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石春燕[新 疆]:紫色的钢笔



姚爱华家住前院,宋芳华家住后院,两个人从小一块玩,好得都快成一块牛轧糖了。

今年秋天,两个小女孩都上了山花村小学二年级,分在一个班,而且同桌。

姚爱华爸爸妈妈都在家里种地,他们偏爱小弟弟,顾不上管爱华。爱华每天都是自己梳头发和整理书包,然后在家门口等宋芳华一起上学。

宋芳华的爸爸宋振海在县城里上班,每次回家,都会给独生的宝贝女儿,带一些新鲜玩艺和漂亮衣服。

有一天,爱华爸爸姚远山说:“爱华,你没事不要就跟宋振海家姑娘玩,她们家有钱,只知道吃穿,别影响你学习。”本来天真无邪的两个孩子,像快乐的小鸟,没工夫关心各自的羽毛。可经爸爸一说,爱华不太愿意跟芳华一起上学了。芳华穿的衣服总像过年的花喜鹊,把瘦小的爱华显得像灰麻雀一样。

宋芳华却很喜欢跟姚爱华玩,也喜欢爱华的弟弟二毛。爸爸买回来的好东西,都拿来跟她们一起玩。这天,芳华又拿了一件神秘的东西,装在一个漂亮的盒子里。她叫姚爱华猜,爱华又没见过,怎么猜得到呢?

芳华一按闪光的金属扣,盒子“碰”地一下就打开了。哇,漂亮的透明纸,包着淡绿色的香味橡皮,还有一支自动铅笔,一按就出尖,再一按笔尖就变魔术一样收回去了。最特别的是那支紫色的钢笔,晶莹透亮,比紫葡萄还好看。

爱华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样一支紫色的钢笔?

期中考试结束,新来的班主任张老师,召开了一次家长会,这是山花村小学历史上第一次家长会。会上,张老师特别表扬了姚爱华,因为爱华考了全班第一名。

姚爱华的成绩一直很好,这一次却引起了轰动,姚远山特别有面子,当着很多人的面,说要奖励一下女儿。他把爱华领到镇上的百货门市部,他们先看了花布,爱华的个头又蹿高了,得做件套衫,可一琢磨女孩子穿得花枝招展的,哪有心思学习?干脆买点好吃的。他问爱华想要什么,水果糖?麻饼?油条?爱华都摇了摇头,她走到文具柜台前,就走不动了。

售货员问:“小姑娘想买什么呀?”

爱华不说话,漂亮的文具盒、铅笔、卷笔刀、橡皮和钢笔,都整齐地装在小盒子里,像点心房的点心那么诱人。她盯着一支紫色的钢笔不说话,她想要那支钢笔,因为她的同桌芳华就有一支。

姚远山一看价钱就傻了,说:“闺女,咱才二年级,先用铅笔写字,爸再给你买个橡皮,写错了还可以擦掉。”

姚爱华的眼圈红了。她下学期就上三年级了,老师说上三年级就必须用钢笔了。反正都要买,只不过早买一阵子罢了。她知道自己不能跟宋芳华比,宋芳华有漂亮的文具盒,她只要支钢笔,而且爸爸说好了要奖励她的。

售货员说;“这钢笔是新进的货,很好用,颜色也漂亮,适合女孩子,才一块五,也不贵。上学总得花点本钱的,将来把书念成了,这点钱都给你挣回来了。孩子喜欢钢笔,你就给买一支吧。”

姚远山的手在口袋里摸索了好几回,汗都下来了,说:“这没学会走呢,就想跑呢。”

姚爱华瞅一眼爸爸,突然转身跑了。爸爸在后头喊什么,她都没听见。

整个下午,姚爱华只要看见宋芳华打开文具盒,拿出那支紫色的钢笔,就赶紧转过头去。最喜欢的钢笔离她这么近,又离她那么远,她越想越难过。

放学时,宋芳华叫爱华一起回家,爱华说,她要写完作业再回去。

待芳华走远了,姚爱华独自从学校出来,走路走得很慢,像生病了一样。好容易挪到家门口,见爸爸在等她,手里拿着一个东西,举得高高地说:“爱华,你看,这是什么?”

