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文艺评论

洪画千[上 海]:关于洪汛涛先生和他的《童话学》




洪汛涛先生是20世纪中国享有盛名的作家,也是深孚众望的理论家、教育家、出版家、活动家;一代童话大师。他一生秉持“儿孙应有儿孙福,乐为儿孙作马牛”的理念,勤勤恳恳为孩子写作,给后人留下了五百多万字的佳作。他的5O万字理论巨著《童话学》,创建了童话学的理论体系,填补了世界文学空白,为社会科学建立起一门新的学科,还曾荣获中国首届儿童文学理论评奖专著奖。

洪画千接受本专刊专访,就《童话学》修订本有关问题进行了回答、也向每一位少儿工作者推荐《童话学》:

一、《童话学》和童话教育有什么关系?和老师有什么关系?

童话是每个孩子最早接触和喜爱的读物。数量庞大的儿童文学作家和出版社、少儿报刊编辑们;童活理论研究者、童话爱好写作者固然需要童话理论知识的指点和引导。此外,许多中、小、幼学校都在开展“全民阅读”和“童话教育”,小语界广大教师及师范院校和大学文科师生都需要童话理论知识。倘若自已没有童话理论知识,如何进行授课辅导?如何组织学生阅读呢?这些问题若是能认真学习《童话学》的有关内容,都能解决。还有在语文教学中,如何以童话为切入点,提高童话的教学和阅读质量;如何开发儿童幻想智力、培养学生丰富的想象力;如何让童话在认知、教育、审美和娱乐方面发挥作用?这些问题在《童话学》书中都能找到答案。

二、结合上面讲的三个如何?请您简单介绍巜童话学》主要内容:

《童话学》五十多万字,共分四大部份。

(一)、童话的基本论述。论述了童话的概念、功用、对象、特征。这些童话基初知识,每位老师必须撑握,对你们教学工作有促进和指导作用。如果这一部分学好了,你就知道什么是童话的性质、名称、定义。你就知道童话有五个功用、五个对象、七个特征、三个手法、你可以根据不同对象直接引用到自己教学中去。1986年,洪汛涛先生论文《童话与少年儿童幻想智力的开发》刊于《湖南教育》第十期,拉开了中国童话教育序幕,先生高瞻远嘱地指出:“今天所要培养的少年儿童,应该是富于幻想的具有创造力的开拓进取的少年儿童。”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向每一位老师推荐《童话学》书上P100《童话与幻想》这一节。

(二)、童话的发展历史。详细阐述了童话的产生、起源……这些知识老师必须撑握,你不了介中国童话历史,怎么上好童话课呢?

(三)、童话的作家作品。先生介绍叶圣陶、张天翼、严文井、陈伯吹、贺宜、金近、包蕾、葛翠琳诸位在创作上披荆斩棘、勇于创新的劳绩,并且对他们每一位都从历史的角度和艺术的特点上,给予恰切而崇高的评价。他先叙其生平事迹、再评其作品,集中展示了他们的才华与个性、哲思与理念、激情与感悟、精神与人格。因为这些作家作品基本上都编入了教材或推荐书目,所以方便了老师教学,可以直接引用到课堂上。

(四)、童话的继承更新。论述了童话的近况和前景。为今天童话教育指明了前进方向。

三、我们都知道《童话学》首次出版时作者洪汛涛先生非常低调,却只字不提自己。他的童话“两笔”(《神笔马良》《狼毫笔的来历》)编入课文、拍成电影,影响了一代人的精神世界。请您结合您父亲的生平,谈谈这两篇童话的来历。

