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名家风采

申 平[广 东]:野兽列车



紧赶慢赶,任华贵终于登上了最后一班地铁。他擦了一下头上的热汗,找了个空座坐下来,刚刚喘了几口气,猛一抬头,冷汗唰地冒了出来:怎么了?任华贵看见周围坐着或站着的,全部都是野兽!

任华贵的第一反应是全身打战,想叫,想哭,他恐惧到了极点。他的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今晚可能要完蛋了!他使劲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希望自己刚才看到的是一种幻觉,但是不是,不同野兽的嘴脸又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明明白白地看见,和自己并排坐着的,是几只穿了花裙子的黑猩猩,对面座上的,是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猴子;两只笨拙的狗熊穿着肥大的运动服,正大模大样地站在他的眼前。它们像人一样拉着吊环,身体一边随着车厢轻轻晃动,一边在低声交谈着什么。那边的景象更为可怕,老虎、豹子、狮子、野狼有的在座椅上打瞌睡,有的则在读书、看报……整个车厢不见一个人的影子,野兽!全部都是模仿人类行为的野兽。

任华贵吓得再次闭上眼睛,他使劲地低下头去,恨不能自己马上变作一只蚂蚁,以不被野兽们发现。他甚至偷看了一眼身下的座椅,看看能不能钻到底下去躲避。这个想法被否决以后,他就盼着地铁早点到站。他想:只要咬牙挺过几分钟,地铁一停,他猛地往外一窜,那样也许就安全了。

但是任华贵的算盘落空了。地铁到站并没有停,而是呼啸而过,并一头钻进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山洞里。任华贵一急,不由大喊了一声:怎么不停车啊!

就是这一嗓子,使得任华贵突陷绝境。他忽然觉得整个车厢一下子静了下来,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也能听得到。他拿眼一扫,不由肝胆俱裂:他看见车上所有的野兽都在用惊悚的目光看着他,所有的目光集中在一起,就像一把利刃直刺他的心脏。他知道自己这回真的是死定了,不由自主便跳起身来,准备进行殊死搏斗。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大大出他的意料之外,或说根本就不可思议。他听见车厢里忽然到处响起了惊恐的叫声,随后便是一阵莫名其妙的混乱。所有的野兽一起背对着他,争先恐后地向其他车厢里逃窜。它们互相拥挤、践踏,呜哩哇啦拼命嚎叫,将两边的车门挤得水泄不通。落在后面的还不时回头看他,那种眼神就像他刚才看见它们一样充满恐惧和绝望。

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任华贵所在车厢里的所有野兽便逃得干干净净。而且,他又听到两边的车厢里也隐隐传来了慌乱的叫声。任华贵收了架势,一时愣在了那里,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他朝窗外看看,列车仍在飞驰,因为是在黑乎乎的山洞里,所以车玻璃上就映出了他的影像。他仔细看了看,自己并没有变成异形啊,怎么所有的野兽都那么害怕自己呢。

任华贵重新坐下来,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可是越想越是糊涂。是啊,今天的一切本来就是糊涂的,难道自己是在做梦,或是自己已经死亡,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上?任华贵对自己又掐又捏,检验了半天,结论却是自己依然活着。

列车继续飞奔,山洞好像没有尽头。不对了,这车肯定驶入一种奇幻的世界里去了。任华贵在报纸上看过,一条船正在海上航行,突然就不见了,它驶入一种神秘的隧道里面去了。地铁列车难道也会出现这种情况?不错,这是最后一班地铁,而且乘坐着大批野兽,天啊,自己误入其中,再也回不了家了……

任华贵悲哀地站起来,开始向车头的方向行走。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一去不返,他在人间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还有许多东西不能割舍:金钱、妻儿、房子、情人……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消失了啊!他想:快去别的车厢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同类,他想最起码开地铁的应该是个人吧。

任华贵推开了另一节车厢的门,他首先听到的就是一阵鬼哭狼嚎,他看见这节车厢里百分百也都是野兽,看见他进来的第一反应便是转身逃跑。他们逃得是那么急迫,就像人类遇见洪水猛兽时的反应一模一样。任华贵只往前走了十几步的光景,这节车厢里的野兽就又逃得一个不剩,他接着再进另一节车厢,情况又是如此。这样走了几节车厢,任华贵突然想明白了:不错,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在野兽的眼里人当然是最强大和可怕的。何况现在是在人类制造出来的地铁列车上。他的心中一时竟然升起了无限的快意,心想老子倒要看看你们能逃到哪里去。任华贵加快了速度,又穿过几节车厢,果然,前面的车厢已经挤满,野兽们无处可逃了。

这时任华贵看见,众野兽挤做一团,惊恐万状,一派世界末日来临的景象。他每往前再走一步,野兽们就是一阵颤栗哀号,任华贵跺了跺脚,它们就滚滚爬爬。任华贵停了下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它们,想着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最后他轻轻地说:蠢货们,还不给我统统跪下!

野兽们居然听懂了,它们一起齐刷刷地跪在了他的眼前。接着就有两个猴子爬了过来,给他砰砰地磕头作揖,舔他脚上的鞋子,眼泪汪汪地祈求着他。任华贵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他猛地飞起两脚,把两只猴子踢了出去,他看着它们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死去,然后他说:我把你们这群混蛋,是你们害得我不能返回人间,我要把你们一个个全都杀光!

车厢里又静了下来,不过是一种可怕的宁静。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任华贵突然看见老虎和狮子跳了起来,它们又吼又叫,情绪好像十分激动。任华贵正想上前去教训它们。却突然发现满车厢的野兽都站了起来,一起对他怒目而视,又一起吼叫着向他逼过来、逼过来,任他怎样跺脚吼叫都无济于事……

第二天,城市的晚报上登出一条新闻:一男子深夜乘地铁离奇死亡……


(摘自小小说选粹《马语者》,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申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省作协理事,广东省小小说学会会长。曾获小小说金麻雀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全国优秀小小说作品奖、小小说事业推动奖等多70多项,出版中短篇和小小说作品集20部。


编辑:隋  荣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