“钢笔!”爱华高兴地跳起来,从爸爸手里抢过钢笔,生怕钢笔长翅膀飞了。

“闺女,要好好学习呀,你爸可是花了血本了。”妈妈从屋里出来说。

爸爸说:“我闺女没有钢笔,都能考第一,有了钢笔,回回考第一。”

恰好宋振海推着自行车从家门口出来,他什么都没说,骑上自行车就走了。

爱华很后悔,今天没有跟芳华一起回家。妈妈拉着她说:“快回家试试,好不好用。”爱华赶紧进屋试了试,钢笔很好用。

第二天早晨,爱华早早去叫芳华,芳华却自己走了。爱华连跑带颠进了教室,刚一坐下就对芳华说:“我也有一支紫色钢笔。”

芳华正在摆弄她的文具盒,好像没听见。她期中考试又没考好,被爸爸狠狠训了一顿,情绪很低落。

爱华拿出钢笔给芳华看,芳华瘪了一下嘴,爱华赶紧把笔收回来。她知道,芳华早都不稀罕了,因为她有一支一模一样的钢笔。

这一天,两个孩子都觉得很别扭,爱华想问芳华借橡皮,但忍住了,扭身借了后桌同学的橡皮。芳华想问爱华问题,想了半天,还是问了前桌。过去,都是爱华帮她讲解听不懂的问题。

那天以后,爱华和芳华也不结伴上学了,整整一个星期,两个人几乎没说一句话。

这一天上课,姚爱华发现钢笔不见了,吓得脸色苍白,她翻遍了书包,抽屉,都没找到,浑身上下的口袋摸遍了也没找到。她记得昨天晚上肯定收好了,不可能落在家里,也不可能丢在路上,爱华想了很久,实在想不出丢哪里了?这下,爸爸肯定要气疯了。

爱华趴在桌子上想哭,一眼看到了芳华文具盒里的钢笔,她的心一跳,立刻有了主意。她用双手捂住眼睛,从指缝里看了一下四周,大家都玩的很疯,没人注意她,她就把手伸到芳华的笔盒上,快速抓过那支钢笔,塞进了自己的书包。

终于捱到放学,芳华把文具盒收到书包里就回家了,爱华不敢回家,她害怕自己干的事,被别人知道,那该多丢人呀。于是,她主动帮助值日的同学打扫教室,一直挨到天快黑,才离开学校。

刚一进家门,爸爸就说:“爱华呀,小小的人儿,怎么丢三拉四的?”

爱华心里一惊,心虚地说:“我没丢什么呀。”

“你怎么能把钢笔拿给二毛玩呢?上学不带笔,就像战士不带枪,很严重。”

爱华吓了一跳,她看了二毛一眼,肯定是二毛偷了她的钢笔,她怎么能舍得把钢笔给二毛玩呢。

这天晚上,爱华饭吃不下,作业也不想写了,书包里那支钢笔,就像一根毒刺。

第二天,爱华第一个冲进教室,她想在芳华没有发现之前,把那支钢笔扔在芳华的桌子底下,或者抽屉里。

没想到她刚坐下,芳华就进来了,哭着对她爱华说:“我爸要给我转学,本来想把钢笔送给你,没想到你买了一支。我今天就要走了,这个文具盒送给你。”

芳华吧嗒一下摁开文具盒,放钢笔的地方空空的。芳华说:“钢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你把你的钢笔装进去吧。”

爱华的眼泪刷地流下来,她一直以为,芳华不喜欢别人拥有和她一样的东西,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爱华把自己的钢笔拿出来,送给芳华:“这是我惟一的宝贝,送给你做纪念吧。”

她想对芳华说真相,但最后也没有胆量说出口。



作者简介:

石春燕,陕西耀县人,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石油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地火》《太阳河》《石油文学》《诗歌月刊》等杂志发表小说、诗歌作品。现在塔里木油田工作。

(责任编辑:王如)




上一篇:没有了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