洪汛涛先生一手拿“神笔”,写了受人尊敬的“马良”这个人物;一手拿“狼毫笔”,写了这个悲壮的笔的“来历”故事。这两支“笔”,是他前后期童话代表作,都曾获得国家级的大奖,都曾受到世界各地评论界的推崇和赞誉,至今还在不断的出版。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洪汛涛先生在一篇文章中深情的回忆道:“使我能走上文学创作道路,使我爱上儿童文学,还是书和民间文艺这两位老师。”洪汛涛先生的家乡浙江浦江县自东汉兴平二年建县,至今已有1800年悠久历史,这里民风古朴,文化底蕴丰厚,民间文学十分兴旺。他从小生活在战乱时期底层人民之中,备尝种种艰难困苦。他喜爱和搜集那些民间故事、传说、谚语、歌谣、戏曲,还有那些剪纸、印花、灯彩、香包、木雕等。这一切都为他后来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抗战时期、家破人亡。洪汛涛先生有较长一段时间因失学,逃难漂泊在浙江山区,从淳朴的山民那儿,聆听到许多民间口头文学,搜集到不少民间文艺作品,这些丰富的养料,不只哺育他成长,以至逐渐影响到他的创作风格。所以,他的命运和国家、民族、人民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由于他的这些丰富的人世阅历和个人经历,以及作为一个文学写作者的责任感,他创造出“马良”这个人物,写出了《神笔马良》这部不朽的作品。洪汛涛也是我国努力运用民族传统风格和民间文学形式创作童话最有成就的作家之一。

据洪汛涛先生回忆说,他少年时,同屋的人抓了一只黄鼠狼,说它偷了鸡,把它杀了。但剖开它的胃,并没有鸡,只有老鼠。后来才发现,偷鸡的是人。从此,他忘不了黄鼠狼被冤杀时的模样,一个冤屈的魂灵一直跟在他身后。当年他没有把这件事写成作品。只有到他年过半百,岁月给了他磨难和阅历(特别是十年“文革”),他的良知和勇气,促使他又一次回顾往事,他终于获得了新的视点,写出了经典童话《狼毫笔的来历》,这一切都是作者他前后两次生活体验作了碰撞和重叠的结果。

四、2011年,洪汛涛纪念馆在家乡浦江母校浦阳一小建成,这是对洪汛涛先生在文学上所作的不朽成绩的肯定。为更好地纪念、保存并挖掘洪汛涛先生的儿童文学思想精髓,您有什么建议?

近些年来,在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关心和支持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题写馆名的“洪汛涛纪念馆”在其家乡浙江省浦江县落成,已成为全国青少年思想道德建设的重要基地。“洪汛涛主题馆”在其工作单位少年儿童出版社的上海市长宁区落成。“神笔马良”铜像在其位于上海市青浦区息园的墓地“书林笔雨”前耸立。“洪汛涛文学艺术成就馆”也正在他的母校——浙江省浦江中学规划启动。他的理论巨著《童话学》修订本刚刚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他的童话《神笔马良》等三篇作品己被教育部统编语文教科书指定为“快乐读书吧”必读书目,其它作品集在不断的出版。

逝去大师,永远童话!洪汛涛先生已离开我们整整十八年了,他为后人留下的人品、文品、作品永远都是一面旗帜、是民族魂、也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笔宝贵的文学和精神财富,他的文化和思想精髓永远是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深厚基础。我呼吁,国家及上海、浙江等有关部门牵头成立“洪汛涛研究中心”、创办“神笔马良”之父洪汛涛国际儿童文学奖(童话奖)并每年授奖、尽快整理出版《洪汛涛全集》、围绕洪汛涛先生和《神笔马良》极积开展各类纪念活动或主题活动,为传承发扬洪汛涛先生的精髓和“神笔马良”精神、繁荣我国文教出版艺术事业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五、《童话学》一书是在怎样的情形下写成的?本次修订版增加了哪些内容?

十年“文革”结束后,各行各业都在拨乱反正。文化部为了恢复被破坏的儿童文学体系,抓紧培养更多年轻作者,1982年开始举办全国性的“儿童文学讲习班”,邀请国内有成就的十几位文学专家组成“讲师团”,但讲习班中必定要有人讲童话,文化部就专门邀请洪汛涛一人负责专讲童话,一共举办了十期全国各地讲学班,他期期都参加。他的讲课生动活泼、反应热烈、受到学员欢迎,这一切都是源于他认真准备,还潜心写了一个详细的提纲。就这样,每讲一回,便作一些补充,课越讲到后来,内容越趋丰富。后来,不少省市的作家协会及一些大专院校和出版社,也纷纷来请他去讲童话,他基本上还是使用这份提纲。后来大家都想请他把口头讲话这份提纲写成书面文字不可。洪汛涛忽然想起,自己在《儿童.文学.作家》书上曾经写过这样二句话:

