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网站:
儿童小说

满志刚[黑龙江]:闯入太阳系的阿波斯(连载)




27.迪尔莫复活


卫铭随着卫队来到一个独立的小楼前。小楼虽说不大,但显得很庄严。楼的正面是高大的台阶,正中铺着红色地毯,两边是金环栏杆,门廊上方是一个大牌匾,写着“总理府”三个烫金大字。卫队人员整齐地站在两边,斯克尔和塔琳一左一右站在卫铭两侧。塔琳躬身对卫铭说:“总理先生,这就是您的办公和住所,已经改造完毕,请!”

卫铭抬头看了看“总理府”三个字,笑着说:“这么快。”

他沿着红地毯走进大厅,迎面看到,大厅正中挂着他的大幅画像,像是用照片制作的,非常逼真,非常威严。两边是他在未知学研究所的两句题词:“探索未知,追求真理;胸怀博爱,勇往直前。”他感到惊奇,回头问塔琳:“这是你布置的?这字是在哪里弄到的?”

塔琳谦恭地回答:“是我布置的,字是总统府的人交给我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弄的,说是您早年的题词。”

“早年?”卫铭觉得好笑,“三百多年前了,确实是‘早年’。”

“有什么不妥吗?”塔琳有些紧张地问。

“不不不,”卫铭摆摆手,“很好,很好。”卫铭想不到张峰竟然对这件事情如此用心,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个‘总理’的职位是早就安排好的,并非临时起意。眼前的情景,他都感到困惑,这一切,难道张峰早就设计好了?

他们来到办公室,发现很宽大、也很气派,豪华的红木办公桌,配上雕花高靠背沙发椅,显示出主人的威严与尊贵。椅子的后面是一幅卫铭全身画像,也是用照片制作的,很有气势。两边的墙壁上挂着一些名贵字画,衬托出房间的雅致,与紫色地毯和灰白吊顶相配,看上去非常协调。

“这也是你布置的?”卫铭笑着对塔琳说,“你费心了,谢谢。”

塔琳看到卫铭满意的样子,有些兴奋:“不用客气,这是我的工作,是应该的。”

她领着卫铭来到房间一侧,打开门,里面是一个设施完备的卧室,摆放着一张大大的床。卫生间、浴室、梳妆室、衣帽间等等一应俱全。房间的另一侧是个小型会议室,可以容纳十几个人开会。会议室的里面还有一个小型接待室,也能容纳十几个人。卫铭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成为总理了,他甚至有些吃惊,环境真的可以改变人吗?他有些困惑了。

“总理好。”张峰和哈维走了进来,他热情地向卫铭伸出右手,卫铭机械地与他相握,“时间仓促,布置的不尽人意,以后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再调整。”

“很好了,很好了!”卫铭说。其实,他的内心非常矛盾,他清楚,张峰让他做这个“总理”,纯属是一出闹剧。但是,自己却好像进入了角色,不由自主地成为角色里的大人物。

“这就是联邦政府议长哈维。”张峰介绍说。哈维与卫铭握了握手说,“总理好,早就想与总理先生相见。”

“议长好。”卫铭已经有些热情了,“请坐,大家请坐。”

大家坐下后,塔琳为大家上茶。张峰说:“请哈维议长把总理的职责等有关事宜说一下,今后政府的事情主要请总理多费心了,我也该交权了,我们是君主总统内阁议会制政体。这是一个全新的体制,没有先例,可能还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先这样运行着,以后再慢慢改革。”他对哈维说,“一些具体情况你说说吧。”

哈维正了正身子,他拿出一个文件夹,打开后,对大家点了点头,谦恭地说:“我们的政体,刚才总统已经说了,是集历史上的君主制、总统制、内阁制、议会制于一体的全新体制,经议会议讨论,称之为全息制,在这个体制下,圣皇是君主,总统是元首,总理是政府的首脑,议会是立法机构。现在,核心是各个方面的权利边界,经议会初步确定。”他把文件交给卫铭,“圣皇、总统、总理、议会的权利是这些。”

卫铭接过文件,厚厚的一本,罗列的很细,包括权利、管理对象、各部门领导和职责、运行机制等等。卫铭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准备的这样细致,完全不是临时起意的样子,这让他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他笑着对哈维说:“这么多内容,我一时难以消化,容我详细看看,可以吧?”

