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李伶伶[辽 宁]:没有翅膀也能飞翔



女孩十五岁,汶川大地震时失去一条腿。她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终日以泪洗面。

女孩喜欢跳舞,她最大的梦想是当一名像杨丽萍那样的舞蹈家。她的孔雀舞也跳得相当美,曾在全市青少年舞蹈大赛上得过一等奖。汶川大地震,她被埋在了废墟里,有一块水泥板死死地压住了她的 右腿。她被从废墟里救出来时,医生对着她的右腿直叹气,只能截掉,不然会危及整个生命。她本是昏迷着的,一听说要截掉右腿,猛地 清醒过来,捂着她的右腿,说不能截。

母亲也难过,流泪劝说她,给她讲利害关系,讲截肢的不得已和必须。她反应很激烈,说什么也不听,就是不让截。医生给她打了镇静剂,她渐渐安静下来,并沉沉睡去。医生在她沉睡的时候,实施了手术,截去了她膝盖以下包括膝盖部分的右腿。手术很成功女孩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右腿被截肢了,声嘶力竭地哭喊起来,让医生还她的腿,把她的腿接上。母亲安慰她,她就冲母亲喊,并且坚持要看她被截掉的那截腿。

母亲无奈,几番周折,才从医院工作人员手里拿回这截即将被埋掉的右下肢。

女孩看着她的被截下来的右下肢,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她抱着那截腿,就再也不松开,整天不吃饭也不睡觉,只专注地抱着那截腿,生怕谁抢了去。

母亲没办法,又求助于医生。医生说:“她这是心里的结没打开, 给她请位心理医生吧,帮她解解心结。”

母亲听了医生的建议,请来了心理医生。可是她不配合,一点儿都不配合。心理医生尝试用各种方式和她交流,都没成功,最后只好无奈地告辞了。

谁都知道女孩的心结是那截被截下来的腿。那截腿是她的梦想,失去腿就等于失去梦想。她不想失去梦想,所以才紧紧地抱着她的腿。如果谁能劝说她放开那截腿,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可是没有人能做到。母亲不能,医生不能,心理医生也不能。母亲为此愁得吃不下饭,她不知道她的女儿再这样下去会怎样。

这天来了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很漂亮,衣着也很时尚,手臂上挎着个手提包,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而她脸上的笑,比鲜花还要灿烂。

女孩的母亲不认识她,问她找谁?她说找女孩。母亲和女孩说,有人来看她了。女孩理也不理。

女孩母亲又问女人:“和女孩是怎么认识的?”

女人说:“她听人说起女孩的故事,想来看看她,就来了。”女孩母亲就知道女人是来安慰女儿的。

女人把鲜花送给女孩,女孩不接,仍不理她。女人倒没有生气,又把花插进窗台上的花瓶里。

女人插完花,在女孩病床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然后打开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沓照片,让女孩看。

照片里的人都是女人自己,是她在各种不同的风景里照的不同姿势的照片。

女人一边让女孩看,一边给她做解说。

“这张是她在泰山照的。泰山的日出多美,她为了能看到泰山的日出,后半夜就动身登山了,累得气喘吁吁——

那张是她在富士山照的。富士山上的雪好白,她登富士山时,还以为自己受不了富士山的冷呢——”

女孩看得漫不经心,听得也漫不经心,她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她的腿上。她怀里的腿已经发黑了,幸亏有塑料膜包着,不然肯定有味了。

女孩的母亲在旁边听女人说登这山登那山,心里不禁生气,她在失去一条腿的女儿面前说种种登山的话,不是成心气她女儿吗?她想赶她走,又觉得不礼貌,就在一边忍着。

女人介绍完了她登山的照片,又介绍她跳舞的照片。女人指着一张照片说:“这是我在市中老年舞蹈大赛比赛时跳舞的照片,跳的是《雀之灵》。当时我有点紧张,所以得了个第二名,要不,肯定能得第一名,不信我给你跳一段。”

女人说着走到病房中间,跳起了孔雀舞。

女人跳得非常好看,可正是因为好看,才刺激了女孩,只听女孩大喊一声:“你别跳了,别在我面前炫耀你的舞姿了,你走!你走!” 看见女孩发怒,女人仍旧没有生气。女人收住舞步,重又走到女孩身边。

女人说:“我不是向你炫耀我的舞跳得多么好看,是想跟你说,没有腿,也能跳舞。”女人说着,慢慢卷起她的裤管,露出硬硬的假肢来。

女孩呆住了,女孩的母亲也呆住了。

女人说:“这些照片都是我失去右腿后照的。我截肢那年十四岁,比你现在还小一岁。我今天来只想跟你说,没有一条腿,也能跳舞;没有翅膀,也能飞翔。”

女孩后来亲手埋葬了她那被截下来的右下肢,并渐渐走出了失去右腿的阴影。因为女孩记住了女人的话:“没有翅膀也能飞翔。”


(原载《语思》2008· 7)



作者简介:

李伶伶,曾用笔名天空的天。满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有作品入选高考语文试题和美国大学教材,多篇作品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小小说选刊》等刊转载,入选百余部选集。小小说《翠兰的爱情》由李伶伶本人改编成三十集电视剧。获《民族文学》年度作品奖和第八届小小说金麻雀奖等奖项。出版小小说集《起舞》《羊事》和英文小说集《李伶伶作品精选》等六部。


编辑:隋  荣

复审:王  芳

终审:王  如



点击量: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