“童话,是一门科学。”

“应该有人来写一本《童话学》。”

在不少会议上,先生也多次大声呼吁过,至今无人响应。他想,那么,何不把自已文学创作撂下一个时期,以提纲为基础,来写一部理论书呢?而那书名,就叫《童话学》,那又多好。1986年,洪汛涛经过“面壁三年”,苦读、苦写,三易其稿,以丰富的创作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的独到见解,终于写成了《童话学》。由安徽少儿出版社出版,第一次就印了八千本,这是一个奇迹。

这次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社出版《童话学》修订本,洪汛涛在原著基础上,反复打磨,精益求精,有的章节做了进一步详细阐述和补充说明。修改幅度也是较大的,增添了许多新内容,增加内容的涉及面也很广,书的每一页、每一句、每个字他都经过了认真的修订。既有主旨立意上的提升,也有词句和文字上的改动。如关于台湾的童话,上世纪八十年代,两岸接触、来往与了解尚不及今日,所以巜童话学》书中也没有详细介绍台湾作家和作品。洪汛涛多次讲:“在《童话学》能够再版的时候,我希望一定要增加上台湾童话这一章。这是颇为重要的一章。”如今,先生遗愿实现了,在修订本中印上了作者特意增写的这一章节(1500余文字),详细介绍了台湾童话,使《童话学》内容更加全面、更加完善、更加丰富。

六、洪汛涛先生在《童话学》一书中主张将童话学建立成为专门学科,让专业创作者、出版社编辑、老师等人共同加入到童话学教学与研创队伍中来。请您界定下“童话”这一文体。十几年过去了,现在的童话发展情况是怎样的?

有关童话的定义,先生在《童话学》书中第一章《童话的基本论述》有专门的一节《童话的定义》,作者将各方面的意见概括一下,提出了一条可供讨论的“尝试性”的定义,这就是:“童话——一种以幻想、夸张、拟人为表现持征的儿童文学样式。”

现在的童话发展情况是怎样的?洪汛涛在《童活学》书中总结过,他指出:“这些年,童话创作数量,要超过“文革”前。从题材来说,比以前广阔了。从手法来说,比以前多样了。从幻想来说,比以前大胆了。从内容来说,比以前深刻了。”他还指出了二种倾向性的问题。

一种倾向是洋化。作者在书中还举了些实例,不展开了。

一种倾向是老化。他举例说:“我们今天有的童话,是很陈旧的,思想陈旧,表现手法陈旧。有的作者还在写飞天遁地绿林英雄好汉的“法术童活。”有家刊物,甚至于把《济公传》也抬出来,作为童话作品。济公的“法力无边”,这种“法术”,和童话的“幻想”,应该是两码事。”等等。虽然《童话学》已出版三十多年了,但这些倾向还存在、没有彻底改正。这正如作者在书中指出的那样:“当然,这种倾向纠正了,可能会有另一种新的倾向产生,这也并不奇怪。童话创作,总是在一条曲曲折折的道路上前进着”。

七、洪汛涛先生与新中国儿童文学发展事业一起走来,他在《童话学》书中如何介绍儿童作家如叶圣陶、张天翼、严文井、金近、陈伯吹、贺宜、包蕾?

洪汛涛先生是位极重情义的人,对于前辈作家,尤为敬重。他的理论巨著《童话学》共分四个部分,其中第三部分就专门用七个章节介绍前辈作家,他称:“叶圣陶虽然写的童话篇数不多,但他以他这些作品,开创了童话的一代之风。”他认为张天翼的文字语言:“在童话作家中是独异的一家。”他说:“严文井虽然是位老作家,但他的童话作品是年轻的。因为他的童话中,总是充满着一种蓬勃向上的朝气。”他赞佩陈伯吹:“《一只想飞的猫》是一篇地地道道民族气派的中国童话。”对于贺宜,他用诗的语言赞美道:“他的童话作品,是一个童话作家的童话作品。”他推崇金近的作品风格:“是朴实的,文如其人。”他正确剖析了包蕾作品的特色,是源于他:“曾经在影剧创作上作出成就。”1980年,洪汛涛在北京主持“第二次全国少年儿童文艺创作评奖”中提议为这些前辈作家授予终身荣誉奖,以表达对他们文学成就的崇高敬意。5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万人授奖大会召开前二天,洪汛涛特意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题为《永远感谢他们》的短文,深切缅怀和追思那些去世的作家,他在文中不禁动情地写道:“我们将不会忘记那些为少年儿童们贡献过自己力量,为少年儿童们留下了好作品而己经去世了的作家们的。他们将永远激励我们这些生者,更好地、更多地为亿万少年儿童创作精神食量。”