哈维看看张峰,张峰很爽快地说:“当然可以,您慢慢看,有什么问题让秘书形成意见交给议会秘书处。”

“还是直接给我吧。”哈维说,“现在,各个方面刚刚组建,运行还不够畅通,我怕影响总理工作。”

“也好。”张峰说,“议长亲自过问,效率要高些。东西就放在总理这儿,您先过目,如果没什么大问题,希望总理尽快进入工作状态,政府的要事不能停啊。”

他带有期待的语气对卫铭说:“一个新时代来临了,我们共同肩负着一亿两千万人民的重托和希望,任重道远,希望我们戮力同心,团结一致,共同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他站起来,紧紧握住卫铭的手,眼里放出兴奋的光。

卫铭也有些热血沸腾了,他向大家不住地点头。

张峰他们走后,卫铭坐在高大的靠背椅上,面前是宽大的办公桌,他靠在高高的靠背上,椅子轻轻地摇晃着,像儿时的摇篮,让人感到异常舒适和安静。慢慢的,他好像飞出了房间,在空中自由地飞翔。不一会儿,他看到一个广场,很大很大。在广场正面,是一个雄伟的城楼,城楼上有一个铺着红色地毯的平台,平台上放着三把高大的椅子,这三把椅子和尚勇在皇宫里的一样,中间的椅子上坐着尚勇,两边是张峰和自己。他很奇怪,椅子上的自己和飞着的自己又像是一个人,却又不是一个人。广场上人山人海,他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洋溢着欢乐和喜悦。尚勇穿着黄色的皇袍,戴着皇冠,向下面的群众挥手致意,下面的群众挥舞着鲜花和彩带,高声呼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自己和张峰也站起来,向群众招手,一群孩子手捧鲜花飞过来,飘飘悠悠落在他们面前,向他们献上五彩缤纷、芳香扑鼻的鲜花。他们与孩子们一起欢呼着、歌唱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油然而生,令人陶醉。

“总理,该用餐了。”是塔琳。

卫铭睁开眼睛,是个梦。他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活动活动双臂,突然,他看到桌子上放着鲜花,和梦里孩子们献的一模一样,香味也一样。“这花是你放在这里的吗?”

“是的。”塔琳有些紧张地说,“我刚拿进来的,不好吗?”

“不,挺好的。”卫铭说,“到哪里吃饭?”

“在餐厅。”塔琳引导着卫铭向餐厅走去。餐厅在小楼的另一侧,需要穿过一个小庭院。庭院有假山、喷泉、亭阁、花草、树木、翠竹、鱼池,鱼池里有各种鱼自由自在地游着。

“这里是有一个小园子,吃过饭可以在这里散散步。”塔琳说。

卫铭驻足环顾一下,他感觉有点儿像过去皇宫里的小花园。穿过小庭院便来到餐厅。这是一个宽敞明亮、装修讲究的西式餐厅,墙壁是白色的,挂着几幅油画,两个角落各有两个雕塑,棚顶也镶嵌着浮雕。地面是乳白色的地板,正中摆放着一张十几米的长条桌,桌上有一些金黄色的餐具。

这时,一群穿着白色服装的服务人员端着饭菜依次进来,后面跟着戴着高帽的厨师。

“这些就是餐厅工作人员。”塔琳指着他们说,“以后,他们专门为您服务。”

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厨师走上前说:“您好,总理,我叫赵青,是这里的班长,随时听从您的吩咐。”

卫铭与他握了握手说:“谢谢你们,辛苦了。”

“应该的,应该的。”赵青受宠若惊,“给您准备的是一些东方口味的饭菜,不知合不合口?”

卫铭坐下来,品尝了几样,感觉很好。“不错,不错,很合我的口味。”他说,“不过以后不要这么多,吃不了,浪费了。”

“好的,好的。”赵青躬身退出来,其他人员也跟着退出来,只留下两个服务员一左一右站在两边。

“一起吃。”卫铭对塔琳说,“来,坐下一起吃。”

“不不不,”塔琳有些紧张地说,“我们有规定。”

“今天破例。”卫铭说,“这么多,剩下浪费,”塔琳犹豫着不肯坐下。“坐下来,就算帮忙消灭它们。”卫铭指着桌上的饭菜说。

塔琳放松下来,坐在卫铭对面。

“你原来在哪个部门工作?”卫铭问,他想了解一下塔琳的情况,自己的秘书总不能一点儿都不了解。

“我原来在达城市政府秘书处工作,是秘书处副处长。”塔琳说,她眨动着蓝眼睛,看上去倒有几分天真,不像官场老手。

“哦,这么年轻就是副处长,看来你很有能力嘛。”卫铭笑着说。

塔琳忙摇头说:“不不不,我这个副处长就是大秘书,管几个不是很重要的部门,一切听上级的。”

“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

“我的父母都是达城大学的老师,”塔琳说,“现在都已经退休了,在家写一些论文之类的,消磨时光罢了。”塔琳有些感慨,这令卫铭颇感意外。

这样的年龄都在消磨时光,那么要活上几万年会是什么样呢。

“你对将来人类进入长生怎么看?”卫铭想通过塔琳了解一下大多人的看法。

“当然是大好事。”塔琳有些兴奋,脸上笑的像个孩子。“如果人能活上万年,甚至上百万年,那多好啊,不会受到疾病和死亡威胁,多开心啊!”

