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宗玉柱[吉 林]:新龟兔赛跑



乌龟跑赢了兔子,这在动物界算不上传奇,因为在大家眼里,兔子跑不过乌龟是常识,兔子就算没有坐在树下睡觉,它也仍然跑不过乌龟。

兔子在短暂的郁闷后,很快把赛跑的事忘掉了。毕竟一次赛跑,只能影响心情,不能左右生计。

乌龟说:“我们还得和兔子赛一场,你们看它的耳朵又支楞起来了,它骨子里还是瞧不起我们,这可不行。”

带着口罩的兔子高翘二郎腿,倚躺在树根下,看着乌龟感到不可思议。

“再赛一场?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乌龟傲慢的态度里满是偏见。

“我说,”兔子咽了口唾沫,“还是算了吧,我们赛跑,这本身就是个笑话,你去和蜗牛比吧,我会做很好的观众为你鼓掌。”

“不不不,兔子先生,我们比,才有看头。”乌龟轻佻地摘下兔子的口罩,笑嘻嘻看着它粉红色的三瓣嘴。

兔子打了个喷嚏,一股草药的气息弥散开来。

“好吧,日子你定,路线、观众、裁判,随意。”

“它是一只有病的兔子。”

“有病的兔子我们也不见得能跑过它,这次它肯定不会睡觉。”

“我已经想好办法,因为规则由我们来决定。”

“距离要等分,次序嘛也商量好,观众都要在终点,裁判还是请狐狸,它对兔子有足够的威慑力。”

在起点,乌鸦怜悯地看着兔子:“我看不用热身了,马上开始吧。”

“好的,我会让乌龟先跑一会儿。”兔子使劲跳两下,晃了晃长耳朵。

“砰!”“开始!”

乌龟奋力向前,兔子慢吞吞跟在身后。乌鸦看不下去,飞走了。兔子不慌不忙,拿出一支记号笔,在乌龟背后写了一个“1”。

“你干嘛?”乌龟觉得异样,回头问。

“不干嘛,我要先走啦,下站等你。”兔子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蠢货!”乌龟笑骂。

第一个赛段的终点、第二个赛段的起点,兔子看到乌龟已经等在那里,不由得吃惊道:“天哪,你不是在我后面吗?”

“我为什么要在你后面?”乌龟冷冷地说着,开始了第二个赛段。

兔子追上去,用记号笔在它的背上写了一个“2”。

“你干嘛?”乌龟觉得发痒,回头问。

“不干嘛,我要先走啦,下站等你。”兔子一蹦一跳地跑走了。

“呆瓜!”乌龟鄙夷道。

从第三个赛段到第七个赛段,乌龟照旧都是在最前面等着兔子,兔子挨个给他们写上数字。

在终点,观众们欢呼着胜利。乌龟看到跑来的兔子,十分得意:“你又输了。”

狐狸阴恻恻道:“输也要输的光彩,你签字吧。”

兔子镇定了一下,用自己的记号笔在乌龟背上写了个“8”。

观众们哗然:“乌龟不能和‘8’连系在一起,你这是在侮辱对手!”

“不不不。”兔子大声道:“它们八个外表一样,但内里却不同,不信你们看。”

远处,七只兔子各扛一只编了号的乌龟走来。

“我们作弊失败了。”它们的脸不红不白地看着兔子。

兔子平静地对八只乌龟说:“你们上次趁我不备赢了我,现在又搞事,别忘了,我也有兄弟!”

狐狸挤挤眼,才待开口,一转头,正看到棕熊凶恶的目光,赶紧知趣地溜走了。


(原载《延边日报》2020·8·26)



作者简介:

宗玉柱,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延边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网络文学作家协会理事。著有中短篇小说《杀狗》《夜来香》《青杨消息》《五道白河札记》《阵地》等,作品散见《作家》《延河》《安徽文学》《大地文学》《北方文学》《广西文学》等期刊。入选多个选本。出版微型小说集《梨花柜》。


责任编辑:隋 荣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