八、2019年新中国即将迎来七十周年,您觉得当下新的儿童文学作家与老一辈的儿童文学作家相比,作品创作上有哪些新特点?存在哪些不足?

洪汛涛先生在《童话学》书中有一个专门章节,第四部分《童话的继承更新》,这个章节它就是重点讨论童话的民族化与现代化问题,尤其关于中国气派、地方色彩与民间风味。这些都是洪汛涛自已一身从事童话写作的体会和感悟,也是他守护并强调的艺术风格。建国后,当代的童话作家叶圣陶、洪汛涛、张天翼、严文井、陈伯吹、贺宜、金近、包蕾、葛翠琳他们能写出这么多的好童话,都是和他们的民间文学更底是分不开的,我们从这些童话故事里才能感受到真正的中国情怀、中国气派和中华民族传统高尚的道德伦理与价值观的芬芳。总之:优秀的、富有生命力的中国童话,应该是从中华民族丰厚的文化土壤里直接长出来的。

经过他们前赴后继、辛勤耕耘、孕育有年、终于成就了今日童话的好天好地。他们都是共和国文学精英、他们作品都是共和国经典之作。在第二次全国少儿文艺创作评奖中,荣誉奖和一等奖的获得者名单上都大写着他们的姓名。他们的名字足以和安徒生、格林等排列在一起,是名副其实、当之无愧的童话大师。

目前,童话创作在这个基础上,正处于比较好的发展时代,年轻的儿童文学作者特别是童话作家,在创作上有个共同特点,坚持和发扬洪汛涛先生他们当年的理念和思路,能够“以我手写我心”,在作品中展示本色的民族的味道。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也指出:“优秀的、有内涵的童话创作可以展示、传递我们的民族自信。每个民族都有自身的特性,其中蕴藏了童话作家取之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像洪汛涛先生《神笔马良》也有自己的特色和传统,是一个重要的民族符合。”与过去相比,今天童话获得了更多的传播渠道,像动漫、绘本都可以用高科枝和童话进行多元的对接和融合。也就是说,童话可以以丰富多彩的形式获得更为强大的生命力,抵达更广范围的孩子。但我国有三亿五千多万少年儿童,和字个数字比较,我们童话作家不是多了,是少了、能传世的童话作品更少更少……

九、一提起童话,首先映入脑海的是《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等外国童话,中国的童话经典好像是缺失的,或者说是弱势的。洪汛涛先生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这一现象早在三十三前,先生在《童话学》书中一针见血的指出:“当然,在童话界也还有一些人,一开口“言必丹麦”,一提童话只有一个安徒生。一篇理论里尽是安徒生一人如何如何说。报章上连篇累牍地介绍安徒生,而不提其他童话作家和作品。安徒生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他的不少作品是世界人民所公认的儿童文学宝库中的珍品。这些作品,对中国童话的发展起过极大的作用。我们今天还是应该向他很好学习,我们学习他不是太多,还是很不够的。我们决不可轻视和否定安徒生的作品。但是安徒生的作品与中国的传统童话,并不等同,不可照搬。用安徒生作品作标准,或者以其他外国作家作品作标准,来衡量中国的童话,是不一定都恰当的。”洪汛涛先生当年指出的现像,至今还存在。特别是童书市场,洋童话(包括绘本)太多太多,本土童话、特别是经典老童话太少太少了、原创童话更少,有许多优秀老作家和优秀作品一起都被彻底湮没了。洪汛涛先生在书中进一步指出:“我们中国应有中国的童话传统,我们中国是按中国童话的路子在前进着的”这二句活,值得大家去举一反三的认真深思。

十、洪汛涛先生一生有那些贡献和成就?

