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高振霞[黑龙江]:守望



因为台里开设一挡节目,叫“爱的天空”,我和栏目组采访到了大山深处的小明。

见到小明时,他与我想象的有差异。同样是留守静立的大山,留守无际的田野,留守简陋的屋舍,留守羸弱的爷爷,留守对父母日日夜夜的思念……但小明多了一张灿烂的笑脸。

我问他:“日子这么苦,你为什么总是笑?”

九岁的小明笑着说:“心里苦,脸上也要笑出来,哄爷爷开心,爷爷身体不好。”

我又问他:“多久没见到妈妈了?想她吗?”

小明听到问话,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他茫然无措地埋下头,小声说:“三年没有见到妈妈了,想妈妈。”说罢,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扑簌簌落下来。

一旁的爷爷见状,和蔼地告诉我们,贫困的生活,迫使小明父母背井离乡,常年在外奔波劳碌。工作不稳定,把年幼的小明托付给年迈多病的爷爷照看,为了多挣点钱养家,春节加班不回来,小明好几年没和妈妈爸爸见面了。

爷爷还告诉我们,小明是个苦孩子,懂事早。知道我一个孤老头子,身子骨不硬实,放学回来,煮饭,炒菜,喂猪,啥活都会干。冬天天冷,手冻坏了,流脓淌水的,从不吭一声。我看着揪心,问他疼不,他就冲我一笑说:不疼。我心疼碎了,没法子,他奶奶走得早,他爸妈不在家,我赖了吧唧的,有时候还要靠孙子伺候。

我下意识地拉过小明的手,爱惜地抚摸着,这双小手,粗糙,黝黑,伤痕累累。也许,十几里的崎岖山路,他不怕;繁重的农活,他也不怕;最怕的是不能见到爸爸妈妈。

小明突然抬起头,从我的手中抽回小手,胡乱擦了一把泪花,冲我微微一笑,说:“记者阿姨,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好呀。”

“其实吧,小时候,妈妈很疼我的。那时候天总是亮得很早,妈妈拉着我,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做工。我们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我永远记不清的山路。妈妈拉着我的手往前走,而我总是抬着头,看着高处的天空。黎明的空气很潮湿,远处的叶子,山丘,还有我和妈妈呼出的空气,都隐藏在白色的雾里,像妈妈的笑容一样,若隐若现的。妈妈见我的脚步沉了,就弯下腰,背我走。我趴在妈妈热乎乎的脊背上,幸福极了。”

说到这里,小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他接着说:“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就变了。妈妈要跟爸爸一起去更遥远的地方打工去,我一个人被留了下来,跟爷爷生活。爷爷常和我说:‘杀年猪的时候,爸爸妈妈就该回家来了。’于是,我和爷爷盼着杀年猪的日子快点儿来到,杀年猪了,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三年了,每到进入腊月杀年猪的那些日子,我躺在床上,不敢闭眼睛,生怕睡着了,妈妈回来听不见。等到天亮了,妈妈还是没回来。记者阿姨,今年又到了杀年猪的时候,你说,我妈妈会回来吗?”

“会的。小明,我们会见到妈妈回来的。”我不知道是安慰小明,还是安慰自己,随口答道。

其实,小明的爷爷早已偷偷告诉我们,小明的爸爸妈妈,三年前打工的煤窑违规操作,引起瓦斯爆炸,双双离世,窑主至今潜逃,下落不明。

小明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


(原载《海燕》2017·4)



作者简介:

高振霞,笔名:霞光。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哈尔滨市诗词楹联家协会会员,东北小小说创作基地理事会理事。著有诗集《诗韵霞光》,散文集《如诗的花香》。部分小说、散文、诗词散见于《鸭绿江》《章回小说》《精短小说》《北方文学》《海燕》《今古传奇》《辽海散文》《西北风》《东北风》《宾州文苑》《大通河文苑》《哈尔滨诗词楹联》《木兰风》等期刊。2014年创作的微电影剧本《孝女》荣获通河宣传部颁发的创作二等奖。荣获2017年度《海燕》作家优秀奖。有作品被选入各类年选和文学集。


责任编辑:隋  荣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