人一样站立起来,用两只前爪与他拥抱,用舌头舔他的脸,口中呜咽有声。吴亮抱着它,连声喊着:“天犬,我的天犬,真的是你吗!”他抚摸着它,发现它脖子上那个卡子还在,不由又是一阵惊喜。

这时,吴亮又听见树林那边传来响声,转眼一看,却是一只大狼带着四只狼崽出现了。天犬朝它们叫着,好像要它们过来。但是它们不肯,只是远远地朝这边望着。

“啊,天犬,你成家了,当爸爸了。你好棒啊!”吴亮拍着天犬的头,喜极而泣。

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天时间里,吴亮隔三差五就上山看望天犬,还有它的妻子和孩子。他给它们带去牛骨猪骨羊骨,让它们大快朵颐。它们也会叼一只野兔或者野鸡作为回报。

吴亮的大学录取通知书终于来了,最后分别的时刻终于到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天吴亮上山,却没有看到天犬一家。

吴亮走的那天,觉得若有所失。载他的轿车驶出小镇,沿着山路蜿蜒前行,他忽然隐约听见什么地方有狼叫。他让司机停车,下车一看,只见侧面的一个山头上正有大小六只狼站立,一起仰天嚎叫,其声凄切。吴亮急忙挥手高喊:“天犬,再见了,再见了天犬!”

司机看见有狼,吓得惊慌失措,急忙催促吴亮上车快走。吴亮看了他一眼说:“它们是我的朋友,是来为我送行的。你有什么好怕的呢!”

原载《少男少女》2020年第12期



作者简介:

申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省作协理事,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曾获小小说金麻雀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全国优秀小小说作品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等多70多项,出版中短篇和小小说作品集20部。

(责任编辑:隋荣)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