洪汛涛先生的历史贡献和璀璨文学成就,社会各界人士初步总结为八大方面。一是文学创作;二是理论研究;三是两岸交流;四是《神笔马良》;五是《童话学》;六是童话教育;七是文学出版;八是社会活动。

在八大贡献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先生的两岸交流、包括他做的世界华文文学的工作,都是开了先河的工作,在历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十一、洪汛涛先生在《童话学》书中如何看待中国童话的发展?中国文学创作一直有写实传统,但是童话本身要求极强的“幻想”和“想象”能力。面对这一特征,就童话创研、阅读和推广而言,洪汛涛先生觉得它如何走向繁荣?

中国童话如何发展、如何走向繁荣,这二个问题洪汛涛先生在《童话学》书中最后一节《童话的道路和展望》讲的很明确,摘录如下:

第一、儿童的。童话的对象就是儿童,我们写童话,就是为了儿童。

第二、文学的——童话是一种文学作品。

第三、幻想的——幻想是童话的特征。

第四、向上的——童话必须有益于儿童。

第五、中国的——我们中国的童话,是我们中国独有的,它产生于中国,是写给中国的儿童读,因而必须是中国式的。

第六、当代的——童话要面向当代,要出新意。

第七、趣味的——童话应该是有趣味的。

第八、优美的——童话作家是儿童美学的启蒙教师。

第九、多样的——童话作家,应该去写出各种各样的童话来。

第十、发展的——不断发展的过程,就是童话日趋繁荣的过程。

以上种种要求,就是我们童话所要向前延展的通向明天的道路。

童话正是沿着这样一条道路,走向世界、走向繁荣。

十二、您继承父亲遗志,为中国儿童文学阅读推广多方奔走。您这份阅读推广热情背后的动力来自哪里?

大师文字山高水长、大师远去足音犹存。父亲生前为祖国文学艺术教育事业辛勤奔走了一辈子、操劳了一辈子,过早的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留下的500余万字作品尤其是《神笔马良》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少年儿童。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他为少年儿童呕心沥血创作、不遗余力奉献的一生一直影响着我,他为儿童文学事业夙兴夜寐、殚精竭虑的一生深深感染着我,他“儿孙应有儿孙福,乐为儿孙做马牛”的座右铭、“作家=作品+作品+作品……而不是其他”的理念、“爱童话的孩子都是我的好朋友”的话语长久激励着我。作为他的儿子,他没完成事业是我追求的目标。出于使命感、责任感,但凡力所能及,在我有生之年,定当继承其愿、发扬其志、弘扬其德、传播其作,尽最大程度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业,为新时代祖国文教事业发展尽一片心、出一份力,这是我不可推卸的,也是我责无旁贷的,更是我义不容辞的。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洪汛涛先生童话名著《神笔马良》的成功也是这个道理,它成为了中国童话在国际舞台上的一张名片、一个代表、一座丰碑。先生在《童话学》书中,反复强调:我们中国人是有文化自信的,童话一定要有民族气派和丰富精神实质和内涵,集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于一体,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我坚信,未来,中国童话定能在有数量的基础上更有质量,在有“高原”的基础上涌现更多“高峰”。

“我们中国是一个童话的古国。中华民族的儿女是最富于幻想的,中华民族的少年儿童是最爱童话的。我们有童话的志气,我们有童话的雄心,我们要拿出中国人民的精神,写出可以自豪于世界的童话作品来。”

这是一代童话宗师洪汛涛先生在《童话学》书中提出的目标。我坚信:经过几代人不断努力,这个目标一定能够实现。“一个童话普及、童话振兴、童话起飞的新时代,一个繁花似锦、灿烂缤纷的童话新时代,就在我们的面前!”(洪汛涛语)再次衷心地祝愿洪汛涛先生毕生为之努力和奋斗的中国儿童文教艺术事业更加繁荣和美好!


(本文根据洪画千先生接受《图书馆报》采访提纲整理而成。)



责任编辑:才  丫

二审编辑:王  芳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