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王乐群[黑龙江]:小院上空的空战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出兵东北,日本关东军的末日降临。在我居住的屯子,晚上都能看到闪闪的火光和听到隆隆的炮声。

一天早晨,我从家门跑到院子里,刚站住脚,半空突然出现两架从北边飞过来的战机。白色战机在右前方,黑色(有红五星标志)战机在左后方我的头顶17米上下。驾驶舱里的飞行员金发碧眼,连胡须也看得很清楚。这时,只见一串火球直向白色战机飞去,接着响起一阵机关炮声。白色战机的翅膀向左抖动了几下,机身倾斜着掠过大门口的杨树梢,一些断枝噼里啪啦落在地上,乌鸦窩巢也被掀落,乌鸦惊叫着飞散。黑色战机翻了一下机身,拉起高度,向城里方向飞去。白色战机歪歪斜斜,几乎要落在我家门口。母亲听到外面机关炮声,急忙跑出来把我抱回屋里。我回头看了一眼白色战机,只见它挣扎着向屯东边的高粱地趔趔趄趄地飞去。机头的螺旋桨把高粱穗剪出一道豁口。那些晒红米的高粱头零零乱乱散落在地上,把毛道铺满。

大约过了不到一个小时,我又跑出屋,刚跑到大门口,只见两个日本飞行员头上裹着纱布,互相搀扶着战战兢兢走到东门。他们见到东门外放猪的小孩,连忙举手敬礼。后来这两个受伤的日本飞行员被送到城里去了。

这时,屯子里的人,拿着工具,经过我家院门,向东边高粱地蜂拥而去。没几天工夫,那架落在高粱地里的白色战机,就被人们连劈带砍,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后来,屯子里一户人家用马车把飞机的骨头架子拉到哈尔滨卖了。

再后来,屯子里的人赶着马车,不分白天黑夜,去二十多里外的日本油库“逗洋捞”,带回来空气油桶、刮胡刀、塑料梳子、画报等零零星星的物件。

屯子北边的大道上,每天都轰轰隆隆过着军车,有一队日本兵半夜进屯,把东门外一家喂猪泔水全给喝光了,又悄悄地离开。有一辆吉普车坐着几个苏联军人也来到屯子里找吃的。

那些日子,母亲把我的随身衣服包了一个包裹,大人孩子都穿着衣服睡觉,听着外面的动静,随时准备躲避。夜里,城里方向的炮声时断时续,稀稀拉拉,最后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一些日子,听屯子里消息灵通的人们传说,日本投降了,东北光复了。人们奔走相告,脸上绽开了久违的笑容。


编辑:星  子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