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宗玉柱[吉 林]:妮子



妮子拉着班长爷爷的手,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地有些犹豫。老班长把背带紧了紧,说:“妮子,不要怕,看着爷爷背上的这口锅没有?你要是走不动,爷爷就把你和你的小兔子装进锅里端着走。”

妮子的一只小手摸了摸背篓,摸到小兔子毛茸茸的脚趾,心里觉得踏实了。黑子、大牛、曹排长几个在前面开路,曹排长拿着根一丈多长的杆子,一边走,一边在水里扎。这是当地人吴大叔给他们的救命武器。听说队伍要过草地,吴大叔坚决地摇头,吴大叔说:“这草地得有几百里长,几百里宽,陷进去就出不来,从来没人敢走,过不得,过不得。”

曹排长抽着吴大叔的烟,心里正美,听吴大叔这样说,不禁哈哈一笑:“放心吧老哥,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更没有过不去的草地,咱这队伍里个个都是梁山好汉。”

见妮子一直围着兔笼打转,吴大婶就把一只小兔从笼子里拎出来,说:“妮子,留下吧,等过些年你长大些,队伍的人再来接你好吗?你要是答应,小兔子就是你的。”

妮子眼巴巴瞅着小兔,摇摇头,吴大婶的泪就涌满眼眶。吴大婶让妮子抱着小兔,把一些吃的放进一个小背篓,见妮子抱着小兔依依不舍的样子,想了想,拿出一块包袱皮,把吃的拿出包好,缠在妮子腰间。再把小兔放进背篓,给妮子背好。

队伍渐行渐远,妮子不时回头望,终于再也望不见吴大叔和吴大婶,再也望不见那个没有几户人家的小山村。

进了草地,队伍逐渐拉开,曹排长一行十几个人,因为得到了补充,最初的日子还算过得去。只是草地气候无常,有时雷鸣电闪惊人,有时冰雹劈头盖脸,砸在身上生疼,有时太阳出来,晒的人昏昏欲睡。脚下永远是水和草,衣服干了湿,湿了干。最初黑子和大牛你一句我一句拌嘴,曹排长大声豪气唱京戏,后来就越来越无语。

老班长饶有兴致地看妮子喂兔子,妮子将大把野草放进背篓,小兔每次都是吃掉一些,剩下的踩在身下。妮子只好把小兔不吃的野草拿出扔掉,老班长哈哈大笑,说:“你的小兔在挑食,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五天过去,前面还没有尽头,粮食已经吃光了。大牛笑嘻嘻和妮子商量:“你这小兔,肉那叫一个香,咱们把它烤吃了吧?”妮子大惊,赶紧转到班长爷爷身后,老班长撵大牛:“去去去,这小兔还不够塞牙缝的呢,亏你想的出。妮子乖,咱不怕,有爷爷在呢,敢动一根兔毛我就让他变成三瓣嘴。”妮子想着大牛变成三瓣嘴的样子,格格笑出声。

再往前走,发现草丛中倒着几个战士,挨个看了,早已牺牲多时。曹排长皱着眉头说:“他们几个不是伤员,又没搏斗的痕迹,一定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

老班长说:“我看也是,这大草地,不知道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今天要早宿营,我们想想办法,没有吃的,想走出去就难了。”

下午,找到了一处干爽点的地方,曹排长让大家安顿好,开始分头找吃的。老班长学神农尝百草,一种草揪一小叶,嚼上半天,问妮子:“我怎么看你双影儿呢?”妮子说:“唉呀班长爷爷,这种草小兔都不吃的。”老班长晃了晃头,缓过劲来,道:“我说怎么嘴麻麻的,原来兔子都不吃。”

“哎!”老班长突然大叫起来,“都回来,都回来。”

人们以为出来什么事,都跑回来,齐问:“怎么了?”

老班长笑着说:“有办法了,妮子的小兔能帮咱,小兔吃的野菜我们都能吃。”

曹排长喜道:“可不是,真是老天爷在帮咱,对了,还有妮子。”

黑子和大牛对望一眼,偷偷各自抽了下脸,原来他俩正商量着怎么才能吃到兔肉。

日子虽然艰苦,但草地终于过去了。最后几天,黑子和大牛轮流背着生病的妮子,曹排长背着妮子的背篓。老班长没能走出来,他和他的那口锅都留在了草地。

妮子寄存在老乡家养病,曹排长他们奉命重返南下,第二次过了草地,等他们第三次过草地回来的时候,黑子和大牛也留在了草地。曹排长接了妮子和她的小兔,随大队人马终于抵达陕北。

若干年后,妮子随解放大军回到草地边,找到了吴大叔和吴大婶,他们还依稀记得妮子当年的模样,妮子抱着两位老人放声痛哭。


(原载《天池小小说》2017·8)



作者简介:

宗玉柱,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延边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网络文学作家协会理事。著有中短篇小说《杀狗》《夜来香》《青杨消息》《五道白河札记》《阵地》等,作品散见《作家》《延河》《安徽文学》《大地文学》《北方文学》《广西文学》等期刊。入选多个选本。出版微型小说集《梨花柜》。


责任编辑:隋  荣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