“可是,活那么久,都做什么呢?”卫铭问。

“玩儿呗。”塔琳笑得更加灿烂,“反正也死不了,想玩什么就玩什么,那多开心。”

“年轻就是好,”卫铭说,“你父母要是像你这样想,就不会写论文了。”

塔琳突然好像意识到什么,低头不吱声了。

“尚勇在做什么?”卫铭问。

塔琳抬起头,有些惊异地看着卫铭:“您是说圣皇?”她想了一下说,“好像在贵宾楼,不知道在做什么,也许和总统在研究事情、或是······”她的脸红了,好像做错了什么,“我可以了解一下。”

“不用。”卫铭笑了笑,“我就是随便问一下,吃饭吧。”卫铭知道,有关尚勇的事情,塔琳未必知道的更多。他想,尚勇很有可能与张峰正在研究能量球的事情、或是正在与张峰利用能量球复活迪尔莫。说来奇怪,本来自己的目的是阻止尚勇将能量球交给张峰,特别是阻止张峰利用能量球复活迪尔莫,可现在,自己竟然忘了这个任务,热心于建立新政府的事情。说到底,这就是欲望,有了这个欲望,就很难抵御对“总理”这个职位的诱惑。看来,自己也是一个对权利有着很大欲望的凡夫俗子。

不行,自己还是要阻止张峰他们复活迪尔莫。可是,这个想法刚一冒头,就被另一个念头打消,改造新人类,建立新世界,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壮举,也是最伟大的事业,能够成为这一伟大事业的领导者之一,当然是无上光荣。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两股气流在交织着、争斗着,此起彼伏,又难舍难分。

他放下餐具,走出餐厅,在小园子里踱着步。他猜想,尚勇与张峰一定在研究复活迪尔莫的事情,或是现在已经在复活过程中,他想阻止,又想参与,内心十分挣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是他从未有过纠结,真实而莫名其妙。

正如卫铭猜想的,尚勇与张峰正在密室用能量球复活迪尔莫,准确地说,应该是复活迪尔莫的分身。他们站在透明罩前,尚勇打开箱子,拿出发着各种光的能量球,交给张峰。张峰接过能量球,仔细打量着,渐渐的,脸上发出与能量球一样的光。他双手捧着能量球,慢慢举过头顶,闭上双眼,不住叨念着。他的头也慢慢发出光来,很强、很刺眼。尚勇忙用衣袖遮住脸,这时,他才感到张峰的能量远远超过自己,他完全相信张峰的话,期待着迪尔莫分身的复活。

张峰被光包围着,在他头上,出现了一个多彩光环。能量球在光环里慢慢飞起,随着光环向透明罩飞去,在透明罩前面停下,围着透明罩慢慢地转着,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不一会儿便进入透明罩内。张峰头上的光也消失了,他走近透明罩,看着能量球在里面飘着,对尚勇说:“过来吧,见证一下奇迹的发生。”

尚勇放下衣袖,走过来,他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身上很热,头有些晕。能量球在透明罩里飘着,并没有变化,张峰感到奇怪:“怎么回事儿?应该可以了。”他像是对尚勇又像是自言自语。他又闭上眼睛,将双手张开,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变化,他长出一口气,“我的能量不够了。”

“我来试一试。”尚勇说。他站在透明罩前,合掌默念,不一会儿,他的脸变了颜色,头上出现了光环。张峰急忙站在尚勇旁边,闭上眼睛,慢慢举起双手,在他的头上也出现了光环。尚勇和张峰的两个光环开始往一起移动,不一会儿便合在一起,在透明罩前闪耀着。这时,从透明罩里飞出一道光,与外面的光环交织在一起,光环变成两道光,飞进张峰和尚勇的头里,他们两个像是在睡梦中被惊醒一样,突然睁开眼睛,相互对视了一会儿。他们得到一个共同的信息,就是必须有卫铭加入,他们三个人共同发力才能调动透明罩内的能量球。

“你早就知道要有卫铭参加?”尚勇问道,“所以你给他安排了总理职位。”

