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散文

青 山[黑龙江]:声音的记忆(外一篇)



只要听力正常,我们从一出生甚至在娘胎中就能听到各种声音了。声音像空气一样,无时无刻都在伴随着我们,耳濡目染,司空见惯。存在我记忆中有两种深刻的声音——炕炉子炖菜声和拌饺子馅时筷子、盆子与馅子的合鸣声。

几十年前,只有年节才能吃上一顿饺子,能吃上一顿带肉的饺子更不易。记忆中是这样的场景,为数不多的肉被剁成了馅放入盆中,那是一个铝盆,由于使用年久己凸凹不平了,加之熬中药也用它,底部黑黢黢的,然后放入葱花,倒入适量的花椒面。当时的花椒面,装在约3寸高的圆柱型硬纸板筒里,上面画着一个戴着白帽子的厨师,价格是2毛4分钱。当擀碎的大粒盐放入后,再倒入一勺子热豆油,也就是欢过的油。

锅里欢的油是舀不净的,要用一团酸菜沾一沾,然后就是和馅了。筷子与凸凹不平的铝盆的摩擦声,饺子馅的哗哗声,还有捣蒜泥声,铝勺子与八印大铁锅的摩擦声,至今难忘。

另一种难忘的声音,是与炕炉子炖菜的相关声音。当时,冬天取暖的炉子按走烟的方式可分两类,一类是炉筒子连接烟卤的,需要节数较多。另一种是一节炉筒子连炕的,这种炉子也叫炕子。

炉子上,常常是一个小耳朵锅。记得八十年代初,在联产承包之前,每逢冬季来临之际,生产队组织劳力去育苇场参与收苇子,那就叫搞副业。父亲是车老板子,运输苇子叫拉脚,每次从育苇场回来,他都会拿回半袋子冻泥鳅鱼。

把冻泥鳅鱼用凉水缓透了,爆一下锅,把鱼放入小耳朵锅里,锅上扣个盆子就开炖了,柴草在炉子里的噼叭声,烟与火在筒炉子里奔向炕洞的呼呼声,锅中的热气冲去盆子与锅沿撞击声,锅中鱼汤的咕嘟声,虽已过去几十年了,仍记忆犹新,经常回想在耳畔!

然而,更难以忘怀的是拿回泥鳅鱼的人!


时间怪怪


一直以来,总认为“时间”很神秘,让人对它琢磨不透,像个城府很深的人,给我的印象怪怪地,怪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老邪,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性情孤僻,行动怪异,身形飘忽。而在我心中,时间之怪有三:

一怪是有时它很公平,这种公平对谁都一样,不因地位的高低或财富多少而区别对待,至高无上的皇上欲向天再借五百年,哪怕打借条付高息,甚或套路贷都行,可上天什么条件都没谈,就是不借!“月无贫富家家有,燕不炎凉岁岁来”,穷人家与富人家在十五那天,都是一轮明月中空挂,穷人家与富人家一样,都是呢喃燕子语梁间,便是其公平的最好写照。

二怪是有时它很吝啬,人们经常慨叹幸福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与三两知已畅谈、畅饮的时光过得很好,几个小时或半日的时间眨眼过去了,且意犹未尽。因为,这样的场景不会天天发生,每个人的知己也做不到比比皆是。于是,便有了对美好往事的无尽回放或回忆。另则是全身心投入时光阴的脚步也会加速,不知不觉中,今天是8月1日了,一年过去多半了,可还有那么多心中的“构思”还停留在“蓝图”的状态,白云奉献给蓝天了,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曾度过时光。著名歌唱家马玉涛在《马儿你慢些走》中唱到“马儿啊 你慢些走”,是的,我们可以让马儿慢些甚至不走。可你,也不会因为我的焦急而放慢脚步,依然像任性的黄蓉一样前行。

三怪是有时很慷慨,这种情形很多,多得不胜枚举。我认为,是这样的情形——当炎炎夏日,一群人坐在空气流通不畅的空间里,听着不生动、少恢谐、无幽默且味如嚼蜡的课程时,或不得不听那照本宣科、循轨蹈矩、毫无新意且永远正确的废话时,相信大家感受是一样的,觉得时间真难熬,觉得时间过得真慢。

生活中,尴尬总是难免的,总会有不得不应酬、不得不参加的场合,有不得不见的人。那种交流场面相信都体验过,那滋味都尝过,那是有笑脸无笑容的场景。杯子的碰撞声而无心灵的碰撞声,这场景的时间不仅仅是慢,甚至是停滞了。当散场时,时间又恢复了其正常流速,那是一种小鸟出笼般地畅快!

然而,人是在某个瞬间忽然顿悟的。现在的我,对于时间的认知发生了根本变化,这种变化源于等红绿灯。我们开车都希望一路绿灯,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于是,便有了闯黄灯和闯红灯行为,其危害不言而喻,曾有人对这一行为的后果做了预判,这一闯要么提前几十秒,要么提前几十年。

当然,为了“不提前”,大家都以各种方式来保健,我也接受了人家的建议,有事没事时按穴位或拍打经络,每当等红灯时都拍打膻中穴。拍打此穴,可以宽胸理气,娱悦心情。经过实践果真如此,这样一来,觉得等红灯的三十秒就嫌时间短了,希望红灯时间长的那一刻,我突然感悟到:曾被我认为怪怪的时间,或公平或吝啬或慷慨,桀骜不驯的时间是可驯的,只要驯好了本心,它会自然而然地被驯服。

正所谓境由心造吧!


编辑:曼  娘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