张峰诡谲地笑了一下,没有回答,他向尚勇挥挥手,向外面走去。他们来到外面的一个会客厅一样的房间,张峰让服务人员送来茶点、水果等,与尚勇一起吃起来。刚才,他们消耗的能力太大了,需要补充。张峰让人把斯克尔叫来,让他请卫铭过来。斯克尔走后,张峰对尚勇说:“卫铭可能还在犹豫不决,我们要给他鼓劲儿,现在,他已经不是那么反对了,我们要趁热打铁。”

“为什么非要卫铭参加?”尚勇还是想了解一下详情,他知道,张峰一定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他。

“这个问题我也不清楚。”张峰说,“大概是因为能量球是吴琼留给他的,所以,要有他的能量参与。”

“我知道了。”尚勇突然想起,在研究能量球的时候,他发现赫斯特物质对于地球人类来讲,就像幽灵一样,它不仅能够躲避我们,还能识别我们。在我们看来,能量都是一样的,但在赫斯特物质里,是有区别的,就好像一群色盲,分不清各种颜色,只能区分黑白。而有一个不是色盲的人,他看见五颜六色,很简单就区分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对于这群色盲,能区分颜色就是不可思议。因此,能量球能够分出谁的能量。

“对于赫斯特,恐怕你知道的太少了。”张峰说,尚勇听出来,张峰对他有些不屑,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他马上封闭住心里的想法。他知道,张峰也有窥探心里的能力。“对不起,我不是你想的那样。”张峰有些歉意地说,“您是大科学家,对于物质世界的了解已经达到了顶峰,但对于赫斯特的认识,恕我直言,绝不是色盲与非色盲那么简单。”

“是啊,科学的顶峰是什么?”尚勇知道自己的想法被张峰探知,他深深地感慨,自己作为一个大科学家,在张峰面前竟像一个孩子。

“是不知道。”张峰说,“知不知,是知也。”他苦笑了一下,“我们又进入哲学领域了。”

“哲学。”尚勇叹了口气,“智慧的学问,也是愚蠢的学问。”

“最大的智慧就是愚蠢。”是卫铭的声音,“两位很有兴致,探讨起了哲学,这可是永远都无法找到标准答案的领域。”张峰和尚勇同时起身,热情地与卫铭握手。“是不是遇到麻烦了?”卫铭问道。

“不不不,”张峰忙说,“前期工作我们已经做好了,只等着总理先生驾到,我们共同开启一个新世纪。”

尚勇也动情地说:“在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不能没有总理先生的参与,我们三人共同完成这一伟大的工作,为人类的长生做出伟大的贡献,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壮举。”他拉着卫铭的手,一股暖流传递过来,卫铭好像听到了他激动的心跳,他知道,此时的尚勇真的进入到了热血沸腾的状态。

卫铭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在阻止自己加入复活行动,他好像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复活迪尔莫,那是违背自然的,要遭到惩罚。可是,尚勇的手好像也在传输着一股力量,这股力量鼓励他加入这个具有重大意义的行动,两股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拧巴着,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站在透明罩前,犹犹豫豫看着透明罩里的能量球。

这时,张峰走过来,拉起他的左手,有一股力量传过来,这股力量很强大,一下子把阻止的力量驱赶出来,他和张峰、尚勇站成一排,面对透明罩,举起双臂,三人的头上都产生了光环,三个光环合成一个光球,这个光球慢慢变成了蝌蚪状,颜色渐渐发暗,越来越暗,最后像黑色的烟雾。这片蝌蚪状黑雾,围绕着透明罩转动,突然进入里面,与能量球缠绕在一起,使能量球也变成了蝌蚪状,两个一黑一白的蝌蚪颠倒着合在了一起。太极图,竟然变成了太极图!三个人惊奇地看着,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太极图,这个古老的图案一直是人类的一个谜,竟然会在这里出现,看来,这个图案很有可能与外星文明有关。

突然,太极图消失了,三道光线飞出,与三人的头连接在一起,三人的头变成了透明的,并不断变换形象。大约持续了五分钟左右,光线消失了,他们三人睁开眼睛,相互看着,心里想着一件事:我是迪尔莫。他们好像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这种感觉让他们很不适应,但又觉得很是自然,就应该这样。

他们手拉手走出密室,进入休息室,哈维和斯克尔等人在恭候他们。“我们从现在起就是‘迪神’。”三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的话语都带着能力,让听到的人感受到一种力量。众人一下子跪在他们面前,高呼“迪神万岁,迪神万岁!”(待续)



作者简介:

满志刚,大庆市儿童文学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岁月》等报刊。


责任编辑:柴秀荣

二审编辑:隋  荣

终审编辑:王  如



点击量:2427